2015-11-12 12:05:41Mann

水筆仔


筆想沾上墨,

再也畫不出遠處的山水,

想對海水訴說吧,

不知信的傷痕,

一襲風催,只是輕淡淡畫著自己。

 

有筆不能寫字,

只有在水中硬生生接下風,

吹亂擺動四肢,在望海的歲月,

是今世的地理?

還是前生的風水?

無奈出生在紅樹林牽絆,尋不得筆架。

 

輕描淡寫的漲潮,

可以看到我的無奈,

隨著上岸的招潮蟹,一起後悔退潮時,

算了吧,多說無益,

心事捲向海底深處,此後只寫自己。

 

上一篇:*咖啡館*

下一篇:只是祝福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
Mann 2015-11-22 12:56:50

我在很久很久以前服預官役將近兩年的時間,就在淡水漁人碼頭附近,整天看著大片的水筆仔,最喜歡望著遠處嫣紅的夕陽沉入,大海與紅樹林的一線之間。當時,我曾經讀過席慕容的”最後的水筆仔”。

後來,再經過六年以後,我又在台北關渡生活了兩年,也是整天面對著”最後的水筆仔”,比較在乎更多的是自己的這一枝禿筆,寫的絕大多數是研究,而很少寫心情或感情。

**席慕容的”最後的水筆仔”

跋涉千里來向你道別
我最初和最後的月夜
你早已識得我
在我最年輕最年輕的時候
你知道觀音山曾怎樣愛憐地俯視過我
而青春曾怎樣細緻溫柔
而你也即刻認出了我
常滿載著憂傷歲月啊
我再來過渡
再讓那暮色溶入我滄桑熱淚
而你也了解
並且曾凝神注視那兩隻海鷗
如何低飛過我的船頭

逝者如斯啊水筆仔
昨日的悲歡將永不會為我重來
重來的我只有月光下這片鬱綠
這樣孤獨又這樣擁擠
藏著啊我所有的記憶
再見了啊我的水筆仔
你心中有我珍惜的愛
莫怨我恨我
更請你常常將年輕的我記起
請你在海風裏常回首
莫理會世間日月悠悠
--1980.7.12

(悄悄話) 2015-11-21 12:55:16
Mayaw 2015-11-14 12:12:40

哀唷,我寫那個是狗屁不通的東西

版主回應
是嗎/您客氣啦!! 2015-11-14 13:53: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