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0-20 02:48:46Mann

社會科學家的歷史觀

社會科學家的歷史觀

--就以其中一位,美國哈佛大學教授S. P.Huntington的歷史觀為例

(當然可能也會有人懷疑社會科學家的歷史觀存在與否?是否可以稱得上是一種歷史觀?這並不在我聊聊的範圍,就好像要辯論馬克思、韋伯的歷史觀一樣,馬克思自己說是唯物史觀,後來不少思想家發現馬克思青年時期作品,又說"青年馬克思主義"是繼受自黑格爾影響的唯心史觀。這些在社會科學領域有一大缸學者在處理,不是我想說的。哈!純粹聊聊我自己的有限淺薄觀點。算是給有興趣的參考參考就好!不必太認真!沒行興趣的轉台就好我最近很忙,這花了我3個小時寫的!這個話題暫時到此為止,謝謝拉!!感恩喔!!)


**
1
S. P.Huntington早期研究歸納各國政治發展的模型,他們在《不容易的選擇:發展中國家的政治參與》(NoEasy Choice: Political Participation in Developing Countries)一書中討論威權政治體制政治發展的類型,區分為兩個階段(Huntington& Nelson, 1976):【註1S. P.Huntington的這個思維,當時中南美洲、東南亞、非洲的軍事政變頻仍,後來影響及許多當時的開發中國家的威權政府當局,不論是為了避免被其他軍人推翻,或是被民眾革命,例如智利、阿根廷、巴西當時的軍事執政團。這些歷史解釋模型,在當時是異例,多數歐美主流學界人士並不接受他的觀點。但是後來被許多威權政府所引述,用來作為政策制定的重要依據,許多威權政府以及發展中國家的知識份子閱讀他的作品。但是,這個不知道是否一定程度地改變歷史?沒人肯定吧?

 

**2
S. P.Huntington1991)在《第三波:20世紀末的民主化》(TheThird Wave: Democratization in the Late Twentieth Century)一書當中指出,當代民主化的運動與發展其實是一項全球化的運動,此一民主化的浪潮刻正方興未艾,深刻影響著全球人類的政治生活方式,以銳不可擋的態勢席捲著全球各地,許多「非民主」國家若非應聲垮台,不然就是順勢轉型。不過,即使如此,仍有許多「非民主」國家依舊屹立不搖(1991:16-2619941-3)【註2】。S. P.Huntington當時是根據新聞報導與各國學術研究、以及社會科學界的廣大人脈,提出這個思維,許許多多並不是第一手資料,有的還需要借助於各國學者的英文或英譯作品。這一個歷史解釋模型,在當時是首例,但是後來被許多社會科學家、歷史學者、思想文化界、政界所普遍引述。但是,這個不知道是否一定程度地記錄了歷史?當然還是也有人懷疑,只不過算極少數吧,這個歷史觀的被普遍接受。至於懷疑論者的觀點,現在漸漸淹沒了。或許,這還不是多數與少數接受的問題,也不是市場與趨勢,而是事後的印證。

 

**3
美國史丹佛大學教授
Fukuyama1992)《歷史終結論》(TheEnd of History and the Last Man)【註3】這一部著作,是根據他1989年發表在國際事務期刊《國家利益》上的論文《歷史的終結?》擴充而成。福山在書中提出,西方自由民主制的到來可能是人類社會演化的終點、是人類政府的最終形式;此論點稱為「歷史終結論」。在東歐共產政權骨牌瓦解背景中,他從普遍被全球接受的S. P.Huntington1991)的《第三波:20世紀末的民主化》的基礎之上,發表了著名的《歷史終結論》。當時他樂觀認為,共產主義歷史終結,馬列主義逐漸退出世界舞台,西方自由民主獲得終結勝利,人類文明發展也已達終極目標。這個樂觀主義的歷史觀,當時也被普遍接受,只是懷疑論者的觀點,卻反而是S. P.Huntington1996)本人提出的。

 

**4S. P.Huntington的文明衝突論,是他1993年夏季由《外交季刊》上發表了一篇題為《文明的衝突》的文章中的觀點。1996年,此文章又被拓展為一本專書,開始轉向思考,並發表震撼學界與思想界的《文明衝突論與世界秩序的重整》(TheClash of Civilizations and the Remaking of World Order)【註4】,他悲觀預言21世紀歷史。指出,1990年代之後,共產主義與資本主義、人類意態型態之爭雖已結束,但古老的種族、宗教、文化、文明之矛盾、爭執並未消除,跟隨全球化趨勢發展更為敵我分明,衝突力道日益增強,21世紀甚至可能形成更為慘烈的世界大戰,以致世界文明衝突似乎顯得在劫難逃。國際社會依舊籠罩在恐怖主義、人道迫害、環境衛生與能源危機的全球威脅陰影之下。1990年代剛發表這本著作時,當時全球學界懷疑論者普遍的歷史觀點,卻是大多數在質疑S. P.Huntington這位大師的歷史預言觀點。沒想到,21世紀開幕序曲,果真以攻擊美國本土的「911恐怖攻擊事件」(Sept.11 terror attacks),以及恐怖攻擊行動日漸席捲全球開幕。這個悲觀主義的歷史觀,現在已經有許多懷疑論者驚訝於當時S. P.Huntington已經提出這樣的歷史預言觀點。

 

**5
911事件後,Fukuyama驚訝於S. P.Huntington1996)的準確歷史預言觀點。他重新思考,隨後Fukuyama2004)發表《國家建構:21世紀的治理與秩序》(State-Building:Governance and World Order in 21st Century)【註5】一書。認為全球政治當務之急不再是如何削弱國家本質,而是如何增強,對於個別社會與國際整體而言,「國家體制衰頹」預示的並不是烏托邦,而是災難。因為21世紀攻擊美國本土的恐怖事件,以及來自開發中國家治理失靈(governancefailure)所衍生的擴散效應,以致當代國家面對新興威脅與傳統挑戰的兩面夾擊:當前許多國際社會問題根源,從貧窮、愛滋病、毒品到恐怖主義,主要來自弱勢國家或治理失靈國家。他呼籲:對當事國與國際社會而言,「國家體制孱弱」問題其實就是當務之急,當代國家結構重組的根本之道就是進行「國家建構」。建議美國在必要時將採取進軍以恐怖主義威脅美國的國家,治理對美國心懷敵意的當地人民。美國2010年的《國家安全戰略》標題即為:「強化國家能力:確保國家安全與生生不息;保護網路空間安全;確保美國的經濟繁榮」。美國政府明確承認深受Fukuyama2004)的戰略思維影響。只是,這個又不知道是否一定程度地改變歷史?大概沒人肯定吧?只不過,是在提醒我們美國政府深受影響,包括成立國內的國土安全部,以及發動對於外國的戰爭。後面兩個是歷史,Fukuyama2004)的戰略思維當然只是原因之一。

 

--

【註1

NoEasy Choice: Political Participation in Developing Countries. By Samuel P.Huntington and Joan M. Nelson. (Cambridge, Mass.: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1976

http://journals.cambridge.org/action/displayAbstract?fromPage=online&aid=6205692

 

(1)在第一階段,分別是「資產階級模式」(bourgeoismodel)以及「獨裁模式」(autocratic model)。前者,在政治參與的層面會擴及都市中產階級,同時快速的經濟成長卻會導致財富分配的不均;後者,國家權力集中於少數統治精英,會限縮都市中產階級政治參與的層面,經濟成長得以提高,但由於社會經濟平等被視為首要條件,因而統治階級得以獲得下層階級的支持以對抗中產階級。

(2)在第二階段,分別是「技術官僚模式」(technocraticmodel)以及「民粹模式」(populist model)。前者,低度並受限的政治參與,高度的投資與經濟成長,但財富分配不均提高;後者,高度的政治參與,政府擴大福利政策,財富分配較為平均,但是呈現低度的經濟成長。但是,值得留意的是,處於第二階段的開發中國家,並不一定導致民主化的結果,反而可能面臨參與爆炸的惡性循環,最後導致軍人政變奪取政權並壓制參與的結果。

 

【註2https://en.wikipedia.org/wiki/The_Third_Wave:_Democratization_in_the_Late_Twentieth_Century

 

()第一波民主化

是一段長波段的浪潮。始於19世紀初,時間約在1828年到1926年,肇端於美國獨立與法國大革命,在19世紀末帶動了整個歐洲的民主運動;但是這一波民主化國家的數量並不多,以美國、西歐為主,大約有30個國家取得民主化的勝利。只是這一波民主化浪潮於1922年到1924年遭逢逆流(reversewave),主要是由於威權主義的復辟與法西斯主義(Fascism)的出現,故及至1942年為止,全球民主化國家的數量驟降至12個。

()第二波民主化

是短波段的浪潮。時間約在1943年到1962年,這是因為二戰之後,由於世界各殖民地民族國家的獨立浪潮,並仿效原屬殖民母國的制度,再次使得全球民主化國家數量增加至30個以上。但這一波民主化相對時間並不長,1958年到1975年間, 卻出現第二波的逆流,主因是拉丁美洲與新獨立國家常因軍事政變或缺乏民主基礎,導致軍事獨裁或官僚威權主義(bureaucraticauthoritarianism)的興起。

()第三波民主化

浪潮的速度、規模均遠較前兩個波段更為快速、龐大,一浪接一浪而波瀾壯闊。時間則通常被認定為肇端於南歐的葡萄牙「尉官運動」,及其後在1974年間的政權轉型,後來也包括希臘與西班牙;1979年後,民主化浪潮席捲拉丁美洲,包括玻利維亞、厄瓜多爾、烏拉圭、阿根廷、墨西哥等國家;之後,民主化浪潮也湧入亞洲,菲律賓、馬來西亞、印尼、南韓、台灣等紛紛建立民主體制;及至1989年柏林圍牆倒塌,接踵而來的1990年代,民主化浪潮更沖垮東歐及蘇聯共產主義專制政權,最後以東歐的波蘭、匈牙利、東德、捷克、斯洛伐克與前蘇聯共和國的民主化為終點。

()第四波民主化?

1.第三波民主化的逆流

或許應該包括俄羅斯與前蘇聯共和國的威權化、中國大陸1989年民主運動的挫折、美國小布希時代的民主倒退與中亞的民主失敗等等,甚至於也有人認為烏克蘭等地的「顏色革命」會帶動第四波世界性的民主化。實際上,21世紀前10年,第三波民主化在亞洲儒教、中東和北非阿拉伯回教、及非洲經濟落後的專制文明阻擾、抗拒下,不僅遲滯不前,尚且逆勢倒退,甚至而有氣數已盡之說。同時,自由之家的2010年報告開門見山指出,全球自由化(民主化)連五年受挫,是自由之家發表自由評論報告40年來連續最久的倒退。尤其在非洲,民主化節節敗退;以及俄羅斯和中國的專制政權對自由民主人權的迫害更是有增無減。自由國家(freecountries)與選舉式民主國家(electoraldemocracies)的數目持續減少:選舉式民主國家的數目從2005年的123個降為2010年的115個,且是21世紀以來的最低數目;自由國家的數目則從2009年的89個降為87個。從某個層面來說,或許這可以視為第三波民主化的逆流。

2.第四波民主化浪潮是否已經上路?

有關第四波民主化浪潮是否已經上路?此一議題這似乎又可以區分為兩種不同的觀點(李酉潭,2011):

(1)1989年以來起算第四波民主化浪潮:從19892001年這12年中的民主化案例(包含台灣)共有48個。但這48個並非國家,而是政體。例如俄羅斯在1992年及2000年分別有兩次民主化,而在1993年從民主轉變成非民主政體。這段時間內,轉成民主政體的數目高於轉成非民主的數目,而且範圍擴及各大洲。

(2)2010年末起算第四波民主化浪潮:起源於突尼西亞的「茉莉花革命」。此指發生於2010年末至2011年初的北非突尼西亞反政府示威導致政權倒台的事件,因茉莉花是其國花而得名。可說是阿拉伯世界近代以來的第一場人民革命,對向來保守、傳統、獨裁的阿拉伯世界,產生劇烈衝擊。越來越多的年輕人口、經濟困境以及伊斯蘭好戰份子的感染力,加上日益普遍的網路通訊科技,對這些國家的領導者形成愈來愈大的壓力。北非與中東的民主化運動在突如其來的情況之下,如火如荼地展開,突尼西亞與埃及革命已經初步成功,利比亞等獨裁統治者負隅頑抗之後亦紛紛倒台。從突尼西亞、埃及、到巴林、利比亞,一路感染下去,各國的變化日新月異,令人目不暇給,似乎代表著革命的各階段。阿爾及利亞、約旦發生了大規模示威、遊行;茅利塔尼亞、沙烏地阿拉伯、阿曼、蘇丹、敘利亞、摩洛哥、吉布地、索馬利亞、科威特、黎巴嫩和西撒哈拉則出現小規模示威事件。

 

【註3

https://en.wikipedia.org/wiki/The_End_of_History_and_the_Last_Man

 

【註4

http://books.simonandschuster.com/The-Clash-of-Civilizations-and-the-Remaking-of/Samuel-P-Huntington/9781451628975

 

【註5

http://www.cornellpress.cornell.edu/book/?GCOI=80140100764730

 

 

上一篇:《大數據》書評

下一篇:四談歷史(上)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
旅人 2015-10-22 08:46:14

專業文章

週四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