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9-26 12:47:39Mann

歷史?

* 這首歌是我的孩提時光寫照,也是那個校園民歌年代,大學校園現場演唱會的經典歌曲,鄉下長大的野孩子,從鄉下到都會地區讀大學時,最喜歡哼哼唱唱的一首歌歷久靡新。我還記得在鄉間的村落裡,藍天白雲,青山綠水,追水牛車,抓蜻蜓,愛釣魚,抓青蛙,射伯勞鳥,玩土撥鼠。有一次才搭約五歲大,就在我鄉下老家的前面的小溪跟一群小朋友戲水,一不小心被小朋友推落河川差點滅頂先父事後回想本來上班途中,突然覺得心裏怪怪的,與往常不同的是當時好像心電感應一樣,就一直迴盪著一個念頭,一直想要翹班會回家,他事後說這輩子唯一翹班的一天也就是這一天,他匆匆回家之後,剛好遇到慌亂的小朋友們來找他,先父聞言立即趕到現場趕緊救起已經溺水而暫時昏迷了的我。我還記得被老爸急救之後,恍如隔世再度醒來的那一幕影好像落日金光的日式和房當中他就正襟為危坐在我旁邊安慰照顧我,還輕聲喚我,問我感覺如何。所以,當時我就發誓,長大了一定要學會游泳。他們說,大難不死必有後福,哈!就一直活到現在,突然好懷念自己的童年時光喔,那一段曾經走過的人生歷史

-------------------------------------------------------

 

   看了一位網友提到歷史究竟是什麼?就一個社會科學的研究者來說,1990年代成為社會科學研究的主流者-新制度主義其中的一個重要學派即為歷史比較分析下面的學術文章是我在探討的學術論述當中的一段文字.沒興趣者不需要閱讀
(通常我不在這個網站置放學術文章而是在另外一個"我的教學網站"PA.下面的PS分類.新制度主義介紹在
http://mypaper.pchome.com.tw/nnam2012/post/1324076671 )



******************

 

歷史比較分析研究方法

壹、歷史比較分析概述

      歷史分析(historical analysis)與比較分析(comparative  analysis)是兩種不同且可以分別使用的社會科學研究方法。然而,因為多數的比較分析通常都納入歷史時間序列的考量,不論是量化的跨國時間序列分析,或是質化的比較分析都是如此。因此,歷史比較分析經常被合併使用(林萬億, 1994:91)

      1.歷史分析:在於應用科學的態度和方法,特別是歸納法,去檢討歷史的紀錄,以決定事實之真相,並發現其因果關係(龍冠海, 1966:63)。 其本質上是一種質化研究,而且也是非干擾性(unobtrusive)或非反應性(nonreactive)的研究方法(林萬億 1994:91)。其應用的材料為人類動作的結果,確實可用以証實歷史上的事實,或者因為存在、發生,以及其他的關係中而推知(簡後聰, 1989:95)。

      2.比較分析:比較概念是一種較為複雜卻非常有用的分類概念,根據比較概念,除可以將分析對象分門別類外,也可依其特性的多寡排列次序(Isaak, 1975:78)。至於在比較政治的運用上,通常是指一個政治事件或個案,可以與其他相似的個案群、假設的個案群(hypothetical cases)或發生在同一時間序列的個案群,進行比較研究(Planto  et al. 1982:16;24)。

      歷史比較分析(historical-comparative  analysis),又可區分為兩種類別:一是個案取向(case-oritented)的比較方法;另一是變數取向(variable-oritented)的比較方法。前者在透過少數個案進行研究,而這些個案被視為完整的實體,考量其社會脈絡,透過歷史觀察,以發現個案間的複雜性、差異性與一致性,並對歷史的結果、過程作解釋,以建立通則;後者則是以量化的方式處理跨國資料,並基於某特定理論,產生假設,進而經由檢視變項間的關係,驗証假設(Ragin, 1987:35)

      有關歷史比較分析的運用,有兩種主要的進行方式:其一,是一致性方法(method of agreement);其二,是差異性方法(method of difference)。 前者透過因果關係的邏輯共變原則,以建立並解釋被研究的個案群,通常有一組因果變項,儘管因果變項以其他不同方式改變,但仍存在著相關的因果關係;後者則是透過對比被研究的個案群,以解釋其中相似的若干現象及部分原因,而這些現象及原因,對已被解釋及已建立假設的個案群是存在的,但對其他個案群來說,卻都是不存在的(Skocpol, 1984;1979:36-37)。

      歷史比較分析的研究策略,主要有三種:其一,是應用一般的理論模型到歷史研究中並解釋歷史事件,探討經驗和理論之間的相關性,其基本假設為:歷史研究可以透過蒐集一連串的紀錄和檔案的事實資料而加以分析,且歷史上的演進和變遷或多或少存在著邏輯的次序,故可以運用一普遍的相關理論模型進行研究;其二,是使用概念以發展和解釋歷史事件,亦即詮釋性的歷史比較分析,這是因為懷疑理論模型運用到歷史研究的適用性,以及懷疑利用假設驗證途徑以建立有關大規模結構和形態的變遷性因果通則的實用性,故他們特別著重在一特定歷史背景之下個別或團體行動者文化上的動機和意圖,並應選擇對當前具有文化或政治上具有重要意義的個案;其三,是分析歷史事件的因果通則,不同於前二者,避免在歷史事件中對於一個已獲得定義的結果或形態,其焦點著重於建立一適當性的解釋,其基本假設為:歷史存在著因果通則,或至少在一定或有限的範圍內存在通則,故可在歷史個案和替代性的假設之間尋求及發現此一通則(Skocpol, 1987:362-3;368-9;374-5)。

二、歷史比較分析應用上的限制

      Theda Skocpol 指出,一般而言,在運用歷史比較分析所常遭遇的主要困難有三方面(Skocpol, 1979:38-39):

      1.歷史比較分析不可避免的困難,是因為受限於適用的方法,而此適用方法係根據既定邏輯而來,但經常在若干確定變項的比較時,無法發現此種邏輯存在於比較的歷史個案中。即使這些個案是相當合適的,仍然無法完全控制這些相關變項。

      2.歷史比較分析必須假定,被分析的各個單元獨立於其他各個單元。但在事實上,此種假定只對總體現象(macro-phenomena) 完全有效(例如革命),至於許多比較分析上的各個獨立單元,通常有其持續性的原因。

      3.歷史比較分析無法取代理論,無可避免地,其僅能用以支持理論的概念及假設,因為比較分析無法單獨地界定被研究的現象。而且,它無法選擇適當的分析單元或聲明應該研究那些歷史個案,它也無法提供被分析的個案間的因果假設。而這些研究必須來自、形成於當今理論的遺產及想像,以及對各組歷史個案上証據形式的敏感度。

      變數取向的比較方法雖然可以用於同時處理較多的量化資料,但是這種研究比較缺乏歷史觀,以及少去考量社會脈絡,其解釋通常只是將這些量化資料作統計上的處理(林萬億, 1994:97)。 個案取向的比較方法則因為使用的樣本數太少,使其概化能力受到一定程度的限制。因此,解釋跨國個案群的一致性及差異性時,也常因使用方法及觀點上的不同而致結論相異,特別是差異性的解釋更是不易確定(Kohn, 1989)。因為不同的原因產生不同結果的變異太多,除非還有一組相似的原因存在,使吾人只需檢定不同原因的部份即可(林萬億, 1994:99)。

      Theda Skocpol指出,歷史比較分析的研究策略,其中兩種研究策略上的限制為(Skocpol, 1987:365-6;370-1):

      1.應用一般的理論模型的方式,可以使理論研究者對於比較抽象的概念和理論的命題及假設,予以操作化和明確化。但是,在運用這些理論模型的應用上,卻似乎經常是隨研究者本身的判斷而任意運用,因為這些理論模型往往先於這些歷史應用而存在。因此,一旦這些理論模型的概念和命題本身就有爭議性,在不同個案研究上一體適用的結果,便會產生研究應用是否合適的問題。

      2.使用概念以發展和解釋歷史事件的方式,這種研究方法往往是在於進行歷史比較研究,以強調每一個歷史個案的特殊性及可信度。但因為重視突顯這些特殊性及可信度,研究者每每選擇一些具有極端差異性的個案,以便達成研究目標。因此,這種研究方法並不是對理論模型的重覆應用,也不是藉由測試以發展因果通則。

 

參、歷史比較分析應用上的價值

 

      雖然歷史比較分析在方法論上存在不少缺點,以致研究者在應用上將遭遇不少困難及限制。但是,運用歷史比較分析的優點,在於觀察個案的整體性、深入性及特殊性,較統計方法更為精緻。故就實用性、整體性與動態性的觀點而言,有其不可忽視的學術價值。

      首先,Charles C. Ragin(1987:35-49)指出,採取個案取向研究的目的通常有二方面:一是歷史解釋;二是因果分析。歷史解釋,是試圖藉由整合歷史事件以及提出與事件相關的歷史通則,以說明重要的歷史結果,或是一組可比較的結果或過程,故使用個案取向的研究者通常必須了解或解釋具有內在價值的特殊個案。因果分析,則是指對於一組個案的實證現象,以便產生足夠適用的因果解釋通則。這種個案取向研究最具特性的價值之一,就是它可以使研究者的概念與資料之間產生廣泛的對話,每一個案都以整體方式加以檢視,視其為各種條件組合的整體情況而進行研究,且對個案展開相互比較,故可發現其間的因果複雜性。同時,甚且需要研究者對於每個個案和條件的相等性提出質疑,因此,這種彈性能夠豐富有關概念與證據之間的對話。

      其次,Theda Skocpol指出,在運用歷史比較分析的研究策略上,選擇分析歷史事件的因果通則,可以避免應用一般理論模型方式易落入普遍化教條的缺點,以更為詳盡的因果推論以了解歷史事件的系絡。因此,進行歷史比較分析的目的,並非在於使其符合某些既定的模式,對其他的假設仍要進行判別及類推,即使是來自彼此相對立的理論觀念,只要有助於對歷史問題的了解,都可將之聯繫在一起,或是將既有理論暫時擱置一旁,而企圖從歷史資料的探究中衍生出新的解釋,而研究者不必承諾其研究必須符合既有的單一或若干理論範型,而是為了某一重要的歷史模式尋找其具體的因果組合體(Skocpol, 1987:375-7)。因此,比較歷史分析對於理論的界考,確實提供一種有價值的確認,並鼓勵我們發掘由理論觀點所建立的真正的因果關係論証,同時也可以經由不同的論証內容,以便達成最後的目標。也就是說,能夠從不同的歷史個案之間找到真正的規則性。同時,不論理論思考的來源究竟為何,歷史比較分析皆有助於我們實現此一目標。而且,當我們能夠成功運用歷史比較分析時,它就可以成為整合理論與歷史事實之間的理想方法。倘若無法成功運用時,一方面可以嘗試擴張或重建理論,另一方面也可以發展出另一種新的研究方式,以便於能夠探討此一具體的歷史個案(Skocpol, 1979:39-40)。

      另外,Theda Skocpol指出,1970年代是總體論社會科學蓬勃發展的時代,尤其是她特別重視總體政治(macropolitical)分析和歷史比較分析研究取向上的價值(Skocpol, 1996:10)。她認為,即使是最新的有關政治暴力或集體行動的社會科學理論,仍不足以描述和解釋現代世界中的社會革命歷史與跨國事件;她強調,對於單一的歷史事件不應以孤立於其他歷史事件的方式進行分析,而主張以歷史比較分析發掘和產生對於社會科學有效的因果假設。她並認為,由於這種歷史比較分析研究方法,使其作為一個非自願主義的「結構論者」(nonvoluntarist "structuralist"),而且是提出一種更具有行動者取向(actor-oriented)和行動取向(action-oriented) 的研究途徑(Skocpol, 1996:13-15)。

        再者,Rueschemeyer, E. H. Stephens, & J. D. Stephens (1992:75-77)等三人則認為,儘管歷史比較分析的研究特色在於提供比較豐富的理論性論述,更重要的是歷史比較研究本身提供的洞見,亦即對環繞在研究主題週邊結構條件(structure conditions)的關聯性及其關係,而這樣的洞見對於發展出一種有效的因果論證,不可或缺。是故,因果分析在本質上即是關聯性的分析。同時,分析取向的(analytically oriented)歷史比較分析乃是建立在一系列的個案分析的基礎之上,故此種歷史比較必須藉由一個理論化的框架為引導。若非如此,則研究者在進行比較分析的過程中,將會因為缺乏研究取向的引導,而極有可能在面對漫無止境的事實資料之前,束手無策。因此,他們發展出一種整合性的方法,亦即先決定理論概念與理論命題的框架,因為一旦決定研究架構之後,其優點在於減輕處理數量龐大卻又沒有關聯性的歷史事實和文獻史料的困擾,同時更能夠使研究時所需的資料更容易突顯出來。

 

上一篇:駝背ㄚ婆

下一篇:研討會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
DB 2015-09-27 06:39:59

小孩子真是皮,
差一點毀了一位教授;
還好令尊父子連心,
及時救了您!

版主回應
DB兄早安

這也說不出到底為什麼.先父是國小教師.翹班是挺麻煩的!還要補課!

或許冥冥之中.就真的有心電感應這一回事吧!!
2015-09-27 10:47: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