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8-16 01:49:20Mann

詩的故事-12

 
1.一首當下的詠嘆詩(現在進行式)

*緣起緣滅的沙漏*

怎麼才下側邊的心口
昨夜的秋風又擾動莫名的愁
六朝古都總是亙古的悠悠
在花開花落的歲月陪伴著莫愁

是否把季節的風波通通都帶走
清風早已不再寂寂為秋水守候
是否將久違的船帆張開去遨遊
船舶早已不再尋覓靠岸的橋頭

不意青春的懵懂與悵惆
勸君釋盡往昔恩怨情仇
寫意只是圖個自在與悠悠
何苦沾惹這池擾攘與憂愁

點滴著年華流金的溫柔
飄散曼麗如花園的鐘頭
輾轉著緣起緣滅的時光
滴落何處似人間的沙漏


2.*一首英文詩*(過去進行式)

 My steps are away from the country home 100 miles.
My mouth is thirsty than a smile.

My heartbeats are always along the side.
Moreover, I keep the lonely way by my side.
I want to taste your sweet kisses when your arms open wide.
However, who can bring the traveler up warmer inside?

In addition, leave the following leaves I had behind.
No matter how can I try to chase it from my mind?

We are more than just a travel memory.
The diary sets me back and makes me see.
It is really a long long story.
The beautiful wings are still part of me.

My spirit wants to climb to every mountaintop and steeple.
Only I can do is let it be felt by every soul.
Therefore, I want to rebuke all signs of evil.
Moreover, because the love to keep following the visions to all people.
    
3. ** 一則小故事**

        小亨,一個時髦帥氣的男孩,頂上都是最新時尚設計的髮型,有時還染著滾邊金髮。唇紅齒白的秀逸神色中,卻每每透露著炯炯有神的目光,說起話來又帶有動人的磁性美聲。同時他還是個籃球運動健將,經常見他敏捷的身影馳騁在激戰的球場上。因此,他總是讓不少女同學目眩神迷。
       
還記得五年前,剛剛考上大學部的小亨,當時卻是帶著稍微流理流氣的髮型來系上報到,雖說對於一般同學而言,考上大學是應該一件令人既興奮又期待的樂事,可是我卻一點也看不見他臉上的笑容,反而透露著一絲無奈的表情。在新生家長座談會之後,他的父母急於找我討論小亨的就讀事宜。直到事後我才知道,當時他的雙親眼見我被一群家長團團包圍,不斷地詢問入學之後的各種狀況,當時正忙得不可開交,他們居然能夠一直耐著性子,等到所有新生及家長離開會場之後,在不被打擾的情況之下,才願意切入正面主題。
      
沒想到,原來這對父子凝結在空氣當中的緊張氣氛,卻也在此同時瞬間迸裂開來。小亨壓根不想就讀大學,一心只想要到職場上工作,可是個性極為剛毅的父親完全不贊成,父子倆為了此事已經在家中開戰數個回合,當天小亨是在被父親極其強迫而死拖活拉的情形之下,才勉為其難赴校參與這場座談會。當然,因為彼此溝通無門,雙方都堅持己見而各不相讓,並且企圖在會後透過與我面談之後,能夠說服對方死心。
      
  原來,小亨本來就已經是持傳統父權觀念的父親壓力之下,才心不甘情不願進行第二年重考的。其實他第一年本來就是隨便應付家中期待,聯招考試當中隨便敷衍了事而落榜的,在準備重考的這一年當中,飽受父親的冷嘲熱諷,親子關係十分惡劣。但是,他同時也在髮廊工作,早就擁有髮型設計師資格的他,收入卻也十分可觀而根本不愁經濟問題,或許是因為很早便擁有能夠如此自立更生的本事,而更比一般同學獨立自主,也更加具有強烈的自信心。在他當時的觀念當中認定學問是無用的,只要憑藉著他這一身本事,向年薪數百萬的國際知名設計師看齊,將來努力以赴就可以功成名就。
       
在我與這對父子詳談而了解實情之後,更加了解他們倆堅定而剛烈的個性,居然如此相似,心中便自做了不同的盤算。在我口沫橫飛分析大學之道的正面道理之後,同時轉為要求他父親遵重小亨的意願,同意讓他直接進入職場工作。這個說法頓時使得他們啞口無言。但是,在此同時我也說出我的教育觀點,並且相約打賭一元,預計他將來還是要走入大學*。
       
在經過我的一番論述並且勸告之後,他與父親後來居然同意我的建議,各自讓步且分別妥協,亦即相約暫時辦一年休學,俟後再行決定下一步何去何從。沒想到,一年之後小亨不但主動要求復學,而且學習慾望甚為強烈,他父親還特別到校向我致意,並且成心服口服的獻上賭金一元。
        其實在這一年當中,我常常約邀請他回校聊天,當他看著學術氛圍濃厚校園環境以及快樂的大學生生活時,便日益改變觀念。他說有一回當我介紹一位來訪外籍學者時,這位學者透過我的翻譯認識他之後,還說在美國有部份大學還設有美髮相關專門科系,並且鼓勵他要成為國際級設計師,最好具有國際觀、語文能力以及人文藝術涵養,現代的大學教育已經成為普羅大眾的基礎教育而已。 他說這些話不但對他產生強烈的衝
擊,同時也開拓了他的新視野。
      
明年,小亨即將步出校園。開學時遇到他,他還說畢業之前一定要幫我設計新髮型,我心裡頓生暖流。昨天他終於展現手藝,幫我剪了一個新髮型,事後我告訴他,我要給他髮型的設計費,他連忙推手說不要,我就把之前與他父親的約定告訴他,也就是他父親輸給我的那一元賭金,至今我還原封不動的保留著。我說:「這一元,其實有你父親對你濃濃的關愛!現在我把它交給你,希望你永久保存。」頓時只見他的雙眼瞬間潰堤,幽幽地對我說:「謝謝老師!」 2006

上一篇:詩的故事-11

下一篇:無題二則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