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1-27 13:13:32聖天使

在地圖上動手腳,法國人可真會



(⊙_⊙)

NO.1807-泰國與柬埔寨

[作者:呂宋劉大腦袋*製圖:孫綠 / 校稿:貓斯圖 / 編輯:養樂多/地球知識局]

以佛教為主體宗教的泰國和柬埔寨兩國,可以說是中南半島上的兩大知名佛教旅遊國家,在金邊、曼谷等地均可以看到諸多著名的佛教建築。

比如著名的白龍寺(白廟)

(泰國-清萊-白廟,圖:shutterstock)▼




然而,這兩個看似人畜無害的國家之間直到今天仍存在着領土爭端,矛盾的導火索還是一座印度教寺廟。

緊靠泰國柬埔寨邊境的一座寺廟——柏威夏寺▼




吳哥時代的產物

公元九世紀末,吳哥王朝君主耶輸跋摩一世在位時期。為供奉印度教神祇「濕婆」,他下令在位於今日泰柬邊界地區的扁擔山脈建造一座具有吳哥風格的寺廟,這就是柏威夏寺。

柬埔寨一側的柏威夏寺

(底圖:shutterstock)▼




(圖:shutterstock)▼




這座寺廟的選址頗有特點:它建在一座高525米的峭壁之上,三面懸崖,向南俯瞰一馬平川的柬埔寨西北平原。同時,它的建築材料為石材,外表呈紅褐色,前有山門,周圍有圍牆環繞,為南北向長軸形建築群,長度達1公里。寺廟正門面向泰國一側,從柬埔寨一側進入寺廟需要攀爬陡峭險峻的石階。

這個位置頗為有趣

看上去更像是泰國地形在柬埔寨的突出部

但是實在國界的柬埔寨一側

連西側那條上山小路都需要經過泰國

(圖:google map)▼




這件作品將建築與自然巧妙結合,山寺渾然一體。

建造如此宏大規模的一座寺廟頗為不易,作為柬埔寨歷史上著名的吳哥時期的產物,它由7位高棉君主共同修建,直到12世紀,用了100多年才修建完成。

廟宇結構插圖

(圖:wikipedia)▼





將柏威夏寺建設收官的高棉君主是蘇利耶跋摩二世。他在柬埔寨歷史中可是一位著名人物,就是在他的治下,高棉南北分裂的歷史才得以結束,同時他還主持修建了著名的吳哥窟(生前未竣工)——今日已成為柬埔寨的代表性建築。

吳哥窟蘇耶跋摩二世浮雕(吳哥窟)

(圖:wikipedia)▼




柬埔寨人至今仍視柏威夏寺為聖地,就拿該國貨幣來說,在2000面值新版柬埔寨瑞爾的背面就印有該寺的圖案。

2000瑞爾上的柏威夏寺

(圖:shutterstock)▼




然而,因為各種原因,這座聖地已經年久失修,古寺部分建築有所坍塌。

現在的樣子

(圖:shutterstock)▼




歸屬變來變去

歷史上,這座寺廟以及其周圍的土地長期為柬埔寨所控制。然而到了18世紀末,泰人崛起,實力衰弱的柬埔寨只能將西北地區靠近扁擔山脈以南的馬德望、暹粒、詩梳風三地割讓給了泰國,柏威夏寺就在被割讓的土地範圍內。

18世紀末的中南半島,正是泰人的大規模擴張時代

高棉人的國家是其中最值得擴張的方向

如果不是法國人的殖民,泰國最大的敵手將是越南▼




此後,泰國在奪取的「西柬埔寨」地區統治了幾百年,而這座由柬埔寨人建造的寺廟也被泰國改稱為「考帕威寒」。

其實在泰國國力上升期間,歐洲殖民者也陸續來到中南半島地區,到了19世紀末,法國人已經控制了柬埔寨,並企圖染指泰國。

在戰爭藝術家法國人眼裡,你們這只能算菜雞互啄

(圖片:Punch Magazine/Wikipedia)▼




1893年,法國強迫泰國割讓湄公河以東的土地(今屬於老撾),並賠款300萬法郎,實力顯然弱於法國的泰國只能照做。同時法國規定,劃湄公河西岸25公里和馬德望、暹粒兩省為中立地帶,泰法兩國均不得駐軍。

正因為割讓了湄公河以東的土地

我們今天才會發現老撾這個獨立國家

在法國人來之前,這裡是屬於泰國王朝的

兩邊的民族其實也頗為近親▼




到20世紀初,泰法兩國簽訂了一項新的協定,規定泰國放棄馬暹詩三地,即當年柬埔寨割讓出去的「西柬埔寨」地區,並將其交予法國。由此,柬埔寨以這樣一種形式實現了「國家統一」,但此時的實際統治者卻是法國人。

如果不是當年被法國人割出來

這一塊現在估計還是泰國的▼




對於邊界劃定問題,泰國(暹羅)和當時統治柬埔寨的殖民宗主國法國以條約規定,柬泰邊界以扁擔山脈分水嶺為基準劃定。泰法雙方還成立了邊界勘察混合委員會進行劃界工作,缺少現代測繪技術經驗的泰國也只能將該地區邊界地圖的工作委託給法國測繪隊。

由此,近現代泰柬領土爭端正式拉開序幕。

泰國認為,按此劃界原則,柏威夏寺屬於泰國。

然而法國測繪隊卻按照法屬印度支那總督的密令,偷偷將柏威夏寺繪入柬埔寨的版圖內。法國之所以這樣做,並不是僅僅想多占一些土地以及一座對法國人沒有什麼用的廟宇,而是出於軍事用途考慮。

明顯有意為之的一小塊

(圖:google map)▼




法屬印度支那總督的主要目的是不願讓泰國獲得扁擔山脈制高點的控制權,因為從扁擔山脈向南的柬埔寨國土一馬平川,缺少天然屏障,由此也可以看出,當年柬埔寨人在此修建寺廟,其實也另有意圖。

站在高高的山崖上看着你們

(圖:google map)▼




法國人做了手腳的邊界地圖被送到泰國政府手中,並且仗着領先的輿論宣傳優勢,法國於1908年在巴黎出版了該地圖。

其實法國人在地圖上耍小把戲的手段早已被泰國政府看穿,泰國方面私下裡也對此感到忿忿不平,但無奈與法國的實力相差懸殊,為了不致再次激怒法國只得打掉牙齒吞到肚子裡。從此,收到地圖的泰國政府直到1935年,都未對此地圖提出異議。

法屬印度支那基本相當於越南、老撾、柬埔寨三國▼




轉機來到第二次大戰期間,這次日本勢力擴張到中南半島,泰國也由此與日本結盟。此後不久,法國向德國投降,留守中南半島的法軍原則上也聽從維希法國和第三帝國指揮。而泰國為奪回當年割讓的「西柬埔寨」地區進行了軍事冒險行動,主動挑起柬泰邊界衝突。

泰國是日本在亞洲的唯一盟友

不僅有個親日的軍人總理,還被日本入侵了

立馬倒戈選擇了軍國主義的破船

(日本入侵泰國紀念雕塑)

(圖:Xiengyod〜commonswiki/Wikipedia)▼




然而瘦死的駱駝比馬大,1941年初,泰軍向扁擔山脈和柏威夏寺發動進攻,但最終被法軍擊退。

這時,泰國背後的大哥出面了。憑藉日本的支持,泰國當時的披汶政府在後來的外交和談中占盡上風,維希法國被迫向日本屈服,滿足了披汶政府的要求。

1941年5月9日,泰法在停泊於越南西貢的日本軍艦上簽訂條約,規定將「西柬」(吳哥窟除外)以及老撾的琅勃拉邦和占巴塞割讓給泰國,共約6.5萬平方公里。

泰國吞併的柬埔寨和老撾部分地區(1941-1946年)

(圖:wikipedia)▼




由此,當年法國控制下的柬埔寨從泰國手中奪回的舊土又被泰國奪回,柬埔寨喪失了約1/3國土和約150萬人口。此時的柬埔寨國王莫尼旺得知這個消息後,非常失望,憤然離開首都金邊,鬱鬱寡歡,很快病逝。

莫尼旺國王與法屬印度支那總督

(圖:wikipedia)▼




而泰國方面卻為此舉行了3個月的狂歡,而且還在日本的支持下,泰法日三國之間還在柏威夏寺舉行了版籍奉還儀式。

泰國在1941年6月立起的勝利紀念碑

紀念第二次泰法戰爭的勝利

(圖:oatjo / Shutterstock)▼




二戰結束後,中南半島的勢力再一次重新洗牌,重返半島的法國人又在1946年迫使泰國歸還「西柬」。此時,作為半個戰敗國的泰國自然不敢招惹五常之一的法國,只能將土地大部分還給法國。

法軍既然能回到巴黎

那一樣能回到西貢、回到暹粒、回到柏威夏寺

(圖:wikipedia)▼




但泰國此時也看清了法國的實際力量,暗中繼續在柏威夏寺安置看守人。

獨立後的戰爭

隨後不久,法國對中南半島三國的殖民統治結束,柬埔寨正式宣布獨立,柏威夏寺問題的歸屬又重回中南半島的內部紛爭狀態。

1958年,泰柬兩國因為邊界上的柏威夏寺的所有權而發生爭端,泰國軍隊突然占領柏威夏寺,柬埔寨空軍也向該地空投了兩個傘兵營,雙方發生激戰。當年十一月,柬埔寨單方面宣布暫時中止與泰國的外交關係。

此時柬埔寨進入了柬埔寨王國時期 (1953年-1970年)

相比於殖民地時代的討價還價

民族國家時代的原則就是寸土不讓了▼




次年2月,兩國在聯合國的調解下恢復外交關係,但對於邊界爭端的問題雖歷經多次談判,但始終沒能達成一個結果。畢竟對於民族國家而言,主權問題不可談判,即使相關領導人出於整體利益的通盤考慮,萌生少部分領土退讓的想法,進一步的解決方案也很難達成,久而久之就陷入了惡性循環。

後來,柬埔寨政府向國際法院提起訴訟,請求國際法院宣告柏威夏寺的領土主權屬於柬埔寨,泰國應撤退其駐紮在遺址的武裝部隊。泰國當然對第三方調解持反對意見,而它的理由則是認為1908年出版的地圖由法國人單方面繪製,有嚴重錯誤,無法律效力。

國際法院對此又進行了詳細審理,以9:3的判決柏威夏寺位於柬埔寨境內,泰國有義務撤回駐在該地的一切軍民人員。除此之外,國際法院還以7:5判定泰國應將其在占領時期從寺內掠奪的一切物品歸還柬方。同時還規定,柬泰兩國在該寺的邊界,以通往柏威夏寺的石階梯的第186級台階為界。

歡迎來到柬埔寨柏威夏寺

(圖:shutterstock)▼




泰國在這次判決中可謂大敗,而國際法院的判決理由也頗為有趣:雖然1908版地圖本身不是雙方聯合勘界成果,初期並不具備法律效力,但具有決定意義的是雙方已經長期接受了它。

泰國對此判決當然不滿,民間輿論當然更是強烈反對。但泰國出於通盤考慮,還是撤出了該地區部隊和人員。此後泰國政府發表了一份聲明,為履行聯合國憲章的義務,暫時遵從此決定,但不代表徹底放棄柏威夏寺的主權,此後仍將繼續聲索。

此後,柏威夏寺一直由柬埔寨方面實控,這種和平的狀態一直維持到2007年。

當年,柬埔寨向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申請將柏威夏寺及其所在的地域列為世界文化遺產。舊事重提的舉動,當然遭到了泰國方面的強烈反對。

去過吳哥窟後,不妨再向北去一趟柏威夏寺

(圖:shutterstock)▼




不過,泰國政府的主張較為溫和,希望泰柬雙方共同申報,理由是國際法院只將古寺本身判給了柬埔寨,但古寺周邊4.6公里地區是雙方爭議區,柬埔寨無權單方面申報。

柬埔寨拒絕了泰方主張,但同意將申報範圍縮小到寺廟本身。兩年後,泰方發表了《支持柏威夏寺申請世界文化遺產的聯合公報》,當時執政的泰國沙馬政府認可了柬埔寨向聯合國提交的新地圖。

掛名的重要性

(圖:shutterstock)▼




這本來可以是雙方各退一步,解決領土爭端的優秀樣板,但架不住泰國國內輿論的襲擾,沙馬政府遭到當時反對黨的猛烈攻擊,指責其在柏威夏寺問題上賣國。由此,泰國行政法院宣布暫停執行聯合聲明。同年,第32屆世遺期間柏威夏寺卻正式出現在了世遺名錄上,這使得泰國人憤怒不已。

一天後,泰國憲法法院判決該協議違憲,沙馬政府的外長也辭職。泰國另一大勢力軍方也對沙馬政府表示不滿,泰軍開始在爭端地區集結,柬軍也隨之增援,雙方的衝突長達3年之久,交火數次,最終於2011年結束。

兩年後,聯合國國際法院就1962年的裁決做出釐清,宣判柏威夏寺周圍土地的主權歸屬柬埔寨。

直到今天,柏威夏寺仍然為柬埔寨所實控。---(地球知識局)

參考文獻:

1.https://en.wikipedia.org/wiki/Preah_Vihear_Temple

2.https://en.wikipedia.org/wiki/Cambodian%E2%80%93Thai_border_dispute

3.楊勉.柬埔寨與泰國領土爭端的歷史和現實——以柏威夏寺爭端為焦點[J].東南亞研究,2009:6-10.

4.蕭文軒, & 顧長永. (2015). 泰,柬柏威夏寺爭端之探析:領土國族主義的政治. 問題與研究, 54.

5.康婷. (2013). 試論艾森豪威爾政府的援助政策對泰柬關係的影響——以對1953年-1960年柏威夏寺領土之爭的影響為例. 中國-東盟博覽(11), 21-22.

6.李金良. (0). 泰柬兩國柏威夏寺及其周邊領土之爭研究. (Doctoral dissertation, 復旦大學).

7.章遠.泰柬圍繞柏威夏寺的爭端——基於宗教視角的分析[J].東南亞研究,2012:28-34.

8.邵建平. (2009). 柬泰柏威夏寺及其附近領土爭端透析. 學術探索, 000(004), 49-54.

*本文內容為作者提供,不代表地球知識局立場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