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1-27 11:56:38聖天使

大麻煩!另一場經濟危機,或將席捲美國...

华盛顿首府d.c.


(作者:關不羽)

拜登許諾了和解、治癒,卻只是許諾而已。接掌白宮後一系列政策舉措不可謂力度不大,卻與「治癒」、「和解」南轅北轍,而是在走向深淵的方向上一路狂奔。


01

沒有和解

這個看上去很溫和的老頭,其實一點也不溫和。上任2天出台30項政策,這是什麼概念?

要知道,特朗普2017年走馬上任的第一天也僅簽署了1個行政命令,前100天簽署了總計24項總統行政命令。連急吼吼的奧巴馬就任第一天也僅簽署了5項行政命令。拜登政府的動作幅度之大,堪稱歷史新高。




然而,這一連串政策中,看不出任何和解和治癒的跡象,直接推翻了特朗普的11項政策,「對着幹」的勁頭十足,這是和解嗎?所謂治大國如烹小鮮,就是不要翻來覆去折騰,煎個小貓魚翻動幾次就散架了,拜登正在乾的就是這個事。

推翻特朗普限制移民的四項政策,將對美國未來的經濟和安全形勢產生重大影響,這並不是什麼秘密。

但是,擴大非法移民、加速非法移民合法化,是民主黨增加票倉的一貫做法,算是「情有可原」。但是,這樣大張旗鼓、急不可耐地以黨派利益優先,可不是和解的姿態。


在「氣候問題」上的急轉彎也是如此,直接推翻了特朗普時代重振美國石油天然氣產業的努力,特朗普時代美國成為世界最大產油國、擺脫對海外原油進口的依賴,在經濟和外交上都有重大意義。

一個石油自主的美國,才能從美俄對抗、中東爛泥塘中脫身,實現戰略收縮。而缺乏本土設備製造能力的「綠色能源產業」會讓美國更依賴外部產能,這一進一退的後果無疑會激化內外矛盾,可不是靠春風滿面的慈祥笑容可以化解的。


遭到「綠色化」打壓的石油工業涉及百萬計工作崗位,以及數千億美元的利益分配。僅禁止北極圈內的採油工程一項,就讓美國石油企業損失巨大,這是和解嗎?

即便特朗普的政策有過激之處,負責任的繼任者也會出於政治和經濟穩定、彌合社會裂痕的角度考慮謹慎施政,如此翻大餅式的政策逆轉是很不可取的。

儘管特朗普最後時刻的「占領國會山」令其本人和他的支持者陷入了被動,但是身後七千萬支持者的龐大民意不會就此沉寂。拜登政府強硬、激進的政策風格,遲早會引發嚴重的反噬。




但是,比起下一場政治危機,經濟危機的緊迫性更為急迫。拜登政府上任以來的經濟政策,是經濟危機的推進器。


02

無法治癒

拜登以治癒美國為名推出的經濟政策,更令人失望。他的所謂「治癒」其實只有一招:亂花錢!




積極抗疫是應有之義,但是「口罩禁令」之類的措施實際上並沒有太大意義。美國疫情發展到今天這個泛濫程度,靠控制傳播渠道已經是杯水車薪。

拜登面臨的困境和特朗普其實沒什麼兩樣,特朗普管不住的,拜登也管不住,除了加速推進疫苗應用外,實際上並沒有什麼有效的解決辦法。

從這個角度講,「口罩禁令」形式意義遠大於實質意義,甚至會加劇人們的恐慌,讓復工進程變得更為曲折。


如果說「口罩禁令」的形式主義大半出於無奈,那麼拜登1.9萬億美元的巨額經濟刺激方案就是一劑經濟毒藥。

2020年3月,美國政府已經推出了2.2萬億美元經濟刺激法案,這一天價刺激陡然推高了美國政府的槓桿率,其長遠的經濟副作用已經為外界擔憂。

但是,當時面臨經濟崩盤的風險,這一龐大刺激政策的出台確有現實的苦衷。


因此特朗普政府對後續的經濟刺激方案態度極為謹慎,經過反覆博弈和權衡,才在去年12月下旬推出了第二輪總規模為9000億美元的經濟刺激方案。

特朗普不惜在選戰期間承擔巨大風險堅持財政刺激方面的「吝嗇」,就是意識到大規模刺激後的副作用,以逐步收緊的方式降低風險。

但是,僅僅過去一個月,拜登政府就推出了1.9萬億的巨額刺激方案,整個疫情財政刺激規模到了5萬億美元之巨,就算實際執行中打折扣到4萬億,也是駭人聽聞、前所未有的規模。這在疫苗已經投入應用的疫情最後階段,真有必要嗎?




如此龐大的經濟刺激規模,推高聯邦債務的做法,完全不顧貨幣注水後帶來的美元走弱、資本市場泡沫堆積,這不是治癒美國,而是飲鴆止渴。


03

向危機衝刺

1.9萬億美元的大單出台後,本已趨向平穩的資本市場再次反應出了對美元走弱的擔心,2月份紐約商品期貨交易所(Comex)的黃金期貨全周上揚1.6%,收報每盎司1859.9美元。這可不是什麼好消息。

更荒唐的是,這邊是貨幣大放水的覆水難收,那邊還要安排美國政府每年花費5000億美元採購零排放車輛。這一實質上的政府補貼政策,已經遠遠超過了多年補貼波音的資金,然而錢又從哪裡來呢?

拜登給出的答案是增稅。然而,靠增稅增加的那點財政收入,迄今為止連每年5000億美元的買車大坑也無法填平。




因為,即便按照拜登競選時提出的10年內增加稅收4.3萬億美元,年均也不過是4300億美元。買車錢還差每年700億美元,可能每輛車要少買一個備用輪胎吧——但很多新能源車塞滿了電池,本來也沒有備胎的空間了……

但是,拜登的增稅計劃對經濟的傷害是不可低估的,美國研究機構測算過,按照他的計劃,美國中產家庭每年稅負將增加2000美元,這對個人、家庭的消費和投資顯然是個壞消息。企業增稅的後果是標準普爾指數下滑7%,這是不折不扣的經濟災難。

更不要說減免聯邦助學貸款、新能源基礎建設、提高有色人種社區福利等等龐大開支造成的財政赤字了,最終還是得靠印錢。如果「花錢-印錢」能夠解決複雜深刻的社會問題,這個世界早就完美了。但是現在看來,這是拜登政府唯一的方案。


按照拜登政府現有的經濟政策路線發展下去,大規模的利益再分配必將導致美國社會的分裂加劇。

當年特朗普的逆襲,正是因為奧巴馬政策過於激進的政策,導致大量從事傳統產業的中產中下層民眾利益受損造成的社會撕裂。

這種撕裂更因去年美國大選的紛擾和爭議進一步激化,新一屆民主黨政府非但全面復活了奧巴馬路線,更變本加厲地「狠狠玩錢」,形成的巨大經濟破壞力只會進一步把美國拖入分裂的深淵。

在拜登政府的帶領下,美國正在向一場更嚴重的危機衝刺,或許這將會是美國由盛而衰的最終轉折。---(功夫財經)



*[特朗普危矣?9名共和黨參議員炮轟拜登,拜登表態特朗普會沒事的]*


白宮易主,特朗普已走,但是圍繞特朗普的話題還遠未結束。

拜登上台6天,沒有放棄繼續彈劾特朗普外,還簽署了33條行政令,其中不乏和特朗普相悖的條令,譬如軍隊跨性別服役問題、限制入境問題、重返世衛組織、「1776委員會」問題等等。而拜登新政,也遭遇了共和黨的不滿和反擊,目前至少有9位共和黨參議員公開發表了自己的態度。




①共和黨參議員蘭德·保羅表示,自己願意和民主黨合作找到保護美國公民自由和對外軍事干預的共同點,但是民主黨繼續在選舉問題上和共和黨作鬥爭,讓自己很難繼續和民主黨找到共同目標。

②凱文·麥卡錫則對拜登的多個行政令表達了不滿,他表示目前美國政府應該着重解決使人們重返工作、讓孩子重返校園、讓人民儘快接種疫苗,而拜登政府卻在破壞美國加拿大能源合作,為非法移民提供公民身份,提高了美國家庭的能源成本。顯然,作為特朗普的親密盟友,凱文·麥卡錫對拜登取消特朗普的一些政策表達了不滿。




③猶他州共和黨參議員邁克·李對拜登政府暫停RS-2477的路權裁決表示了不滿,他認為踐踏了公眾獲得公共土地的權利。

④得克薩斯州共和黨參議員特德·克魯茲對拜登準備暫停聯邦石油和天然氣租賃表達不滿,他認為拜登激進的能源和環境計劃會危機數百萬個就業崗位,這樣做還會削弱美國能源的獨立性。

⑤在該問題上,參議員史蒂夫·黛恩斯也表達了類似觀點,他認為與美國相比沙特更關心工人,而拜登上台36小時的時候就開始對美國能源業宣戰。

⑥參議員約翰·巴拉索也公開明示在能源政策方面,拜登政府邁出了分裂而災難性的一步,因為懷俄明州在此之前已經決定了油氣租賃的相關事宜,而且會在未來60天開始執行。

⑦參議院瑪莎·布萊克本也表示,拜登政府停止加拿大和美國之間的Keystone XL石油管道並不符合美國利益。




⑧在伊朗問題上,湯姆·克頓則反對拜登考慮啟用羅布·馬利指導伊朗政策。羅布·馬利曾參與伊核協議談判,是奧巴馬時期的伊核問題專家。可見共和黨在對伊朗問題上和民主黨分歧比較大。一個贊成高壓制裁,一個則傾向於和談。

⑨對特朗普談核問題上,美國威斯康星州共和黨參議員羅恩·約翰遜發言表示,彈劾已經離任的特朗普是違背憲法的。




對於彈劾特朗普,佩洛西已經將眾議院的彈劾案提交給參議院,接下來會是參議院的審議。想要彈劾成功,必須要獲得參議院2/3的人贊成,從目前的態勢看,共和黨參議員對拜登新政極為不滿,更何況彈劾特朗普。

拜登在接受CNN的採訪中也直言,要讓17位共和黨參議員投票給特朗普定罪很難,但是彈劾這件事是有必要發生的。拜登的此番表態基本意味着彈劾會以失敗落空,只要彈劾無法成功,那麼特朗普就可能在未來繼續擔任公職甚至參加下屆競選。




據abc新聞報導,卸任後的特朗普也沒閒着。在佛羅里達州棕櫚灘建立了「前總統辦公室」,聲稱自己將永遠是美國人民的擁護者。至於特朗普在未來會不會重回輿論焦點,建立自己的社交媒體,還不得而知,不過這位「搗亂不止」的總統,肯定不會就此罷休。

面對民主黨的彈劾,目前並沒有特朗普的聲音,現在「社交性死亡」的特朗普已經難以發揮自己的影響力。雖然先前有傳聞特朗普會創立「愛國者黨」,但是目前看愛國者黨和特朗普還沒扯上關係。目前「愛國者黨」的賬號粉絲突破12萬,不過該賬號好像一直在賣衣服。


印有「愛國者黨」英文字樣的襯衫,前兩天還22.99美元,這換了個款式還加錢了?可以推測,愛國者黨大概率不會是特朗普的目標。特朗普應該還會留在共和黨內發揮自己的餘熱,至於是否會參加下屆競選,還得看以下三個條件。

第一:特朗普不會被參議院彈劾成功,因為如果一旦被參議院彈劾成功,意味着參議院就可以進一步「制裁」特朗普。可以就「特朗普不能擔任國家公職」採取投票,而且只需要1/2的人同意就可以通過,這或許也就是佩洛西為首的民主黨議員終極目標,不但讓特朗普「社交死亡」還要讓他「政壇死亡」;

第二:共和黨的態度,如果共和黨不再想要推薦特朗普候選,那特朗普自然也就沒有機會在2024年參加競選。目前來看,共和黨內並沒有出現比特朗普號召力更強,影響力更大的人物,如果特朗普能夠2024參選,依然會是民主黨的巨大威脅;

第三:特朗普本人的意願。如果特朗普本人沒有意願再去參加競選,那就沒有了基礎。特朗普四年後也高達78歲,對於這樣的年齡,能不能擔任總統還得看身體狀況。現在的美國政壇,佩洛西年齡達到80歲,拜登達到78歲,這樣看四年後特朗普的年齡也就和拜登一樣。


特朗普離任對於美國而言,可以就大流行展開更加科學合理地應對,提升對大流行的預防、管控、救助。拜登上任後發布了至少10條與大流行相關的應對措施,這也展示了拜登政府正視大流行危害的態度,這相比特朗普而言更加務實。美國目前是新冠病毒確診病例最多,死亡人數最多的國家,作為西方世界的一哥,美國的行為會被效仿,正因為美國對大流行的管控鬆懈才導致了目前西方世界對傳播速度難以控制的局面。


對於世界而言,特朗普的美國優先概念可能不會被拜登重提,但是拜登也不會實際改變什麼,從加強購買美國製造來看,拜登對外的經濟策略不會有多大改變。而從安全防務看,拜登剛上任就和俄羅斯搞得很僵,其防務主旋律恐怕也不會有太大改變,其最大的改變點可能會集中在中東和對歐洲盟友的態度。---(軍機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