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1-18 16:48:24聖天使

俄國,圖謀在中國建國中國



(⊙_⊙)

NO.1797-黑龍江以南

[作者:顧安娜*製圖:孫綠 / 校稿:貓斯圖 / 編輯:養樂多/ 地球知識局]

漠河,地處中國最北端,在地理課本出鏡率頗高的小城,如今已是一座知名的小眾旅遊城市,來此找「北」和冬日玩雪的遊客絡繹不絕。

青山下的雪村,想去的感覺

(圖:shutterstock)▼




然而,這座小城在100多年前還有另一個特殊故事。由於偶然發現金礦,它甚至還曾被獨立建國一段時間,險些脫離中國.......

啊,黃金!是蒙蔽雙眼的感覺

(圖:《黃金神威》)▼




禍起黃金

1883年春,一名鄂倫春人在熱勒圖加河谷為其母挖掘墓穴時挖到了數量可觀的金砂。突如其來的大豐收令其錯愕,於是他將此事告知俄國小金礦主謝列德金,該金礦主隨即派採礦工程師帶一些工人前往試采。

大概就是今天黑龍江-漠河-熱勒圖加河這一帶▼




這一挖不要緊,挖出來的金子喜壞了眾人。

其實,此處有黃金在當地而言早已不是什麼秘聞。從1860年起,就有俄國人越界在我國漠河地區盜採金砂,但規模頗小,一直以來沒有發現大型金礦貯藏,乃至在當地的金礦主也是打着做小買賣的心思「謀生」。

今天仍然能搜索到這些「金溝」地名

(圖:google map)▼




正如美國淘金熱一樣,無意中發現巨量金砂的消息在周邊地區傳開了,大批採金者蜂擁而至,到第二年初,採金者很快增加到了5000~7000人。

這些人成分構成複雜,俄人占比最高,其構成也同樣複雜,除了礦工、逃犯、西伯利亞手工業者外,還有哥薩克、退休官吏、商人。第二高占比族群是華人(包括漢、滿、蒙等),畢竟這裡是他們的世居土地。除此之外,這裡還有朝鮮人、猶太人、德國人、法國人、波蘭人、美國人和來自其他美洲國家的各類冒險家。

對俄國人來說,是遙遠的遠東荒野

對中國人來說,也是極北的蠻荒邊疆

然而只要有黃金,連美國人也不會覺得遠▼




中國的北極小鎮,一時間變成了全球冒險家的樂園。

由於成員複雜,特別是集中了很多逃犯和冒險家,金礦內秩序混亂,紛爭、盜竊和各種暴力事件層出不窮。

如果紛爭一直是小規模衝突還好,但是1884年12月的一天,一名廚師被人用大錘殘忍地掄死,直接在礦中引起了人們的巨大恐慌。

金礦中有頭有臉的人物召開會議,經過6天討論,決定推選一人負責維持礦中的秩序和紀律,並賦予其熱勒圖加金礦礦長的名號,這個人當然就是謝列德金。

來自北海道的領袖客串一下漠河狠人

(圖:《黃金神威》)▼




在新當選礦長的建議和直接參與下,當地成立了新的機構。由此,遠東地區一個帶有殖民氣息的新微型「國家」就這樣誕生了,其名叫「熱勒(爾)圖加採金業共和國」,因音譯的問題,熱勒圖加有時也被譯為「什都喀(哈、克)」、「極而(爾)圖加」等詞。




其得名的熱勒圖加河是黑龍江的上游,但具體是黑龍江的第幾級支流以及位置在何處,因文獻記載原因,多有爭議。

往大了說這也是黑龍江流域的礦權爭奪了▼




「熱勒圖加共和國」

正式「建國」之後,國家體制的正常運轉就開始了。當月,住民大會除了選舉出最高首領「長老」外,還按冬舍數分區,各區選區長兩名輔助「長老」。

黃金礦工們也被分為數百個工作組,每組十人至十五人不等,1884年至1885年組數「達七百以上」。

麻雀雖小,這裡卻甚至建立了自己的「三權分立」。「立法機關」為公議會,制定有法規,行使立法、決議之權;「行政機關」為辦事處,負責施行公議會決策;「司法機關」為裁判所,其刑罰分為杖、絞二等,其中長老、區長犯罪,則要免職後交予裁判所處治。




至於金礦內人們的衣食供給,起初主要來自沿邊俄屯城鎮,但隨着盜挖人數的增加,海蘭泡、貝加爾、伊爾庫茨克、尼布楚、赤塔等地的商人或住民也紛紛來此販賣糧食和雜貨。

正如像海參崴等地一樣,「該國」同樣是以一座叫「百萬」的街為中心,建築為歐式風格,繁盛時期沿街有麵包店、酒店、旅館、澡堂、遊戲場、動物園、樂隊等店鋪。娛樂場所也甚至多達「百五十家」,且多為寬敞的木造洋房。

在寒冷的北方,澡堂子才是真正帶來快樂的地方

(圖:《黃金神威》)▼




主街道兩旁則是礦工支木結構的避寒冬舍,街道中央為「長有十一窗戶」的金礦政廳,建築物前面還有一吊鐘,兩側有鐵炮兩門,右側為茅屋教堂,配以風琴頌禱,左側為倉庫,其下有火藥庫。

因漠河地區天寒地凍,獲取維生素的機會不多,壞血病在礦地頗為流行,所以金礦也建有醫院,設有病房、診察室、藥房、廚房。

礦區對道路的設計也有一定講究,「每十里必有一更棚,步兵二人守之,馬兵二人巡於途」;此外,路旁大樹上還釘有指路木牌。

雖然「該國」的興起與沙俄政府本身毫無關係,但因「該國」人口主體為俄人,沙俄政府對其讚賞有加,將其定性為沙俄越過黑龍江向中國擴張的第一個據點,未來也將準備像其它已吞併的「國家」一樣,伺機合併。同時,沙俄也將這裡譽為「阿穆爾的加利福尼亞」,意思是與美國加州相媲美的「前進」聖地。

俄國人的思路也很清晰

外興安嶺還是太冷了,只要有機會,就要南下▼




這一時期,因左宗棠剛剛收復了新疆故土還不到十年,外加中法戰爭中,法國雖然在越南戰場和閩台海戰取得了一定勝利,但在陸戰中始終未能吞併廣西,清法兩軍相持在鎮南關。清朝對於列強的強烈反抗,令西方世界恐慌,「黃禍論」再度在西方世界輿論占有市場。

你打他們就是禍,他們打你是文明

(圖:wikipedia)▼




在這一背景下,歐美人士對「熱勒圖加共和國」的評價也頗有趣味,諸多歐洲報刊刊文稱,「這是又一種新共和制度在野蠻血腥的遠東地區第一次奇妙試驗」,一些評論界人士也對這裡採取的「類三權分立」的民主制度大加讚賞。

然而實際上,隨着越來越多的人在這裡聚集,礦工無業可就的現象也日益加劇,外加本身的殖民屬性,這些「優越」制度就從未實施過。

這些「制度」都是建立在淘金的基礎之上

而這種資源是很容易被耗盡的,而且數量有限

(圖:shutterstock@ANDREI RASPUTIN)▼




收復金礦

「熱勒圖加共和國」在清朝地盤建國的消息其實在一開始朝廷並不知悉,但是後來越鬧越大,這事就變得世人皆知了。

鑑於中俄伊犁交涉剛剛完成,中法戰爭還在持續,清政府為避免多線作戰,決定通過交涉和平方式解決俄人開採漠河黃金問題。就此,清政府制定了通過交涉和武力驅逐的總方針,一方面儘量通過交涉,使沙俄收回過江俄人,另一方面整頓軍備,丟掉幻想,準備打仗。

大清也是懂得先禮後兵的。

1884年,黑龍江副都統命人到漠河入山調查,警告俄國人,不得越界,返回江左。然而俄方拒絕回撤,稱採金俄人是通過合法通關手續進入大清領土的。

談判不成,黑龍江將軍又命人到漠河山中搜查,以便搜尋更多證據。這次搜索,竟在當地發現有俄人4000餘名,大大超出了朝廷的預計。於是在大致了解漠河金礦的情況後,清政府與布拉戈維申斯克(海蘭泡)的俄地方長官進行了多次交涉。

雖然此地在黑龍江的清朝一側

但清朝方面要從黑龍江的核心城市調集資源

俄國人一側的重要城市反而更近

如果俄國是正式入侵,就很難解決了

(圖:《中國歷史地圖集》)▼


在充足的證據面前,沙俄自知理虧,因當時歐洲形勢,也不想再開闢又一戰場。於是到了1885年6月,沙俄阿穆爾總督被迫發布通告,令俄人撤回江北,但暗中仍鼓動俄人滯留,伺機吞併。

黑龍江將軍得知這一情況後,立即派人去漠河監察俄人撤回的情況,同時也調兵遣將率領人馬前往漠河,預備了另一套方案,如若交涉不成,則趁勢以武力驅逐。

8月份,清朝官員與俄方辦理金礦事務所委員會面,雙方查明撤出俄人400餘名,又逐出華人1000名,但仍有1300名俄人和800名華人未出山。

清廷責令剩餘人必須出山,然而俄方委員宣稱,「我國好人都已出山,現有多名匪人外加你國人滯留;因這裡非沙俄領土,我國無法進兵強制驅逐。」沙俄的侵略意圖,致使這次驅逐並不徹底,後來採金人再一次匯聚,繼續開採。

8月下旬轉機到來,沙俄阿穆爾總督從赤塔返回海蘭泡之時曾在依戈那申山岸逗留,清朝官員得知這個消息,立即到此與其交涉。然而總督的說辭和上一個委員相似,甚至還認為清朝無法剿滅這幫土匪,便順水推舟地明確表示了允許清朝政府以武力驅逐非法逗留漠河的俄人。

清朝於是再一次做了兩手準備,一方面與俄使聯繫,讓其規勸俄人出山,儘量不傷人,另一方面,繼續調兵遣將。這一次,盤踞深山的俄人看清了局勢,紛紛出山,逃回俄國,隨即清朝官兵也將熱勒圖加的所有房屋和地窖全部焚毀,這是阿穆爾總督始料未及的。值得一提的是,當時的歐洲評論界譴責清廷,表示其非常血腥與暴力。

但是,清朝在毀滅「熱勒圖加共和國」之後,同前幾次雅克薩之戰一樣,並未在當地駐兵留守,導致後來又有一些俄人回到這裡,再次「復國」。

這些俄匪也有一定的戰鬥力,清軍多次小規模清繳成效不大,不得已迅速增兵分三路進剿,共俘獲俄人343人,押解出山,交還沙俄。

至此,存在了一年多時間的「熱勒圖加共和國」終於滅亡了,清朝也在熱勒圖加正式建立了漠河官辦金礦——也就是今天漠河市的胭脂溝。

胭脂溝和金溝林場的位置幾乎是一致的---(地球知識局)


(圖:google map)▼




參考文獻:

1.李吉奎.中國驅逐漠河沙俄金匪的鬥爭[J].學習與探索,1980:131-137.

2.蓋莉萍.中俄歷史中鮮為人知的「熱爾圖加共和國」[J].西伯利亞研究,2007:66-68.

3.程妮娜,姚敏.「什都喀共和國」再認識[J].甘肅社會科學,2017:125-129.

4.張鳳鳴.「熱勒圖加」釋義[J].滿語研究,1996:79-80+142.

5.張鳳鳴.「熱勒圖加共和國」的興滅[J].黑龍江社會科學,2010:122-124.

6.漠河歷史上的極吐爾加共和國 李金鏞三杯定邊患

*本文內容為作者提供,不代表地球知識局立場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