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1-12 17:47:16聖天使

比特幣2天暴跌25%!美國「末日博士發推:人類歷史上最具投機性的偽資產 已經接近泡沫破滅邊緣

比特币迎来更痛苦一天 24小时跌近20 ,以为在炒币却被币炒了,高位跌落80 ,从严监管恐慌引发暴跌


[FX168財經報社(香港)訊]--- 比特幣在兩天內暴跌25%,美國擁有「末日博士」之稱的知名經濟學家魯比尼(Nouriel Roubini)發推抨擊稱,比特幣是人類歷史上最具投機性、風險性、欺詐性和操縱性的資產。鑑於其採礦污染外部環境,比特幣真實價值仍然為負數,甚至無法達到零數。推文最後更是形容比特幣是慘不忍睹的環境災難,與他之前將比特幣形容成「sh-tcoins」有着相同論調。




(來源:推特)


魯比尼更是指出,比特幣挖礦大量消耗電力資源,對全球環境造成極大傷害。他此前解釋說,將比特幣稱為貨幣是錯誤的,它不是貨幣,不是賬戶單位,不是付款方式,也不是穩定的價值存儲。其次,他甚至不能說是資產。

他補充道:「比特幣沒有內在價值,資產像是債券、股票、房地產或貴金屬,都能為投資者提供收入、資本收益或是某種形式的效用。但就比特幣而言,投資者無法獲得收入。這是沒有用的程序,唯一的事情就是它是投機的,是自我實現的提升,而這種提升完全是由操縱所驅動的。」


鲁比尼 比特币是笑话,区块链既不去中心化也不安全


針對比特幣近年來獲得部分投資者喜愛,魯比尼也進一步強調,學術研究表明比特幣這種偽穩定的硬幣繫繩是由法令製造的,並且實際上是用來操縱比特幣的價格。他稱:「比特幣的價格完全由一群像是鯨魚的人所操縱,它沒有任何基本價值,我們已經接近雙曲線泡沫破滅的時刻。」

截至截稿前香港時間15時26分,比特幣回漲幅度達9.69%,至36,031.83美元。


Coin Desk顯然與魯比尼有着不同觀點,他們表示比特幣的交易方向與美元相反,反映出加密貨幣作為一種像是黃金這類宏觀資產的成熟度。但最近幾次的反彈引起主要分析師的擔憂,他們都擔心比特幣可能處於泡沫領域。美國銀行首席投資策略師哈內特(Michael Harnett)上周表示,比特幣可能是所有泡沫之母,過去兩年來加密貨幣市場已經超過1萬億美元,因此比特幣已經臨近泡沫破滅的邊緣。


羅森伯格研究公司(Rosenberg Research)首席經濟學家和策略師羅森伯格(David Rosenberg)在去年12月就談論起比特幣的泡沫化,稱比特幣是一種經典的、投機的、非常擁擠的交易。


但並非所有專家都利用近期的暴跌發布負面的比特幣預測,Investor Place分析師麥考爾(Matt McCall)在上周寫道:「我們特別看好比特幣以及他們所構建的區塊鏈技術。」他在1月9日繼續補充道:「實際上我們看到比特幣甚至會在今年的某個時候達到100,000美元,這將比當前價格高出至少155%。這聽起來也許非常瘋狂,但是請回顧只耗費三周時間就促使其價格從20,000美元翻漲至40,000美元的走勢。」


Investor Place分析師湯姆斯(Thomas Yeung)寫道:「投資者如果願意在這個時候做出預測,我想這不會太晚,過幾天就很很可能會發生價格暴漲。比特幣是一種令人感到驚訝的高風險資產,其在信心高昂時會上升。由於經濟復甦的障礙很少,因此至少在短期內,比特幣的運行將會持續下去。」


Micro Strategy和Square去年分別在比特幣投資4.75億美元和5000萬美元。投資公司Revix首席執行官Sean Sanders指出,幾年前關於比特幣可能超過黃金9萬億美元市值的說法似乎很牽強,但現在看來情況卻不再是如此。從歷史上來看,黃金長期以來都保持其價值,並以避險資產而聞名。


黃金已經存在許久,比特幣則存在十多年,因此比特幣僅占黃金9萬億美元市值的近3.1%。為超過黃金當前市值,比特幣必須從當前水平上漲25倍。Sanders解釋說,這種價格上漲是不太可能在一兩年內發生,這需要時間。但基於投資機構的需求增長,再加上投資者對加密貨幣觀念改變,因此這並非不可想象。---(FX168財經)



*[盧鋒:決定2021中國經濟增長的關鍵變量]*



人民日报 读懂中国经济的 含金量


回顧2020年,是挑戰與困難並存的一年,疫情肆虐影響着每一個人,中國經濟也面臨了很多挑戰。2021年的開局,A股重回3500點,股市、基金等話題接連登上熱搜。

中國經濟前景如何?著名經濟學家、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教授盧鋒教授在「中國經濟追趕的機遇和挑戰」的演講中,對中國經濟面臨的前景與挑戰進行了梳理與展望。


2020年經濟走勢的幾個「沒想到」

第一個「沒想到」,是中國疫情控制的效果超出預料得好,無論是跟一些國家比較,還是時間序列的數據,還是截面數據,比如百萬人的發病率/死亡率,中國都是毫無疑問表現最好的一個國家。

第二個「沒想到」,是我們經濟供給面的能力沒想到恢復的相對來講是最早的,比較快地達到了它的趨勢的水平。無論是看製造業的PMI,還是看中國工業生產的增速,都一目了然。

第三個「沒想到」,可能是最大的一個「沒想到」,儘管疫情全球大流行導致全球貿易的減少,但是中國的對外貿易特別是出口,在下半年以來有了快速復甦,甚至到11個月達到了14.1%的增長,這已經是超出平均水平的增長。


一方面是國外對結構性的一些商品、器具、設備方面的需求有了非常大的增長,另一方面,我們的經濟復甦比較快,加上一些其他因素綜合導致了我們的外貿,尤其是出口恢復迅速,甚至出現了超出平均增速的增長。但現在還是一個比較短期的現象。

第四個「沒想到」。FDI(外商直接投資)也是很快地、持續地在增長。

第五個「沒想到」。在這個特殊的年份也沒有想到,證券的投資經過巨大的波動,也出現了快速的回升。

第六個「沒想到」。人民幣匯率出現了大幅度升值,儘管年初人民幣匯率,由於疫情的衝擊有了相當程度的貶值,但從5月底開始一直到目前,整個升值的幅度可能達到8%—9%的水平,這7個月中的升值幅度,在歷史上都是非常罕見的升值。


第七個「沒想到」。中國經濟儘管最早受到疫情的衝擊,但最後在整個全世界範圍內大國的主要經濟體中保持了正的增長,所以對全球經濟各自嚴重衰退的重要局勢,發揮了積極的作用。

第八個「沒想到」。用市場匯率折算的美元衡量GDP的總量,我們占美國的比例今年追趕的速度就是4.4%。這個4.4個百分點相當於過去一段時期,比如2013年-2019年同樣一個指標的2%的指標值,相當於它的2.2倍。這裡所說的經濟追趕提速,是講的量化指標的數據體現的變化。

最後雖然中國經濟增長也減速了,這個減速不論是IMF預測的1.9%,還是市場預測的2.3%—2.5%,在很多年來是最低的一年,但是我們經濟的追趕速度反而提升了,就是因為前面提到的那些特殊的背景因素。


世界银行对我国经济的警告 风险来自杠杆率与房价的不确定性


對未來經濟的簡單推測

追趕經濟和速度,有四個決定性因素:

一是實際經濟增速。其它條件給定,一個國家實際增速比另外一個標杆國要更快,那當然就增長更快。

二是因為考慮追趕是講的名義美元GDP的比例值的變化,所以它還取決於追趕國的GDP平減指數,相對於標杆國的變化。平減指數就是一般物價跟實際經濟增速結合在一塊,就是名義GDP的增速。


三是取決於市場的匯率變動,因為我們講的追趕是用市場匯率衡量的美元GDP的占比的變化,所以當然就有市場匯率相對升值、貶值,還是穩定。市場匯率在這裡講的是名義匯率,宏觀經濟學把名義匯率跟平減指數框在一起,構成了本幣的實際匯率。換句話說,名義GDP的變化實際上就是實際經濟增速乘實際匯率的變化。

四是如果考慮人均指標的變化,當然還要考慮人口相對增速的變化。


一個國家的長期追趕,如果考慮總量的名義美元GDP指標的追趕,那就是三個變量或者兩組變量:實際經濟增速和實際匯率。如果是人均指標的增長,還要考慮相對人口變化速度的比率。這是從概念指標的邏輯關係上,概括了一個國家追趕取決的一些因素。

給定這樣一個理解,我們要對未來追趕做一個展望過程做簡單的推測的話,可以藉助IMF在2020年10月份世界經濟展望的秋季報告對未來5年(截止到2025年)中國、美國、歐洲這樣一些經濟體的名義美元GDP做了預測。

按照這個預測的結果,到2025年中國美元GDP是相當於當年美國名義GDP的89.3%。


根據我們對2019年以及今年數據的了解,IMF預測是2015-2025年,我們國家對美國年均追趕速度大概是3.6個百分點,也就是說,年均美元GDP的相對增速是4.5個百分點。3.6個百分點仍然是2013年到2019年2%指標值的1.8倍。


2021中国经济趋势报告


決定中國經濟增長前景的關鍵的變量

有三方面因素,對於中國經濟長期追趕的前景,可能有特別重要的意義:

一是中國未來體制改革完善的狀態,我們能不能真正地按照制定的方針成功地創建和完善高水平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這是非常重要的一個問題。

從歷史的經驗來看,我們國家長期的經濟增速在一定程度上或在相當程度上是取決於改革開放體制轉型的一個具體的進程。

改革開放最初30年,有幾次比較長期的5年規劃或者10年長期規劃,每次都有一個預測的增速,但實際的增速都遠遠高於預測的增速,並且單線預測誤差是非常高、持續存在的。


具體有哪些改革開放沒有想到的積極的變化推動了中國潛在增長呢?

一是聯產承包責任制改革的突破、推廣,巨大提升了農業的潛在產出。聯產承包責任制一開始是非常有爭議的,但是由於當時中央的決策層包括地方非常務實的官員,再加上學術界的思想解放的研究人員的共同努力,最後使得中國的農民有了重新選擇體制的權利。回頭看這個改革的舉措,就是生產管理領域把生產控制權、生產組織權交給了農民家庭,這樣一個並不特別複雜的改革舉措,對於農產品的增長起到了非常令人想不到的作用。


二是特區的開放,這方面的探索吸引外資搞加工貿易,就使得境外資本的管理、技術,以及特別重要的國際市場,跟中國不可貿易的生產要素,比如勞動力、土地、電力、水結合形成了新的工業生產能力。開放環境下的、開放體制下的、開放部門的生產能力,對於中國經濟當時的增長也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三是知青回城倒逼出中國個體私有經濟的改革。特別是剛開始,直接推動了中國個體經濟的活躍發展,個體經濟發展按照自身的邏輯引發出後來的私營經濟的出現,這一發展特別是個體經濟向私營經濟轉變的過程中,曾經引起了巨大的爭論,但最終它是極大提高了中國城市經濟活動的規模,促進了中國潛在的增長。


上面每一個變化都是對傳統的一些政治理論的界限的突破,當時學術界、決策層、社會推動解放思想,實事求是,以實踐作為檢驗真理的基本標準,對於支持改革開放的具體舉措的探索、激活經濟潛能,發揮了無形的非常巨大的作用。


概括起來說,以大家事先沒辦法預料到的方式提升了潛在增速。當然還有很多方面都是類似的邏輯,比如90年代10年規劃是說要達到6%增長,最後實際增長也遠遠高於預測的增長,實際增長最低是7.6%,最高14.3%,均值10.5%。


回頭看主要原因還是因為在預測時沒辦法預先知道鄧小平南方視察時一系列的講話,推動形成了後面一系列後續的改革開放的突破,確立了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大幅度提升潛在增長水平的效果。


二是我們能不能夠持續地培育創新的機制動力,就是創新的動能,一讓創新一直保持在持續的活躍的狀態。

三是對外關係中,我們怎麼動態地應對外部環境的變化,制定和實施正確的對外政策方針,為中國經濟持續地和平發展創造一個有利的外部環境和條件。

這三個問題,無論哪一個問題都是非常複雜的,都可以用很多的時間來展開討論。

總體來講,今年的經濟追趕是一個短期現象,但是未來中國仍然有可能持續地追趕,來實現中國經濟現代化的目標。

這個追趕目標能夠實現到什麼程度,取決於這些變量,甚至還取決於我們能不能夠成功創建高水平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推動持久鼓勵創新的制度和社會條件,最後還需要妥善地管控引導外部環境的變化。

這樣的一些選擇,最終會塑造我們經濟未來追趕的軌跡,決定我們中國經濟現代化未來能夠達到的歷史的高度。

[來源:出自盧鋒教授為新書《未來的增長:中國經濟的前景與挑戰》所做的中信讀書會/財經女編輯]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