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1-12 14:57:42聖天使

川普被「封殺」,中國人別光笑了,我們將面對空前可怕一屆美國政府



                                                           企業家的心靈讀本 魯籍同鄉精神家園

                                                                 (來源:北美留學生日報)


                                                               美國正發生着空前可怕的大變局

                                                               中國人不應該只顧着吃瓜看樂子

                                                                                 相信我

                                                                   比特朗普的美國更可怕的是

                                                                 那個不讓特朗普說話的「美國」


                                                        我們先看一段話,猜一猜這是哪個國家發生的事:


有一國家的元首被切斷了媒體發聲渠道,他的副手違背他的意願通過了不利於元首的決策,國內民眾憤怒上街遊行抗議,反對派勢力控制了媒體和軍隊,而元首的權力已經被架空。請問,這是哪個國家?

看上面的描述,你可能以為是解體前819事件中的蘇聯,




但其實這一切在特朗普的美國也發生了。

今天是1月10號,距離特朗普的粉絲們攻陷美國國會大廈已經過去了4天。

我們看看這四天裡,美利堅合眾國的總統,美國海陸空三軍的統帥,美國巨大核武庫和核打擊的唯一「執劍人」,特朗普,遭遇了什麼:

特朗普遭遇了美國大互聯網公司的「聯合絞殺」

首先是推特,永久封禁了他擁有8800萬粉絲的個人賬號




川普推特賬號已不可見

隨後特朗普用美國總統的官方推特賬號吐槽推特,而那條推文也被推特刪掉了。

隨後就是各個其他互聯網公司,包括facebook,等等知名社交網絡平台紛紛效法推特,封禁了特朗普的賬號。

至此,美國的這幾家互聯網公司斷絕了特朗普和他的粉絲,或者確切說選民們的直接溝通渠道。

這是最諷刺的一幕,一直倡導言論自由的美國,卻剝奪了自己國家總統的言論自由。


這也是最可怕的一幕,當幾大互聯網公司按照自己的判斷,認定特朗普的賬號存在違反自己社區規定的行為,他們就可以讓特朗普閉嘴。

這種認定標準本身就可能存在巨大的問題。

什麼時候,從什麼時候開始,要有互聯網社交網絡公司來決定 「什麼對美國人民是好的」,「什麼對美國人民是壞的」 ?

況且,特朗普的背後還站着7000多萬投票給他的美國選民。


推特這些互聯網公司相當於在用自己公司的決定去封殺了7000多萬美國公民的政治意見表達。

可怕嗎?這是極端的可怕。簡直令人後背發涼。

喬治奧維爾筆下的那個1984的可怕世界,可能真的在向我們走來了。




社交平台可以合法刪除川普賬號,法律依據是1996年Communications Decency Act 中著名的230條款:平台公司對他人在平台上發表的內容不承擔責任,但可以限制刪除平台認可的任何不良內容,包括受到憲法保護的內容。

川普和拜登都曾經反對該條款,但卻是因為完全不同的原因。


拜登認為平台對發布的內容要承擔責任,川普則認為平台不能對發布內容有任何限制。230條款被認為是最重要的互聯網法律,甚至有230條款「創造了互聯網」一說。

這期間facebook的態度最有意思,之前還跟特朗普百般曖昧的facebook昨天也加入到了封殺特朗普的行列中。




那個「我雖然不同意你的觀點,但我可以用生命捍衛你說話的權利」的民主自由精神哪裡去了?

在「國會山事件」之後,美國人在網上感受到了互聯網的恐怖。




在特朗普被美國某種力量的全網封殺之後,我們中國人可以看到美國的可怕一面。

在表面的美國下面,有一個精緻運作的由政治精英們操縱的美國。


這個美國可以都用自己對媒體對社交平台的掌控力,去煽動去顛覆別國的政權,就像他們一直在中東一些國家做的那樣,

過去幾年裡,尤其是2019年香港,我們都見識過這種力量對除了美國之外的國家的殺傷力,

但在過去幾天裡,我們看到了這種力量更可怕的一面,那就是他甚至可以對自己國家的元首動手。


當下的人類,其實都有兩重身份。

一個是生物意義上的人類,你是一個人,

另一個是社交意義上的人類,你是一個有着社交網絡和人設的個體。


而第二種身份,可能對於現代人來說更有意義,這決定了我們的收入,社會地位,等等一切,

但這種社交身份,很容易遭遇「社會性死亡」,

當有一種力量控制了媒體和社交網絡,將一個人進行「社會性死亡」打擊的時候,

這個人嚴格意義上來說,就已經死亡了。

特朗普現在遭遇的,就是這樣一場社會性死亡。

現在的他宛如蘇聯819事件那天的戈爾巴喬夫,失去了與民眾溝通的渠道。




再看他的手下,簡直像風吹過的麥子地,倒了一大片:

大批高官撒手走人,包括交通部長,前參謀長,幕僚長,國家高級安全委員會主管,國會大廈警察局長……走之前也沒忘踢他一腳——準備彈劾他,讓他立馬下台,催法律罷黜他。




美國交通部長趙小蘭辭職




第一夫人梅拉尼婭幕僚長格里沙姆辭職

這種力量甚至在剝奪特朗普目前依舊擁有的合法權力,比如作為美軍最高指揮官的全力,

由於擔心特朗普使用極端武器,前有10位美國所有健在的國防部長聯合上書,後有佩洛西同美國軍方的密談,都在拉緊剎車,防止川普動用核武力,管得越來越寬。




目前的特朗普,可能已經政令不出白宮了,甚至有人懷疑現在他已經失去對軍隊的領導能力了。

從今天到1月20號,美國可能已經出現了罕見的「權力真空期」。

誰在領導政府?誰在領導軍隊?

名義上特朗普在領導,但實際上他已無法領導。


事實上拜登的民主黨在領導,但拜登在20號之前沒有向美國軍隊下達指令的合法性。

大膽假設一下,如果這個時候,

世界上別的大國,開始了軍事行動,比如俄羅斯趁機吞併烏克蘭全境,那麼特朗普還是否有能力讓美國做出反擊?


因為民主黨人會擔心,放任特朗普去領導軍隊應對外部的威脅,可能轉頭他就會調動軍隊做一些「可怕的事情」。

至於對於咱們中國人來說,過去的4年,過去的幾個月,我們看到的是美國分裂的一面,

但是從1月6號開始,我們看到了美國最露骨最可怕的那一面,

層層被所謂的民主與自由的漂亮外衣包裹下,有一張露着獠牙的內部精密運作的執政力量。


而這股力量,已經控制了參議院眾議院和未來的總統之位。

在川粉攻入國會大廈的那天,美國參議院換屆選舉也結束了,美國民主黨在參議院眾議院都占多數。

至此,美國三權分立中的兩權,國會(立法)和總統(行政)已經都牢牢掌握在民主黨拜登政府手裡了。

嚴格意義上來說,拜登這屆政府可以「為所欲為」了。






如何遏制中國的崛起,肯定是拜登政府的最重要的議題之一。

根據目前公布的拜登內閣成員名單來看,他基本上組了一個對中國很不利的團隊。

1月20日,拜登就會「登基」。

從履歷來看,拜登的「七星超豪華白金陣容」團隊幾乎全部來自奧巴馬政府。

拜登整個團隊的核心人物,就是安東尼·布林肯。




                                                                    布林肯/圖源:AP


安東尼·布林肯現年58歲,猶太裔,出生於外交精英世家。

布林肯還經營過一家諮詢公司,為美國企業在中國市場的經營活動提供策略建議。

據拜登過渡團隊資料,布林肯在過去30年間曾在兩屆政府里擔任高級外交政策職位,更在過去20年間就一直是拜登在外交政策上的左膀右臂。

在奧巴馬第一任期內,布林肯擔任過拜登的國家安全顧問。




                                                            圖源:Official White House Photo by Pete Souza


從那時開始,布林肯就和拜登一起,每天參加奧巴馬的情報簡報會。

奧巴馬第二任期開始後,布林肯擔任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副助理。

2014年布林肯再升官,成為美國常務副國務卿。

在中國問題上,布林肯給中美關係定下的基調是,「要比高不比低」。

贊同採取預防性外交、支持軍事威懾,主張對華堅持貿易規則和對等互惠,通過構建「民主國家聯盟」對付「一帶一路」。




                                                                馬約卡斯/圖源:Reuters


馬約卡斯是美國首位被提名擔任國土安全部部長的拉丁裔移民。

2009年至2013年間,他曾擔任美國公民和移民服務局局長。

在此期間,馬約卡斯領導了DAC的實施工作,並領導了該部門應對埃博拉和寨卡病毒的工作。

2013年至2016年間,馬約卡斯在奧巴馬政府擔任國土安全部副部長。




                                                     艾薇兒·海恩斯/圖源:Getty Images


如果任命最終確定,海恩斯將成為首位擔任國家情報總監的女性。

奧巴馬執政期間,海恩斯曾擔任首席副國家安全顧問和中央情報局副局長,她是第一位同時擔任這兩個職位的女性。




                                                    希拉里·克林頓與沙利文(圖右)/圖源:Politico


沙利文是拜登挑選的白宮國家安全顧問,他曾在奧巴馬政府中擔任奧巴馬的副助理和時任副總統拜登的國家安全顧問。

沙利文今年6月在卡內基國際和平研究院講話時曾表態,美國「應少關注怎麼讓中國減速,多關注怎麼讓自己跑得更快」。

如果像拜登聲明中說的,國家安全和外交政策方面是重中之重,

那麼他帶領的全新白宮團隊會如何修正被特朗普搞得一團漿糊的外交政策?


             


當川粉沖入國會大廈,當特朗普的推特被封禁,

當美國出現了最大的政治笑話的時候,

中國人不應該只是在圍觀吃瓜顧着樂呵,

我看到的不是一個笑話,一場喜劇,

而是令人細思恐極的一幕幕。


未來四年中國要面對的,

是一個深諳如何操控媒體和社交網絡來抹黑顛覆別的國家(甚至顛覆自己)的一屆美國政府,

是一個常年善於利用CIA民主基金會等等對外滲透手段干涉別國內政,讓其他國家忙於「內卷」的一屆美國政府,

而且還是一屆特別會說好話,特別會營造積極向上理性客觀形象的美國政府。


能夠想象的是,未來4年的中國,可能不會比過去4年過得輕鬆。

中美博弈已經不是哪一屆總統上台可以緩和了的了,

中美博弈已經進入到 「世界人民該像中國人那樣活着還是像美國人那樣活着」的較量中了。


世界是應該走向中國人提倡的那種「人類命運共同體」?

還是走向美國營造的新自由主義社會呢?

如今,70億人類走在到了十字路口上。


所以,美國發生的那場政治「鬧劇/喜劇/悲劇」 都將深深影響每一個中國人。

在這場大角逐中,中國人沒有在旁邊圍觀吃瓜樂呵的閒暇,應該趕緊緊張嚴肅起來,以應對可能更大的 「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北京山東同鄉沙龍)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