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1-11 14:08:09聖天使

變天了 白馬股慘遭腰斬 吹哨人竟是賣方分析師


2020年年末,各大券商發布了策略,觀點罕見的一致,各路分析師普遍認為2021年A股會是前高后低的行情,也就是所謂的上影線,全年漲幅在5%-10%之間。

2020年的最後一個交易日,12月31日,上證漲指數罕見大漲,漲幅1.72%。兩市成交量逼近萬億,隨後的1月4日到1月6日,成交量連續三天破萬億。




幾天的時間深成指漲了將近7%,上證4%。按照券商的策略看,全年指標已經完成了。

但是呢,形勢一片大好之下,有一隻昔日的白馬股跌的是稀里嘩啦。淘寶上有一個特別火的內衣品牌——南極人,吊牌之王,母公司叫南極電商。

1月5日晚間南極電商祭出史上最大規模回購方案,計劃在半年內使用5億~7億元資金回購公司股票。

陸股通龍虎榜數據顯示,近日加倉的機構主要來自於摩根斯坦利和瑞銀香港。1月5日,摩根斯坦利席位加倉金額達到1.1億元,當日該股成交總額只有11.3億元,單家經紀商席位加倉金額即占到當日該股成交金額的近十分之一。


1月5日,南極電商差一分錢收盤跌停。有資深市場人士認為,港股資金,尤其是摩根斯坦利交易席位,對這「一分錢」的護盤,功不可沒。

可以看到,機構觀點發生了明顯分歧,有買有賣,公司也推出了回購計劃。究竟股價有沒有錯殺,還沒有定論。

這件事情有兩點值得講。一是最早提出質疑的分析師,是賣方分析師。二就是這幾年有一個變化,造假屢次發生在白馬股中。因為市場風格往藍籌白馬在變,造假的人也與時俱進,所以咱們也得更新一下自己的知識庫,以防踩雷。


南極電商的股價距離七月份已經腰斬。其實已經跌了半年了,但事情是最近才發酵起來。報道最多的是21世紀經濟報。

從股價上看一開始都是陰跌,每天跌一點,最多三個多點。中間還會有大漲反彈,十月之前看不出太大異常。但11月之後股價破位之後毫無支撐,其間沒有跌停過,但是鈍刀子割肉,不捨得賣很快就是深套。

2021年的1月4日和5日連續兩天跌停,這才引起市場注意。




我們查閱了一下機構持股情況,沒細數,二三十家是有的,三季報時候匯添富持股1.23億股,按當時股價計算,市值接近20億。社保基金兩個賬戶持股也有七千多萬。陸股通持股接近1億股。公募基金、外資、社保基金,可以說這個機構持股是標準的明星公司的配置。




有這些機構的背書,很多中小投資者不太會去質疑這家公司。

但是機構裡面也有看空的分析師,這位分析師在報告裡沒有直接指出公司名字,用的是「XX電商」,但這跟指名道姓沒分別,因為整個A股只有一家公司名字裡帶電商兩個字,那就是南極電商。

我覺得這兄弟的心態跟李文亮有點像,他根據自己的經驗,覺得這家公司造假的概率極高,但是礙於潛規則和沒有證據,又不能明說,就用這種方法給投資者提醒。給這位賣方的兄弟點個讚。

後來據說被調到了後台,2019年4月之後沒有再發過研報。他是興業零售團隊的,我在萬得里搜了一下他們團隊的報告,首席還真的姓王,也許就是這位仁兄。





他的那份報告叫《盈餘管理和盈餘操縱的界定和識別》。有一個章節叫「體外循環造假的識別」,報告指出南極電商存在造假的六大疑點。

    1、淨利率非常高而無明顯壁壘;

    2、無明顯的競爭對手;

    3、非常輕資產的運營模式;

    4、財務數據質量差,應收賬款、經營規模翻倍增長;

    5、員工數量反而下降;

    6、供應商和客戶高度重疊。

2016年到2017年的時候,有一些賣方在路演時推過這家公司。


當時賣方推薦的邏輯是貼牌模式,就是老羅那期里講過的皮爾卡丹那種模式,我覺得這種模式的公司能賺快錢,但是不長久,而且做不大,因為品牌很可能越做越爛。

第二個邏輯是淘寶的政策變化,說南極電商在很早的時候開了特別多的分店,也就是加盟授權,現在淘寶已經不再允許這種模式,所以這是公司的壁壘之一。也不靠譜兒,在線下門店數量比較重要,但在線上我覺得沒有那麼大影響。


這名王姓分析師提出這六點其實有很多東西值得借鑑學習的。前三點基於整體視角,後三點基於財報之間各項數據的勾稽關係匹配,員工數量那個發現值得稱讚,因為這種數據是在注釋里,如果注釋里沒有,就要自己根據財報里的社保費用推算。

面對這些質疑,有人站出來表達不同看法,公司也專門召開了一次電話會議。


關於供應商和客戶重疊的問題,一位接近南極電商的業內人士表達了不同的看法。「很可能廠家既是供應商,又是網店主,所以(供應商和客戶)兩頭都占了,和上市公司就形成體外循環。雖然說造假的空間較大,但是不一定就說明其造假。」

在最近的電話會議上,董事長也比較淡定,針對「回購方案是否與股價大跌有關」的問題,南極電商董事長張玉祥表示,不予回應。

針對「近兩日股票為何跌停」的問題,張玉祥表示,「我是做生意的,不關心股票。我們要老關心股票,這個公司搞不好了。


這兩年直播電商銷售額猛增,對於傳統電商渠道是有一定衝擊的,南極電商在回應中也提到了直播。

對於直播計劃,張玉祥說,南極電商已經做了很長時間的準備工作,目前還不能解決單店可持續日常銷售,後續可能會有一至兩個大型客戶的總體直播計劃。

南極電商如果做直播,會用社交媒體方式進行傳播,把直播變成一個既能賣貨,又能提升品牌價值的方式。目前,這塊工作正在籌備和醞釀。




大數據打假好用嗎?

識別財務造假一般有三個方法:一是基於財務報表的靜態分,主要跨科目對照,驗證勾稽關係;二是同行業公司對比;三是賬實匹配,財務數據和相應的資產數據、經營數據對照。

有券商用機器學習方式做了一個識別財務造假的研究,報告很長,但從結果看,用處不大。以財務指標為例,造假樣本和控制樣本有差異,但這個差異不足以幫你下結論,做判斷。我們貼了一張圖,大家可以自己看一下。




所以如果你特別看好一個公司,想要重倉,那還得自己親自去研究、驗證。看財報是一方面,但除了財報之外也有一些小技巧。因為有句俗話叫百密一疏,假的終歸是假的,我們之前在檀談和女俠來了節目裡也做過詳細的介紹,怎麼識別造假公司。

這裡再講一個案例,這個案例都是證監會在2020年結案的,比較有參考意義。


先說說康得新,證監會的官方結論:

經查明,康得新存在以下違法事實:


一、2015年至2018年年度報告存在虛假記載

2015年1月至2018年12月,康得新通過虛構銷售業務、虛構採購、生產、研發費用、產品運輸費用等方式,虛增營業收入、營業成本、研發費用和銷售費用,導致2015年至2018年年度報告虛增利潤總額分別為2,242,745,642.37元、2,943,420,778.01元、3,908,205,906.90元、2,436,193,525.40元,分別占各年度報告披露利潤總額的136.22%、127.85%、134.19%、711.29%,康得新2015年至2018年年度報告中披露的利潤總額存在虛假記載。


根據康得投資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康得集團)與北京銀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北京銀行)西單支行簽訂的《現金管理業務合作協議》,康得新及其合併財務報表範圍內3家子公司在北京銀行西單支行尾號為3796、3863、4181、5278賬戶(以下簡稱北京銀行賬戶組)的資金被實時、全額歸集到康得集團北京銀行西單支行尾號為3258的賬戶。


康得新北京銀行賬戶組各年末實際餘額為0。康得新2015年至2018年年度報告中披露的銀行存款餘額分別為9,571,053,025.20元(其中北京銀行賬戶組餘額為4,599,634,797.29元)、14,689,542,575.86元(其中北京銀行賬戶組餘額為6,160,090,359.52元)、17,781,374,628.03元(其中北京銀行賬戶組餘額為10,288,447,275.09元)、14,468,363,032.12元(其中北京銀行賬戶組餘額為12,209,443,476.52元)。康得新2015年至2018年年度報告中披露的銀行存款餘額存在虛假記載。


二、未及時披露及未在年度報告中披露為控股股東提供關聯擔保的情況

三、未在年度報告中如實披露募集資金使用情況

2015年和2016年,康得新以非公開發行方式分別募集資金淨額298,226.92萬元、478,422.59萬元,用於向康得新光電增資,建設年產1.02億平方米先進高分子膜材料項目、年產1億片祼眼3D模組產品項目及歸還銀行貸款。2018年7月至12月期間,康得新利用與中國化學賽鼎寧波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化學賽鼎)、瀋陽宇龍汽車(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宇龍汽車)簽訂的《採購委託協議》,將募集資金從專戶轉出,以支付設備採購款的名義分別向化學賽鼎、宇龍汽車支付21.74億元、2.79億元,化學賽鼎和宇龍汽車按照康得新要求將收到的資金轉付給指定供應商,轉出的募集資金經過多道流轉後,主要資金最終回流至康得新,用於歸還銀行貸款、配合虛增利潤等方面。


康得新在2018年年度報告中披露,報告期內已使用募集資金總額36.88億元,全部用於建設年產1.02億平方米先進高分子膜材料項目和年產1億片裸眼3D膜組產品項目,報告期不存在募集資金變更用途情況。康得新未如實披露募集資金使用情況,導致2018年年度報告存在虛假記載。

單從財務數據你是很難識別的,為什麼這麼說?注意他是虛構收入,不僅僅是虛增。全套業務,大部分是假的。


但其實有一個破綻,光學膜在LCD顯示屏成本裡面占比很小,但康得新頂峰時期利潤和市值接近京東方,這太不科學了。對於中游環節的公司來說,一個小技巧就是跟他的上下游做對照。看公司的收入體量和上下游的龍頭公司披露的數據能不能匹配的上,只要這個量級不差,至少可以初步判定公司沒有大問題。

還有一點,產品找不到競品,也就是說其他公司都不做,康得新的裸眼3D就是這個概念,公司一直說跟三星合作,但你看到三星做過相關宣傳嗎?類似的還有當年的三聚環保,神霧環保,講的故事也是類似的,我們把這類統稱為「黑科技」公司。


我當時pass康得新,主要就是基於這兩點,跟下游規模不匹配,黑科技不靠譜兒。

還有一個類型是天下智慧和新智認知,都是重組公司。

當然,有兩家公司造假我是沒想到的。北京文化和康尼機電。也都是曾經的明星公司,騙子在進步,我們也得跟上。

總結一下,中游公司跟上下游驗證,黑科技公司不能輕易信,重組公司高度警惕,容易造假的行業儘量迴避。在市場大漲之際,我們跟大夥兒潑點兒冷水,加倉謹慎,重倉股更要嚴格篩選。---(葉檀財經)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