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1-08 18:06:56聖天使

算法穩定幣:程序與人性的博弈

数年过去了,伴随着比特币币价的提升,关注比特币的人越来越多.


BasisCash的出現,給了外界關於穩定幣不一樣的定義。通過彈性供應調節機制,Basis利用系統中的Basis Cash(BAC)、Basis Bond(BAB)和Basis Share(BAS),依靠市場和算法的雙重力量,保持BAC穩定在1美元左右。

加密行業風投機構 IOSG Ventures做了一個形象的類比,即將BAC、BAB、BAS分別視為美元、美元國債和美聯儲股票。

理論上,倘若BAC高於1美元,系統會通過算法增發一定的BAC來平抑幣資產價格,BAS持有者則可以獲得BAC分紅;當BAC低於1美元時,用戶可用BAC低價買入BAB(Bond債券)獲得套利空間,同時銷毀BAC,形成通縮效應促使幣價回升。


相比USDT和DAI,Basis的模式既保證了去中心化,也無需資產抵押,想要利用人的趨利性,憑藉市場和算法來鑄造穩定幣。

它被不少業內人士視為一場貨幣改革,但也另有論調認為,算法穩定幣中的三種行權通證都沒有足額贖回權和利潤支撐,完全依賴於後來人的資金投入,具有龐氏色彩。


更滑稽的一幕是,謀求用算法穩定的幣價,往往因人性的貪婪或恐懼,導致穩定幣不穩,要麼高於1美元錨定,要麼跌了就漲不回1美元。而Basis爆紅後,算法穩定幣板塊中快速出現了一系列「仿盤」,已有項目被懷疑開發團隊套現跑路,幣價跌至1美元下方後無人問津。

算法穩定幣也呈現出硬幣的兩面,被喝彩和質疑裹挾。火爆表象之下,算法穩定幣能否登堂入室,還需繼續試驗才能得出結果。


火遍币圈的defi是什么 宝马社区带你从入门到精通


Basis爆火 算法穩定幣掀DeFi新潮

原本被主流加密資產暴漲搶走風頭的DeFi,近日又隱隱開始起勢,只不過領頭的不再是Uniswap、Compound等「Old DeFi」,而是名為Basis Cash的算法穩定幣項目。

Basis想要通過算法調節貨幣供應機制來鑄造錨定1美元的穩定幣。這與人們更為熟悉的USDT和DAI都不一樣。

USDT由中心化主體Tether背書發行,本質是通過在銀行儲備美元等資產,保證1USDT與1美元剛性兌付。它的弊端很明顯,一是Tether在銀行的資產儲備情況不透明,可能存在超發;二是USDT一直面臨監管風險,容易暴雷。


DAI則是以太坊上通過超額抵押ETH等資產生成穩定幣,相比USDT更去中心化,抗審查能力也較強,但超額抵押機制導致了資產利用率偏低。

Basis則採用了一種前所未有的方式來「重新定義」穩定幣。在Basis系統中存在三種角色,分別是BAC(Basis Cash現金)、BAB (Basis Bond債券)和BAS (Basis Share股權)。其中,BAC是價值錨定1美元的「穩定幣」,BAB相當於債券,BAS則相當於這個發行主體的股權。無論是BAB還是BAS,都是為「BAC等於1美元」這個目標而設計的。


三币模式算法稳定币红利 Basis Cash及其分叉协议的挖矿和套利机会简析


Basis Cash頁面

BAC(現金)和BAS(股權)可通過質押挖礦/流動性挖礦產生,初始挖礦會限制供應量,這導致項目啟動初期BAC的價格遠遠超過1美元。而當代幣供應量調整(rebase)後,系統會通過算法增發一定的BAC,以使得BAC的價格重新回到1美元。第一代算法穩定幣AMPL就是這樣設計的。


與AMPL不同的是,當BAC的價格低於1美元時,用戶可以用BAC買入「債券」BAB。BAB的價格設定為BAC的二次方,比如,BAC價格為0.9美元,那麼BAB的價格為0.9*0.9,即0.81美元,相當於打折買入。作為購買力的BAC將會被銷毀,以達到通縮效應。


如果後續BAC又漲至1美元上方,用戶手裡的BAB(債券)可以1:1的換成BAC,這中間就產生了差價,用戶可賺取差價。

另一個代幣BAS作為股權,可通過給BAC-DAI和BAS-DAI這兩個交易對提供流動性來獲得,這些股權可以等待BAC增發後行權。BAC每次增發,系統將先償還債券,用戶可以用BAB 1:1兌換增發出來BAC;剩餘的BAC將作為分紅,分配給BAS的持有人。


如何通过"流动性挖矿"获取yfi?


這個系統就這樣出現了一個循環——

用戶想要獲得股權(BAS),需要進行流動性挖礦,而挖礦需要買入BAC或者BAS,這將提升兩個幣種的需求(註:初始的5萬枚BAC由質押5種穩定幣生成,完成初始發行BAC的質押池目前已經取消)。

BAC高於1美元後,會給BAS持有者分紅;如果低於1美元,會進行通縮,並通過發行BAB債券的方式為用戶帶來套利空間。Basis就是用這種方法,來保證BAC的價格維持在1美元左右。


加密行業風投機構 IOSG Ventures做了一個形象的類比,即將BAC、BAB、BAS分別視為美元、美元國債和美聯儲股票。將這些概念套入其中,你會發現,BAC的鑄造發行與美元發行有所相似。

由於早期流動性挖礦的收益較高,Basis一經推出便迅速爆紅。如同Uniswap帶動了一大批AMM(自動做市商)交易所誕生,很多開發者也仿照Basis在不同的區塊鏈網絡上出品了「仿盤」,比如以太坊上有Basis Coin與Mith Cash,火幣生態鏈Heco鏈上有Basis Gold,EOS鏈上有USDX等。


加密货币新题材 ieo 稳定币,双双惨遭中 美监管接连出手浇冷


創新背後暗藏資金盤風險

在IOSG Ventures看來,Basis這樣的算法穩定幣具有去中心化、抗審查的特點。其創造了獨特的穩定幣價的方式,無需抵押其他資產,充分利用人們趨利的特性,全憑市場意願和算法進行調控,有機會第一次實現真正的去中心化穩定幣。


如今的加密資產市場上,參與者們已經意識到穩定幣這類資產在交易所和區塊鏈上的強大需求。然而,市場現存的穩定幣各存弊端,比如中心化發行的USDT有不透明及抗審查能力弱的風險,而質押其他資產發行的穩定幣DAI,又存在鎖資導致的資金利用率低的缺陷。Basis的出現,似乎讓人們看到了穩定幣產生的新方式。


有業內人士認為,算法穩定幣及算法類合成資產的潛力無限,在中心化穩定幣遭受越來越嚴格的監管情況下,算法穩定幣的需求可能會大幅提升,甚至成為主流選擇。

不過,目前Basis等算法穩定幣還是處於試驗階段,調節機制的理想化趕不上市場的現實環境。比如,由於流動性挖礦激勵,市場需求激增,走向了泡沫化階段。很多算法穩定幣即便經過多輪rebase,價格仍高於1美元,這讓「穩定幣」嚴重脫錨,變得極不穩定。


而當獎勵降低或消失,或者市場沒有新的資金進入,算法穩定幣可能會出現系統性風險。比如,當某一個算法穩定幣跌至1美元下方後,市場不願再將其兌換成債券,而是直接拋售,就可能使得穩定幣進入死亡螺旋,快速下跌。

已經有了先例。「仿盤」Basis Coin的算法穩定幣BCC已經跌至0.5美元左右。有外界傳言,其創始團隊進行了砸盤並跑路,市場對其喪失信心後,局面自然是資金出逃,其「自平衡系統」遭到破壞。


還有一種論調乾脆將算法穩定幣的本質指向了「資金盤」。根據這類穩定幣的機制,想要獲得Cash(穩定幣),需要持有Share(股權);而獲得Share,要麼買入Cash,要麼買入Share去質押挖礦,這更像是憑空創造的「內在需求」。


儘管IOSG Ventures將算法穩定幣中的三個通證權益分別視為美元、美元國債和美聯儲股票。但無論是Cash、Bond還是Share,本質上與上述三種資產不同,它們背後都沒有足額贖回權和利潤的支撐,完全依賴於後來人的資金投入。因此,算法穩定幣雖然考慮了貨幣彈性,但是這種彈性依賴的是零和博弈。


但財經博主「子魚bit」認為,算法穩定幣是一場數學金融實驗,雖然沒有政府銀行背書很可能會失敗,但不影響這個金融實驗有趣的過程。關於算法穩定幣的本質,是資金盤還是創新,取決於站在什麼角度去看。「我在Basis上看到了一點BTC的影子,以及數學的魅力,它可能有資金盤的一面,也有貨幣改革的一面」。


想將人性用在金融市場裡的算法穩定幣們,低估了人性的複雜。Basis引領的算法穩定幣風潮,的確帶來了DeFi的新風向,但這種模式的確還處於試驗階段,存在弊端,此時的資金進入不排除會當了「試驗失敗」的炮灰,而「仿盤」的出現則必然加速泡沫破裂的過程。投資者參與算法穩定幣時,須詳細了解機制,謹慎評估多重風險。---(作者:蜂巢財經News/鏈得得)



*[Stone Ridge 創始人:理解比特幣,我個人的四個頓悟時刻]*



比特币网创始人卖掉所有比特币 投资风险太高


(鏈聞 ChainNews)

跨時間、空間可售性、挖礦調整難度、清潔能源催化劑。

右一為 Ross L. Stevens我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研究比特幣的,這些巨人就是在我之前探索比特幣知識、照亮這條道路的先驅。

在過去的八年,每個早上學習中,有多達幾十個時刻,在閱讀或聽到我感到會立即永遠改變我的世界觀的內容後,我不得不放下書本,或者暫停播客,靜靜地呆一會兒。如果您以謙卑的態度認真地研究比特幣,並牢記華萊士的至理名言:有時「最明顯、最重要的現實是最難發現的現實」,那麼您將看到很多無法忽略的東西。我當然做到了。


下面是我在過去研究比特幣儀式中最重大的幾個頓悟時刻。

清單非常長,我努力壓縮到四個。

跨時間可售性由於其稀缺性和歷史上每年僅 1-2%的供應量增長率,黃金一直以來都是可靠的價值儲存物。

從來沒有過「黃金惡性通貨膨脹」。

確實,數百年來黃金一直保持其價值,而數百種其他貨幣來來去去都變成一場空。


但是黃金的供應並不能維持其需求。如果假設明天金價漲到 100,000 美元 / 盎司(一夜之間上漲 50 倍以上),我們可以確定海量資源將立即轉移到金礦開採行業,而礦工將找到某種方式加速其供應增長,其價值隨之下降。


相比之下,比特幣的供應上限將永遠只有 2100 萬枚。

比特幣的年度供應增長會隨着時間的推移逐漸接近於零,當前年供應量增長率已降至約 1%,與黃金供應的歷史年度增長持平。儘管這是一個遠非完美的比喻,但黃金是現實世界中最接近比特幣的類比物。

比特幣的最終供應量從根本上受協議本身設計的限制,無論其價值多少或需求水平如何,都無法增加。比特幣是歷史上第一個其供應完全不受需求增加影響的價值存儲物。


從這個角度看,比特幣比黃金更像黃金——比特幣跨越時間的可售性更佳。

跨空間可售性當人類跨越步行和騎馬旅行的歷史階段,跨越物美價廉的商業航空旅行高速發展的階段,尤其是跨越寒武紀般互聯網力量爆炸式增長的階段,即使是最熱衷投資黃金「擁躉」,對黃金自身的跨空間可售性很低這一嚴重缺陷也無法視而不見。

黃金很難運輸。美國政府法定貨幣在這一層面上勝過黃金很多。

儘管法幣的周期性、人為誘發的過度通脹等特徵,使其跨越時間的可售性大打折扣,但其跨越空間的可售性卻取得了巨大飛躍。

與常見的誤解相反,比特幣在空間中的移動速度比法幣要快得多,可進行的長距離國際結算能力能增加至每天約 500,000 筆交易,並可以在大約一小時內完成結算,而不是當前國際法幣結算需要 3-5 天乃至更長的時間。


比特幣的協議和網絡拓撲結構使國界變得無關緊要,對於當前世界中最脆弱、法幣通脹最嚴重地區的人而言,這一力量尤其強大(想想今天的委內瑞拉、土耳其和黎巴嫩)。

即使在像美國這樣的國家,也請不要將您用 Visa 付款的速度與其最終結算速度相混淆。

您在星巴克購買咖啡時,並未發生最終的實際結算。

相反,您的銀行和星巴克賬戶所在銀行通常會在 2-3 天后才最終結算,每家銀行在這一過程中都要彼此承擔信用風險,有時會造成災難性的後果,儘管具體數量可能較少,但切實存在。比特幣幾乎可以在一個小時內完成結算,作為一種不記名工具,其中不存在信用風險。


一起挖矿吧   今天,比特学长再教大家一种获得比特币的方法,使用比特币矿机挖矿.


從這個角度來看,比特幣比法幣更像法幣——比特幣比法幣具備更強的跨空間可售性,並且它不像法幣那樣形成負債,所以沒有信用風險。


挖礦調整難度中本聰創造比特幣中所採用的一切元素,除了挖礦調整難度之外都不是原創——他的天才之處在於洞察如何將一組先前解決特定問題的手段組合在一起,可以一起解決某些尚未解決的問題。

我認為,「挖礦調整難度」完全是中本聰的原創,是中本聰最被低估的突破性貢獻,是對博弈論的真正天才應用,也是比特幣網絡始終安全的根本原因。


什麼是挖礦調整難度?假設比特幣的價格上漲,從而刺激了更多比特幣礦工投入比特幣挖礦(請記住,挖礦成功會產生比特幣的報酬,因此,比特幣的價格與全球範圍挖礦總激勵之間存在着持續的聯繫)。

在這種情況下,比特幣協議將自動提高挖礦難度,使新比特幣的創建以及交易驗證的時間不會短於其預設的時間表(大約每 10 分鐘挖出一個比特幣)。

同理,假設比特幣的價格下跌,邊際成本較高的比特幣礦工隨之理性地關閉礦機。

比特幣協議將自動降低挖礦難度,從而使新比特幣的創建以及交易驗證不會短於其預設的時間表。

比特幣協議為何進行這樣一種調整?


比特币挖矿难度调整,最终受益的竟然是云算力矿工


如果我告訴您兩個質數的乘積是一個特定的三位數,然後讓您猜兩個質數(我還要提醒您,質數的一個屬性是兩個質數的乘積是唯一的,另外任意兩個質數相乘都不會與其相等)。

我的問題沒有封閉的解決方案,其實就是說您必須隨機猜測,直到找到答案。

由於我告訴您這兩個質數的乘積只有三位數,因此您可能可以很快猜出兩個質數。

但是假設我告訴您該乘積是五位數、十位數呢?二十位數呢?您明白這會越來越難,然後隨機猜測變得越來越困難。


挖礦調整難度類似於調整質數乘積的位數,是在任意給定時間在線挖礦能力的函數。礦工越多,質數乘積的位數就越大。

礦工越少,位數越少,即使所有商業運營的比特幣礦工及其超級計算能力礦池突然在一夜之間下線,業餘愛好者坐在星巴克中用筆記本電腦進行挖礦也能保障整個全球比特幣網絡的安全性保持不變。

簡單總結:挖礦調整難度是過去幾十年間所進行的去中心化電子貨幣嘗試的「遺珠」。

挖礦難度調整確保比特幣網絡每 10 分鐘獎勵生成一個新的比特幣區塊,並在此期間對所有交易進行準確且不變的驗證。


正是上述因素推動了比特幣的跨時間可售性:即使在對比特幣的需求激增時期,比特幣礦工也無法更快地開採比特幣,而如果比特幣生成數量激增,則會造成意外的通脹。

而這一設計保障了永遠不會出現這種通脹。秉承中本聰一貫的低調風格,挖礦難度調整在他最初的比特幣白皮書中僅用兩句話進行了描述:「挖礦難度取決於每小時平均產出區塊數的移動平均值。如果它們生成得太快,難度就會增加。」


順便說一句,「挖礦難度調整」還可以限制挖礦能源的浪費,進一步激勵礦工挖礦,但是與使比特幣能夠抵禦通脹的影響相比,這種好處顯得微不足道。

挖礦難度調整現已連續進行了十二年的測試,其全球網絡總功率水平從最初時的僅幾台筆記本電腦,一直迅猛壯大到消耗掉相當於紐約市供電量的能源,在此過程中網絡總功率水平波動極大。

網絡總功率波動性要求比特幣協議不斷調整挖礦難度,類似於不斷調整兩個質數乘積的位數。


而且令人驚奇的是,正如中本聰所設計的那樣,無論全球挖礦能力或其可變性如何變化,比特幣網絡一直保持每 10 分鐘驗證一個新區塊…每 10 分鐘…每 10 分鐘。

談到能源……比特幣的能源消耗比特幣的能源消耗是指確保比特幣網絡安全的所有礦機所消耗能源的總和。

儘管具體數字很難確定,一個比較靠譜的估計值是比特幣全球能源消耗相當於 800 萬-1000 萬人的能源消耗值。確實是非常巨大的數字。


比特币怎么挖矿


在全球變暖時代,這能是一件好事嗎?

首先,原則是:與當前政府對中央銀行的壟斷相比,比特幣是能更好執行中央銀行職能的技術。

汽車消耗的能量遠遠超過它們所取代的自行車和馬車,電燈代替了蠟燭,中央供暖系統取代了煙囪,計算機取代了打字機,比特幣是更出色的貨幣體系,不過比當前的中央銀行體系消耗的能量要多得多。

貫穿整個歷史長河,只要自由的人做出自由的選擇,認為自己想要的新技術所耗費的額外能源價格是值得的,能源的使用就會增長。


今天 24/7 全天候毫不停歇的比特幣挖礦,世界各地的比特幣人都認為,比特幣的能源使用價格是值得付出的代價,因為比特幣是一種更好的貨幣技術。

其次,實踐:比特幣挖礦是人類歷史長河中唯一無需在人類聚集點附近運營且能取得盈利的能源使用方式。

從長遠來看,這將會在眾目睽睽之下悄然改變世界。


在比特幣問世之前,能源方面問題從來與其稀缺性無關,而只是需要將其引導到在地理位置上最需要它的地方。

在比特幣挖礦誕生之前,能源主要的目的地是人類生活的場所。

而比特幣挖礦所消耗的能源則需要解決的是一個完全不同的問題。

由於有衛星和無線互聯網連接,比特幣挖礦可以在任何地方運行。


例如,偏遠的貧瘠地區擁有豐富的水源,可以生產清潔的水電並將其用於比特幣挖礦,從而將其自然資源變現。

因此,比特幣可以使世界各地孤僻的能源源泉(例如瀑布、流淌的河流或可修建的大壩)實現變現,這些地區現在尚未開發,是因為它們的開發成本很高,無法接入距離居民區或工業區足夠近的電網。

這樣一來,比特幣就可以通過引入不受位置限制、高利潤的電力,從而從根本上改變能源經濟。

世界上從未有過不受位置限制且盈利的能源利用案例。現在可以成為現實。


但假设真的到了那一天, 比特币的区块奖励机制已经无法提供丰厚的代币回报时,矿工就不会挖矿了吗?


而且由於化石燃料已經太過昂貴,無法成為保障比特幣挖礦盈利的能源來源,我相信唯一長期可盈利的比特幣挖礦運營方式將依賴於水電。

想象一下未來在無人居住地區、無需補貼的比特幣挖礦企業的未來—想象赤貧的非洲國家中在人口稀少的地區的瀑布—輕鬆接入比特幣網絡,建立完善的能源基礎設施,將當地的清潔能源用於發電來支撐比特幣挖礦。

一旦具備了這種工業級能力、有利可圖的基礎設施,就可以對其進行規模化生產。


讓我們修路和住房、學校、醫院。

人類居住區隨之橫空出世。

最終的結果可能是人們聚集在新的、由比特幣驅動的水電基礎設施周圍定居,越來越多的人類聚集在廉價的清潔能源附近。


挖矿作为比特币才存在的基础,比特币挖矿是获取比特币最佳的选择之一,能够通过矿机获取到最干净,最低廉的比特币!


從歷史上看,我們的能源挑戰一直是將能源送達給人們。

有了比特幣,我們可以將人們送到能源附近。

考慮一下當前世界的主要人口聚居中心——紐約、倫敦、巴黎、東京,每個城市都是源於其地理位置,毗鄰天然海港、水上航道和貿易通道。

這些城市的成因中不包括能源因素,因為它們的形成是在能源時代之前(例如化石燃料時代之前)。


隨着比特幣為大規模廉價的清潔能源基礎設施提供了盈利性發展,可以帶來一個世界上越來越多人口生活在豐富能源附近的未來時代,生產邊際成本非常低。

這非常重要,因為廉價能源等於人類的繁榮。

那是一個等式。

廉價能源 = 人類蓬勃發展。


除了比特幣已經演示的貨幣政策革命之外,比特幣還可能意味着開發豐富、清潔、廉價能源的全球第一大催化劑。

以此成為的全球人類蓬勃發展的最大催化劑之一。

您明白我為什麼 all-in 比特幣了嗎?---(作者:鏈聞ChainNews/鏈得得)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