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1-08 16:27:49聖天使

連跌5年,留京率不到2成!越來越多的年青人正在拋棄北京...



[作者:鄧新華,資深財經媒體人]

媒體報導,清華大學、北京大學2019年就業質量報告顯示,清北本科畢業生留京率都不到2成,其中北京大學(校本部)為16.07%,清華大學為18.20%。

而在2013年,北大本科生畢業生留京率為71.79%,清華本科生畢業生留京率為30.7%。這些畢業生流動的方向,主要是南方,尤其是廣東。

北大學生去向分布比例圖




從某些方面來看,這是大好事。高端人才流向更溫暖、市場經濟氛圍更好的南方,讓中國經濟在南方孕育更大的潛力,這讓人感覺到未來的希望。

但另一方面看,像北京、上海這樣的超級城市,不應該再對各地如火如荼的「搶人」大戰無動於衷了。


1

孔雀東南飛,是飛向希望之城

這幾年,許多城市展開了「搶人」大戰,在戶籍等方面大幅放鬆,有的城市甚至還給買房補貼、就業補貼、人才補貼等等。




像去年疫情衝擊經濟,各地競相放鬆管制、給企業減負,所以中國經濟恢復得較為迅速。

在爭搶人才的早期,各地可能會有一些不符合市場經濟精神的做法,但,通過競爭,各地會慢慢發現,什麼樣的措施,才能真正吸引到人才,並讓人才留下來。

像有些地方,只知道補貼高端人才,恨不得把所謂的「普通人口」都趕走。這些地方不知道,生活、工作環境都需要配套的。沒有引車賣漿者,沒有普通務工者,高端人才自己給自己賣菜、打工?

這樣做的地方,會發現,當它們排斥所謂的「普通人口」時,高端人才也會「一聲拜拜遠去這都市」。




像廣東這樣的地方,對所謂的「普通人口」較為友好。就業、落戶等,相對比較寬鬆,所以對高端人才也具有莫大的吸引力。

例如超級城市深圳,你一到那裡,就會發現,在市場的安排下,深圳生活太方便了、太適合人類生存了。想買什麼吃的用的,下樓基本就能買得到。深圳這些年,每年都要增加數十萬人口。街上滿目可見充滿活力的年輕人。

不要酸人家深圳房價高,深圳房價高是因為人家市場環境做得好,人們願意去深圳生活。

所以廣東經濟始終很好,這是廣東善待「普通人口」該有的福報。


2

北京上海快來「搶人」

相對而言,北京、上海在人口方面,需要採取更開放的態度了。

2016年,北京只增加了2.4萬人,而2015年增加的是18.9萬人。到了2017年,北京甚至還同比減少了2.2萬人,2018年更是同比減少16.5萬人,2019年同比減少0.6萬人。

而上海呢,2014年常住人口減少14.77萬,2016年減少1.44萬,2017年減少7.52萬。2018年、2019年,上海的常駐人口微弱地正增長。




這問題看你從哪個角度看。有些人可能還覺得,這是主動控制人口流入的成果,是好事。

但是想想看,沒有人口的增長,這些超級城市又日趨老齡化,未來如何維持活力?

以北京為例,智研諮詢發布的《2020-2026年中國人口老齡化行業市場營銷戰略及供需形勢分析報告》數據顯示:2014-2019年北京市65歲及以上人口數量及占人口比例均逐年上升。




另一方面,整個北方的經濟占全國經濟的比重也日趨下降,北京周邊的經濟配合度不那麼好。

在2020年上半年各城市的GDP排名中,前十名,整個北方只有北京一個城市;前20名中,北方也只有四個城市。北京周邊很難像大灣區、長三角那樣形成城市集群。

未來,老齡化加上整個中國的人口都在往南移的大趨勢,北京無論對高端人才還是「普通人口」的吸引力,都將下降。

此時,北京作為北方的唯一一座超級城市,是不是應該加快市場化改革,向更多人口敞開懷抱?這不僅事關北京的未來,也事關北方經濟。


所謂人無遠慮,必有近憂。北京趁着優勢尚在,加快吸引人才的步伐,是事半功倍;未來想吸引人才,是事倍功半。

上海同樣面臨老齡化的問題。

學者傅蔚岡發現:

2020年1月1日,上海共出生156人,其中男孩78人;

10年前的2010年1月1日,上海共出生380人,其中男孩211人;

20年前的2000年1月1日,上海共出生1148人,其中男孩646人;

30年前的1990年1月1日,上海共出生2784,其中男孩1516人。


這組數字是不是令人觸目驚心?

不過上海比北京好一點的地方在於,上海周邊有很多快速發展的城市。但是上海也應該加入「搶人」大戰。

前段時間,上海政府允許楊超越以「特殊人才」落戶,是很好的吸引人才的舉措。

但是很多網友對此憤憤不平,認為楊超越一個初中畢業生算什麼「特殊人才」,甚至有網友舉報楊超越。




這些網友搞錯了方向。

他們不應該反對楊超越落戶上海,而是應該呼籲上海把落戶政策改革擴大,讓每個人都可以落戶上海。


3

城市的靈魂就是市場

計劃思維不好,不僅在於搞不好經濟,人口方面,也是不能採用計劃思維的。

全國範圍內的人口,採用計劃思維,今天的結果就斷崖式的老齡化。

一個城市範圍的人口,採用計劃思維,同樣會出現意想不到的後果。


城市究竟能吸納多少人口,不應事先劃一條線。沒有人能掌握一個城市的所有信息,並以此判斷一個城市的人口容量。

像深圳,原來只是一個漁村。40年前的人,無論如何也不敢想象深圳的人口今天可以達到一兩千萬。

所謂人口增多導致城市生存資源緊張,其實是人們的錯覺。因為,資源本來就是人生產出來的。人多了,資源也會隨之增多。




的確,超級大城市也會帶來巨大的風險,例如傳染病風險,但,收益也同樣是巨大的。人們不應該因為懼怕風險而放棄發展。

一個城市,只要允許人們發展自治機制,讓市場發揮作用,讓價格信號發揮作用,最終這個城市容納多少人口,都是合理的。而且,如果民間自治能力強,也能夠高效地化解各種超級城市風險。

因為,千千萬萬普通人,收集各種信息,根據自己的比較優勢,選擇去留,在這樣的算法下,留下來的都是適合這個城市的人,如此形成的城市規模也是最適合這個城市的規模。


以深圳而論,房價上漲,是吸引人口的結果,同時,高漲的房價也在無形中控制着人口增長的速度,使得深圳人口規模大致合理。

當然,房價信號只是城市的價格信號之一,還有許許多多的價格信號,在調節着城市的規模。應該理解這些價格信號,讓它們充分發揮作用。

當前國家在力推戶籍改革,這給了許多外來的普通人在城市幸福生活下去的希望。

希望這樣的改革也能快速適用於北京上海。---(功夫財經)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