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1-06 14:59:44聖天使

損失已達348億,裁員以萬人計!澳大利亞又一產業要「沒落」了!


按目前疫情的狀況看,澳大利亞封鎖國境的指令將到今年3月17日,除了澳大利亞人的出行受到了一定的限制外,此舉還繼續影響了一些澳大利亞的重要產業,比如旅遊業和留學產業。我們今天想來聊一下留學產業對澳大利亞經濟的影響。




根據《澳華財經在線》1月5日報導,澳大利亞高等教育研究中心研究員弗蘭克·拉金斯(Frank Larkins)稱,當前的澳大利亞留學生市場以及經濟衰退給澳大利亞高校已造成70億澳元,約合348億人民幣的損失,2021年的狀況將會更糟,雖然2022-23年將開始反彈,但2025年才能完全恢復至疫情前的水平。

事實上,我們從幾組數據看,你就會更清楚當前留學產業給澳大利亞帶來的經濟損失可能遠不止這些。根據澳大利亞內政部公布的數據顯示,從2020年1月到7月,澳大利亞僅收到7.2萬份海外留學生簽證申請,僅為去年同期的40%。其中,中國留學生的簽證申請更是下降了88%。




眾所周知,6月一般是留學生簽證申請的高峰期,2019年的6月,澳大利亞內政部共收到了3.4萬份申請。然而,2020年的這個時候卻只收到了4062份,僅相當於去年的零頭。




2019年7月全澳共有14.4萬名留學生入境返校,而2020年7月,入境的留學生只有區區的40人。一直以來,中國是澳大利亞國際學生最大生源國,每年為澳大利亞創造了319億澳元,合約1517億人民幣的經濟貢獻。




鑑於目前的國際形勢,嚴重影響了中國留學生的信心,在《2020年海外留學趨勢報告》也有所顯示,在整體留學滿意度中,加拿大以4.58的高分排名第一,美國以4.57分位居第二,而澳大利亞整體滿意度最低,僅有4.33分,目前甚至有超過60%的中國留學生不願意重返澳大利亞。換句話說,2020年失去的中國留學生已給澳大利亞經濟造成910億人民幣的損失。




由於國際學生數量的銳減,尤其是中國留學生的減少,澳大利亞的高校收入將大幅縮水,很多高校已經計劃取消課程運營,比如說,名校紐卡斯爾大學表示,從2021年起,將終止八個本科學位和14個研究生學位課程,加上530個中大部分需要取消的課程,紐卡斯爾大學計劃取消或終止的課程數量可達上百個。

另外,很多高校管理層已出現降薪潮和裁員潮。根據澳大利亞大學聯盟此前的預測,在今年高校將失去2.1萬個工作崗位。澳大利亞高校也將在未來四年內遭受高達155億澳元,約合772億人民幣的巨大損失。由此,也讓人們對澳大利亞高等教育預算赤字產生了巨大擔憂,有機構分析,如果澳大利亞封鎖國境一直到今年底,未來三年的教育收入將損失190億澳元,約合947億人民幣。




為此,澳大利亞多方都在想方設法來挽救這個局面。例如,澳大利亞內政部發言人確認,從今年起,在偏遠地區就讀的國際學生在第一個485工作簽證結束後,將有權利再次續簽一次!有移民代理認為:「此舉等同於為他們額外提供1-2年的簽證,將使他們有更多的機會來爭取拿到移民邀請。同時也有助於吸引那些潛在的留學生來澳大利亞學習,特別是那些把目光投向了歐洲、美國及加拿大等國家的學生」。

在維多利亞州價值達到137億澳元的國際教育行業,業內已經迫不及待計劃恢復國際學生。當地最大的學生宿舍提供商Scape更提出,從1月到4月30日期間,該公司將支付包機費用,帶23000名國際學生抵達維多利亞州,還未留學生提供專門設計的隔離宿舍。除了維多利亞州以外,澳大利亞的其他州也正在為接回留學生做出新的計劃。不知道以上的這些被視作拋「橄欖枝」的行為,對中國留學生會奏效嗎?




此外,讓澳大利亞高等教育專家更為擔憂的是,澳大利亞墨爾本大學、澳大利亞國立大學、新南威爾士大學、悉尼大學、莫納什大學、西澳大利亞大學和昆士蘭大學等7所大學排名將跌出全球前100名,受疫情影響等因素,整體高校表現都呈下降趨勢,恢復疫情前的水平大概需要3至5年時間。

看來,澳大利亞的留學產業往後還真不能像以前那樣「風光」了。---(迅視財經)



*[波音、空客要「慫」了?國產大飛機物美價廉,這次美國會出手嗎?]*


中國商用飛機有限責任公司在近日表示,在2020年全年,公司一共向客戶交付了24架ARJ21飛機,總值高達9.12億美元,約合58.9億人民幣,批產交付再創了紀錄。截至目前,中國商飛已經向客戶交付了34架ARJ21飛機。




大家都知道,ARJ21是我國按照國際標準研製的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支線飛機,填補了我國自主研發噴氣運輸類飛機全程實踐的空白。當然,受矚目的程度肯定不如C919。因為相比ARJ21的商用化,C919是我國按照國際民航規章自行研製、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中型噴氣式民用飛機。大家都盼着這架從客機設計、製造、試驗、試飛、批產、交付、運營全過程都是由中國一手包辦的民航飛機儘快能上線,預計到今年年底,C919將實現真正的商飛,東方航空將成為全球首家用戶。




說到價格,C919飛機從配置的高低售價大約為4000萬到6000萬美元之間,這相比同級別的波音737的8580萬到1.29億美元、空客A320的1.01億美元的售價,價格便宜了將近一半!




如果根據中國民航用機市場規模約為每年4000億元,波音737和空客A320就占據了這個市場的83%,更占據我國國內80%以上的航線。看到這一數據,不禁讓人感嘆:大飛機的壟斷程度原來比芯片還高!波音和空客這兩家公司每年至少從我國賺走3200億元,而且飛機的售價還在不斷上漲當中。




雖然目前我國民航局還是拒絕波音737MAX機型客機復飛的,但過去這些都是我國航空公司採購的爆款機型。根據2020年《財富》雜誌發布的數據看,波音就因為禁飛事件,新訂單和交付量都受到了嚴重衝擊,在去年虧損了6.36億美元,約合41億人民幣。根據中國商飛的預測,目前中國民航飛機保有量約4000架,如果逐步替代30%至50%存量,C919大飛機將持續放量。當然,這個前提是我們擁有成熟的民用飛機產業鏈。




很多人有疑問:「不是說C919是我們自己研發、製造,為什麼還會有國外供應商」?要知道,對於大型客機項目推進,我國按照「項目初期採購部分國外系統設備,鼓勵國外供應商在中國發展,逐步形成我國民機產業」這一方針策略來的,因此目前很多零部件還是依靠着外國供應商,當中還不乏美國公司。


比如,作為飛機的「心臟」——發動機,中國商飛就是與全球最主要的商用飛機發動機製造商之一CFM國際公司,也就是一家由法國公司與美國通用電氣公司的合資公司;還有通信導航系統、飛行數據記錄系統、機輪系統、駕駛艙控制系統分別是由美國羅克韋爾柯林斯、通用電氣、霍尼韋爾、聯合技術航空系統公司所提供。




儘管此前有消息稱C919的零部件國產化超過50%,但從香港《大公報》去年2月所發布的?C919零部件供應商可看出,我們對外的依賴程度還很高。所以,在中國民航用機市場份額波音有可能被「反噬」的問題上,有人也會擔心:「美國是不是也會出手」?因為「卡脖子」的機會又來了。事實上,這個問題可以分為兩方面看。




一方面,如果大家有看央視的報道,近期中科院金屬研究所研發的鈦鋁合金葉片已經完成了裝機前的測試工作,即將進行整機測試,這標誌着中國又攻克了一道發動機子系統難關。根據研發者的說法,這是與國產CJ1000、CJ2000發動機配套的子系統項目。


其中,CJ1000就是配套C919的發動機,對標LEAP1C發動機,那這個發動機又是什麼呢?LEAP-1C發動機是由剛剛我們提到的CFM國際公司研製,也就是目前向中國出口的航空發動機,是針對上一代飛機進行改造的產品,具有更好的燃油經濟性和更低的二氧化碳排放量。


根據央視的報導,CJ1000發動機進展很快,目前已經開始高空台測試,預計將在明年開始上機試飛,最終裝上C919投入運營只是時間問題,並且還有超越目前版本的改進型號。換句話說,只要這個發動機「拿得出手」,美國也就束手無策了。




另一方面,在美國有些聲音提出:「擔心CFM國際公司的發動機技術被人逆向仿製」,會造成該市場上出現有力競爭者,對此,美國通用電氣公司表示,發動機的先進制造技術不是那麼容易就能被模仿的,比絕大部分人認為的都要難得多。而且CFM國際公司的飛機發動機已經向中國出口多年,如果要發生的早就已經發生了。再說,俄羅斯、法國、英國都有類似的航空發動機可以替代。此外,美國也不會忘記波音,波音有25%以上的飛機產品都是賣給中國的,稍有不慎,會不會丟了大筆生意呢?




根據中國航空工業集團有限公司近日發布的《2020-2039年民用飛機中國市場預測年報》顯示,未來20年中國需要補充各型民用客機7576架,其中寬體客機1598架,窄體客機5080架,支線客機898架。隨着我國C919的正式上線,到未來C929真正意義上的大飛機到來,這部分的市場份額都應該有他們的。根據公開數據,自2017年5月5日C919成功試飛後,截至2018年2月26日已累計獲得來自28家客戶815架的飛機訂單。




如中國商飛所說的「放量」,我們就能在打破被外國壟斷市場的同時,擁有到核心技術,真正建立起自主研發的產業鏈。當然,我們也要理解,攻克技術難題需要人力物力,更需要時間,過程是漫長的。所以,再放到真正意義上的國產大飛機這個問題上,中國大飛機不會永遠沒有自己的發動機,只是個時間問題。---(迅視財經)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