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1-04 16:30:57聖天使

比特幣「修羅場」:有人一夜暴富,有人血虧想死,神明魔鬼並存

比特币


[文/eternal*編/陳紀英]

數字貨幣投資,堪稱修羅場,少數人體驗過一夜暴富的狂喜,更多人體會過投資虧損的疼痛。

從2009年1月3日誕生之後的12年時間裡,比特幣幣值從最初的不足1美分,暴漲到最近的30000多美元,市值超過5600億美金。

僅從12月11日到今年的1月3日,比特幣價格就從17000多美金,暴漲至34000多美金,翻了整整一倍。


無數投機者看到比特幣身上蘊藏的巨大價值,不惜耗費血本邁進市場,抱着發家致富的美好憧憬踏上這片危機四伏的土地。

《財經故事薈》先後採訪了幾位在幣圈大起大落的投資者。他們有的是幣圈創業者,為了追尋夢想進軍幣市,卻幾次遭遇黑天鵝;有的是普通上班族,在友人帶領下踏入幣圈,最後卻慘遭失敗,一度瀕臨自殺;還有金融從業者,看到比特幣一片利好而怦然心動,結果負債100萬元。

接下來,就讓我們從這些人的故事中,體驗真實的幣圈。


一.

虧過千萬賺過千萬,「這裡神明和魔鬼並存」

X先生 某交易所創始人

「幣圈是我見過的最殘酷的市場,可以24小時進行交易,進化速度遠勝股市。這裡一度沒有限制與監管,各種各樣的金融創新都可以實現,幾乎所有套路你都能見得到,人性的善惡也就此暴露無疑。」面對《財經故事薈》的記者時,已經在幣圈飽經滄桑的X先生有感而發。

X先生學習人工智能出身,大學畢業後,他陸續進入五百強外企和本土的互聯網公司工作,積累了關於運營與市場的大量經驗。

隨着時間的流逝,穩定而單調的工作逐漸磨光了X先生的熱情,縱使每天都衣着光鮮,生計無憂,他還是產生了辭職創業的打算。


2017年,恰逢比特幣大牛市,幣值在短短半年內翻了三倍,行業熱度極高。他預見到幣圈的大繁榮即將到來,抱着對財富的渴望,他創建了某數字貨幣交易平台。

但創業者的生活也絕不輕鬆。幣市本身就存在劇烈的波動性,投資人必須耗費大量精力緊盯漲跌,交易平台還要時刻謹防黑客攻擊,根本就沒有什麼休息時間,周末這個名詞徹底跟X先生說了再見。

除此之外,行業的政策風險也遠遠超出了他的想象。


公司成立後沒多久,就遭遇了著名的「94事件」——2017年9月4日,央行等七部委將ICO定性為非法集資,很多涉及ICO的公司面臨倒閉。

所幸的是,因為比那些新興公司早起步了幾個月,在運營與技術研發有了充分準備,X先生的平台在這波衝擊中倖免於難。

長出一口氣後,他意識到,幣圈正面臨着產業升級,只有讓產品全面提升,才能夠在未來的大浪潮下生存。


到了2019年,比特幣迎來了又一輪牛市,無數幣圈人瞅準時機,大筆下注,比特幣價格從年初的3000多美金飆升至6、7月份的10000多美金,速度之快超乎想象。

眼見着幣值大漲,X先生也把大筆資金投進幣市。

但黑天鵝總是在猝不及防的時候突然降臨。到了2019年年中,比特幣價格突然短短一周內,從13000美金跌至10000美金以下,狂瀉四分之一,幣圈無數投資者就此破產,X先生的這波損失也超過1000萬人民幣。

「腿都開始發軟了,甚至走路都沒有力氣」,如今回憶起一年多前的血虧經歷,他依然有些驚魂未定。

事後他才知道,之所以幣值突然猛跌,是拜plustoken機構崩盤所致,

投資大幅折損後,生活中的難題也開始同步而至。由於孩子要上學,再加上購買新房,他只得暫時淡出幣圈,休整一陣子。


那段時間,他經常為幣圈的無常而嘆息,深感絕大多數投機者只會成為巨浪中的一葉扁舟。不過淡出幣圈這個決定,某種程度來講,並非壞事。

2020年,受到疫情影響,美聯儲調整貨幣政策,離岸美元劇烈收緊,進而影響到整個幣圈。3月12日,僅在短短24小時內,幣值由7929美元跌至5838美元,單日跌幅近25%,一天之內,無數投資者流血破產,中國市場更是直接損失了近300億人民幣。


「通過這次黑天鵝,可以看出整個圈子的實質。可以說,比特幣市場就像自由主義的神殿,在這裡神明和魔鬼並存,甚至是魔鬼更多一些。誰都無法想象這個圈子裡會發生些什麼,雖然留給個人投資者的機會很多,但因為行業本身的迭代速度太快,完全超出了人們的反應速度,所以讓它成為了最殘酷的市場。」提及對幣圈的看法時,X先生可謂感慨萬千。


在312事件之後,出於對疫情乃至美元形勢的正確預判,X先生預見到了接下來比特幣的大漲趨勢,不久後通過投資再次積累了高達1000餘萬元的資本,算是彌補了一年前的損失。

經歷了大起大落後,他對於幣圈的信念並未動搖。

X先生相信,風險取決於投資者個人對市場的估價,在這幾次大事件中,他得以對比特幣和區塊鏈有了更為深刻的認識,「比特幣市場的黃金時代才剛剛到來」。


区块链入门 比特币是对大部分人的财富洗劫吗


二.

與發小組CP幣圈「打怪」,遭黑天鵝瀕臨自殺」

小徐 90後 上班族

投資比特幣大虧之後,小徐甚至一度打算輕生。

對於比特幣,小徐早有耳聞。

2011年,他還在上大學時,比特幣就曾進入過他的視野,那時候數字貨幣還沒走入大眾市場,幣值也低得可憐。

時間到了2017年夏天,一位在IT公司工作的髮小,向小徐安利了比特幣和EOS。彼時,數字貨幣價格正逢暴漲浪潮,「這個時候進場,必然有利可圖」,在發小的鼓動下,小徐躍躍欲試,決定和他搭伴炒幣,。


2018年初,小徐正式入場,先後投入了9萬元本金入手EOS。在他投資之前,EOS幣值在半年內從2美金暴漲到18美金,正逢牛市;他入手後沒多久,幣值就跌到了9美金,跌幅將近50%。

僅僅一個多月的時間,小徐就損失了將近4萬元。

此時,年輕氣盛的小徐並未心灰意冷,再加上幣市經常出現暴跌後回調的現象,小徐很樂觀,相信自己總有機會撈回損失。


但這一次,他決定做足功課再行動,陸續加了很多幣圈群,和其他幣圈人學習投資門路。

在這裡,他認識了一些所謂的「幣圈大神」,認了師傅,還加了量化群,每個月都要交888元的費用,還開始玩起了數字貨幣合約交易。

半年之後,小徐反應過來,所謂的「幣圈大神」都是鐮刀,要麼騙取學費,要麼聯合莊家布局。


上當受騙之後,小徐不想再寄望於陌生人,便與發小再次組隊,陸續投資過市面上幾乎所有的主流數字貨幣。

2019年底是比特幣的又一輪牛市,包括小徐在內的諸多幣圈人都開始對主流幣做多。這一次,小徐幹脆投進了30多萬本金——一半來自個人積蓄,另一半來自信用卡套現,可謂破釜沉舟,短短几個月內,小徐竟然獲得300多萬收益。

這段時間,他每天都過得無比滋潤,甚至計劃好從公司辭職,環遊全國。下班後,他和發小去網吧玩20多塊錢一小時的遊戲機,打開鬥魚直播,見到看對眼的主播,就瘋狂的刷屏500塊錢一個的火箭。


洋洋得意的小徐,也自認為已經成為「人生贏家」。

但噩夢卻在2020年3月12日陡然而至,那天,比特幣價格在24小時內暴跌近25%,無數炒幣者傾家蕩產。

小徐也在當天爆倉,攥在自己手裡的幾百萬收益和30萬本金,全部打了水漂,還就此背上10多萬元的債務,小徐的髮小損失更為慘重,600多萬盈利灰飛煙滅。


那天晚上,小徐和發小吃了一頓燒烤,猛灌啤酒,二個鋼鐵直男在大學畢業後,第一次淚流滿面。

不能接受慘敗的小徐,甚至想過一死了之。但好在他家境尚可,父母為他償還了部分債務。

遭遇過這場滑鐵盧式慘敗後,小徐再也不敢豪賭。但他並未放棄對比特幣的執念,每次只拿點小錢去碰碰運氣,在2020年年底的牛市中,又斬獲10萬多元盈利,勉強挽回了上一票的損失。

提到三四年前的炒幣經歷,小徐可謂一言難盡。「投資數字貨幣,可謂九死一生。這圈子裡999個人要流血,只有1個人能夠活的光鮮亮麗。做的久的基本都會虧損,不負債就已經是萬幸了。」



比特币的融合 西方好自由,东方好博弈


三.

血虧100萬後,我變成了佛系投資者

小王 某80後金融從業者

在踏入幣圈之前,小王已經在股票市場鏖戰多年——在某銀行工作的他,一度認為自己的投資水平遠高於一般散戶。

2015年初的那波大牛市,激發了小王的賭性,不僅把每月工資都砸進股市,還玩起了槓桿,在高峰期一天就能賺七八萬元,他覺得自己的人生到達了頂峰。


沒過多久,牛市結束。跌停、熔斷之下,小王在股市折戟,開始負債。好在有信用卡可以解決燃眉之急,他最多時也只負債5萬餘元,但他並不甘心,一直希望能夠挽回股市虧損。

2017年的一天,他遇到了比特幣。最開始,小王戰戰兢兢,花5000塊投了一個靠譜機構的ICO,兩個月不到,出來翻了16倍,5000塊變成了8萬,就這麼操作了幾次,小王的盈利高達60萬,「覺得人生再次到達了顛峰」。

小賺一筆後,他本來準備取現買房,但此時,未婚妻卻先行一步,提前買了房,一身輕鬆的小王,覺得自己還能放手一搏,結果越陷越深。


形勢很快急轉直下,60萬變成了20萬。他一度打算此時收手,「這個時候我還是贏家,畢竟本金只有5000元」,但殘存的理性最終輸給了賭性。

小王瞄準了幣圈的期貨合約,可以提供多空雙方T+0交易,還能隨時變現,1到100倍槓桿,有機會一夜暴富。

最開始,他小打小鬧,充了1000塊,加了20倍槓桿,過了一下午,就變成了3000塊,來錢速度太快了。


此時,自恃為金融從業者的小王認為,自己能夠看懂K線圖,大着膽子把槓桿加到50倍,結果3000塊的本金變為了4萬,滿倉50倍槓桿。

但緊接着,期貨價格突然一根針下跌穿倉,4萬塊本金在10分鐘內血本無歸。

但小王並未就此收手,決定捲土重來,這次用了10萬塊本金,槓桿也一步步擴大到了10倍、20倍,甚至50倍。

之後的三個月時間裡,小王累計虧損50多萬。此時,他已經紅了眼,想着殺跌這麼多,形勢肯定有反彈,便馬上緊急網貸5萬元,打算再豪賭一把,撈回損失,結果再次血本無歸。


最後,他的負債已經到了90萬,整夜睡不着,天天盯着黑眼圈,上班期間恍恍惚惚,同事都說他憔悴了太多。

某一天,工商銀行發來一條短信,信用卡額度下調5萬。做為一個金融從業人員,小王有着對風險的敏感,明白已經被銀行列為高風險人群,持續下去多半降額、封卡。

他認真算了一下,所有的貸款一年利息就要10萬,終於繃不住的他,只好決定像家人坦白負債壓力。


但面對新婚的妻子和年邁的父母,他實在不敢和盤托出,打了折扣說自己欠了50多萬。妻子最初不敢相信,後來也沒責怪他,反而安慰他放寬心態。

後來小王才知道,妻子假裝淡定,是怕他壓力太大,走了極端,她私下裡哭了很多次。

隨後他們小兩口只好四處借錢,結婚時剛買的汽車也低價變賣了,先把利益高的網貸清償。

內心有愧的小王開始拼命工作,只為還錢。原本他一年收入10多萬,後來做了一些兼職,硬生生一年掙了30萬,也逐漸還清了貸款。


對於最近一波比特幣暴漲,小王並未染指,但也沒覺得絲毫遺憾,「我現在變得越來越佛系了,投資最重要的是追尋風險可控的項目,而任何投資人,都不可能在投機市場立於不敗之地。一旦踏進了幣圈那種修羅場,進去了就很難全身而退」。---(財經故事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