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2-30 17:52:02聖天使

2021年,手機拼什麼?



[文/深燃,作者:金璵璠,編輯:魏佳]


你多久換一部手機?換機動力是什麼?

你有沒有想過,其實手機廠商早就幫我們算好了時間。

我們日常用手機,最直觀的體驗就是屏幕、拍攝、系統、續航這幾點,事實上,手機廠商們的精準刀法基本都切在了這幾個方面。數據顯示,消費者換機周期正在延長,平均換機周期超過33個月。

「廠商為了讓消費者掏錢買手機,總會提升一些賣點,哪怕有些功能需求並不強烈。」有業內人士告訴深燃。


經歷了2020年這麼不平凡的手機市場,此消彼長的態勢在一年之內體現得淋漓盡致,如今我們也要迎來難以揣測的2021年。而手機廠商的軍備競賽發展到今天,硬件差異已經非常小了,特別是旗艦產品,可以說堆料堆到了目前供應鏈能量產的最好的技術,而軟件方面,國內四大手機廠商已經補足了,很難再拉開差距。


那麼,2021年,手機廠商們該拼什麼?

手機的屏幕形態會出現百花齊放的情況嗎?據外國媒體GSMArena近期進行的一次「2021年你最期待的智能手機功能」調查,屏下攝像頭技術高居第一。也有業內人士認為,屏下攝像頭是每一家手機廠商都有動力攻克的技術,但2021年技術成熟與否,不好下定論,悲觀一點判斷,即便第一代產品出來,也會在體驗上有犧牲。

最值得期待的手機是哪款?你會在2021年換機嗎?本文將從當下旗艦手機比拼的四大核心點,屏幕效果、影像系統、芯片性能和充電效率展開分析。


屏下攝像頭有新故事嗎?

根據艾瑞UserTracker平台數據顯示:2020年上半年,短視頻應用在消費者常用APP的單機單日有效時長占比接近32%,已成為居民日常最常用的手機APP之一。每部手機發布前,廠商會採用什麼屏幕是消費者關注的焦點之一。

還記得以前我們用過的手機嗎?

屏幕鑲嵌在手機中間,上下兩頭都有或多或少的「額頭」和「下巴」。那時候,全面屏離我們很遙遠,但隨着科技的進步和手機廠商的努力,屏幕慢慢趨向於全屏,這時候,前置攝像頭變得突兀。


今年市面上主流的解決方案依然是劉海屏、挖孔屏,可以說是中間態下的最優解。而廠商都知道屏下攝像頭的全面屏手機(即把前置攝像頭和所有傳感器藏於屏幕正下方而外部不可見,以實現真正的全面屏)是目前表現出來的最大熱點,為什麼不發布量產機,這項技術在明年會有新故事嗎?


此前,小米、OPPO、vivo等手機廠商均發布過屏下攝像頭技術手機的概念機型,不過都沒有量產。某手機廠商測評經理徐言告訴深燃,如何讓光透過屏幕達到攝像頭才是屏下攝像頭技術的核心,現在業內是兩種方案並行,但從目前的演進來看,都有尚未攻克的技術難題,2021年也不一定能攻克,總之,屏下攝像頭依然很難普及。


一種方案是,減少屏下區域的像素密度,讓能夠透光的區域更多,但缺點是,因為屏下區域的分辨率較低,會出現明顯的紗窗效應。另一種方案是,保持像素密度不變,但縮小每個像素的面積,也可以讓能夠透光的區域更多,但帶來的問題是,因為它縮小了單像素的面積,想保證屏幕發光亮度一致,屏下區域就需要更大的電流,以補償因為像素變小造成的區域偏暗的問題,那麼像素的老化會非常嚴重,屏下區域和其他區域的壽命是不一樣,用時越長,會發現屏下區域會變色,可能發黃、發黑、發灰。


當然,這不完全阻礙廠商商用的步伐。不久前,中興發布了第一款配置屏下攝像頭的手機天機AXON 20至尊版。

徐言稱這款是中興看市場接受度的實驗性產品,方案本身並不是十分成熟。在Wit Display首席分析師林芝看來,這項技術良率不穩定,產能沒有保證,除了像中興這樣的小廠之外,沒有一家大廠推出屏下量產機,足以說明技術的成熟度不高。


明年,手機廠商會繼續在屏幕形態上下功夫。

一方面,繼續攻克硬性屏,在瀑布屏、環繞屏、摺疊屏上加倍努力,甚至去做曲面屏的繼續延伸,比如四曲面,即上下也是曲面。

其中的摺疊屏已經是較為成熟的方案了,在三星的帶動下,國產廠商這兩年激進的技術研發和推廣,目前已經達到了穩定商用的狀態。徐言從目前供應鏈的情況觀察到,明年底,頭部廠商都會推出摺疊屏產品。




三星摺疊屏手機 來源 / 三星官網

在這方面,華為在國產廠商里是比較激進的,摺疊屏已經小批量量產,瀑布屏更是已經走量,到了第二代,四曲面屏也已在旗艦機中使用。

但另一方面,努力之餘,廠商也發現,消費者端對曲面屏的反饋並沒有想象中積極,成本過高、且有損於整機性能——明年摺疊屏等還是不太可能大規模量產,甚至幾年內都不會成為主流,廠商同時會回歸直面屏的設計。

「廠商會在一些產品線裡面保留曲面屏,因為看起來高大上,特別是能吸引線下用戶購買。」徐言表示。


不止一位業內人士認為,接下來,手機廠商的焦點更多會在屏幕的顯示效果上。

在顯示效果上,最激進的可能是OPPO,肯掏錢商用最新的屏幕顯示技術,明年將引入三星最頂尖的屏幕。不過蘋果的手機屏幕代表了整個手機行業屏幕的變遷,日前消息,京東方的OLED屏打入了蘋果供應鏈,開始向iPhone 12供貨OLED面板。「京東方的產能不容小覷,如果京東方能把OLED屏的價格降到比較低,我們就可以期待千元機用上OLED屏了。」文淵智庫創始人王超告訴深燃。


除了色准、飽和度、亮度等這些基本參數繼續進化,近兩年,屏幕的高刷新率也成為每個手機廠商博弈的焦點。現在刷新率90Hz算普通的,已經有廠商出144Hz的刷新率,明年手機的刷新率會越走越高嗎?雖說旗艦手機高刷是標配,但在徐言看來,刷新率高到一定程度,用戶在這方面的感知是有限的,廠商繼續投入的性價比不高。

而他真正看好的是廠商當前在低功耗屏幕上的努力。


無論手機屏幕是變大、高刷,還是有更高的亮度,它在進化中越來越耗電,從三星這個屏幕領先者的技術規劃路線來看,保持現有顯示效果和參數體驗的同時,把功耗降下來,是手機屏幕的一個大方向。決定功耗的是兩點,一是硬件上,優化屏幕的發光材料,二是,刷新率多檔位、極低檔位的支持以及動態刷新率,都可以讓屏幕降低功耗。


計算攝影成戰場

除了「前置往哪兒擱」,廠商們在攝像頭方面的競爭還有「後置拼多多」。在華為的帶動下,手機廠商都加入了這場影像系統的軍備競賽,拼數量,拼參數。

在小米和三星旗艦手機用上1億像素攝像頭後,手機像素之爭也到了極限。徐言稱,拼參數雖然還沒有停,但已經告一段落,因為到2021年,4800萬像素基本就是安卓旗艦機的標配了。

手機空間是有限的,能塞下的攝像頭數量是有限的,攝像頭參數也是有限的,而當參數都成為標配,廠商還能拼什麼?


手機不可能往專業相機那條路上去,專業相機是圍繞影像系統做產品設計,手機則需要做好平衡,在體積、性能、功耗等等這些限制條件下,儘可能地提升影像系統表現。

《2020中國人工智能手機白皮書》(以下簡稱白皮書)顯示,光感知系統在智能手機關鍵部件中價值占比接近50%,是突破手機市場瓶頸的增量因素。光感知系統包括鏡頭、模組、傳感器、音圈馬達等攝像頭部件,也包括芯片、ISP、屏幕等用於計算和顯示的部分。




來源 / Pexels

另外很重要的一點是,廠家明年必爭的是屏下攝像頭。除了在屏幕側努力外,如何隔着一層屏幕拍攝出質量不降低的照片和視頻是更為本質的挑戰。屏下拍攝的難點在於屏幕既要用來做顯示,又要參與成像。傳統的後置前置拍攝,光進入鏡頭沒有阻礙(只有空氣),但屏下拍攝,光要先通過屏幕,這一過程除了光通量降低、圖像信息缺失外,還會帶來霧化、光斑等問題。


人工智能公司曠視科技也思考過這個問題,並提出「用AI重新定義光感知系統」的解題思路。其核心是將光(光學)、感(傳感)、知(計算)三大系統從原本的參數級交互,升級為類似神經網絡的全連接結構,進而實現整體優化、互相補位。

以屏下拍攝為例,在屏幕設計中考慮利用衍射光學和像素排列等設計來提升透光率、優化光斑擴散,在傳感成像過程中引入計算攝影等AI算法,用AI補償多重曝光設計,增強基礎畫質。用光感知系統這樣全局優化的方式,最終實現配合屏幕把光的負向影響消除,甚至變成正向的加強,這可能是未來手機屏下影像系統前進的方向。


回到當前的手機影像系統,AI算法已經扮演着重要角色。白皮書顯示,2019年,AI拍攝算法在國內不同價位安卓手機中覆蓋率達到91.6%。其中,AI基礎畫質算法價值占比最高,超過50%。手機廠商要麼自研算法,要麼與AI公司合作。

據徐言介紹,廠商會根據不同價位的產品去做差異性策略,比如旗艦機的影像能力需要足夠強、足夠可控,因此自研比例會高,但也會從第三方採購算法。因為第三方的算法很豐富,算法之間並不衝突,且可以疊加的。


就拿曠視的超畫質技術來說,目前已經迭代到3.0版本,提供的功能超過100種,如畫質增強、AI降噪、高動態範圍HDR、鬼影優化等等。白皮書提到,在DXO手機拍攝測評TOP15的手機中,有10部是國產手機,其中超過70%應用或與曠視合作開發了基礎畫質算法。


今年是計算攝影全面普及的一年,明年手機廠商會繼續強化,也會增加更多的新花樣。隨着計算攝影的算法越多,疊加的越多,需要的運算量越大,也不需要擔心手機上跑不動這些算法。一方面,算法在研發過程中會與芯片聯合設計來做功耗優化。另一方面,徐言稱,如今有5G加持,可以將算法的運算放到雲端,在雲端處理完成,再將原片反饋到手機上,減少手機端的功耗。


今年短視頻火了,攝影攝像,尤其是動態影像會繼續成為手機廠商2021年的必爭之地。據資深產品經理判官判斷,iPhone 12系列中的高配版主攝採用的Sensor-Shift技術,將成為接下來的突破方向。這是一種取代OIS光學防抖的更強大拍照穩定技術。


看到find x的快充这么厉害,于是将find x的快充为其他5款手机进行充电,看会不会比原装充电器的充电速度更快?


快充不會失寵

更大的屏幕、更強的算法、更多的功能,以及5G手機帶來的移動端VR/AR應用、8K視頻、雲遊戲等一系列殺手級應用,都在急速消耗着手機的電量,快充,絕對是剛需。

2020年,國內手機廠商旗艦機在快充方面下了狠功夫,做到了55W和65W滿地走,甚至有的還進入了百瓦快充的時代。效仿的廠商已經在路上了,但除了瓦數的疊加,快充領域還有的打嗎?


快充60W,用戶半小時充滿,快充120W,最快15分鐘就能將手機充滿,縮短了15分鐘,提升了50%,但廠商的投入可能是翻兩倍翻三倍的增長,對廠商和用戶都不划算,邊際效應遞減。徐言從這個角度判斷,廠商未來在有線快充上的投入不會太大,大概率會選擇55W、56W這種相對划算的方案,可能「超大杯」會做到120W。

另一個投入的方向則是無線快充。「廠商把有線做到五六十瓦後,再把無線做到這個水平,是很有競爭力的。」他表示。


在有線快充120W這個金字塔頂端,小米和vivo看似是直接競爭對手,都發布了快充120W的商用等級的產品,但OPPO並不着急,也不急於發布機器。「因為OPPO在研究充電相關元器件的性能以及用戶體驗,比如發熱、電池壽命方面。」據徐言介紹,OPPO的120W跟小米120W的區別在哪?可能是發熱更小。


快充、節電優化一直是手機行業的難題,直到今天,iPhone的快充技術還停留在幾年前的18W,而國產手機廠商一直走在前面,快充整體的供應鏈技術也是中國手機廠商帶動起來的。

國產廠商中,華為在快充上偏向保守,徐言形容說,在華為的規劃里,快充這方面的投入,是夠用就可以的狀態,也一定程度上體現了取捨。「對於華為而言,影像是第一優先級的,在這部分投入遠高於其他廠商,但它沒有蘋果那樣的品牌溢價,定價不能比對手高出太多,所以需要在其他某些方面做取捨。」

實際上,快充已經成了一些國產手機廠商的看家本領,不進則退。王超則認為,明年手機廠商還是會拼快充,只是,除了瓦數的增加,還有協議的更新,拓展更多的充電場景和充電方式顯得更加重要。


繼續搶芯

3G時代的情況是,人們換了3G套餐,但手機跟不上,現在反過來了,手機廠商已經捧着5G手機準備好了,遠遠走在運營商前面。

雖然不少用戶換了5G手機,真正使用5G套餐的人不多,「也就30%左右」,但明年,廠商出新機,5G還是標配。「5G依然是換機人群的主要考慮點,用戶普遍愛追新,尤其是線下用戶。」徐言稱。

今年,5G手機的價格進一步下探,做到千元檔,可以一定程度平衡過高的5G套餐資費,他預測,隨着國內紫光展銳芯片的成熟,國產手機廠商2021年可能會出699、799元檔位的5G手機。


搶5G芯片,是搶高端手機市場的第一步。「有能力做5G芯片的,就這三家。」判官表示。

徐言對深燃表示,2021年,安卓平台上的旗艦機,大概率是高通的天下了;三星的5G芯片沒有頭部廠商在用,只有vivo與其合作比較緊密,而且一般是用在偏線下的機型上;聯發科主要還是在中端機上亮相;而海思有很大的不確定性。




來源 / Pexels

今年的旗艦機型多採用的是高通驍龍865,可以確定明年的搶手貨是高通驍龍的888處理器。12月1日,高通發布了這一處理器,國內眾多手機廠商第一時間都宣布很快會推出搭載它的手機,不過小米用詞是「首發」,即12月28日發布的小米11,其他許多廠商用詞是「首批」,小米中國區總裁盧偉冰特意強調,首發和首批是有差距的。小米11之後,OPPO、vivo、榮耀、三星、中興系等都會搭載驍龍888。


各廠商被區別對待,取決於和高通合作的時機以及投入度。徐言透露,小米安排了很多工程師參與到驍龍888的前期設計里,而有的廠商只是一個採購客戶。

三星是被手機廠商偏愛的二號種子,三星Exynos 1080芯片是與vivo聯合研發,也將由vivo新機率先首發。另有媒體報道稱,明年三星還計劃將旗下Exynos芯片供應給小米、OPPO等其他中國手機廠商。


判官從上游得到消息,包括聯發科在內的幾家射頻基帶芯片套片(RF baseband+transiver)最近缺貨嚴重,大家都覺得華為釋放出的20-30%的市場空間是自己的,供應鏈於是瘋狂囤貨,囤出了好幾個季度的產能,但如果明年手機市場新增不足,這些芯片的供應就是過剩的。這些囤的套片會在一到兩個季度後流到市場上,一些中端芯片可能會砸到低端機上,芯片的高庫存會導致手機價格進一步下探。


驍龍888是2021年安卓旗艦機的標配。王超分析稱,「如果有廠商能把搭載驍龍888的手機價格打到3000塊錢以下,肯定賣得好,但現在小米都不敢做這種事了。」

同時,他告訴深燃,「如果華為P40E有意外,那小米11可能是明年上半年最受關注的手機。」

*應受訪者要求,文中徐言為化名。---(鈦媒體)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