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2-30 16:55:42聖天使

變局之年 智己登場 見證一個時代的開始

上海


(作者:令飛)

每到過年,上海大白兔奶糖的銷量都會激增,這顆小小的奶糖是幾代人的年節儀式、承包了大半年的甜蜜。

從上海開埠到上世紀八十年代,「上海貨」都自帶高級感的光環,行銷全國。獨特的時代經歷,讓「上海貨」成為了公認的貨真價實、優質實惠的代名詞。


在那個沒有PPT創業、沒有資本遊戲、沒有廣告轟炸的樸素年代,「上海製造」走出了一條「產品為王」的海派製造業路線,並一口氣走到了製造業的頂點——汽車工業。

當時「開上桑塔納,走遍天下都不怕」的口號傳頌全國,上汽集團的「桑塔納87」被中國第一代車主親切地稱為「普桑」,在當時幾乎成了家用轎車的代名詞。直到「普桑」2012年停產時,總共銷售了530萬輛,這在當年中國這個汽車普及嚴重遲到的國家,堪稱奇蹟。




然而,隨着城市功能的升級轉型,上海作為金融中心、物流中心的角色日益凸顯,陸家嘴金融區高樓林立的偉岸身影遮蔽了曾經輝煌的「上海製造」。

「上海製造」會被封存在歷史記憶的博物館中嗎?開埠百年來、撐起中國製造業半壁江山的厚重積澱就此消失了嗎?上海笑而不語。


1

智己,不是「中國特斯拉」

2018年5月10日,特斯拉(上海)有限公司成立。這條新聞,令在製造業領域很久沒有「大新聞」的上海,一夜之間成了風暴的中心。

此時,中國汽車製造業已經在新能源車領域大戰了三百回合,初創產業的新勢力、財大氣粗的跨界勢力、傳統車企的固有勢力等等,早已把「車道」擠得滿滿當當。

然而,在熱鬧背後卻危機重重,始於上一年的政府補貼下調政策已經讓這一「朝陽產業」蒙上陰影。此時特斯拉的王者降臨,無疑是對各路勢力的又一次衝擊。


「勢力們」紛紛示人以鎮定,「誰是中國的特斯拉」卻成了圈內外熱議的話題。

有趣的是,在這場中國特斯拉的「冠名權」之爭中,上汽集團罕有戲份。難道「不幸」和特斯拉同城的上汽集團註定要給「洋鄰居」讓路嗎?這也太小看了國內A股上市車企的「扛把子」了!

外人不知道,幾乎與上海特斯拉閃亮登場的同時,上汽集團開啟了神秘的一號工程,代號「L項目」,由於採取了「地下黨式」的高度保密工作模式,外人始終難窺究竟。直到2020年11月底,L項目破繭而出,智己汽車橫空出世。




當智己揭開神秘的面紗,人們看到的是,初創即百億的大手筆——新公司註冊資本100億元。這是真正的資本,而不是「資本遊戲」;三大股東分別是上汽集團、張江高科和阿里集團,是真正的強強聯手;有傳統車企的造車經驗和市場定力,有「中國硅谷」的科技力,有互聯網巨頭的智能助力。

顯然,這樣的「頂流組合」,不會甘當配角。


更為重要的是,自L項目啟動以來,就定下了獨立營運的方向。這意味着智己汽車不會重蹈多家傳統車企無法適應新能源車市場環境的覆轍,同時創造了全新的企業機制,創造「上海製造」的新節奏。

這就是「中國的特斯拉」嗎?顯然不是。

上海的空間是擁擠的,精神卻是開闊的,華洋雜居、海納百川是這座城市的常態。特斯拉是個性鮮明的領袖魅力型企業,而智己則是採集眾長、高舉高打的模式,企業屬性沒有可比性,用上海話講就是 「不搭界的」。

智己就是智己,特斯拉就是特斯拉,大道如天、各走一邊。這就是大上海的氣魄。


2

智己的「上海血統」

智己汽車的登場時機非常值得玩味。L項目啟動的2018年,補貼下調已成定局。2019年,降補政策的擠出效應達到了高潮。不僅各路雜牌們早早離場,連很多聲勢暄赫明星企業也在風雨中飄搖,拜騰的退場就是標誌性事件。在眾多投資人感慨風口已過時,智己決意逆行。

追逐風口是豬的遊戲,而強者則會在大風暴中翩然起舞。在玩概念、講故事的喧囂過去後,真正的商機才露出端倪——大規模增長在即。

根據2013年普華永道統計數據顯示,中國新能源汽車市場占有率僅為0.4%。而截至2019年底,這個數據已經達到4%,就是這3.6%的增長,已經讓無數造車人競折腰。

但這還只是前菜,主菜還沒上桌。按照官方預測,未來的2027和2028年,新能源車的市場占有率將達到20%。短短七八年間,從4%到20%,這無疑是一次產業格局的躍遷。風口已過,風暴將臨。


智己玩的不是「最美逆行」,而是在躍遷的節點上精準切入。A股車企「扛把子」不需要風口吹起來的熱錢,只需要看得見、摸得着的市場前景。這就是上海人的招牌技能——精明務實。既追求敢為天下先的速度,更善於以精準的算力尋求最佳的出手時機。

市場時機外,還有「技術時機」。人們樂意為勇於試錯的技術先鋒鼓掌獻花,尤其是身懷領先技術的先鋒。在經歷了十多年的發展後,新能源車行業的技術分枝都已發育成熟,曾經靠單一技能術就可以勇闖江湖的草莽時代宣告完結。

那些倒在沙灘上的前浪值得敬佩,但是整合各項技術、集成於量產車的最後一百米才是中國新能源車的終極賽道。




近代以來,中國原創度最高的技術發明未必出自上海,但是最成熟可靠的工業產品大都在上海誕生。這絕不是偶然。

就像上海姑娘的穿衣打扮,絕少扎眼的大紅大綠,也沒有珠光寶氣的窮奢極欲,講究的就是精緻的品味。

這也是智己的定位。打開她的技術清單,你會發現每一顆「子彈」都打在了客戶產品需求的痛點上,智己對性價比的執着追求讓好鋼都用在刀刃上。不炫耀、不做作、不出風頭,躉足關鍵技術,產品為王。

在動力方面,智己攜手寧德時代,開發 「摻硅補鋰電芯」,這款電池的能量密度較現在行業領先水平將高出 30%-40%,實現1000km續航的產品將在五年內推出市場。



智能化方面,智己不唱高調,不說狠話,追求的是「智能車應有的樣子」。「全自動駕駛不是夢」當然值得期待,但是「望泊興嘆」的現實問題應該率先實現,智己的全自動自主泊車功能更接地氣。

車輛能自動停入車位進行補能,再配合全球首次量產裝備11KW大功率無線充電,真正做到自動停車、無感補能,這才是當前自動駕駛技術領域最高性價比的技術路線。


客戶體驗方面,智己視客戶為知己。

大數據時代,最值錢的是什麼?是數據。客戶給企業數據,企業通過智能化技術整合挖掘其價值,這就 讓「你給我數據、我還你價值」的商業邏輯,得以催生出大數據時代「伯牙子期」。

道理大家都懂,但共同分享價值的落實卻是鳳毛麟角。智己做到了,而且做得很徹底,落實在股權結構的頂層設計——智己4.9%的股權歸屬用戶權益平台CSOP,與核心員工持股平台ESOP的5.1%相差無幾。這就是上海人的處世風格,該是你的就是你的,承諾都要轉化為真金白銀、肉眼可辨的權利。

這就是智己的海派精緻,對性價比的執着追求,把好鋼都用在刀刃上。


3

「上海製造」,給你驚喜

近年來,中國新能源車行業在經歷了光怪陸離、各顯神通的時代後,是時候返璞歸真、正本清源了。

特斯拉被「冒險家樂園」的勃勃生機吸引而來。智己誕生了,則是老牌製造業中心的正統續作。這就是魔都的魅力,你以為看到了全部,但在前方等待的卻是又一個驚喜。

智己來了,「上海製造」再現輝煌還會遠嗎?---(功夫財經)



*美股暴跌,只剩6個月?*


美国股市重挫分析师 美股或已进入熊市料将进一步下滑


[作 者:財主家的餘糧/來 源:財主家的餘糧]

正文

在2017年9月份的時候,頂級投行高盛出了一份報告,報告的題目,叫做:

熊市的必要條件(Bear Necessities)。

具體的內容呢,就是分析了美股過去200年來的30次股票市場大跌的情況,找出他們之間最大的共同點。

報告分析了40個宏觀指標、市場指標和技術指標,結果發現,並沒有任何一個指標能包打天下,每一次都準確指示股市即將大跌,但的確有一些指標還是非常有指示性——例如,從宏觀經濟來看,熊市基本都發生在經濟增長變緩、股市高估值且央行即將升息的環境中。




為此,該報告提出了5個股市即將大跌的必要指標異常:

1)估值水平(一般用Shiller PE表示)

如果股市本身在低位,跌也跌不了多少,所以股市估值高位是大跌的一個必要條件,但,反過來並不成立——股市估值高,並不一定馬上引發大跌,高估值可以持續很久。


2)失業率

如果經濟遭遇衰退,企業利潤受到打擊,一定會造成失業率大幅度上升,所以,在股市大跌之前,失業率一定有一個不斷走低的過程,然後才會出現上升。


3)通脹率

通貨膨脹上升,通常是經濟繁榮周期末的信號,而且可能促使央行收緊貨幣政策,引發經濟融資成本上升,造成經濟衰退和熊市——不過,由於央行對利率的操縱,導致利率變化滯後於經濟中的自然利率,通貨膨脹在走高的時候,股市通常就已經先跌為敬,通脹高點是大跌的滯後指標。


4)ISM指數

ISM的全稱是「美國供應管理協會(Instituteof Supply Management)」,其每月公布的採購經理人指數(PMI)及製造業指數(通常被簡稱為ISM指數),代表着着美國乃至全球經濟在生產領域的狀態,當這兩個指標由高點開始回落的時候,通常意味着經濟開始變差,公司的盈利減少,是非常明顯的經濟領先指標。


5)收益率曲線

「收益率曲線(YC)」概念,我以往曾多次普及過,而在股市大跌之前,通常都會出現收益率曲線扁平化的現象——長期利率(通常用10年期國債收益率)與短期利率(2年或3個月國債收益率)趨同甚至倒掛,通常是短期的國債收益率上升(央行加息),而長期的國債收益率下降(避險資金湧入抬高國債價格),收益率扁平化會讓商業銀行喪失向經濟體投放信貸的動力,所以預示着經濟短期內的回落,股市可能面臨大跌。


到了2019年,高盛又對這個報告進行了補充,特意補充了一個指標:

6)私營部門的收支平衡,通過計算居民及企業收入與支出差額,衡量金融過熱風險。

然後,對上述6項指標所處的歷史百分位數取平均值,就可以得到美股的「風險指數」了。

下圖,就是1955-2019年底65年的美股風險指數(灰色豎條為美股暴跌期)。




一般而言,這個風險指數高於60%,那麼回撤的風險會明顯加大,風險指數越高,回撤幅度通常也越大,如果到達頂點(通常在70%以上),基本意味着大跌在即;當風險指數低於40%時,股市上漲的可能性更大,而且其值越低,股市的上漲的空間也越大。

高盛的報告,還將美股暴跌分為突發事件類熊市(半年即可恢復)、經濟衰退類熊市(2年左右才能恢復)、結構錯位類熊市(超預期的經濟深度衰退,恢復時間可長達10年),而高盛所發明的這個美股風險指標,除個別突發事件類熊市之外,對於所有類型的美股暴跌,都具有良好的指示作用。

2000年、2008年和2018年,這個風險指數都分別達到了10年來的最高水平,美股隨後都遭遇了暴跌。2018年大跌之後,由於2019年該指數持續下降,所以,高盛2019年底大膽預測,2020年美國不會遭遇經濟衰退,美股牛市將延續……

結果,就是疫情襲擊之下,2020年3月份的暴跌,高盛慘遭打臉。

但是,我並不想說這個指標無效——恰恰相反的是,我認為這個指數非常有效,2020年的疫情襲擊疊加沙特原油價格戰疊加美國公司債危機,才使得2020年3月份的暴跌如此迅猛。

然而,就在美股暴跌至最低點的時候,根據上述模型,高盛又發出了明確的預測,聲稱2020年結束的時候,美股標普500的點位將恢復到3200點左右,我特意還將那張圖保留下來(見下圖)。




現在,2020年即將過去,美股不僅反彈至前高,還遠超出前高,高盛這個「美股風險模型」的高度預見性,由此可略見一斑。

目前,高盛並沒有公布,最新的美股風險值到底是多少,但我們可以通過分解指標來測算一下。

1)美股當前的估值水平,按照席勒市盈率,僅次於2000年科技股泡沫,在Shiller PE所處的歷史百分位為95%。




2)美國失業率:處於疫情爆發以來的低點,約處於近10年40%分位的水平。




3)美元通貨膨脹率:目前正在抬升,處於過去10年40%歷史分位水平。




4)ISM指數:受益於美國疫情救助法案,美國的中小企業和居民收入暴增,美國人民有了錢,當然是買買買了,企業生產自然要迎合這種消費,所以目前美國的PMI,基本已經抬升到了近10年來的最高點,處於過去10年歷史93%分位的水平。




5)收益率曲線扁平程度,用10年期-2年期國債收益率表示,其扁平程度在2019年底到達頂點,在美聯儲將基準利率降至0之後,基差有所恢復,目前的長短利率差,約處於70%的歷史低位。




6)私營部門收支平衡:這個指標我無法獲取歷史數據,暫且放棄。

就用美股估值、失業率、通脹率、ISM指數和收益率曲線扁平程度這5個指標來進行平均,目前的美股風險指數大約是68%。

68%的指標值,已經明顯高於2019年底的61%,接近2018年底69%的水平。

就在這兩天,美國又推出了9000億美元的財政刺激計劃,這必將進一步推升美國的通脹率,而美國的PMI已經處於高位下滑中,而長短債利差在美聯儲購買國債的操縱之下,也很難有效抬升,如果美國的失業率開始穩定,那麼——


美股的大跌時刻,很快就會來臨。

跳一次大神的話,我個人判斷,如果美股在未來半年內繼續上漲,並且上半年標普指數就漲至4000點左右的話,暴跌發生的時段,很可能在2021年年中前後。---(撲克投資家)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