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2-30 14:07:35聖天使

種種跡象表明:財富的邏輯已經發生巨變



(作者:程茉*來源:正和島)

站在年末的關口回望,多數人一致的感受是:這一年太難。

2020年第一縷曙光之後,誰也沒想到,會遭遇突如其來的黑天鵝。

新冠疫情讓整個世界一下子亂了方寸,人心惶惶。世界經濟遭到重創,今年全世界主要經濟體經濟大幅下滑,只有中國的經濟實現正增長。

小到企業、個人都受到難以想象的衝擊。旅遊、餐飲、住宿、文娛等多個行業被疫情重創,很多企業經營困難,難以為繼,很多人面臨失業降薪。


很多人的生活在2020年受到了影響。中產階級可能是受影響最大的群體:有房有車有貸款,收入一旦受到波及,就會面臨較大的財務壓力。

富人的日子又怎麼樣呢?以企業家、創業者、金領、炒房人、職業股民為主要構成的高淨值人群的財富現狀,可以用「幾家歡喜幾家憂」來概括。




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底,中國高淨值人群數量為132萬人,同比增長近6.6%,增速為全球之最。

但是當中很多人的財富在2020年大幅縮水。據《胡潤百富2020中國高淨值人群品質生活報告》顯示,2020年,僅北京、廣東、上海、香港,浙江五地,高淨值家庭(可投資資產超過一千萬人民幣)相較2019年就已減少2.1萬戶。

疫情等不確定性對個人財富的衝擊之大可想而知。

在黑天鵝事件頻發的世紀新拐點,中國高淨值人群正面臨着前所未有的財富管理大考。


01、拿什麼保護你,我的財富?

改革開放40多年來,伴隨着中國經濟的高速增長,特別是新經濟、數字化、新基建、醫療保健等新紅利的不斷釋放,新模式、新渠道、新資本力量涌動,中國進入高速「造富」階段,高淨值人群規模不斷擴大,總量攀升至全球第二。


即便疫情仍在世界蔓延,在中國經濟強大的韌性和復甦能力的護航下,高淨值人群從數量到財富總量表現依然強勁。以2020胡潤百富榜為例,今年上榜人數增加了579人,同比擴大32%,財富超過20億的企業家超過2398位,創下該榜歷史新高。


福布斯發布的「中國富豪TOP50」顯示,頂級富豪們今年的財富總量不降反升。來自互聯網領域的馬化騰、黃崢、丁磊、張一鳴、王興、劉強東,以及傳統行業的劉永好家族、海天味業董事長龐康等富豪,財富都實現了逆勢增長。




然而另一個不容忽略的事實是,中國高淨值人群雖然身家不菲,但在財富管理上卻存在諸多誤區,極容易導致財富保值、增值和傳承難以為續。

首先是在資產配置方面過度傾向房地產。儘管房產配置是一種穩定的資產保值類型,但如果投資比例過於集中在房地產,在樓市調控堅持「房住不炒」的長期趨勢下,靠投資不動產理財的方式可能失效。

其次是缺少長期投資理念,存在賭性思維,青睞賺「快錢」,這在股票、基金、私募、信託等市場普遍存在。對企業家和創業者來說,則容易導致企業盲目擴張、管理粗放、主業被忽略等嚴重後果。


第三是過度自信,認為自己的財富管理能力比專業機構更強,從而在財富規劃、風險把控方面埋下重大隱患。

此外,不肯「抬頭看路」也是一大誤區。從資管新規到「CRS + 反避稅」等監管措施的陸續出台,繼續依賴以往的財富管理路徑顯然已經無法進行有效的資產配置。

除了上述主觀誤區,客觀角度而言,針對高淨值人群不同的財富管理需求,國內財富管理機構個性化定製水平參差不齊,高淨值人群買到與財富相匹配的服務成為難題。

也正因如此,近年來,昔日富豪從財富頂端跌落的新聞不斷。「拿什麼保護你,我的財富」已經成為高淨值人群當下的最大痛點。


02、中國財富管理進入3.0時代

使個人財富實現保值、增值和代際傳承,一直是高淨值人群關注的重點。

圍繞高淨值人群這一核心需求,財富管理的概念開始在國內普及,財富管理市場由此應運而生。從時間跨度來看,中國財富管理市場的發展歷經了1.0和2.0階段,目前已進入3.0時代。


1.0時代即上世紀90年代,上交所和深交所成立,居民理財方式從單一的銀行存款、國庫券等擴展到證券市場。隨着國內第一支證券投資基金和第一支開放式基金相繼發行,我國財富管理市場步入初步發展階段,基金和股票成為我國財富管理的兩個重要組成部分。

這個階段也被稱為「全民炒股」時代,曾一度出現百萬群眾爭搶新股認購證的盛況,很多准股民甚至為此徹夜排隊。但事實上股票、股份制在許多投資者腦海中只是一個模糊的概念,而證券監管也尚存在許多不夠完善之處。




2.0時代始於本世紀初。這一時期誕生了我國首批第三方財富管理公司,銀行、保險、證券、基金等金融機構群雄並起,服務從存款、債券、股票擴展到基金、信託、定增、股權投資等領域,第三方財富管理機構由此興起。

其中,在財富傳承的法律工具中,保險和信託被使用得最為普遍。香港富豪、中建企業董事長許世勛就曾將超過200億港元的家族財富,以「信託基金 + 巨額保單」的方式傳給家族成員。

隨着2018大資管元年的到來,財富管理開始進入3.0時代。券商、保險等機構紛紛轉型,推出面向家庭和個人的財富管理業務,出現機構回歸傳統、市場走向高質、產品日趨定製、客戶家族化等明顯的新時代特徵。

與此同時,高淨值人群的財富管理需求也在發生改變。


根據普華永道《2020年資產和財富管理行業趨勢》,由於不確定性的增加,高淨值人群投資心態更加成熟,不再一昧追求高回報率。在注重財富保值、傳承和全球化配置之外,專注於環境、社會和治理(ESG)的投資正在對投資者的決策產生影響,有相當比例的高淨值人群計劃將一部分資產配置給積極推行ESG政策的企業。


圍繞這一新趨勢,中信銀行私人銀行與胡潤研究院在聯合發布的《2020中國高淨值人群需求管理白皮書》中給出多組數據:

財富管理方面,高淨值人群金融投資熱情在疫情後提高67%;

配置地區上,香港超越美國成為高淨值人群全球投資的首選目的地,比例從去年的40%提高到45%;

子女教育方面,26%正在留學的家庭選擇暫緩留學,七成選擇繼續完成學業;

健康管理方面,醫療健康服務成為高淨值人群最希望獲得的非金融服務,這一比例高達72%。

此外,高淨值人群在不同的人生階段對財富管理的需求也不一樣。如中年人正處於從人力資本向金融資本加速階段,更為注重企業管理、子女教育和家族生活質量保障,而老年人則側重於設計家族財富的有序傳承。




上述需求的變化,使財富管理的重要性和專業性進一步凸顯。隨着疫情的持續和行業監管的加強,財富管理市場勢必將迎來新一輪洗牌。


03、多一種的選擇

如果說改革開放四十年是財富創造的時代,下一個40年將是財富管理的時代。

當前,中國成為全球第二大財富管理市場,資產管理增速領跑全球,國內眾多財富管理機構均已跑步進場。

而自2017年金融對外開放提速以來,海外金融機構紛紛加大在中國財富管理市場的布局力度,為中國高淨值人群帶來不同的經營理念,為其財富管理提供了更多選擇,也給整個行業帶來了「鯰魚效應」。


在這些外資方陣中,一家有着意大利背景的機構格外引人注目,這就是青島意才基金銷售有限公司(下稱「意才」)。站在意才身後的,是意大利最大的銀行集團,意大利聯合聖保羅銀行股份有限公司(下稱「聯合聖保羅銀行」),對意才100%控股。

聯合聖保羅銀行與中國的淵源可以追溯到近四十年前,1981年,聯合聖保羅銀行就開設了北京辦事處。隨着在華業務的開展,2007年,聯合聖保羅銀行成為青島銀行少數戰略持股的股東。此外,聯合聖保羅銀行旗下歐利盛資管還持有鵬華基金49%股權。




意才成為中國首家獲得

基金銷售業務牌照的外資銀行子公司

青島市獲批成為國家財富管理金融綜合改革試驗區後,該行於2016年率先在青設立了中國第一家外商獨資專業財富管理公司——意才,增資後的註冊資本達到3.7億元。

2019年11月20日,意才正式獲得中國證監會頒發的《經營證券期貨業務許可證》,成為2017年中國進一步擴大金融業對外開放後第一家獲得基金銷售業務資格的外商獨資基金銷售機構,首批獲得基金銷售牌照的外資銀行子公司,也是青島財富管理金融綜合改革試驗區成立以來,首批獲批的外資基金銷售機構,被業界公認為中國金融業擴大對外開放的新成果之一。


這充分顯示了這張金融牌照的含金量,明確了意才的優勢地位,更宣告中國財富管理領域進入了全新的競爭時代。

隨着中國金融開放政策的不斷深入,聯合聖保羅銀行在中國的投資也不斷加碼。2019年底,聯合聖保羅集團專門設立了包括財富管理在內的全方位的「中國發展項目」,繼續拓展證券、保險、銀行等其他業務條線,以打造一個全面的金融服務平台,並為中國客戶提供更加全面和多元化的金融服務。

意才繼承了聯合聖保羅銀行多年在金融行業尤其是財富管理行業的寶貴經驗和國際化視野,這是其誕生之日就具備的「血統」。但與此同時,意才在中國市場也極為「接地氣」。




意大利聯合聖保羅銀行

意才聚焦打造以客戶為中心、一切為了滿足客戶需求的產品體系,由產品專家和理財師攜手,按照客戶資金、風險偏好、需求分析等因素去設計、開發、整合投資組合,提供個性化定製式財富管理服務,使之具備保值、增值和傳承功能,從而把財富管理行業成熟的風控體系和管理理念帶到中國。


04、結語:「外資元年」

今年也被稱作「外資元年」,監管層取消外資股比限制、放寬外資機構准入條件,中國金融業迎來全面開放。

以意才為代表的外資機構不僅帶來了競爭,也帶來了不同的經營理念。中國的財富管理市場勢必將呈現出更為國際化、多元化的業態,為高淨值人群的財富生活帶來更多選擇。---(正和島)



*[美國、中國、歐洲、日本和其他八個發達經濟體今年貨幣供應增量達14萬億美元,全球市場的漲跌由它說了算]*


摄(人民视觉)   在全球新冠肺炎疫情持续蔓延,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不断下调今年全球经济增长预


每當談及2020年的金融市場,人們最常問的是「為什麼」。

在席捲全球的疫情中,大約有170萬人喪生,經濟也陷入大蕭條以來最嚴重的危機之中,但股市卻與實體經濟情況脫節,出現了歷史性反彈並達到新高,這是為什麼?

而且不僅僅是股票,從垃圾 債券到比特幣,任何有風險的資產都出現了歷史性反彈,這又是為什麼?

對於市場的表現,不同人有不同的看法。有人認為市場預期是樂觀的,一旦新冠疫情得到控制,經濟將快速增長;也有人不看好市場,並且準備着逢低買入。誠然,人們總是關注市場將會發生什麼,而不是已經發生了什麼。近年來,每當市場出現回調時,買入股票往往是有利可圖的。


但他們都無法解釋為什麼摩根士丹利編制的MSCI指數(包括了多個國家的股票,是全球投資組合經理最多採用的基準指數)能從3月份的低點飆升了66%,為什麼垃圾債券收益率創歷史新低,為什麼 比特幣價格能上漲逾五倍,以及其他反常的市場波動。


答案其實很簡單,就是因為一個數字:14萬億美元,這就是美國、中國、歐洲、日本和其他八個發達經濟體今年貨幣供應總體的增量。


根據 彭博社匯編的數據,從2003年以來的數據來看,今年12個全球最大經濟體的貨幣供應總量增加至94.8萬億美元,增幅創紀錄,超過了2017年8.38萬億美元的增幅。2017年MSCI指數全年穩步攀升,飆升了21.6%;而今年MSCI指數雖然全年僅上漲了12.4%,但較3月底的低點飆升了65%。




了解市場表現的背後原因還遠遠不夠,理解「遊戲規則」也很重要。首先來看各國央行的舉措,它們通過購買債券和其他資產,以前所未有的規模印刷了直接注入金融市場的鈔票。

彭博社的數據顯示,截至11月30日,美聯儲、歐洲央行、日本央行和英國央行的資產負債表總資產占本國國內生產總值(GDP)的比例為54.3%,高於2019年底的約36%和2008年的約10%。僅美聯儲就通過購買固定收入資產每月向金融市場注入至少1200億美元。




各國央行大規模的購債行為打壓了全球債券收益率,根據彭博巴克萊全球綜合債券指數(Bloomberg Barclays Global Aggregate Index),今年債券平均收益率跌至1%以下。不僅如此,收益率為負的債券規模也飆升至18萬億美元以上,這加劇了自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喜歡存錢的投資者所遭受的金融壓力。




當然,除非出於監管或其他原因不得不持有債券,否則沒有人願意持有幾乎不支付任何利息、甚至利率為負的債券。

因此,人們都追逐高收益率的債券,主要是信用評級低於投資級的 公司債券。對這些公司債券不斷增長的需求,將垃圾債券的平均收益率推至4.59%的歷史新低。甚至 加納、塞內加爾和白俄羅斯等邊境國家也從中受益。




許多人意識到,就算貸款給違約風險較高的借款人,這些低收益率的債券也不能帶來多少回報。畢竟,它們被稱為「垃圾債券」是有原因的。

這就是為什麼今年大量資金流入股市,推動全球股票價值首次超過100萬億美元,以及推動MSCI指數所追蹤的國家的股市 平均市盈率達到31倍。




但央行的大規模印鈔,也使法定貨幣面臨着貶值的問題。有人甚至認為,因為無限制的印鈔,外匯制度正處於崩潰的邊緣,就像十多年前的金融危機那樣。這在很大程度上解釋了為什麼今年比特幣和其他加密貨幣以及黃金會出現驚人的上漲。

儘管各國政府和央行成功應對了疫情危機,但他們為了復甦經濟而出台的政策也帶來了其他隱患,比如貨幣貶值、通貨膨脹、財富不平等加劇等。

在數年後,我們才會知道,為了支持經濟渡過疫情難關,央行是否創造了太多貨幣?是否創造了有史以來最大的泡沫?是否使通貨膨脹達到無法控制的水平?

但試想一下,如果央行和政府現在什麼都不做,會有什麼後果?---(來源:金十數據/和訊網)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