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2-28 16:52:35聖天使

葉檀:螞蟻再再再被約談 我反而看到金融的曙光



[文/葉檀☞ 財經女俠:毒舌善心]

馬雲真的退休了!

12月27日,最熱門的財經新聞是,螞蟻,如果非要找出第二個,阿里。

螞蟻被金融監管部門約談

央行副行長潘功勝低調出面,談的是螞蟻,結果成為財經熱搜。

這次約談體現出幾個特點:1,動作快;2,態度鮮明;3,螞蟻要儘快整改。


12月26日,央行、銀保監會、證監會、外匯局等四部門聯合約談,27日,潘功勝回答了新華社記者的提問。

一天時間,動作迅速,通篇看下來,竟然找不出一句多餘的話。

監管態度非常明確,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已經定調,反壟斷和防止資本無序擴張,金融監管就是以此為根本進行的。


監管部門肯定了螞蟻的創新,但強調要遵守法律法規。也就是說,在市場發展初期一定程度的野蠻成長,不會被容許。

這句話的具體描述是,螞蟻集團成立以來,在發展金融科技、提高金融服務效率和普惠性方面發揮了創新作用。作為金融科技和平台經濟領域具有重大影響力的企業,螞蟻集團必須自覺遵守國家法律法規,必須將企業發展融入到國家發展大局中,必須切實承擔企業社會責任。




企業大,責任更大,有大局觀。

有一段內容,值得細細咀嚼,螞蟻未來的整改方案呼之欲出。內容非常重要,我整段引用於此。

    問:約談的主要內容是什麼?

    答:金融管理部門根據金融法律法規及監管要求,指出了螞蟻集團目前經營中存在的主要問題:公司治理機制不健全;法律意識淡漠,藐視監管合規要求,存在違規監管套利行為;利用市場優勢地位排斥同業經營者;損害消費者合法權益,引發消費者投訴等。

語氣不客氣,在主要問題上一點也不含糊,直指靶心。


螞蟻主要問題是公司治理結構,藐視監管合規要求,存在監管套利行為。還有壟斷、排斥其他競爭者等行為。

請注意這個用詞,藐視。這是個態度問題。我們在上一篇關於阿里的文章中(12月13日《阿里,還活得下去嗎?》,已經拆解得非常清楚了。


其他幾句話是什麼意思呢?

公司治理結構,估計針對混業經營管理不善、股東構成等問題。

螞蟻上市不成,股東被翻了個底朝天,包括那幾隻基金的掌控人。再加上許多媒體對於大型資本玩家、疊碼仔的描述,在某個層面上,我們已經了解得比較細緻。




太多的人津津樂道於賭場、明星等邊角軼事,以看香港連續劇《大時代》的方式,並不是看待螞蟻事件的正確方式,而是思維的墮落。誰來掌控螞蟻,絕不是財經八卦,而是未來主要資源掌握在誰手中的大是大非問題。

螞蟻整改的時間表和路徑圖已經清晰。在回答記者的提問時,潘功勝表示,金融管理部門對螞蟻集團提出了重點業務領域的整改要求。

螞蟻要儘快遞交整改時間表,並且落實到行動上,這關係到他們的存亡。


阿里要做的是五件事。

一是回歸支付本源,提升交易透明度,嚴禁不正當競爭。二是依法持牌、合法合規經營個人徵信業務,保護個人數據隱私。三是依法設立金融控股公司,嚴格落實監管要求,確保資本充足、關聯交易合規。四是完善公司治理,按審慎監管要求嚴格整改違規信貸、保險、理財等金融活動。五是依法合規開展證券基金業務,強化證券類機構治理,合規開展資產證券化業務。


接下來,螞蟻跟監管部門的對接不是一次、兩次,而是幾十次、上百次。

螞蟻,請重拾支付基因。別忘記,螞蟻最早的基因是電商和交易者服務的支付基因。

如果想成為金融控股公司,可以,按照監管規定來,資本和交易跟其他金融機構一模一樣,這一來,大互聯網的平台優勢大大降低。

這篇文字裡面,有四個字,監管套利。原先的模式,可以被視作在互聯網金融初發期、監管真空期的監管套利模式。


改變監管套利模式,螞蟻原先主要的贏利模式要被連根拔起。

諸位先不要問螞蟻能不能上市,就算能夠上市,估值完全不可同日而語。

從根本上來說,原先的那隻螞蟻,已經不存在了。




從螞蟻波及到整個市場,最近,一些互聯網金融產品下架,就是打破監管套利的行為。

12月18日,螞蟻集團率先下架互聯網存款產品。隨後,京東金融、陸金所、理財通多家平台下架了互聯網存款產品。在互聯網平台上進行金融混業經營,估計沒有空間了,現在進行混業的,要在公司治理上進行改革。

此前,央行金融穩定局局長孫天琦兩度發聲,除了揭示風險隱患,還將互聯網平台的相關行為定義為非法金融活動,措辭嚴厲且強硬。


互聯網平台的金融活動,早已度過了蠢動期,從支付、P2P開始的互聯網金融狂潮告一段落,一切盡在監管。

市場穩字當先。為了避免引起市場的巨幅震盪,四部門提出,要加強風險管控,保持業務連續性和企業正常經營,確保對公眾的金融服務質量。不要把風險轉嫁給市場,市場必須是平穩的。


也許是擔心引起波動,引發誤發,在新華社的這篇稿件中,除了強調堅決打破壟斷、所有金融業務必須持牌經營外,還強調了,依法保護產權,弘揚企業家精神,激發市場主體活力和社會創造力。


阿里被市場監管總局立案調查

阿里與市場監管部門過往有各種愛恨情仇。


大戲來到後半段。

日前,國家市場監管總局根據舉報,依法對阿里巴巴集團控股有限公司實施「二選一」等涉嫌壟斷行為開展立案調查。

我們看到的新聞主要來自於浙江新聞客戶端。


12月24日,國家市場監管總局調查組執法人員進駐阿里巴巴集團控股有限公司開展調查。這次調查的重點是反壟斷、反不公平競爭。阿里的二選一,無疑成為眾矢之的。

為確保調查順利進行,浙江省市場監管局抽調精幹力量分成若干小組,實行「一對一」對接機制,積極配合總局調查組開展工作。


《人民日報》、《經濟日報》等媒體都發表了評論,基調是:

    鼓勵與規範應當並重,線上經濟必須依法依規進行創新發展,如果超越法律法規限制,放任市場壟斷、無序擴張、野蠻生長,終將使整個行業無法實現健康可持續發展。


值得一提的是阿里的態度。

藐視這個詞,已經跟阿里無關。

調查人員對阿里巴巴集團控股有限公司及部門相關負責人進行了調查詢問,並提取相關證據資料。阿里巴巴集團控股有限公司積極配合,認真接受調查組詢問,及時提供相關資料,自覺接受調查。整個過程平穩有序,當天現場調查全部結束。

阿里自己的通稿中,表示將積極配合監管部門調查,目前公司業務一切正常。以往的年少輕狂,一掃而光。

馬雲2019年宣稱退休,並不意味着馬雲時代的結束,從那次演講開始,才是馬雲式資本時代的結束。

無論是哪個通稿,都強調了對平台經濟的支持,希望規範不要影響中國互聯網經濟的發展。


浙江新聞客戶端的稿件記者的問題是:這次對阿里巴巴集團控股有限公司的反壟斷調查將對浙江平台經濟發展產生什麼影響?

這一段的回答非常長,浙江省市場監管局負責人的回答是,目前全省各類網絡交易平台共有310個,平台上網店數量超過900萬家,2019年平台的網絡交易額超7萬億,占全國消費類網絡商品交易總額近70%。

市場監管總局對阿里巴巴集團控股有限公司進行立案調查,並不意味着國家對平台經濟鼓勵、支持的態度有所改變,恰恰是為了更好地規範和發展平台經濟,引導、促進其健康發展,以期為經濟高質量發展做出更大貢獻。


這個口徑與《人民日報》的口徑完全一致。

《人民日報》的評論表示,不以規矩,不成方圓。此次立案調查,並不意味着國家對平台經濟鼓勵、支持的態度有所改變,恰恰是為了更好規範和發展平台經濟,引導、促進其健康發展,以期為中國經濟高質量發展做出更大貢獻。

中國的經濟發展是必要的,反壟斷不是反市場,而是建立法治市場經濟,怎麼強調都不為過。人民美好生活的前提之一,是經濟的發展。


12月26日,胡錫進發表了一篇評論,裡面有一段話,不光可以作用於馬雲,也可以作用於其他頭部企業家。

企業家、尤其是成功企業家會因財富的積累而形成對社會資源相當大的支配力,以及由此延伸出的影響力。

從本質上說,這是一種權力。希望越成功的企業家越要有健康的權力觀,這些權力一定要用於服務社會,用於增加社會的福祉,除了法律支持的個人消費之外,這種權力不應被用來謀求與經營企業無關的其他個人利益和欲望。


企業家要本本份份的經營好企業,不應該想入非非。

什麼叫做本份?我們來看看最近這段時間阿里和拼多多的股價表現。

從美股來看,阿里10月27日最高達到每股319.32美元,此後一路下行,雖有反彈,但有氣無力。




拼多多呢,12月9日到達每股163.10美元的高位,即使市場動盪,影響不大。




這是不同的態度造成的,企業家應該更加低調務實,相信,黃錚會把本份踐行到底。


退市門檻低 造假小心吃牢飯

最近,股市中還有一則重磅消息,牽涉到退市和造假。

滬深交易所公布的退市新規,因為門檻低,退市家數太少,引發了熱議。

12月14日,滬深交易所發布退市新規(徵求意見稿),從市值、財務造假、信息披露等多個方面對退市標準進行了改革,調整和優化了退市程序,取消暫停上市和恢復上市環節等。


有業內人士反應,標準太低,財務造假原則上不退市太過溫柔。確實,按照這樣的標準,不會有多少公司退市。

但要相信整頓經濟秩序的決心,重拳很快到來。

12月26日,第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二十四次會議審議通過了刑法修正案(十一),2021年3月1日起正式施行。

刑法案一出,可以用兩個詞來形容某些公司股東,股慄,發抖。

對欺詐發行,修正案將刑期上限由5年有期徒刑提高至15年有期徒刑,將對個人的罰金由非法募集資金的1%-5%修改為「並處罰金」,取消5%的上限限制,對單位的罰金由非法募集資金的1%-5%提高至20%-1倍。


對於信息披露造假,修正案將相關責任人員的刑期上限由3年提高至10年,罰金數額由2萬元-20萬元修改為「並處罰金」,取消20萬元的上限限制。

強化對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等「關鍵少數」主體的責任追究,明確將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組織、指使實施欺詐發行、信息披露造假,以及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隱瞞相關事項導致公司披露虛假信息等行為納入刑法規制範圍。

這樣一來,公司退市數量可能不多,但造假的中介、實控人,有可能要吃上15年的牢飯。


從民事轉向民事、刑事雙管齊下。

退市家數多,會加劇市場波動,不震懾又不行,讓造假者付出代價,是符合當下現實的行為。

金融監管越來越嚴,倒覺得曙光在前,但這是開放的前奏。沒有制度,市場必然無法開放。

市場往哪裡轉?新加坡是可以參考的地方之一。---(葉檀財經)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