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2-28 11:16:13聖天使

第四次危機正式爆發!2021年,普通人該如何應對?

推动中国经济实现高质量发展


[作者:王德培,福卡智庫首席經濟學家]

2020年,發生了太多黑天鵝。年初疫情大爆發,隨後又經歷了美股連續熔斷、原油價格負數的活久見,就在我們以為全球資產價格要暴跌的時候,整個金融市場又走出了漂亮的V型反彈。

到今天,茅台股價、新能源汽車、比特幣、部分核心區域的房產價格等,不斷刷新了歷史新高。

2021年會和2020年有什麼不同之處,如何理解有關部門強調對平台經濟的管控,以及普通人如何做好投資理財等現實問題,功夫財經特意專訪了福卡智庫首席經濟學家,國務院特殊津貼專家,中國經濟體制改革研究會副會長王德培老師。

以下內容整理自本次專訪。


1

2021年全球經濟展望

從大的結構上說,中美之間無論是民主黨掌權還是共和黨掌權,都不可能有根本性的轉變。

這件事情當年在奧巴馬的時候就已經明確說了,中美之間有一個戰略的生存空間擠壓。拜登上台,可能明面上平緩一下,但是大的結構上改變不了。




我們只要堅持一條,就是貿易上的禮尚往來和政治上的公平公正,那大的格局就不會出現什麼問題,除非美國的鷹派突然搞一些幺蛾子。

我去年寫了一本書《中國經濟2020》,被評為全國十大財經暢銷書之一,那本書的副標題是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今年以來的變化,比如疫情橫行、全球經濟的亂套等等,不幸被我們言中了。

我今年的新書《中國經濟2021》,副標題是開啟複式時代。




早在2018年年初,我就已正式提出第四次金融危機已爆發的論斷,而這次的危機不同於以往,這次的危機是涵蓋方方面面,複雜性超越以往的一場複式大危機,本質上是對市場經濟過度、政府超發貨幣、人類生產生活方式偏離的集中清算。

自2008年第三次金融危機爆發以來,為應對危機,以美國為首的世界各國展開了量化寬鬆大比拼,全球零利率、負利率成為常態。

為什麼印錢?因為這是避免社會崩塌最簡便的辦法,我在後面會詳細談一下。

而為什麼說全球在量化寬鬆的道路上越走越遠,卻還沒有達到危機的臨界點?


我認為,2021年也很難說是債務危機,債務危機可能要伴隨其他事情的疊加,發酵以後它可能才會爆發。但即便在2021年不爆發,它也只是把危機往後挪,飲鴆止渴。

客觀冷靜地說,危機有的時候是無法迴避的。微觀上講,企業的起起伏伏,也是無法迴避的。當市場要往下掉的時候,不管是國企、外企,還是民企,都面臨一個生存問題。而處理關於國企的債務問題,反而會加速推動我們國企混改的歷史步伐。




關於地方債務,現在中央政府的態度很鮮明,繼續舉債如果不達標的話,堅決遏制,那麼以往的債務怎麼償還?償還不了的話,怎麼談信用?

事實上,在一些很市場經濟典型的國家,比如底特律,它早就破產了。從這個意義上講,中國的市場化、中國的法制都將在債務危機的推動下,走上新的歷史階段。


2

不安分的產業政策

所謂的補貼政策,在一定意義上講,是一些部門的手不安分,習慣在民營企業的懷裡亂摸,這也是玩笑話,但從檢驗效果來看,所謂的政策補貼效果並不好。

我認為要鼓勵新能源汽車的發展,不能走所謂的補貼之路。如果認為燃油車不好,那實際上可以加大燃油車的稅收,比如說污染稅之類的力度再大一點,其他的市場競爭你放開。


但是也有一些處於灰色地帶的車,比如混動車,電動的權重很小,燃油的權重很大,那這究竟是新能源車還是啥?需要提前把方向和規則講清楚。現在財政的錢很金貴,不應該用在這些方面。

另外所謂的新能源汽車,真是省油的燈嗎?也不見得。好多打着新能源名義的公司,被賦予了許多金融企業的功能,所謂的A輪融資C輪融資等等,我們在共享單車、長租公寓裡面已經有深刻的教訓了,不應該再蔓延到我們新能源汽車行業上。




▲截止12月10日,有媒體測算小黃車等退押金還要988年

創新是好事,但是有關部門在某一些市場行為的規制上,也需要先行。

比如P2P這件事,美國也有,但他們預先就做了或者及時做了一些規定,比如說要在網絡上借款的話,夫妻兩個年收入不到20萬是不行的,而且也不能借款超過百萬,現在規矩是越來越緊、越來越細。

那麼我們這裡呢,有的時候往往是要麼什麼規矩也沒有,要麼是亂了以後就收得太緊。

實際上,如果有關部門作為到位的話,幹嘛徹底的放?在放的過程中有沒有規矩?可不可以帶着剎車往前走等等,不能讓社會形成後果了,才證明這件事是不對的,最後倒霉的還是參與的老百姓。


3

量化寬鬆對中產和窮人的影響

疫情期間,在貨幣之水的衝擊下,相較於與生活用品有關的商品通脹、與生產資料有關的商品通縮,以房地產、股票為標誌的核心資產價格卻保持堅挺甚至上漲。從全球範圍內來說,貧富分化也愈來愈大。

這個問題很現實,實際上很深刻。我為什麼不看好民主黨拜登,因為他們堅持的是政治正確,而政治正確就等於市場經濟加民主政治。




市場經濟經過300年,它所謂的要素優化配置,配置到最後,是讓那些富人的財富越來越多,廣大底層或是中底層的就業者被配置出局了。

這件事情上,也揭示了當下世界政治經濟中的一個大割裂。我們說政治是經濟的集中表現,戰爭是政治的最高形態。


現在經濟上是全球化,一些大型的跨國企業,在全球優化它的資源配置,拿了利潤的高地,獲取了成本的窪地,但是與經濟相匹配的政治並沒有全球化。

說到這,你說特朗普傻不傻,還在國與國之間吵架,吵什麼吵,應該聯合起來,針對那些全球超壟斷的企業想辦法,怎麼樣讓它們做到財務報表方方面面的透明,而不是在孤島上註冊公司,在發展中國家賺錢,貨幣又存到北歐的什麼銀行裡面去。




▲CRS,共同申報準則,雖然不是具有法律效力的範本,但發起CRS的組織OECD提倡各成員國應按照要求,簽署公民信息交換的協議

在一定意義上,窮人面對分化是沒有辦法的,窮人只能等待政府的財政轉移支付。實際上,政府為了避免傷筋動骨的改革,一個最簡便的辦法,就是印鈔。

那麼大洪水來了以後,諾亞方舟在哪裡?我講一個大的方向,諾亞方舟主要是資產,貨幣多了以後資產價格就上來了。


對於中產來說,我實事求是地講,賺快錢的時代,已經翻過去了,許多中產階級不認賬不甘心,也沒辦法。

中產階級是靠勞動致富的人,我認為在這個時代,首先要投資自己,投資自己的大腦、健康和消費。中產階級手裡的幾十萬幾百萬,並不是發生根本性改變的決定因素。

銀行理財產品過去收益四五個百分點,現在已經跌到了一兩個百分點了。有一些打工者就幾萬、幾十萬,我開玩笑講一句話,吃好、穿好、用好、玩好、一路走好就算了。

要想翻身,得投資自己的認知,否則一輩子守着那一點錢,也沒過好。特別是我們一些老同志,你們不花,小輩也不會理解,錢毛的太厲害了,對不對。


4

中國經濟的希望在南方?

中國經濟的南北差異、變化與差距,是多年來的熱門話題。最近又被提出來,是因為前三季度中國GDP排名前十的城市中,僅有一座北方城市(北京)。

客觀來說,南方經濟發展越來越好,似乎是一個趨勢了,裡面有兩個原因,一個是市場經濟,一個是國泰民安。

先說國泰民安,在國泰民安的背景下,哪裡宜居,人就愛往哪裡去。比如海南島就生活着很多東北的人,為什麼?因為在東北全年至少有一個季度,人類是無法在戶外活動的。

早年中國處於動盪的時期沒辦法,那會要闖關東,由於東三省常年未開發,形成了很肥沃的黑土,但是當這種事情結束以後,就不需要避戰亂了。


                             


另外一個是市場經濟,戶籍制實際上也名存實亡了。過去有糧票之類的,把居民鎖在居住的地方。現在市場經濟,全都放開了,有錢就是想到哪居住就去哪居住,你可以去三亞買房,也可以去深圳買房。

還有一點,和南方相比,北方的市場經濟文化發展得慢了一些,北方在上個世紀更多是靠近政治中心,它對市場經濟不見得是一個好事情。

對於年輕人來說,選擇在哪座城市生活,不見得全都是因為經濟因素,年輕人還有住房問題、婚姻問題、育兒問題等等一系列的問題。從這個意義上,大的方向是孔雀東南飛,但是個人也需要根據個人的條件做出判斷。---(功夫財經)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