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2-25 16:59:50聖天使

《科學》:英國出現新冠變異毒株,免疫脆弱人群扮演重要角色

英国惊现新冠变异新毒株 传播力激增70 ,伦敦紧急封锁


當地時間12月23日,《科學》刊髮長篇報導,聚焦引發歐洲混亂的新冠病毒變異毒株B.1.1.7的進化之路。目前,學界的觀點傾向於:該變異毒株是在一名免疫力脆弱者體內完成變異的。

《科學》提示:在新冠大流行期間,應該格外關注免疫脆弱人群。他們可能是新冠病毒出現重大變異的關鍵。

這是因為免疫力脆弱人群可能為新冠病毒提供了進化譜系的機會。而新產生的譜系如果傳播速度更快,更具致病性或沒有相應的疫苗,那麼這些慢性感染不僅對患者構成危險,而且還可能改變新冠大流行的進程。




病毒學家古普塔此前發現相似病例

《科學》報導稱,2020年6月,劍橋大學的病毒學家古普塔(Ravindra Gupta)注意到了一個特殊的新冠病人。這名癌症病人一個月前因新冠肺炎入院,而且住院期間病毒在持續脫落。該患者此前因淋巴癌復發而接受利妥昔單抗治療,這種藥會耗盡他產生抗體的B細胞,這使他很難對抗新冠病毒(SARS-CoV-2)感染。

古普塔研究過艾滋病抗藥性問題,這讓他對這一特殊新冠病例感到好奇,他試圖治療了這名患者。儘管被給予抗病毒藥物瑞姆昔韋和並進行了兩輪血漿治療,8月份這名患者在確診101天後還是死亡了。當古普塔研究這名患者的新冠病毒基因組序列時,他發現病毒獲得了一些突變,可能使它逃脫免疫。

現在,古普塔12月初在預印本網站medRxiv上發表的論文已成為各國研究人員試圖了解B.1.1.7(在英國首次被發現的新冠病毒變異毒株)的重要參考。這一新冠變異毒株比其他毒株傳播得更快,它含有古普塔在那名癌症患者體內發現的一種突變。研究人員認為,新冠變異毒株B.1.1.7也可能起源於免疫力低下的長期患者。惠康基金會(Wellcome Trust)主任、傳染病科學家法拉(Jeremy Farrar)說,這是一個完全合乎邏輯、合理的假設。

科學家們仍在設法弄清B.1.1.7變異毒株中的突變到底會帶來什麼影響。B.1.1.7的出現導致英國政府加強了對新冠病毒的遏制措施,歐洲其他國家也開始對英國實施旅行禁令。

變異毒株B.1.1.7以及古普塔等人的研究,也給世界提出了一個醒:需要關注免疫系統脆弱人群在新冠大流中的潛在作用。如果他們為病毒提供了進化譜系的機會,而新產生的譜系傳播速度更快,更具致病性或沒有疫苗,那麼這些慢性感染不僅對患者構成危險,而且還可能改變新冠大流行的進程。

目前尚不清楚是否會這樣演變,但傳染病科學家法拉認為,重要的是要確保醫生在照顧此類患者時採取額外的預防措施,直到對這些患者的治療是在相當可控的情況下進行的,就像之前治療患有耐藥結核病患者一樣。

研究人員的關注主要集中在接受化療和類似情況治療的癌症患者。 「例如,我們還不了解因艾滋病毒而免疫力低下的人,」法拉爾說。


游记 英国 充满历史感的肯特郡小镇rochester


三個關鍵位點的突變

B.1.1.7新冠病毒變異毒株引起了科學家的注意,因為它與英格蘭肯特郡的疫情暴發有關,其病例增長曲線比正常情況更陡。基因序列顯示,這一新冠病毒變異毒株積累了許多突變,這些突變共同導致病毒蛋白發生17個位點的變化,其中8個發生在重要的刺突蛋白(S蛋白)中,其中有三個位點變化比較關鍵。


第一個是69-70del,這是古普塔在他的英國劍橋患者身上發現的一種基因缺失,該患者體內的新冠病毒似乎因為這一個點位的缺失逃避了免疫系統。它導致刺突蛋白中兩個氨基酸的缺失。在實驗室實驗中,古普塔發現工程改造後攜帶這種缺失刺突蛋白的病毒具有兩倍的感染力。


第二個是N501Y,這是弗雷德·哈欽森癌症研究中心的進化生物學家布魯姆(Jesse Bloom)所發現的病毒突變,可以增加病毒蛋白與ACE2受體(這是新冠病毒進入人體細胞的「大門」)的結合程度。該突變也存在於501Y.V2中,這是南非研究人員在對三個沿海省份迅速暴發的疫情進行調查後發現的新冠病毒變體。夸祖魯-納塔爾大學(University of KwaZulu-Natal)的病毒學家Tulio de Oliveira說,他們發現這一譜系似乎傳播得更快了,他的工作首先使英國科學家意識到了N501Y的重要性。


第三個令人擔憂的變異位點是P681H,它改變了必須剪切刺突蛋白才能進入人體細胞的位點。這也是新冠病毒和SARS病毒刺突細胞的不同的位點這一。柏林Charité大學醫院的病毒學家Christian Drosten說,這一位點上的突變和N501Y一樣重要。


到目前為止,新冠病毒通常每個月只能獲得1到2個位點上的突變。科學家們認為B.1.1.7的變異可能也是符合這一節奏的,它的變異也許不比其他譜系更快。科學家們認為,B.1.1.7可能產生在一名慢性感染患者體內,經歷了漫長的進化過程,並在感染的後期才對外傳播了該毒株。世界衛生組織流行病學家瑪麗亞·范·科霍夫(Maria Van Kerkhove)說,「我們知道這種情況很少見,但這是有可能發生。猶他大學的病毒學家Stephen Goldstein表示同意:在正常的進化情況下,B.1.1.7累積的突變顯然太多了。這表明B.1.1.7實在宿主體內進化了很長的時間。


正如古普塔的數據所示,免疫系統脆弱人群可能會給這種病毒累積變異的機會。12月3日發表在《新英格蘭醫學雜誌》(NEJM)上的一篇論文提供了更多的證據。論文描述了波士頓一名免疫能力低下患者,在死前154天感染了新冠病毒。研究人員在其體內提取的毒株中發現了幾個突變,其中就包括前文提到的N501Y。該論文的作者、哈佛大學公共衛生學院的漢納格(William Hanage)表示,這表明在新冠病毒相對較短時間內、在單個患者體內就能發生相對較多的突變。


漢納格說,在感染新冠病毒幾天內就清除病毒的患者體內,根本就沒有足夠的時間讓病毒累積大量突變。

現在的問題是:免疫力脆弱的慢性新冠患者體中產生的突變毒株,是否會令病毒更迅速地傳播。在幾年前發表的研究中,進化生物學家布魯姆發現,免疫受損患者的流感病毒中的某些突變,後來在全球也產生了傳播。布盧姆說,在免疫力低下的病人中發生的事情很有可能預示着未來的情況。


不過,布盧姆也表示:幫助病毒在患者體內比其他病毒更適應的方式,可能與讓病毒更好地在患者之間傳播的適應方式截然不同。

英國科學家和其他國家的科學家起初對B.1.1.7毒株因突變更易傳播這一結論,是持謹慎態度的。但是聖安德魯斯大學的傳染病專家Müge Çevik說,新的新冠變異毒株正在迅速替代其他變異毒株。Drosten說,他最初是持懷疑態度的,但現在也變得更加確信了。


科學家正在討論一種可能:該病毒與人體細胞上的ACE2受體結合的強度提高了,這使它比之前的新冠病毒能更好地感染兒童。聖安德魯斯大學的傳染病專家Müge Çevik說,但到目前為止,證據還不足。即使孩子占感染B.1.1.7毒株的人群比例更高,也可能是因為大部分場所已封閉但部分學校仍然開放,從而加速了該突變毒株在兒童中的傳播。


Drosten說,另一個假設是P681H位點上的突變,可以幫助新冠病毒更好地感染上呼吸道細胞,這筆比感染肺等下呼吸道更容易地傳播。


令人担忧 挪威发现新冠病毒新变种,变异病毒会导致二次感染


疫苗仍然有效,沒必要驚慌失措

一個重要的問題是,南非或英國譜系毒株是否會導致更嚴重的疾病,甚至逃避疫苗誘導的免疫?到目前為止,幾乎沒有理由這樣認為。

美國拉霍亞免疫學研究所(LJI)的Shane Crotty說,雖然一些突變已經被證明可以讓病毒避開單克隆抗體,但疫苗和自然感染似乎都能產生針對病毒大部分片段的廣泛免疫反應。他表示,「要想讓病毒擺脫這種情況,將是一個真正的挑戰。他以麻疹和脊髓灰質炎病毒為例,這些從未學會逃避針對它們的疫苗,「這些都是歷史上的例子,表明我們不要驚慌失措。」


在當地時間12月22日的一場新聞發布會上,BioNTech首席執行官Uğur Şahin指出,與他們公司的COVID-19疫苗中信使RNA編碼的刺突蛋白的1270多個氨基酸相對比,英國變異毒株只有9個氨基酸不同。他說,「從科學上講,這種疫苗的免疫反應很可能也能對付這種新病毒。」Şahin補充道,實驗正在進行中,應該能在2021年的第一個星期確認結果。


德國疾控機構羅伯特·科赫研究所的進化病毒學家塞巴斯蒂安·卡爾維格納克-斯賓塞(Sebastien Calvignac-Spencer)說,各國首次採取如此激烈的行動,比如基於基因組監測和流行病學數據對英國實施封鎖和旅行禁令。他說,「這在規模上是前所未有的。」

但他預測,隨着基因組監測的擴大,如何應對令人不安的病原體突變的問題將會更加頻繁地出現。卡爾維格納克-斯賓塞用天氣預報來比喻這樣的措施,人們很高興他們為4級颶風做好了準備,即使預測結果是錯誤的,風暴也沒有那麼嚴重。「這有點類似,除了我們在基因監測方面的經驗遠不如天氣預報。」


雖然B.1.1.7在英國的形勢令人擔憂,但傳染病科學家法拉說,他同樣擔心另一種突變體在南非迅速傳播,目前在英國的兩名旅客中也發現了這種變異。它包括刺突蛋白處的兩種進一步突變,K417N和E484K。這些可能會影響病毒與人類細胞的結合,也會影響免疫系統對病毒的識別,法拉說,「我認為南非的這些變異比英國的變種更令人擔憂。」


他補充道,南非的醫院已經在苦苦掙扎。「我們一直在問,為什麼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到目前為止能夠躲過大流行?答案集中在相對年輕的人口和氣候上。」法拉稱,也許只要傳播更強一點,這些因素可能就完全無法阻擋大流行。

對於世界衛生組織流行病學家瑪麗亞·范·科霍夫來說,B.1.1.7的到來表明密切關注病毒進化是多麼重要。她說,英國擁有世界上最複雜的監測系統之一,「我擔心的是:在我們沒有測序能力的地方,這種情況在全球範圍內發生了多少?」

她認為,其他國家應該加強測序等方面的努力。所有國家都應盡其所能,在未來幾個月儘量減少新冠病毒的傳播。「這種病毒傳播得越多,它發生改變的機會就越大。」瑪麗亞·范·科霍夫說,「我們在玩一場非常危險的遊戲。」---(澎湃新聞)



*[遊說、招聘、整改:揭秘Facebook如何應對美國反壟斷大案]*



把招聘当成自己的事儿


(來源:新浪科技)

Facebook近期遭遇美國監管機構的兩起反壟斷訴訟,面臨被分拆的風險。為此,Facebook加強了政府遊說,招聘了一系列有政府背景的專家,並在內部啟動了一系列應對反壟斷的舉措。美國媒體本周對整起事件的來龍去脈進行了盤點。


以下為文章主要內容:

美國聯邦和各州的調查人員正在推進針對Facebook的兩起標杆性反壟斷訴訟。Facebook此前提出了自己的解決方案:採取措施,扶持未來的競爭對手。

過去幾個月,美國聯邦和各地監管機構一直在調查Facebook及其CEO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指控該公司存在非法壟斷的行為。監管機構逐步確信,在過去近17年的歷史中,Facebook一直在系統性地尋求收購或消滅所有競爭對手,採用非法的方式成為全球利潤最高的數字服務之一。


Facebook則對這些指控提出異議。知情人士透露,Facebook的主要律師表示,為了證明對競爭的支持,Facebook對改變此前的商業行為持開放態度。Facebook提出的設想之一是,允許另一家公司或開發者通過授權方式獲得Facebook的代碼以及複雜的用戶關係圖譜,讓它們可以更容易地創建自己版本的社交網絡。


Facebook今年早些時候提出了一份相對模糊的整改方案,這是其中的一部分。然而,調查人員最終拒絕了這個方案,理由是該方案未能完全解決對競爭的擔憂。最終,美國聯邦貿易委員會(FTC)和各州總檢察長,在紐約州總檢察長利蒂夏·詹姆斯(Letitia James)的帶領下,本月提起了兩起訴訟,試圖分拆Facebook。


资料图:社交媒体"脸书"(facebook)页面.


在美國聯邦和各州調查的最後幾天中,Facebook展開了緊張的談判。這表明了Facebook希望回擊政府指控的緊迫性,並預示着該公司將在未來的戰鬥中採取更積極的策略。多名消息人士表示,在長達18個多月的調查中,Facebook加大了遊說力度,聘請了實力雄厚的前政府反壟斷律師,並啟動了一系列與市場競爭有關的內部項目。


Facebook的這些工作是在為數字時代意義最深遠的法律糾紛之一做準備。市值8000億美元的Facebook將與美國最強大的監管機構在法庭上對質。最終結果不僅可能影響Facebook的未來發展,也可能影響到整個硅谷,以及政府監管科技行業的能力。

民主黨參議員理查德·布魯門撒爾(Richard Blumenthal)說:「執法者正擺脫過去幾十年的自滿情緒,這樣的情緒讓科技公司獲得了自由通行證。」在10年前加入國會之前,布魯門撒爾曾擔任康涅狄格州總檢察長20年。


這些反壟斷訴訟主要針對Facebook的兩起收購,即照片分享應用Instagram和消息應用WhatsApp。Facebook分別於2012年和2014年斥資數十億美元進行了這兩筆收購。FTC當時對交易進行了審核,但並沒有阻止Facebook的做法。

Facebook面臨的情況與20世紀90年代的微軟有些類似。微軟最終成功避免公司被分拆,但在案件中也展現出更克制、不那麼咄咄逼人的姿態。微軟遭遇的挫折也是Facebook等硅谷新興公司能夠崛起的前提條件。


對Facebook來說,早在監管機構本月提起訴訟之前,準備工作就已經開始。自調查開始以來,該公司一直在尋求霍華德·謝蘭斯基(Howard Shelanski)的建議。謝蘭斯基是奧巴馬政府前高級官員,是美國反壟斷和數字市場領域的重要理論家之一。目前,他也是Davis Polk律師事務所的合伙人。謝蘭斯基曾擔任FTC的經濟學家,當時2012年FTC為Facebook收購Instagram開了綠燈。最近,他曾協助美國當選總統拜登,在其他反壟斷和監管問題上提供外部顧問服務。


今年4月,Facebook聘請FTC前首席反壟斷律師芭芭拉·布蘭科(Barbara Blank)擔任公司的助理總法律顧問,近期還從美國國會挖來了兩名關鍵的議員助手。這包括參議員戴安·費恩斯坦(Dianne Feinstein)的助手阿南特·勞特(Anant Raut)和眾議員肯·巴克(Ken Buck)的助手麗蒂卡·羅伯特森(Ritika Robertson)。費恩斯坦近期積極參與了針對扎克伯格和其他科技行業高管的聽證會,而巴克是眾議院調查科技巨頭壟斷行為工作組的共和黨領袖,並曾建議對聯邦法律進行全面改革。


在這些招聘的同時,Facebook還投入大量資金,在反壟斷調查的過程中嘗試影響監管機構。數據顯示,從2019年1月1日至2020年9月底,僅僅在遊說美國聯邦機構方面,Facebook就花費了3200萬美元。

Facebook還在廣告和其他政治行動上投入更多資金。但根據法律規定,Facebook不必披露這些資金的金額。今年,Facebook支持了一項名為「美國邊緣」(American Edge)的新行動,希望保護科技行業免受監管審查,其模式類似於「全美步槍協會」。在政府提起訴訟的幾天後,「美國邊緣」也委託進行了新的民調,顯示美國監管機構應該「保持本土科技公司的實力」。


图注:facebook


紐約大學法學院反壟斷專家哈里·菲斯特(Harry First)認為,這種積極的應對態度表明,Facebook從前輩那裡總結了經驗。此前,微軟一直到很晚的時候才建立起自己的政治行動框架。

不過菲斯特指出,Facebook可能很難推進該公司期望的解決方案。「Facebook的遊說活動將會很難,因為過去多年中Facebook和扎克伯格獲得的媒體報道一直都很可怕。歸根結底,Facebook需要說服的是法官。」


今年夏季末,FTC和各州監管機構聯合,通過視頻會議軟件對扎克伯格及其副手、Facebook首席運營官謝麗爾·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進行了聽證。此次聽證會標誌着FTC的重要轉變。此前,FTC未能就2019年結案的隱私調查對扎克伯格進行聽證,遭到了巨大的批評。


在公開場合,Facebook高管近幾天試圖淡化威脅,表示即使面臨最嚴重的政治和監管威脅,公司也不會放慢腳步。Facebook首席產品官克里斯·考克斯(Chris Cox)在上周的全體員工大會上介紹了公司未來10年的發展路線圖,以及Facebook即將發布的一些產品。


其中的一款產品將向創作者付費,鼓勵製作個性化的視頻信息。這似乎是在模仿熱門應用Cameo。考克斯表示,Facebook將致力於過去多年的計劃,打通旗下的通信類服務,這其中涉及Facebook自己的消息應用,以及WhatsApp和Instagram。未來,其中一款應用的用戶將可以與其他應用用戶實現消息互通。通過這樣的整合,政府想要分拆Facebook就變得更加困難。


在遭到訴訟之前,Facebook就已經開始對內部結構進行優化,推動公司範圍的架構重組,專注於解決競爭問題。今年10月,Facebook還引入了強制參加的「市場競爭」培訓,指導員工如何避免可能被監管認為有問題的行為。例如,員工被告知,避免通過串通來挖人,以及以可能損害競爭對手的方式貶低第三方開發者的產品和工具。


員工還被警告,在沒有法律批准的情況下,不要切斷開發者訪問Facebook API(應用程序接口)的權限。這些措施似乎是對監管機構指控的具體回應。指控稱,Facebook限制數據訪問,從而損害或收購潛在競爭對手,這實際上是將其服務武器化,保障公司的市場支配地位。


Facebook高管要求員工不要以書面形式討論敏感問題。此前,扎克伯格本人的一些電子郵件和其他通信材料公開討論了如何打擊競爭對手。培訓的截止時間是12月11日,即美國監管機構提起訴訟的兩天後。這起訴訟迫使扎克伯格承諾,「將在法庭上做出抗爭」。

扎克伯格在周三的一條消息中對員工表示:「今天的消息只是小小一步,整個過程可能需要數年時間才能見分曉。」---(三言財經)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