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2-25 16:02:54聖天使

2020年汽車業步入電氣化時代,凸顯中國市場重要性



據路透社底特律12月21日報導,特斯拉的崛起使2020年成為美國汽車行業走向電氣化的一年,越來越多的投資者斷定,內燃機長達一個世紀的主導地位將在十年內走向終結。報道全文摘編如下:

特斯拉強勢崛起

特斯拉公司和華爾街使2020年成為美國汽車行業決定走向電氣化的一年。

特斯拉的市值飆升至6000億美元以上,使得這家由億萬富翁埃隆·馬斯克創建的一度搖搖欲墜的初創企業市值超過了全球銷量最高的五大汽車製造集團的總和。令人驚嘆的一幕出現在上周五:在被納入標準普爾500指數這一備受期待的事件發生之前,特斯拉股價在瘋狂的交易中攀升至創紀錄的高點。


就2021年而言,所有跡象都表明該行業將加速向電氣化轉型。這一轉折點與福特汽車公司推出T型車裝配流水線或通用汽車公司2009年破產一樣具有重大的歷史意義。

就在特斯拉崛起的同一年,激進的對沖基金和其他投資者加大了要求企業應對氣候變化的壓力。越來越多的證據表明,更多的投資者斷定,內燃機長達一個世紀的主導地位將在十年內走向終結。


捷豹汽车诞生于20世纪30年代,距今已有80多年的历史.


從倫敦到北京再到加利福尼亞,一些政治領導人也支持最早在2030年開始逐步淘汰純內燃機汽車的計劃。在減少溫室氣體排放方面面臨的壓力削弱了對內燃機進行大規模新投資的合理性。在美國、英國、德國、法國和日本等國家,目前有成千上萬個製造業工作崗位與內燃機息息相關。

今年還有其他一些強大的力量也動搖了汽車行業的現狀。新冠疫情奪走了現有汽車製造商賴以向電動汽車有序過渡的銷售額和利潤。中國從疫情中迅速復甦,對行業投資產生了更加強大的吸引力。


新技術助推轉型

今年,通用汽車首席執行官瑪麗·巴拉和其他業內高管開始響應特斯拉的馬斯克,稱電動汽車電池成本可能很快就能與內燃技術持平。不過,消費者(尤其是美國消費者)是否準備告別以石油為燃料的皮卡等車型仍有待觀察。

美國最暢銷的汽車仍然是大型燃油皮卡。在今年春天疫情迫使工廠停產後,對於此類汽車的需求推動了底特律汽車製造商的復甦。

經紀公司伯恩斯坦在一份報告中寫道,最好的電動汽車和電池製造商可能最早會在2023年推出與內燃機汽車前期成本相當的車型。

伯恩斯坦的汽車業分析師寫道:「2030年,電動汽車將終結內燃機汽車時代。」


向電動汽車的轉型也在加快汽車向數字化機器的並行轉型,這些機器的大部分價值來自提供豐富視覺顯示和自動駕駛系統等功能的軟件。

在整個行業里,像戴姆勒公司這樣擁有百年歷史的製造商都在爭相聘用程序員和人工智能專家。

管理自動駕駛系統、電池供電和車輛數據的軟件能力正在取代馬力,成為衡量汽車工程成就的標準。

特斯拉使用的智能手機式無線軟件升級曾經是這個硅谷品牌獨一無二的特色。2020年,美國最暢銷車型福特F-150皮卡經過了重新設計以提供無線軟件升級,使得這項技術成為主流。


▲蔚来整车车间


凸顯中國重要性

在最好的情況下,傳統的內燃機汽車在向軟件密集型的電動汽車轉型時也將面臨巨大的成本和對其勞動力的影響。但是,新冠疫情帶來的衝擊使得製造商用於調整適應的資金和時間都大幅減少。

埃信華邁公司預測,全球汽車產量在2023年之前都不會再次達到2019年的水平。

標緻雪鐵龍集團首席執行官卡洛斯·塔瓦雷斯說:「只有最靈活的、具備達爾文主義精神的企業才能生存下去。」他將領導菲亞特克萊斯勒與標緻雪鐵龍完成合併後的企業。


疫情也提升了中國對於汽車行業未來的重要性。中國從疫情中迅速復甦,加大了其龐大的市場對汽車投資的吸引力。

中國減少對石油依賴性的努力正迫使汽車製造商將投資轉向電池電動汽車和混合動力汽車,並將設計和工程活動從名古屋、沃爾夫斯堡和底特律等傳統中心轉向中國城市。特斯拉說,它將在中國建立一個設計和研究中心。

戴姆勒公司首席執行官奧拉·凱萊紐斯在10月的一次視頻會議中直言不諱地說:「我們需要審視我們的生產足跡,將我們的生產轉移到合理的地方。」他說:「去年,我們在中國售出了大約70萬輛乘用車。第二大市場是美國,售出了32萬至33萬輛汽車。」---(來源:參考消息/界面新聞)

[原標題:2020年汽車業步入電氣化時代 內燃機或在10年內走向終結]



*[美國共享經濟「打工人」也被困在系統里:算法苛刻,假日季更難熬]*





[文/騰訊科技 金鹿]

12月25日,當你在聖誕節前最後一刻考慮訂購禮物或美食時,是否考慮過共享經濟「打工人」的處境。事實上,由於今年新冠肺炎疫情爆發及其帶來的影響,這些人假日購物季的日子變得更難熬,他們面臨更激烈的競爭、無情算法的操控,被困在整個系統中難以逃離。


在疫情期間,排長隊、產品短缺和測試體溫似乎已經成為常態。但Shipt、DoorDash和Instacart等按需送貨應用的司機、代購還必須克服疫情帶來的種種阻礙,其中任何一個小疏忽都可能導致他們的工資縮水。美國媒體最近採訪了六名共享經濟「打工人」,他們都受到衡量他們表現的算法操控。他們表示,當在商場過道里奔跑,試圖找到你想要的任何東西時,最輕微的疏忽都可能影響到對他們的評級。


每天工作14小時才能賺到50美元

現年42歲的Shipt代購威利·索利斯(Willy Solis)說:「算法對我們不利。」他抱怨說,許多指標都「非常苛刻」,而且基於「你甚至無法控制的變量」。索利斯也是草根組織GIG Workers Collective的組織者,他稱自己已經與各種送貨應用合作過,包括DoorDash、Instacart和UberEats等。


就業網站ZipRecruiter的勞工經濟學家朱莉婭·波拉克(Julia Pollak)說,疫情導致大量工人湧入共享經濟,這種湧入還會在假日季加速。Shipt在10月份大舉招聘,招聘了10萬名新代購,11月底又招聘了5萬名代購。波拉克說,Instacart和DoorDash也加大了招聘力度,在互聯網招聘板上大舉發布廣告,並提供激勵性獎金。


美国开始"山寨"中国:共享单车只是其中一种


但共享經濟「打工人」人數激增也加劇了訂單的競爭。金融科技風險投資公司Fruish Ventures的一項研究顯示,在接受調查的零工中,68%的人報告稱,自3月份疫情導致的封鎖以來,他們的收入有所下降。最近接受採訪的員工表示,在所有應用程序中,沒有足夠的工作可供分配。


現年37歲的尼塔莉亞·庫珀-克斯汀(Nytalia Cooper-Kering)是伊利諾伊州迪凱特DoorDash公司的兼職司機,她說:「現在到處都是快遞員。」科斯汀使用這款應用已經兩年多了,但她說,從3月份以來,她每周要花大約25個小時的薪酬來支付車款,避免動用自己的儲蓄。從那時起,她所在的小鎮大約有7萬人,幾乎擠滿了司機。她說:「我能接的每筆訂單只有三四美元,每天需要工作12到14個小時才能賺到50美元。」


45歲的謝恩·羅布(Shane Robb)是佛羅里達州邁耶斯堡的Instacart代購。今年3月,當其航運和郵件服務商店因疫情而關閉時,他開始了共享經濟「打工人」的工作。羅布說,由於被困在家裡的老年人需求穩定,他4月份的平均薪酬約為每周800美元。但隨着時間的推移,越來越多的失業美國人開始從事送貨工作,他的收入也隨之下降。羅布說:「我的評分是4.96分(滿分5分),每筆訂單只有8美元或10美元,我的收入低於最低工資標準。」


「無法控制的變量」

對於Shipt、DoorDash和Instacart員工來說,評級是基於他們接受訂單的頻率、客戶滿意度、完成率和速度的組合。在Shipt上,評級最高的人會優先獲得送貨工作。而在Instacart,高評級會帶來最好的付款訂單。索利斯說,這些系統的問題在於,不可預見的情況可能會導致代購因「無法控制的事情」而受到懲罰。


從索利斯接受第二個訂單開始,麻煩就開始出現。在商店裡,他在過道中穿梭,躲避着一個又一個潛在障礙:商品脫銷,顧客遲遲不確認替代品,或者商店員工需要檢查庫存。他說:「隨着假日購物熱潮的到來,人們的購物籃里有很多東西,排隊的隊伍很長,有時信用卡不能用。所有這些加起來,很容易導致送貨延遲,而你的評級就會受到影響。」


伯明翰,阿拉巴马州   每月购置成本:504美元(排名第5低)   每月的房租:1232美元(排名第18低)   10年就业变化:-1.0%   伯明翰有全美第五低的住房购置成本,每月费用仅500美元多一点.


總部位於阿拉巴馬州伯明翰的Shipt在一份聲明中表示,代購的評級「是客戶滿意度的最明確指標」,並補充說,代購「在有改善機會時會得到通知」。然而,如果代購的評級降至某個門檻兒以下,他們可能會被從這款應用程序中剔除,也就是所謂的「停用」。但員工說,申訴或僅僅為糟糕的評級向公司尋求解釋很少會產生預期的結果。


底特律44歲的Shipt代購抱怨成,申訴往往都是徒勞的,因為有時公司員工會互相推諉,但就是沒有解決辦法。Shipt對此表示,該公司「提供多種反饋渠道,鼓勵代購向Shipt講述他們的體驗」。

Shipt於2017年被總部位於明尼阿波利斯的Target收購,目的是與亞馬遜和沃爾瑪競爭。Shipt提供食品雜貨送貨服務,以及百思買、Bed Bath&Beyond和Petco等零售商的商品。對於在得克薩斯州沃斯堡附近為Shipt送貨的卡西·勞斯頓(Kassye Raulston)來說,評級下降可能會危及她支付租金的能力。


勞斯頓有兩個孩子,最近變得無家可歸。她說:「每次送貨,你都是在冒險。如果我收到一份假日訂單,其中有100件商品需要在一小時後送達,我會在擁擠的商店裡飛馳而過,希望一切順利,因為每一秒都很重要。我可承受不起評級墊底的後果,我需要給我們全家留個住處。」

儘管勞斯頓已經做了兩年的代購,但她說,她的及時性和正面評價記錄可能會在一瞬間被一條糟糕的評論沖走。有時她會得到一個解釋,而另一些時候,她甚至不知道自己為何會被降級。本月早些時候,她的訂單接受率從90%下降到82%,儘管她沒有拒絕過任何一個訂單。


疫情之下美国经济众生相


疫情放大打工人工作不穩定性

這場疫情放大了這類共享經濟「打工人」工作的不穩定性質。在感染率不斷上升的過程中,勞斯頓說她被迫在速度和安全之間進行權衡。由於丈夫免疫功能受損,勞斯頓稱自己履行每一份訂單不僅對她自己有風險,對她的丈夫也是如此。她說:「這讓我很害怕。商店裡人滿為患,我們鎮上的人都不在乎戴口罩。」不過,勞斯頓說,拒絕訂單不是一種選擇,「我們需要這筆錢」。


對於使用總部位於舊金山的DoorDash從快餐店送貨的克斯汀來說,「停用」是她最大的恐懼。她極力維護自己的評級:「任何低於『5』的分數都可能讓你被踢出局。」根據DoorDash的停用政策,一旦司機接受了至少20個訂單,客戶評分低於4.2或完成率低於80%的司機可能會被停用。

DoorDash在一份聲明中表示,「透明的評級系統」是代購接收和理解顧客反饋的「核心部分」。該公司還表示,它允許司機選擇對停用或評級不佳提出上訴。


在過去的幾個月里,克斯汀還不得不與聲稱訂單從未送達的顧客作鬥爭。她現在會拍下快遞的照片,作為送貨的證據。她說:「人們都在為錢而苦苦掙扎。我明白,這是一場流行病,時局艱難,但這也真的傷害了司機。」42歲的紐約司機德謝·格蘭特(D『Shea Grant)也有過客戶聲稱商品被盜的經歷。她說DoorDash的評級系統「有利於問責」,並讓她保持專注。格蘭特稱,雖然「這遠不夠完美」,但爭端通常會在「幾天內」得到解決。


儘管如此,其他快遞工人抱怨上訴通常不會成功。羅布說:「你可以每天聯繫他們,告訴他們『我做的每件事都是對的』,但問題仍然沒有得到解決。你根本不知道哪裡出了問題,也不知道是哪個客戶出了問題。大多數客戶都不明白,任何低於『5』的評級都會把我們壓得喘不過氣來。」


今年3月,在疫情爆發之初,Instacart暫停了根據評級優先獲得訂單的做法,此外還寬恕了所有五星以下的評級。Shipt在4月份推出了類似的政策。據兩家公司的網站顯示,自那以後,兩家公司都恢復了疫情前的評級結構。Instacart在聲明中表示:「代購評級系統的設計是可靠、公平而準確的,我們已經採取了幾項措施,以確保代購不會因為他們無法控制的原因而受到不公平的評級。」


DoorDash最近的行動更進一步,該公司於12月17日對其評級系統進行了分階段更新。除了早先決定剔除被認為不受司機控制的因素影響的評級外,新系統還包括平均評級的詳細細目、客戶反饋以及在停用之前對延遲提出異議的能力。據該公司稱,預計在今年年底前完成全面更新。


今年10月,Shipt分階段實施了一個新的薪酬標準,取消了原來的佣金結構,轉而採用該公司所說的基於代購在訂單中投入的「努力」的新算法。在改變之前,勞斯頓說她每周賺500到700美元,這筆收入幫助她在失去家園後重新站穩了腳跟。但在新的制度下,她賺的錢少了很多。


Shipt表示,新系統納入了旅行時間、訂單總數、時間段和交通等變量,同時取消了之前對總訂單收取價值7.5%的佣金。該公司表示,「沒有一個公式可以分享,因為每個地方都有獨特之處,可以影響購物體驗」。克斯汀說,雖然她理解這些公司對接受度進行評級的原因,但它們剝奪代購選擇值得花費時間的訂單的能力。她說:「他們想確保你是可靠的,我不能責怪他們。但這是疫情期間,我們在外面冒着危及安全和健康的風險。「---(來源:騰訊科技/界面新聞)

[原標題:美國共享經濟「打工人」也被困在系統里:算法苛刻,假日季更難熬]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