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2-25 13:59:52聖天使

扛不住了!美元,正在加速貶值...

以失业率为例,虽然美国9月份的失业率已经降至7.9%,但是据美国劳工部的数据,截至9月12日,美国持续申请失业金救济人数已经达到1258万.


[文/財主家的餘糧]

2000年,是美國花心總統克林頓任期的最後一年。

雖然,在男女關係上頗為花心,但如果說到對一個國家的責任,對於國家債務和財政健康的責任,過去40年的美國6任總統里,其他任何一位,連給克林頓提鞋都不配。

2000年2月,為體現美國政府對於國家財政的責任,對於美元貨幣的責任,克林頓提交了聯邦政府2001年財政預算案文件,光看文件標題和摘要,就充滿了浩然正氣:

「成功建立於財政紀律之上」;「面向21世紀增強(美國)競爭力」;「恢復對政府的信任」;……




總統本人,在面對美國國家債務也發表演說:

「我們艱難地選擇了削減赤字、平衡預算的道路。一年年,我們拒絕了政治上有吸引力、但經濟上不明智的減稅政策誘惑,因為這會讓我們的承諾(減赤)走向反方向。

過去兩年我們努力還債,讓國債規模減少了1400億美元,歷史最多。

我們終止了赤字,打開了通向新時代經濟機會的大門。縮減國債就意味着減稅,讓美國家庭受益非淺。這說明,嚴守財政紀律就能幫助每個美國家庭。」

說這些話,克林頓當然是有資格的。


自1980年裡根總統上台以後,美國聯邦政府就過起了「寅吃卯糧」的日子,不管其財政收入多少錢,反正都要利用美元的國際貨幣低位,面向國內國外兩個市場,借更多的錢,來收買選民,並且給企業減稅。

反正,借債的好處都由時任總統享受,而還債的壓力全部留給後來的繼任者,何樂而不為呢?

從里根到布什,都在執行相似的政策,由此造成美國國債/GDP的比例迅速抬升,徹底扭轉了自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美國政府債務/GDP比例持續下降的趨勢,更是把自杜魯門到卡特時期美國聯邦政府的審慎財政形象,扔到了一邊。

從那個時候起,債務經濟,借債消費,用更多的債務來淹沒原來的債務泡沫,成為了迄今為止整個西方經濟發展的基本思路。


1

推翻克林頓,美國開啟多輪量化寬鬆

然而,這一趨勢,在克林頓當政時期,得到了中止。




這裡說明一下,美國的國家債務,按照其債券持有人的情況,被分為兩類:

一類稱之為公債(Public Debt),持有人是社會公眾、機構、外國政府以及美聯儲;

另一類稱之為政府間債務(Intragovernmental Debt),持有人是政府機構,諸如社保基金、聯邦退休基金等,這些機構收了民眾的養老錢,其中一部分就買成了國債。

克林頓的政府財政健康規劃中,計劃到2013年將公債完全償還(剩餘額度小於5億美元),只保留政府間債務,這將是美國債務最健康的狀態,也是對美元貨幣最負責任的方式。

按照當時歐美經濟學家們的估算,一個國家的債務/GDP的比例應該在70%以下,如果再高,就會影響經濟發展,陷入日本和意大利的境地。克林頓的這個聯邦財政規劃,可以保證美國的政府債務/GDP始終不高於70%。

然而,2001年小布什上台,你克林頓誰呀?憑啥老子要按照你的規定花錢?

之後不久,美國恰遇9.11恐怖襲擊,經濟也陷入衰退,小布什政府才不管克林頓那一套,你願意償還國家債務那是你的事兒,老子喜歡花錢!

不管是入侵阿富汗還是攻打伊拉克,或者是應對經濟衰退,小布什大肆舉債,讓美國的國債總額急劇飆升,其當政8年,美國國債總量幾乎翻了一倍,在其任期最後一年(2008年),美國的次貸危機全面爆發,隨後釀成全球金融危機,美國不得不通過了緊急救助法案,大量發行國債來救助華爾街金融機構的爛賬。

接下來奧巴馬上台,為解決小布什留下的爛攤子,奧巴馬在借債方面更是變本加厲,其在任8年,美國國債又在小布什當政的基礎上將近翻了一番,國家債務/GDP比例突破100%,奧巴馬也由此被美國人稱之為「赤字總統」。




發行國債太多,市場根本買不下,怎麼辦?

——當然是能印鈔的美聯儲來買咯!

在時任美聯儲主席伯南克的領導下,美聯儲先後實施了3輪量化寬鬆(QE)政策,美聯儲的國債持有量從8000億左右,飆升到了2.4萬億美元,藉機稀釋了美元的價值,同時幫助政府融資。

在天量債務刺激之下,奧巴馬離任之時的美國經濟正處於其進入21世紀以後最好的狀態,再加上美國的科技企業在全球都攻城略地, 2016-2017年的美國經濟,在全球一枝獨秀。


2

「懂王」上台,赤字驟增

接下來,一個什麼都懂的總統上台了。




在MAGA(讓美國再次偉大)的口號下,按道理來說,經濟這麼好,豈不是應該償還債務,徹底與被稱為赤字總統的奧巴馬劃清界限,向當年的克林頓學習,體現對美國信用的責任。

什麼,奧巴馬享受了政績,卻想讓大爺我給他還債?

我才不吃這個黑人總統的屎,我還要讓其他人都來吃我的屎!


於是,特朗普上台以來,不僅不在經濟良好的基礎上利用稅收償還債務,反而對美國企業和富人使勁兒減稅,還更大規模的開啟財政赤字。

短短4年時間,讓美國的國債又在奧巴馬時代的基礎上增加了近8萬億美元,平均每年增加國債2萬億美元,按照任期時長來算,這是美國有史以來最不負責任的總統。

美國的國債/GDP比例,終於開始向意大利和日本看齊了。


日本和意大利的政府債務確實一直有問題,但這兩個國家,並不是全球經濟的核心,其國債也主要由國內的民眾和金融機構持有,對全球金融系統的影響也並不大。

但美國國債可不一樣,眾所周知,美國國債是當今人類金融體系的基石,無論其市場深度、規模還是流動性,都是其他任何資產所無法比擬的。




更進一步,高達數萬億美元的美國國債,每天在是市場上大量交易,國債價格,決定了國債收益率的高低,而國債收益率的高低,更是直接成為了全球大類金融資產估值的基礎。

如果美國政府放棄對於債務的有效管控,任由聯邦債務無限增長,也就基本意味着美國國債正在失去信用,進入一種危險的境地。

2020年疫情爆發以來,美聯儲為了達到印鈔的目的,再次上陣大肆購買國債,抬高國債的價格,將美國十年期國債收益率給壓低到了1%以下的歷史最低水平嗎,這意味着,以名義美元計價,持有美元的無風險年化收益,被持續壓制在1%以下。

若考慮通脹問題,美元的國債收益率,自2020年初以來,就一直是負值,特別是2020年5月份以來,持有美國國債,其收益率持續位於-0.5%以下。




3

美聯儲壟斷國債收益率

讓你持有一樣資產,每天你都知道它在貶值,請問,你還願意持有它麼?

也許正因為如此,今年以來,大家已經頻頻聽說海外央行或金融機構減持美國國債的新聞。根據美國財政部最新公布的國際資本流動報告(TIC),美國最大的兩個海外債主——日本和中國,在過去的幾個月中,一直都在減持美國國債。

按道理來說,如果市場上有人減持(也就是賣出),會造成國債價格的下跌,而國債價格的下跌,反饋過來就是國債收益率抬升——但現在,這個市場循環,也被美聯儲給破壞了。

因為,美聯儲來到市場上,大肆購買海外央行和其他機構所拋售的國債,一方面為美國政府債務提供近乎無限的融資,另一方面,也持續壓制着美國國債的收益率,使其無法反應市場的博弈結果。

由此導致了一個頗為荒唐的結果就是,如今美聯儲所持有的國債,已經超過了所有外國人所持有的美國國債的總量加和。




一個大玩家,控制着整個市場上美國國債的價格,這意味着什麼?

這意味着,原來由無數機構、個人乃至央行一起博弈出來的美國國債價格不復存在,徹底被美聯儲控制的國債收益率,也根本無法反應市場的對美元需求的真實情況——整個美元體系的市場經濟活力正在逐漸衰竭和喪失,而以美國國債收益率為基礎的全球金融資產定價,也正逐步陷入紊亂……

誇張一點兒的說,這意味着自1990年代以來延續20多年的全球市場經濟,正在美聯儲的控制之下,逐漸僵死。


4

美元,還值得信賴嗎?

更進一步,最近一兩年,美國聯邦政府體系整個思路轉向MMT(現代貨幣理論),政府內部不認為公共債務飆升會造成多大問題,也沒有了想要控制債務的意願,這意味着美國政府的債務還將在現在的基礎上繼續飆升,直到美元價值毀滅!




要知道,因為美聯儲疫情以來的無限量化寬鬆(瘋狂的印鈔),其資產負債表規模,在短短几個月之內,飆升了75%。

3月下旬開始,兩周的印鈔規模抵得過2007年之前200年印鈔的總規模,而以MZM(0期限貨幣)計算的美元,也同樣創出有史以來的最大增量……






原來,美國國債被視為國際上最安全和最值得信賴的資產,但在美聯儲這種喪心病狂和不顧一切的印鈔之下,市場陷入恐慌,拼命尋找除美國國債之外的安全資產,從科技股到黃金,再到比特幣……而以美元計價的通貨膨脹在美國也風雨欲來。


在這一過程中,不負責任的美聯儲,加上不負責任的美國政府,他們把美國國債和美元信用,當成點石成金的魔法棒,一個忙着印鈔來討好金融市場,一個忙着撒錢來討好選民,卻沒有看到,原來堅若磐石的金融基礎,已經逐漸被流沙所代替,市場已經開始陷入信用恐慌……

但是,他們卻裝聾作啞、視而不見,任由世界一天天的陷入危險之中,看着美元和美債這一對孿生兄弟,一步步的走向自殺的境地。

當代世界最無恥和最不負責任的行為,莫過於此。---(功夫財經)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