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2-22 17:12:43聖天使

全球央行成功應對了2020疫情危機,但卻埋下了這個風險

中国外贸继续成为全球经济稳定器


全球的央行成功應對了今年史無前例的疫情和封鎖之後,證明他們的確從2008-2009年的金融危機中汲取了教訓。這一次,他們採取了強有力的措施來防止市場停滯,創造資金穩定市場,並間接為巨額赤字支出提供資金。

但這是有代價的。央行們幾乎是在扮演着一個政治角色,這非常危險。特別是,美聯儲在設立了由政府資金支持的緊急貸款工具之後,其實就已經「越界」了。


央行們都「妥協」到了什麼程度?

周末,美國國會的疫情救助方案談判所碰到的最後一個障礙就證明了這一點。共和黨參議員拒絕通過對個人發放支票等援助條款,旨在阻止美聯儲恢復財政部長姆努欽已經停止提供的工具。無論國會批准與否,他們都希望避免提供援助,特別是向州和地方政府提供的市政流動性貸款。

在最後一刻,國會兩黨達成了協議,但僅限制重啟已經停止提供的工具,而不是在總體上限制美國財政部對美聯儲貸款的支持。當地時間周一晚間,美國眾議院通過了9000億美元的疫情援助法案和2021財年的聯邦政府撥款法案。


美聯儲在這場政治博弈中處於什麼樣的位置?這是一個很好的問題,估計未來幾個月美聯儲主席鮑威爾和其他決策者都會因為這個問題而感到頭疼。

美聯儲並非唯一一家陷入政治困境的央行。歐洲央行在12月將其疫情緊急購債計劃的規模增加了5000億歐元,令歐洲央行的「戰備基金」達到了1.85萬億歐元,可以滿足政府的大部分資金需求。


即便央行的購債計劃是在二級市場上進行,而不是直接從政府手中購買,這也只是一層最顯眼不過的「遮羞布」,無法掩飾背後的事實:這是歐盟條約所明令禁止的央行為政府債務提供資金的行為。

固然,央行必須履行其職責,而且面對經濟崩潰時,沒有誰會對此有所微詞。然而,一旦疫苗開始分發,經濟重新振作,我們有必要評估,央行是否違背了原則,以及在多大程度上違背了原則。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总裁拉加德


鮑威爾、拉加德均暴露了弱點

疫情突顯了金融體系的制度彈性。不僅央行做出了積極反應,銀行也不得不增加資本儲備,並因此而承受住了經濟萎縮的壓力。禁止派息和股票回購是必要的保障措施,儘管銀行對這種臨時措施感到惱火。上周,央行們很大程度上放鬆了禁令,僅餘小部分限制。

但是,這仍然無法掩蓋最主要央行最核心人物的弱點。美聯儲主席鮑威爾和歐洲央行行長拉加德都不符合應對危機所必需的資格。


兩位央行領袖都曾任律師,在其他領域有着卓越表現。鮑威爾在接任美聯儲主席這一最高職位之前,至少接受了「在職培訓」——鮑威爾在危機來臨之前就已經犯下了他的新手錯誤,並由此得到了教訓:他需要嚴格遵循由市場為他撰寫的劇本。


相比之下,拉加德毫無央行經驗可言。一次又一次的事件表明,她完全無法預估到市場將對她的言論作出何種反應。歐洲央行首席經濟學家、前愛爾蘭中央銀行行長菲利普·萊恩不得不介入,向大型投資者「澄清」拉加德的失誤。真可惜,歐洲央行行長一職不是像萊恩或拉加德的前任德拉基這樣的人來擔任,畢竟這個職位要求任職者能與權威人士進行溝通。


甚至連英國央行行長貝利也意識到,自從他領導下的英國金融行為監管局(FCA)被爆出一系列的醜聞以來,他自己的權威也被削弱。不過,至少在貝利被任命為該監管局的負責人之前,他曾在央行工作了很長時間。

臨近年底,央行們並沒有祭出什麼驚天舉動,而是表現得十分低調。因為他們都在觀望,隨着疫苗的廣泛接種,經濟復甦的速度能有多快。


在向市場釋放了幾周的信號之後,歐洲央行壓低了購債計劃的增幅,僅達到了投資者所期望的最低水平,這令許多人感到失望。一些政策制定者表示,他們甚至可能不會動用所有的可用資金,但如果是這樣的話,為什麼央行寧可選擇犯下「撒錢太少」的錯誤,也不肯冒險作出「撒錢太多」的決定呢?投資者的神經向來都是緊繃的,他們的認知非常重要。


美聯儲則正確地發出了信號,暗示它不會採取任何重大舉措,但是在這非同尋常的一年、也是特朗普政府執政的最後一年中,美聯儲的最後一場會議也十分令人失望,尤其是它未能延長所購債券的期限。

鮑威爾只是不溫不火地重複承諾,如果有必要,美聯儲將在幾年來使用其工具箱內的所有工具。

然而,之後這些工具很快就成為了美國國會立法刺激方案談判中的一個癥結,這極大地削弱了鮑威爾承諾的可信度。總而言之,央行行長們應該很高興,2020年終於要過去了。---(英為財情Investing)



*[美國人的命,原來只值這麼點錢]*



比特币获国会候选人支持,终得华盛顿认可


本文轉自【環球時報新媒體】;

昨日,為挽救受新冠疫情衝擊的美國經濟,美國國會通過了一個高達9000億美元的經濟刺激法案。

然而,不少美國網民對於該法案中的內容卻很不滿意,尤其是該法案中一次性支付給絕大多數美國人600美元(約3930元人民幣)的這個條款。在這些美國網民看來,這筆錢遠遠不夠負擔他們因為疫情而損失的收入。

於是,在美國社交網絡「推特」上,「600元不夠」也一下子成為了該平台最熱門的一個話題。


從美國MSNBC新聞網等媒體的報道來看,美國國會於當地時間周日通過的這個9000億美元的經濟刺激法案,涵蓋了美國經濟的多個方面。其中既包括給絕大多數美國成年人一次性提供600美元這種緊急救濟的條款,也包括給受疫情影響較大的企業提供緊急貸款和員工薪資保護等措施。





然而,在疫情中已經掙扎了太久的許多美國普通網民,對於這個法案卻並不買賬。從美國社交網絡「推特」上來看,這些網民的不滿有兩方面:一是他們認為美國朝野兩黨的內鬥導致這個法案出台得太晚了,已經難以彌補很多人的損失,二是他們認為法案給普通人提供的幫扶太少了,尤其是那一次性發放的600美元,並不夠他們支付欠下的房租的。




圖為「推特」上一個獲得1800個點讚的熱帖,表示600美元還不夠支付房租的

於是,有美國網民便在「推特」上發起了一個「600元不夠」的話題標籤,並迅速引起了更多美國網民的強烈共鳴。




比如下面這位美國網民就批判說:國會拖了數月才決定給美國人發600美元,可這段時間裡人們已經失去了工作,醫保、住房甚至正在挨餓。

「(這筆錢)不僅是對全體美國人的侮辱,更是一個極度沒良心的、邪惡的舉動」,該網民寫道。




下圖中這位網民同樣認為這600美元太侮辱人了,仿佛是在打發要飯的。




美國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的知名經濟學教授羅伯特·萊許也持這一觀點:這600美元就是在侮辱三億美國人。




一則獲得5200個點讚的網貼進一步諷刺說:既然國會真要侮辱我們,還不如來得徹底點,把這600美元換成硬幣,然後來到我們家裡,一枚一枚地扔給我們得了。




下面這三位網民更是「一針見血」地指出:這600美元,就是現代版的「何不食肉糜」。






註:英文中的「Let them eat cake」——即「讓他們吃蛋糕啊」的短語,不僅與咱們中文中的「何不食肉糜」是同一個意思,甚至來源都頗為相似。公開資料顯示,這句話出自17或18世紀時法國的一個公主。當她得知農民沒有麵包吃時,便說出了這麼一句「他們可以吃蛋糕啊」的話

此外,有美國網民還自嘲說:各位美國公民記住了,你們的價值也就比一台遊戲機和幾款遊戲的總價高一點而已…..




一位疑似去年從加拿大移民到美國的網民則大呼自己虧慘了,因為他所貼出的一張圖片顯示,在8個西方發達國家中,美國是給民眾的疫情補貼最少的國家。

「我去年成為了美國公民,現在才知道這原來只值600美元」,他吐槽說。




一則獲得1700個點讚的網貼也感嘆說:這每人600美元的補貼不僅讓美國成為了全世界的笑料,更讓美國淪為了「屎蛋國家」。(註:美國總統特朗普曾用「屎蛋國家」一詞形容過一些極度貧困的落後國家)




另一方面,也有一些美國人藉此事再次對於新冠疫情所暴露出的美國的貧富差距感到失望。

下圖中,一位美國媒體人就發帖稱,當美國國會拿出總共1660億美元用來給每個美國人發出這600美元的補貼時,亞馬遜的老闆貝佐斯、臉書網的老闆扎克伯格以及美國特斯拉公司的老闆馬斯克三人在疫情中的淨資產卻增加了2000億。




而一位政治立場頗為「進步」的美國眾議院議員還斥責起了美國的軍費問題,稱美國的一些政客一邊爽快地給美國軍隊批了7500億的軍費預算,一邊卻在為了要不要給老百姓發1200美元而不斷辯論,最終還只給了大家600美元,「這太可恥了」。




最後,除了上述的這些美國普通人的不滿,美國如今通過的這項經濟刺激法案還隱藏着一個需要其他國家都來關注的深刻問題。

因為根據美國主流媒體《今日美國》此前的報道,美國這些「救市」的錢,其實都是身為美國央行的美國聯邦儲備銀行「憑空」印出來的。




這意味着,因防疫失敗而導致經濟陷入困境的美國,如今為轉移這一危機而憑空印出來的這上千億的鈔票,最終是需要有人——而且是很多人——去買單的…… ---(環球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