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2-21 16:58:28聖天使

非洲,為何同胞相殘?



(⊙_⊙)

NO.1759-埃塞與厄特

(作者:中年維特)

[製圖:孫綠 / 校稿:貓斯圖 / 編輯:養樂多/地球知識局]

埃塞俄比亞內戰逐漸進入尾聲,然而戰爭帶來的重重矛盾與疑雲卻沒有因此消失,反而因為針鋒相對的輿論戰而變的更加複雜。

特別是提格雷地方武裝聲稱厄立特里亞軍隊對提格雷地區發起了大規模掠奪,美國也有官員聲稱有衛星圖像、截獲通訊證明厄立特里亞介入提格雷局勢。第三方參與爭端的傳聞為地區局勢的緊張度火上澆油。


埃塞俄比亞、提格雷州與厄立特里亞▼




消息的真假我們不得而知,但是同是提格雷尼亞民族為主體的提格雷地區與厄立特里亞勢同水火的關係已經被世人了解了。那麼這一切何以至此呢?


地理要衝的詛咒

厄立特里亞與埃塞俄比亞(下文簡稱埃塞)在地緣上具有高度相關性,貫穿埃塞領土的東非大裂谷同樣延申至厄立特里亞。埃塞的領土主要組成部分是埃塞俄比亞高原,然而這一高原並非只屬於如今的埃塞一國,它同樣是厄立特里亞領土中最重要的組成部分。


埃塞俄比亞高原不止在埃塞俄比亞

(圖片:AridOcean/ shutterstock)▼




厄立特里亞(下文簡稱厄特)全國主要由四個地理區域組成,中部地區以高原為主體,這一高原便是埃塞俄比亞高原的一部分,海拔在1800-3000米之間。中部地區向西是海拔1000米左右的西部丘陵地帶,向東則海拔迅速下降,過渡到海拔500米以上的東部低地和500米以下的沿海平原。除了陸地部分,紅海上還分布着屬於厄特的零星島嶼。


厄立特里亞國內的幾大區域

(圖片:AridOcean/ shutterstock)▼




厄立特里亞位於北緯12°-18°之間,緯度如此之低意味着每年要吸收大量的太陽輻射,帶來高溫和極高的蒸發量。加之厄立特里亞全國大部地區為熱帶沙漠氣候,所以沿海平原也並非肥沃的土地,而只是紅海沿岸一片漫長的荒漠。


一大片沿海沙漠

再向南就是熱帶草原氣候區了

(圖片:Anton Balazh / shutterstock)▼




該國的中部高原因較高的海拔帶來的寶貴的降水,全國較為宜居的土地也集中在這一代,包括首都阿斯馬拉。全國的農業區與集中於中部高原的山間河谷,這一片高原農業區從沿海沙漠的邊緣向南一直延伸到整個埃塞俄比亞。


首都阿斯馬拉周邊的城鎮與農田

相比沿海荒漠,內陸山谷地帶要富饒得多

(圖片:google map)▼




南北向的紅海頗為狹窄,其南端最窄處為曼德海峽,厄立特里亞臨近海峽,沿海又有眾多島嶼可作為中轉站,這裡自古便是埃塞俄比亞高原與阿拉伯半島的連接點,古代南阿拉伯民族、猶太人、東非民族在此往來互通。

而提格雷語與提格雷尼亞語本身都屬於閃米特語族,佐證了傳說、宗教典籍中關於古代埃塞俄比亞高原上主體民族有阿拉伯半島背景的記錄。


中國人對河流的連接作用已經非常熟悉

但海峽也可以是橋樑

尤其是當兩邊環境接近且貿易價值很高的地區

海峽既是溝通的橋樑,也是認同的紐帶▼




正因如此,埃塞俄比亞早期文明,不論耶哈或阿克蘇姆王國,最重要的領土範圍往往是厄立特里亞與提格雷地區。換言之,這兩個今天的邊緣地區反而更像是埃塞正統。


阿克蘇姆王國鼎盛時期自稱「萬王之王」

而其王國首都阿克蘇姆城

也位於現埃塞俄比亞的提格雷地區

(底圖:AridOcean/ shutterstock)▼




古代流傳下來的傳說往往會過分渲染古國的文明、強盛,其實古代埃塞政權的國家能力普遍較弱,文化影響力也有限。從事實上看,古代埃塞居於統治地位的民族既不能拒後來的遊牧民族於國門之外,也不能將之徹底同化。


對於歷史悠久的古代埃塞,大家爭相溯源

但物是人非,如今的民族也是多重混血之後的結果

(圖片:RudiErnst/shutterstock)▼




主體民族本身反而在數千年的歷史中發生了嚴重分化,大致可以分為β猶太人、提格雷尼亞人、提格雷人、阿姆哈拉人幾類,而每個細分民族內部也是碎片化的,各種方言的可理解性普遍低於一半。


β猶太人又稱埃塞俄比亞猶太人

意為 「流亡者」或「陌生人」

目前以色列有近8萬猶太人都出生於埃塞俄比亞

(圖片:SeeSaw GmbH)▼




隨着其他文明先後崛起,外來文明的影響不斷加劇,交通便利也意味着容易遭到入侵,先是在7世紀時伊斯蘭教開始在此處傳播,後來葡萄牙和奧斯曼勢力也試圖染指。原本埃塞俄比亞早期文明的發祥地與內陸高原地區差異越來越大。1890年厄特又被意大利強占,徹底脫離埃塞成為意大利的殖民地。


厄立特里亞與埃塞俄比亞的關係越來越遠已經成為無法挽回的現實。

19世紀後期歐洲列強掀起了瓜分非洲的浪潮

意大利則選擇了挑戰埃塞帝國,但在多加力之戰中大敗

而後瘋狂進攻,才得以在厄立特里亞建立殖民地

(圖片:Michele Cammarano / Wikipedia)▼




埃塞俄比亞成了殖民時代東非碩果僅存的獨立國家

但這也導致高原周邊的沿海地帶(包括厄立特里亞)

都被歐洲列強瓜分

由此導致的割裂一直延續到今天▼




兄弟鬩(xì)牆

二戰後,在解決意大利殖民地問題時,埃塞俄比亞皇帝希望可以吞併厄特,但是厄立特里亞人對此熱情不高,希望發起公投決定是否合併。

誰也不想受制於人啊!

(厄立特里亞兒童畫國家形狀慶祝獨立日)

(圖片:Dhalle / shutterstock)▼




然而戰後英美在非洲起到支配地位,埃塞因在二戰期間頑強抵抗意大利入侵而得到英美優待,所以在他們的干預下,公投沒有舉行,厄特和埃塞組成了鬆散的聯邦。不過前者自治程度很高,擁有獨立的行政與司法體制,聯邦只控制國防、外交、交通和金融。


埃塞俄比亞和厄立特里亞聯邦

即埃塞俄比亞+厄立特里亞▼




此時埃塞俄比亞帝國依舊是一個陳舊的封建國家,皇帝主導下的現代化改革帶來的紅利被貴族瓜分殆盡,政治體制低效且僵化,無力應對民族覺醒、左翼思潮帶來的挑戰。政權已經搖搖欲墜,對厄特這樣新併入領土的治理自然更不理想。


雖然塞拉西對意大利進行了頑強抵抗

但終究還是沒抵過內叛外攻,開始了流落生涯

但好歹是一國之主,英美還是給予了一定支持

(塞拉西在美國昆西號巡洋艦上 圖片:Wikipedia)▼




同時,作為封建國家,君主的好壞同樣會對國家興衰起到至關重要的影響。海爾·塞拉西一世出身阿姆哈拉貴族家庭。他缺少超越族群的胸懷和寬仁,1958年提格雷地區發生饑荒後,他不但拒絕賑濟還試圖封鎖消息,這種操作激發了提格雷地區的反抗意志。


1958年,饑荒讓提格雷地區失去約10萬人

1972年開始的饑荒又導致了大量人口喪生

其中大部分是提格雷人

而皇帝不知國民疾苦,還被曝出用生肉餵獅子的醜聞

(圖片:https://www.pinterest.com/)▼




更大的問題出在厄立特里亞。聯邦成立以來這裡一直自視為獨立國家,厄特的一部分穆斯林精英還組建了一個謀求獨立的左翼政黨厄立特里亞解放陣線(ELF)。

發展到1961年,厄解陣選擇進入西部丘陵的穆斯林集中區打游擊,此時作為厄特人口另一半的基督徒因為不希望被異教徒統治所以參與熱情有限。


此時的埃塞處在塞拉西政權時期

作為聯邦一部分的厄特並不能明目張膽搞獨立

厄解陣最初還是在鄰國蘇丹建立的地下組織▼




如果此時埃塞政府能利用厄立特里亞的內部分歧,也許還有維護統一的希望。但是埃塞政府顯然對自己的鐵腕過於自信,皇帝解散了厄立特里亞議會,軍隊平叛過程中軍紀也極差,發生了不少燒殺搶掠的事件,導致基督徒特別是當地受過教育、曾被納入到意大利殖民體系的精英階層紛紛加入厄解陣。


儘管之後因成員之間分歧過大,厄解陣中分裂出了厄人陣,但厄立特里亞和埃塞俄比亞的矛盾爆發已經不可避免。

厄人陣是極左翼的武裝馬克思主義群體

致力於厄立特里亞的獨立,也確實成功了

(厄人陣前期的執行委員會成員 圖片:Wikipedia)▼




持續30餘年的厄立特里亞獨立戰爭就此開始,即使埃塞政權更迭,戰爭也未能結束。

厄特分離主義組織為了減輕壓力,偷偷支持埃塞俄比亞內部的反對勢力,日後將主政厄特的厄人陣在其中出力最多。而他們的「學生」中發展最快的,便是日後將作為領導力量,再次推翻埃塞政府的提格雷人民解放陣線。


推翻舊政府,執政多年,支持者眾多

但主要的還是提格雷人

(圖片:@tplf.officia / Facebook)▼




這一階段,提人陣甚至是在厄特分離主義組織的庇護下成長起來的,二者與埃塞其他革命力量一起推翻了親蘇政權。然而,當提人陣主政埃塞後,自然也就站在了埃塞統治者的角度看問題,在邊界問題上與厄人陣控制下的厄立特里亞無法達成一致。


塞拉西政權被德爾格推翻之後,埃塞進入共產主共和國時代

孟吉斯圖(最左)也開始了長達了14年的獨裁統治

1991年被推翻,是民眾對其長期暴行的反抗

也是厄人陣和提人陣實力壯大的結果

(圖片:Bundesarchiv / wikipedia )▼




特別是厄特吞併了位於邊界上的小鎮巴德梅。巴德梅雖小卻是提人陣的龍興之地,也是提人陣領導人梅萊斯的老家。就這樣,血統上高度相近的提格雷尼亞人與厄特人在1998年發生了極端慘烈的戰爭並維持了20年對抗。


1991年親蘇政權被推翻後提人陣建立臨時政府

對於厄立特里亞的獨立雖不情願但也無能為力

梅萊斯作為埃塞的長期總統,老家卻在厄立特里亞

(圖片:美國農業部 / Wikipedia)▼




顯然,再深厚的革命友誼也經不起消耗戰的破壞。

埃塞內戰中的隱形力量

提格雷尼亞人畢竟只占埃塞人口的8%,依靠革命時代的貢獻與對軍隊的控制才占據了政府高位,但是隨着提人陣的政治大佬們相繼離世,提人陣就很難繼續掌握政權了。失去政權後,提人陣又變回了一個地區主義政黨,以拒絕新任總理統合國內勢力的行為,挑明了不合作的態度。


換人上台了,新的時代來臨了

提人陣就此成為過去式

(圖片:@AbiyAhmedAli/ twitter)▼




2018年,埃塞總理艾比推動了埃塞與厄特的和解,長達20年的邊境衝突終於結束,在雙方簽署的聯合聲明中,埃塞政府宣布退出巴德梅。但對於厄立特里亞來說埃厄戰爭這筆帳還是要算在提人陣的頭上。


20多年來,邊界衝突對於雙方的壓力都很大

國際上對此也一直頗有微詞

兩國和解是艾比上台後的一個完美的政績輸出

(圖片:https://www.npr.org/)▼




民眾是很渴望和平的

戰爭中的日子實在是太難過了

(埃塞俄比亞人為厄立特里亞總統的到訪慶祝)

(圖片:Hailu Wudineh TSEGAYE/shutterstock)▼




2020年末提人陣的武裝與埃塞國家軍隊發生衝突,不但正面戰場戰鬥激烈,民眾間的族群仇恨也被煽動了起來。由於厄立特里亞政府的高壓統治,導致不少難民生活在埃塞的提格雷地區,如今他們頻繁受到襲擊,成為發泄仇恨的目標。


厄特被稱為最不發達的國家之一

國民面臨長期的物質匱乏和高壓統治

故而大量難民逃往鄰國埃塞的提格雷地區

(圖片:@Elsa Chyrum/twitter)▼




提人陣聲稱在戰鬥中擊斃過數目龐大的厄立特里亞部隊,之後又至少四次用火箭彈轟炸過厄特的領土。這對老仇家的暗中角力已經越發明顯。

我是誰,我從哪裡來,我要往哪裡去

(圖片:@UNOCHA/ twitter)▼




於內政而言,埃塞總統艾比經過這次較為冒險的軍事行動重挫了提人陣的地方勢力,對其他有分離主義傾向的政治團體也起到殺雞儆猴的作用,埃塞俄比亞國家整合的進程又前進了一大步。但同族兄弟之間的裂痕恐怕要變得更深了。

氣勢如虹

(圖片:twitter)▼




回想當初,在革命年代,曾有人提出過大提格雷的概念,希望團結提格雷與厄立特里亞。但這個目標,或許永遠不會有實現的一天了。---(地球知識局)


參考資料:

1.https://www.theguardian.com/world/2020/dec/08/diplomats-back-claims-eritrean-troops-have-joined-ethiopia-conflict

2.https://www.bbc.com/gahuza/amakuru-55256361

3.http://www.mofcom.gov.cn/dl/gbdqzn/upload/aisaiebiya.pdf

4.http://www.mofcom.gov.cn/dl/gbdqzn/upload/eliteliya.pdf

5.https://www.aljazeera.com/news/2020/12/11/disturbing-un-says-safety-of-eritrean-refugees-greatly-at-risk

*本文內容為作者提供,不代表地球知識局立場

封面: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