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2-21 13:21:36聖天使

價格創8年新高,但沒人能對澳大利亞的鐵礦石說不

澳大利亚的铁矿石不仅储量大而且品质好,海运又方便,所以澳大利亚的铁矿石充斥着世界市


上有赭者,下有鐵。此山之見榮者也。——《管子》

人類從公元前3500年左右,開始使用天外隕鐵製作兵器。

花了一千多年時間,我們才從腳下的土地中找到鐵礦石。

隨後,我們用鐵來造車造船,造章丘鐵鍋,造埃菲爾鐵塔,造一切適合用鐵製造的產品,我們用鐵發展經濟,創造出璀璨的現代文明。

但首先,你得有鐵。


12月18日,國內鐵礦石期貨主力合約盤中價格達到1132.5元/噸,較年內最低谷時每噸511元的價格翻了一倍,創下8年新高。




鐵礦石期貨價格走勢,圖自:萬得股票

與此同時,反映鐵礦石現貨進口價格的普氏62%鐵礦石指數(62%指鐵礦石的含鐵量)近一年的漲幅也超過70%。

但鋼材價格今年的漲幅不到10%,產業鏈下游的中國鋼廠由此飽受成本上漲之苦。

西方諺語說:只要教會一隻鸚鵡說「供給」和「需求」,它也能成為經濟學家。

確實,鐵礦石價格上漲的原因,總結起來無非就是需求超過供給。

但作為人類,我們總得努力超過鸚鵡的水平。小巴今天想來說說鐵礦石漲價背後的供需博弈。

水泥和鋼筋撐起了我國「基建狂魔」的稱號,可我國的鐵礦石十分依賴進口,進口金額僅次於集成電路與原油。自2015年以來,中國對鐵礦石的對外依存度超過80%,高於我國原油的對外依存度(70%)。




圖源:中國海關總署

鐵礦石依賴進口的原因很簡單,國產的不行。

說國產鐵礦石不行,是因為國產鐵礦石的品位(含鐵量)太低。

單從儲量來看,我國的鐵礦資源非常豐富,位居世界第四。可排前面的澳大利亞、巴西、俄羅斯這三個國家,不僅鐵礦石的儲量高,而且都是高品質的富礦(含鐵量50%以上)。中國的鐵礦石含鐵量則只有35%,前三甲的一塊鐵礦石,抵得上中國的一塊半。




以高品質鐵礦石為原料,每噸產出的鋼鐵更多,「得鐵率」更高,有助於提高產量。因為硫、磷、砷等雜質少,造成的污染也少。

此外,澳大利亞、巴西的鐵礦石大多富集在地表,是「采」,而我國的鐵礦資源大多深埋地下,要「掘」,勘探、開採成本更高。

*據統計,2019年國產鐵礦石的船上交貨價格為69.4美元/噸,高出當年全球平均成本的115%。

成本、性能、環保都不占優勢,所以國產鐵礦石的產量節節敗退。

2014年我們的鐵礦石產能還有15.1億噸,到2018年僅剩7.6億噸,每年以15.7%的速度萎縮。




數據來源:國家統計局

與此同時,我國連續多年成為全球鐵礦石最大的進口國。

2019年,中國鐵礦石進口量達到10.69億噸,其中6.65億噸來自澳大利亞,2.29億噸來自巴西。前者占比62%,後者占比21%。

在公司層面,主產區在巴西的淡水河谷(VALE)和主產區在澳大利亞的力拓(RIO)、必和必拓(BHP)和福蒂斯丘(FMG)這「1+3」四大巨頭占據全球鐵礦石市場50%以上的份額,同樣是寡頭壟斷的局面。

可以說,澳大利亞打個噴嚏,都會引起中國鋼鐵行業的地震。

在需求方面,我們很多人都聽過一個詞,叫去產能。


2016年2月,國務院發布《關於鋼鐵行業化解過剩產能實現脫困發展的意見》,提出從2016年開始,用5年時間壓減粗鋼產能1億-1.5億噸。

文件中提到,鋼鐵企業生產經營困難加劇、虧損面和虧損額不斷擴大,其中產能過剩問題尤為突出。

當時的背景是:2015年,曾經的中國第二大鋼鐵上市企業——武鋼股份(後與寶鋼合併)以超過75億元的巨額虧損,成為A股的年度虧損王。當年A股上市的31家鋼鐵企業合計虧損總額達到195億元,鋼鐵業陷入普遍虧損的狀態。


去產能政策實施後,鋼企開始恢復盈利。

到了2019年,我國提前兩年超額完成「十三五」確定的1.5億噸上限目標,1.4億噸「地條鋼」(以廢舊鋼鐵為原材料,質量較差)產能全部出清。

可我國粗鋼的產量近些年來卻一直在上漲。

產量=產能×產能利用率。

雖然一部分鋼鐵廠熄火停產了,可剩下的鋼鐵廠產能利用率從2015年的不到70%升至80%以上,最終反而提高了粗鋼產量。

飯桌上吃飯的人少了,剩下的人自然能吃更飽。

2015年中國粗鋼產量下降至8.04億噸,比上年減少1848萬噸,同比下降2.3%。隨後我國粗鋼產量連續4年攀升,2019年產量達9.95億噸,相比2015年增長了23.8%。據中鋼協預計,今年產量將突破10億噸,達到10.5億噸。




圖源:通聯數據

鋼鐵產量不斷攀升,當然與下游基建、房地產投資的支撐有關。扣除疫情影響,2015年以來,基建與地產投資一直維持正增長。




圖源:中泰證券

今年甚至出現國內粗鋼產能不足的情況,6月至9月份,中國連續四個月出現粗鋼淨進口——中國上一次成為鋼材淨進口國已經是11年前。

供給端寡頭壟斷,需求不斷增長,鐵礦石的價格難免飛漲。

結果是,鋼鐵產業鏈的利潤從下游的鋼鐵生產商向上游轉移。

據統計,在1996年-2017年期間,全球粗鋼產量從7.48億噸增長到16.91億噸,增長了126%,相應地產業鏈的總利潤額也從540億美元增長了150%至1350億美元。

但同期鋼鐵生產商分得的利潤卻由437億美元減少20%到351億美元。與此同時,鐵礦石和焦煤生產商的利潤則從103億美元暴漲870%到999億美元。

中國要增強鐵礦石貿易的議價權,解鈴還須繫鈴人。

在供給端,一方面通過股權收購、資產收購和合資、合營等方式獲得海外礦源;另一方面,國內的鐵礦石供應不能沒有。2019年中國鐵礦石產量超過8.44億噸,從谷底開始反彈。

在需求端,則應通過鋼企的戰略重組,提高中國鋼鐵買家的議價權。

雖然我國鋼鐵產量已經蟬聯世界冠軍二十多年,但鋼鐵業的集中度並不高。

據國信證券統計,當前我國前十大鋼鐵企業的行業集中度僅有35.5%,遠低於美國、日本等發達國家前十大鋼企超過60%的水平。

以2018年鋼鐵產量計算,全球最大的鋼企也不是合併後的寶武鋼鐵集團,而是安賽樂米塔爾,其產量比寶武鋼鐵高出了43%。




根據2016年9月國務院發布的《關於推進鋼鐵產業兼併重組處置殭屍企業的指導意見》,到2025年,中國鋼鐵產業60%-70%的產量將集中在10家左右的大集團內,其中包括8000萬噸級的鋼鐵集團3-4家、4000萬噸級的鋼鐵集團6-8家。


屆時,我國在鐵礦石市場上的話語權有望得到增強。

但短期而言,進口鐵礦石的性價比優勢不變,我國鐵礦石對外依存度高的格局或許仍將延續。

[作者:拾月*當值編輯:何夢飛/吳曉波頻道]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