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2-21 12:41:36聖天使

錦衣衛墓中出土「天之藍酒瓶」,專家估價十幾億?有沒有搞錯?


考古最早起源於西方的探險,但在漢語中出現很早,如北宋時期的學者呂大臨就曾著《考古圖》,但當時所謂"考古",僅限於對一些傳世的青銅器和石刻等物的搜集和整理,與近代意義上的考古學含義有很大的區別。


                                      


20世紀20年代後期,中國學術機關開始進行周口店、殷墟等遺址的發掘,標誌着中國考古學的誕生。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以後,調查發掘遍及全國各個地區,逐步建立起完備的中國考古學體系。


                                    


中國是一個擁有五千年歷史的文明古國,所以地下深藏着很多寶藏,畢竟在古代,葬禮儀式是很隆重的,尤其是達官貴人或者是皇親貴族的葬禮,家人會給逝者陪葬很多珍貴的東西,讓他們在地下的生活也如同活着的一樣。


                                


這麼多年的考古挖掘,很多大型古墓都得以重見天日,比如最出名的就是海昏侯墓,裡面出土了大量的珍貴文物,其中就有失傳1800多年的《齊論語》。古墓中發現寶貴文物是最令考古學家興奮的,在南京一所學校裡面,就曾發現過一件很珍貴的文物。專家說這件文物至少十幾億,這到底是怎麼寶貝,居然價值這麼高?


                           


事情原委是這樣的,南京林業大學在建新校區的時候,工人師傅開着挖掘機居然挖中了一座墓穴,學校立即就上報了,南京考古隊抓緊來了。清理出墓誌銘後,發現這是座明朝古墓,墓主人是徐君敘,是一名錦衣衛。


                                


通過墓誌銘發現,墓主人是徐君敘,家庭背景也是十分不簡單,他的妻子也是一個富貴人家,據說是他的妻子周氏父親是一個邢部的一個大官,所以說他們這個婚禮是門當戶對的。重點是徐君敘的先祖是是明朝大名鼎鼎的開國將軍中山王徐達,可見徐君敘背後的大樹還是很大的。


                                        


這個墓葬是個合葬墓,規格還是很高的,但是這個墓葬已經被盜,墓中的文物的都被盜墓賊盜走了,不過在偏墓室一個比較隱蔽的角落還是出土了一些文物,其中一個文物一出土就讓專家驚嘆不已。


                                  


專家看到這個瓶子後,洗乾淨之後才發現這是非常珍貴的藍釉梅瓶,價值十幾億。從外表來看,很像現在的「天之藍酒瓶」,盜墓賊要是知道估價,肯定得後悔死。---(大文學)



*[古畫看似平淡,畫中動物還「不合常理」,齊白石:想給作者當學徒]*


真正美麗的事物都是能經得起時間的考驗的,第一眼看去就覺得美麗的東西,儘管十分吸引人,但要是沒有愈久彌新的氣質,那就算不上是真正的珍貴。

與之相反,有一些初次看見覺得平淡無奇的事物,如果靜下心來欣賞,或者是經過一段時間之後再拿出來,就會給人眼前一心的感覺,這樣的東西才是真正地具有大價值。




今天我們要講的,就是一副看似平淡的明代畫作——《驢背吟詩圖》,它出自一個名叫徐渭的人之手,如果是第一次看這副畫的人,可能會對它嗤之以鼻。

因為這副畫非常簡單,甚至看起來還有些「不清楚」,整幅畫只有極少的線條,勾勒出垂落的青藤、一隻小毛驢以及驢背上悠哉游哉的老翁。

而且由於是水墨畫,整幅畫上除了黑白之外沒有多餘的色彩,所以初看會讓人覺得十分的單調,但只要你有心思多看上兩眼,這畫立馬就會變得不同了。





怎麼個不同法呢?首先是驢背上的老翁,這幅畫叫做《吟詩圖》,只要聯想到畫名,再看老翁的神情,就會覺得這老翁真的是在吟詩,而且都能聽見他蒼老而又悠閒的聲音。

再來看這隻小毛驢,其實從解剖學的角度來看,這隻驢根本就不合常理,因為它的四條腿太細了,而且以一種不可能的角度彎曲着。

可就是這種不符合解剖學的設計,反而讓這隻小毛驢的形象更加生動,它的步伐十分地輕快,而且人們都能感受到它躍然紙上的那種神氣和驕傲。

所以這幅畫的畫家不可謂不厲害啊,筆畫簡潔卻能傳達最飽滿地畫面,可以看出功底費非常深厚,而這種寥寥幾筆勾勒的畫法,我們其實不是第一次見了,我國繪畫大師齊白石不正是這種繪畫風格嗎?





但就連齊白石老先生都對這幅畫讚不絕口,對驢蹄的臨摹不下百次,甚至還表示願意幫這幅畫的作者研磨鋪紙,當一個小學徒。

那這個徐渭到底是何許人也?他打小便有經世之才,又好學,二十歲時中舉人,但在官場沉浮二十年之後,卻落得個瘋癲的下場。

其實這是必然的,那時的官場如此黑暗腐朽,以他一個清高的文人,個性又孤傲,脾氣跟驢一樣犟,不願向貴族勢力妥協,肯定就會遭受排擠的。

可惜的是,他自己並沒有很好地排解失意的情緒,反而從此之後對生活失去了熱情,徐渭的藝術,是建立在自己的空想世界裡的。





他一輩子自殺九次,老天卻不肯收他,於是他瘋癲,但即使是最後已經到了生活都不能自理的地步,徐渭的藝術成就還是讓後人嘖嘖稱奇。

這幅《驢背吟詩圖》,是在他還未完全瘋魔的時候畫出來的,畫中的那個老翁,或許是徐渭自己,他或許像通過這幅畫反映出一種悠然於山水之間的情趣。

但他的坐騎卻是驢,這種出了名的犟脾氣的生物,不就跟在官場中的徐渭無甚分別嗎?而畫作背景中垂落的藤條,更是給人一種蕭索寂寞的感覺。





其實徐渭還是不願妥協,儘管他想不通為何這世道如何不堪,為何自己一身的才華卻得不到賞識,但他依然保持自我,就算做一個驢背上吟詩的老翁,也要保持自己身上的乾淨,不願讓其他的色彩,染了自己這一身的清白。

因此他又是寂寞的,能與他作伴的,除了這隻小毛驢,就只有秋天快要枯萎的藤蔓了,但他真的甘於寂寞嗎?如果真的原諒和接納了自己,他又怎會瘋癲?---(大文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