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2-17 21:11:07聖天使

耳朵里的金礦,終於藏不住了

居延海   太阳的光芒已经藏不住要往外钻了,天空的颜色非常漂亮,由于光线还是很暗,所以抓拍飞行中的海鸥真的很难,绝对的技术活,而且我们没有大炮筒,也是难为老公了   居延海   哈哈,太阳终于出来啦,所以看日出的游客但异常的兴奋,快门的声音不绝于耳啊


「爹組的各位,今天阿北給我們建立廣播劇條目了嗎?」

前些天,一個名為「阿北給廣播劇建立條目你就是我爹」的豆瓣小組被建立並引起了網友討論。簡單來說,由於廣播劇難以被分類到豆瓣的「書影音」條目體系中,常年以來大量優秀的廣播劇作品沒能得到合理的展示。


而隨着最近一部由網絡文學熱門IP《劍來》改編的廣播劇在酷我暢聽上線,大量新粉的湧入終於將這個壓抑許久的需求推到了台前,聽有聲書的人確實越來越多了。據艾瑞諮詢《2020年中國網絡音頻行業研究報告》,中國網絡音頻行業市場規模為175.8億元,同比增長55.1%,預計2022年將整體增長到543億元的規模;而2019年網絡音頻用戶的規模已經達到4.9億,肉眼可見2020年會突破5億。




隨着近年來廣播劇行業的成熟,與長音頻產業對新形式的嘗試,這項曾經小眾的內容形態,正逐漸走進更多人的視野。


被錯過的黃金時期

廣播劇在國內發展出一群愛好者,這在曾經恐怕是很難想象的。很長時間以來,有聲書這一內容形式都存在着明顯的安利門檻。這也是為什麼,愛好者們迫切希望豆瓣為廣播劇建立條目,來幫助優秀的廣播劇得到更好地推廣。

今天中國的廣播劇市場姍姍來遲,很大程度在於錯過了長音頻的「黃金時期」。作為對比,海外長音頻產業一直以來極為發達,版權體系和消費習慣也相對成熟。


以美國為例,長音頻的興起依賴汽車文化的發展。在通勤時間不短,駕駛環境封閉隱私的背景下,收音機或磁帶等介質的成熟推動着聽眾持續收聽長音頻內容。

這也使歐美市場很早就重視起了版權問題,有聲作品的版權被看做與文字版權同等重要,幾乎所有的暢銷讀物都可以輕鬆找到它的有聲版本,奧巴馬曾因為錄製有聲書拿過兩次格萊美「最佳朗讀專輯獎」。


一位多年的廣播劇收聽愛好者對我說:

    「如果國內要發展出像海外一樣的長音頻市場,三個重要問題要克服:場景、習慣、版權。」

收聽場景是廣播劇的首要問題,和音樂不同,廣播劇等長音頻產品的收聽伴隨着信息輸入,且收聽時間也更長。這意味着,聽眾不能把廣播劇當成像音樂一樣的背景音,安靜、私密的場景是更高的要求。




收聽的習慣更好理解,作為一種較為陌生的媒體形式,廣播劇只有音頻一個維度的信息,在短視頻、遊戲等娛樂產品面前吸引力並不直觀,也更難吸引用戶入坑。

版權則是更深層次的問題,國內最早的廣播劇作品都是網友自發創作的,缺乏規範化的同時,聽眾們也藏在水下,行業難以摸清真實需求,資源投入更加謹慎,不利於整體發展。


雖然在很長一段時間內,國內廣播劇類目的發展都來自愛好者自發性質的推廣,但無論是「收聽場景」「習慣養成」「版權規範」任一個,都遠非個體力量可以化解。而解決這些問題的方式,都被指向了一個方向:

    以技術進步為基礎,通過平台級版權投入和創新的產品形態,改善長音頻從入門到收聽過程中的一系列體驗,並將這種內容形態帶給更多消費者。

同樣,如果將豆瓣上對廣播劇的種種討論,置於技術與產品的變化中時,有聲書市場的壯大過程則更加有跡可循。


用眼睛的「耳朵經濟」

根據IDC《中國智能家居設備市場季度跟蹤報告》顯示,中國智能音箱市場在2019年經歷了爆發式發展,出貨量達到4,589萬台,同比增長109.7%。接近全球銷量的三分之一,成為增長最快速的智能音響市場;百度副總裁景鯤也曾在演講中介紹,2019年中國智能音箱的出貨量已經超過了智能電視。


而另一方面,「降噪」正逐漸從少數耳機的賣點功能變成多數耳機的標配,伴隨着無線耳機技術的進步,越來越多的人傾向於用降噪耳機聽點東西,來消磨上下班的通勤時間。對他們而言,耳中的世界是能讓他們短暫遠離喧囂的烏托邦。




這些消費習慣的變化,正無形中推動着長音頻行業的發展。無論是智能音響還是降噪耳機,他們的內容消費的場景都是相對安靜且私密的。正如長音頻曾經在美國汽車文化中扮演的角色那樣,一個長時間且安靜的環境,更有利於消費者去接收信息,也能幫助聽眾將大塊的上下班時間充分利用。


解決了收聽環境的問題,無論是對消費者的收聽習慣還是版權環境,顯然都需要平台的力量去推動建立。以文章開頭提到的《劍來》廣播劇為例,酷我暢聽在廣播劇領域的一系列新玩法,同樣在為這個行業帶來新鮮血液。

比如最直觀的觀感問題上,對於大家已經習慣了視頻等視覺媒體的觀看習慣,他們將廣播劇進行了「可視化」:通過在畫面中添加角色場景、動態的元素與鏡頭控制,與廣播劇的語音和聲效結合在一起,讓聽眾在收聽時有身臨其境的感覺。


正如在實體書的時代,讀者會追求良好的排版和設計。對廣播劇來說,視覺和聽覺上的提升,可以為我們提供更好的信息獲取效率,以及更好的臨場感。

除此之外,在產品功能上,他們還添加了角色台詞的顯示,用戶如果沒聽清,不需要重複拉動進度條;而《劍來》作為行業內第一部全3D沉浸式彈幕廣播劇,也讓聽眾之間的實時互動成為了可能,同時大大提升了沉浸感。最終,廣播劇這一原本只能獲取聽覺一個維度信息的媒體,升級為了可以雙向互動的全新產品,大大增加了對年輕用戶的黏性。


視覺效果跟上了,聽覺體驗也不能拖後腿。在原聲音樂方面,《劍來》製作了廣播劇同名原聲專輯,這也是首張廣播劇專屬EP,集結了華語一線歌星周筆暢、綜藝選秀歌星南征北戰NZBZ、唱作歌手簡弘亦、國內首個電子國風女團——Sing女團等11位華語流行歌手獻唱作品,相較傳統廣播劇作品投入說得上是豪華,更是實現了音樂與音頻的跨界。由此一來,長期以來觀感略顯單薄的廣播劇的內容形態被大大豐富,帶來了更多的可能性。




沉浸式彈幕

而這部作品在上線之前的一場聯動預告也頗有新意:在酷我暢聽端內另一部人氣廣播劇《雪中悍刀行》更新至100集時,劇中劍神李淳罡在情節中途突然喊出「劍來!」,通過這一彩蛋式的台詞引出《劍來》廣播劇官宣預告。

這種跨作品的聯動與創新性的彈幕功能,在鼓勵年輕用戶相互交流的同時,更是成為在廣播劇尚處於發展狀態中時重要的破圈代表作,並幫助平台打造出一個更加穩固的愛好者交流圈層。並在不知不覺中降低了小白觀眾對廣播劇的適應成本,吸引來了更多的用戶。


被低估的長音頻

一波介紹,可能有的人會疑問:

    在萬物皆可視頻的今天,給廣播劇加上畫面不就是「拍視頻」麼?

事實上,音頻的可視化遠非一句「做成視頻」這麼簡單:我們都知道,由於成本的限制,市面上能夠真正被影視化的作品非常有限。而在年輕用戶愛好分散、圈層化的今天,很多影視劇不得不磨平稜角,去滿足大多數人的需求。


藉助可視廣播劇這種形式,我們能夠以遠低於影視作品的成本去還原文化作品,這將大大提升作品的數量,降低成本並縮短整個製作周期。同時分別滿足不同觀眾群體的興趣,達到觀眾、原作者、音頻平台三贏局面,並最終吸引更多觀眾入坑,推動了整個行業的發展。


作為長音頻領域的頂級產品,相比有聲小說價值附加於小說、原封不動的朗讀。廣播劇對作品的二次演繹過程其實是在打造一部全新作品。這樣看來,廣播劇是當下最被低估的媒體形式了。

在這樣的鏈條下,酷我在產品和版權領域的廣泛投入,則是為廣播劇的發展準備的最好糧草。


2019年12月,酷我推出「百億聲機計劃」,正式加碼長音頻,簽約了蕊希、程一、上官文露,可樂姐姐等多名頭部主播。並在今年正式推出獨立的長音頻APP「酷我暢聽」。而《詭秘之主》《雪中悍刀行》《白夜追兇》《劍來》等優質版權的進駐,在緩解了長音頻行業曾經的盜版困局之外,又在吸引着更多愛好者,以及優秀的主播參與進來。




最終,通過前後19個頻道,滿足用戶不同場景下收聽需求,實現用戶高黏性連接。依託主播和精良製作的有聲內容,構建起 「全聲態」音頻平台。

這也意味着,曾經困擾長音頻行業的「收聽場景缺乏」、「吸引力不足」、「版權環境」等問題,正在逐漸被技術的進步與平台的創新所克服,也成為他們打造「超級內容系列」提供了穩固的基礎。通過「酷我自製計劃」「真·知·灼·見」計劃等,制定出廣播劇行業新的品質標準。


在內容本身之外,聽眾、主播、IP更是得到了充分高效地連接:聽眾可以輕鬆找到自己喜歡的作品和主播;作品可以被經驗豐富的主播演繹,並精確匹配自己的受眾 ;主播則無論是藉助大IP出圈還是深耕垂類粉絲,都有着完整的成長路徑。


如果說純音頻是廣播劇的1.0時代,酷我暢聽首創的聲畫同頻開啟了廣播劇2.0時代之後,那麼這場內容的打造更是呈現出了以酷我暢聽為代表,未來廣播劇內容的3.0形態。

在廣播劇這一媒體形式在國內被嚴重低估的情況下,酷我暢聽正在不聲不響中,主動扛起行業的大旗,並在這個市場懵懂生長的時期,為行業內各平台樹立了新的標準。---(虎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