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2-17 19:00:45聖天使

劍指巴菲特新寵 Snowflake,Cere Network 能否從數據賽道突圍

个人大数据量化生活,企业大数据量化发展趋势


[撰文:Zombit]


你會擔心自己的數據會被大企業濫用嗎?

雲存儲市場正在日益壯大,如亞馬遜(Amazon)、谷歌(Google)、微軟(Microsoft)以及其他一些巨頭占據了雲存儲市場的大頭。這也就意味着,企業在儲存或是針對用戶數據進行分析和商業化使用時,互聯網巨頭成為了中間人,而這個中間人目前並沒有受到很完整的監管。互聯網巨頭對用戶數據的濫用行為已非「一日之寒」。


對用戶來說,個人數據存儲在巨頭企業中有三個缺點:缺乏數據隱私、無數據管理權、管理費高昂。對優化用戶數據使用的開發者來說選擇非常有限,只能在巨頭圈定的「狹窄空間」內進行開發,這不僅束縛了開發者思維發散的空間,也讓創業者的開發成本持續走高。


圖片來源:Cere Network Blog




因此,在創造企業與用戶的最大效益的同時增加開發者的彈性,並利用區塊鏈的去中心化將「中間人」的角色抹去,就成為了少數能夠改變現狀的方法之一。

而 Cere Network 敏銳地察覺到了這個機會。

Cere Network 是什麼?

Cere Network 是首個搭建在 Polkadot 鏈上的「去中心化數據雲平台」(Decentralized Data Cloud,DDC),旨在對數據的集成和協作進行優化。

其操作邏輯是,任何人都可以參與 Cere Network 的 DDC,其「開放式數據註冊」(Open Data Registry)架構可讓用戶自行定義「數據共享程度」,從而幫助開發者解放數據的威力。

在此基礎架構之上,Cere Network 創建了一個可以實現高度交互操作的服務層,該層將在不久的將來向所有供應商和開發人員開放,對終端用戶來說,他們對個人數據有相當程度的控制,也可以清楚知道自己的數據被用在何處。另外,Cere Network 也會幫助企業部署「合規發開工具」,讓他們在運用數據的同時,仍能保證終端用戶的權利不受損害,從而創造三贏局面,即終端用戶獲得對資料的控制權、解放開發者的框架,企業靈活運用數據的同時,還可以避免支付巨額費用。

因此,Cere Network 不再只是一個傳統意義上的為企業提供雲端數據服務的 toB 業務,它同時也提供 toC 的服務,可以通過合理合規地利用 C 端用戶的數據,在保護隱私的同時為用戶帶來經濟效益。

圖片來源:Cere Network Blog




大有來頭的開發團隊

Cere Network 聯合創始人兼 CEO Fred Jin 在 2009 年曾創建 50CUBES 遊戲公司,並獲得騰訊支持。在此之前,Jin 曾是知名社交網站 Bebo 的首席開發,Bebo 在 2008 年被美國 AOL 公司以 8.5 億美元的天價收購。

而 Fred Jin 在 50CUBES 初期時,就指出市場上沒有一個解決方案可以讓他們通過數據更好地了解用戶行為,所以 50CUBES 創建了自已的解決方案。時至今日,雲數據的技術逐漸成熟,現在是該擺脫巨頭,將數據的控制權還給用戶和企業了。

除了 Fred Jin 外,另兩位聯合創始人是 Kenzi Wang 以及 Ian Duggan。 Kenzi Wang 曾是火幣交易所的副總裁,畢業於沃頓商學院的 MBA,而 CTO Ian Duggan 則畢業於麻省理工學院,並曾擔任 Twitch 和 Amazon 的技術主管。Cere 的科技團隊已有超過 30 多位科技工程師和區塊鏈開發者。

時代背景、技術遠景加之團隊實力,Cere Network 頗被市場看好,並成為幣安孵化器(Binance Lab)的孵化項目。去年八月,Cere Network 完成第一輪 350 萬美元的融資,除了幣安以外,Arrington CRP Capital、NGC Ventures, Kenetic Capital, Monday Capital 和分布式資本等知名資本也參與其中。

圖片來源:Cere Network Blog




風險和機遇

雲平台是一片每年可以產生 500 億美元價值的藍海,而大量科技巨頭也早已入場布局。但是對於 Cere Network 而言,類似 AWS (亞馬遜雲)、谷歌雲並不是它真正的「敵人」。與這些巨頭相比,Cere Network 具有極大的創新。當巨頭更多側重於提供數據存儲服務的同時,Cere Network 希望解決是如何在用戶隱私、收益和企業快捷且低成本利用數據之間獲得一種均衡。

在 Cere Network 看來,它目前的最大挑戰並非傳統雲服務商,而是 Snowflake。Snowflake 並不是目前雲服務的替代品;相反,它目前運行在 Amazon Web Services 和 Microsoft Azure 上,通過將雲計算和雲存儲進行隔離,構建里了一套高效率的 SQL 數據倉庫。

簡單來說,Snowflake 通過與目前的雲服務平台合作,幫助用戶提取、處理、存儲和訪問數據。而且 Snowflake 完全基於雲,無需安裝任何的硬件或者軟件,給用戶提供了很大的便利。

今年 Snowflake 在美國備受追捧。它 於今年 9 月 16 日於紐交所掛牌上市,上市首日收盤飆升 111.61%,股價報 253.93 美元,市值 707 億美元,創軟件公司史上最大規模 IPO 紀錄。Snowflake 的投資人中還包括「股神」巴菲特,值得一提的是,Snowflake 是巴菲特半個世紀以來第一支參與打新的科技股。

但 Snowflake 的未來並非沒有挑戰。從安永會計事務所的報告指出,在現在「強調隱私」的浪潮下,去中心化的雲數據平台很有可能是未來的趨勢,而這則是 Cere Network 的發展契機。

Cere Network 憑藉諸如更有效的協作,更好的數據敏捷性,更智能的集成,更多的隱私,對用戶的所有權等優勢,將有可能成為「下一代的 Snowflake」。

Cere Network 是 Polkadot 生態中的重量級項目,也是第一家在其生態中拿到 Polkadot Web3 Foundation Grant 的 2B 項目。

目前,Cere 的去中心化數據雲(DDC)平台已經與許多企業開始合作,合作夥伴包括餐飲、娛樂、零售、運輸等行業的企業,以共同創造一套更有效率、更有隱私的數據管理平台。




不僅如此,利用 Polkadot 的跨鏈機制,Cere Network 還能集成包括 Binance Smart Chain、Polkadot、Cosmos、Ethereum 在內的其他公鏈,最大程度地將企業和區塊鏈生態系統連結起來,從而打造規模化,但又不壟斷的雲端數據市場,給企業和用戶帶來切實的收益和保護。


圖片來源:Cere Network Blog




憑藉着去中心化的技術優勢以及在用戶數據保護和技術開發之間取得的平衡,Cere Network 已經在和傳統的雲服務商巨頭和新興的中心化數據庫企業的競爭中占據了不少的優勢。---(鏈聞ChainNews)



*[泰國首富家族數字化時代的大棋:爭當金融支付領域掌舵人]*



2018福布斯泰国富豪榜,正大集团谢氏兄弟蝉联泰国首富


[撰文:Karen]

科技巨頭 Facebook 的數字貨幣項目 Diem (前身為 Libra)誕生伊始即引發了全球性的討論熱潮,雖然該項目在發布後因為隱私、監管以及貨幣壟斷等擔憂屢遭波折,近期公布的最早於明年 1 月正式落地的計劃中的實現形式也已與最初的設想大相徑庭。但是這場意圖顛覆延續數百年的貨幣銀行體系的革命,已悄然間打響。


在傳統的跨境支付等金融體系中,交易透明度不足、轉賬費用高昂以及部分地區銀行帳戶普及率低下等弊端逐漸凸顯出來,並亟待完善和增強。雖然陸續有初創公司致力於通過區塊鏈技術來提供對應的解決方案,但由於加密貨幣固有的高價格波動特性、技術不完善以及缺乏落地支撐等因素在很大程度上阻礙了企業對於區塊鏈解決方案的採用。


而區塊鏈金融協議 Velo Protocol 要做的,正是補全現有金融基礎設施的短板,並對此進行完善和豐富,為企業量身定做一個可供其用戶進行低廉轉賬且高透明度、覆蓋範圍更廣以及支持資產多樣性的數字信用系統,如此一來,企業用戶可在不與 Velo 技術或 VELO 代幣直接交互的情況下,實現更廉價、更快的結算,也可為無銀行賬戶人群提供金融服務。


一、Velo 的金融野心:東南亞的螞蟻金服

Velo 由華人跨國巨頭正大集團家族成員謝展(Chatchaval Jiaravanon)作為聯合創始人成立,開發公司為 Velo Labs,希望通過建立一個聯盟信用交易網絡,來使合作夥伴能夠在彼此之間安全、高效地進行價值轉移,目前主要為東南亞的匯款合作夥伴提供服務,之後將拓展到亞太地區和其他地區。


想要把 Velo 打造成為「東南亞螞蟻金服」,廣泛的應用場景和落地支持、豐富的商業網絡生態體系以及技術是決勝的關鍵。而 Velo 在金融領域的信心和底氣是顯而易見的,這種信心來源於支持公司正大集團、深度合作夥伴 Lightnet 龐大的商業網絡生態、區塊鏈領域內專為即時支付轉賬而開發設計的恆星(Stellar)網絡以及核心團隊的加持。


1. 背靠正大集團,零售線+業務線加碼應用場景和落地支撐

除了正大集團家族成員謝展是 Velo 的聯合創始人以外,Velo 與正大集團還有着更深一層的關係。正大集團曾向 Velo 直接投資 2000 萬美元並持有後者大量股權,此外正大集團還將使用 Velo 進行資金管理、貿易融資和結算,並通過其全面的業務和零售布局為 Velo 提供落地支撐。

在了解正大集團將如何為 Velo 提供應用場景和效用支撐之前,我們先來了解下正大集團的業務和投資版圖。


正大集團由泰籍華人謝氏兄弟(謝易初和謝少飛)於 1921 年在泰國曼谷創辦,是泰國最大的商業集團,旗下業務涉及農牧食品、零售、金融、供應鏈、電信、地產、傳媒、教育和製藥等多條業務線,截至 2020 年,在 21 個國家進行了投資,躋身於東南亞規模最大和最具影響力的企業集團之列。


值得注意的是,正大集團還是首個來中國投資的外資集團,也是在中國投資項目最多、投貿額最大的外國公司之一,目前也在加大在中國的各項投資投入。據公開資料 顯示,正大集團在中國的投資額接近 60 億美元,設立的企業達兩百多家。


從細分零售領域來看,正大集團的業務和零售布局完全有能力為 Velo 提供核心競爭力。正大集團在泰國擁有超 1.2 萬家 7-11 便利店,併購樂購蓮花超市的申請也已通過泰國政府的批准,並擁有正大廣場等主流商場和超市,在中國的零售業務還包括卜蜂蓮花、正大優鮮、正大餐飲、正大電商等多種業態。

毫無疑問,正大集團龐大的零售、電信以及業務矩陣可以為 Velo 的發展提供廣泛的應用場景和足夠的落地支撐。


2. 深度合作夥伴 Lightnet 龐大的商業網絡生態

Velo 深度合作夥伴 Lightnet 集團龐大的商業網絡是 Velo 的另一個亮點。總部位於新加坡的 Lightnet 也由正大集團家族成員謝展和前投資銀行家 Tridbodi Arunanondchai 共同創立,希望通過由可信金融服務合作夥伴組成的全球網絡,為東亞及東南亞地區提供普惠金融服務和低成本、高效且即時的跨境匯款服務。




Lightnet 的的跨境轉賬解決方案

另外,Lightnet 的跨境匯款生態系統使用 Velo 協議構建,是 Velo Labs 區塊鏈解決方案的第一個現實世界用例。

關於 Lightnet 的商業網絡生態,我們可以從 Lightnet 的投資者、金融合作夥伴以及可信夥伴中找到答案。


今年 1 月份,Lightnet 完成由多家大型企業和機構投資的 3120 萬美元 A 輪融資,主要投資者包括大華創投管理(UOB Venture Management) 和韓華投資證券(Hanwha Investment and Securities),這兩家投資公司分別屬於新加坡大華銀行集團和韓國大型企業韓華集團,其他投資方包括萬向系的 HashKey Capital、7-11 控股旗下銀行 Seven Bank、Uni-President、新加坡加密數字基金 Signum Capital、新加坡區塊鏈投資機構 Du Capital 和 Hopeshine Ventures。


其中,Seven Bank 僅在日本就擁有超 2 萬家 7-11 便利店,在全球擁有超 7 萬家門店;Uni-President Asset Holdings 是 Uni-President Enterprises Corp.(統一企業股份有限公司)的投資部門,後者還直接或間接在中國大陸部分地區、台灣以及菲律賓擁有約 9000 家 7-11 便利店,並在台灣擁有數百家星巴克門市。


除通過與投資者建立聯繫之外,Lightnet 還在近期分別與瑞士合規數字資產銀行 SEBA Bank 和泰國第一家本土銀行泰國匯商銀行(SCB)達成合作關係,其中,SEBA Bank 將會成為 Lightnet 集團的銀行交易對手方,為法幣和數字資產提供唯一的結算、通信與匯款服務;Lightnet 將通過與泰國匯商銀行的合作為用戶提供跨境匯款服務。


Lightnet 集團 CEO Tridbodi Arunanondchai 在接受 CNBC 的採訪時還表示,「匯商銀行將成為 Lightnet 的結算合作夥伴之一,負責支付和清算支付,通過這種合作關係,Lightnet 可以訪問泰國超過 24 家銀行的受益人賬戶,以及任何已註冊泰國政府支持的支付服務商 PromptPay 的用戶。」


可以想象,正大集團廣泛的零售業務布局和為 Velo 提供的足夠多的落地支撐,以及 Lightnet 龐大的商業生態圈將為 Velo 在企業夥伴和用戶以及應用場景等方面帶來極大的增量空間,進一步助力 Velo 實現普惠金融。


3. 由主打支付的 Stellar 區塊鏈提供支持

商業模式決定着一個項目天花板的高低,而技術是一個項目的核心競爭力。Velo 由定位支付的 Stellar 區塊鏈技術提供支持,VELO 代幣和數字信用資產都基於 Stellar 發行。

Velo 之所以選擇 Stellar,主要是考慮到高性能、低成本以及與之相符的金融願景等因素。




區塊鏈技術對比,來源:Velo

從網絡性能來看,Stellar 區塊鏈每秒能夠完成 1000 筆交易,遠勝比特幣和以太坊,特別適用於匯款和支付等應用場景。相比之下,比特幣每秒能夠處理的交易數量僅為單位數,目前的以太坊每秒也僅能處理 20 筆交易。


Stellar 在交易成本上相比於比特幣和以太坊也更占優勢,在同樣性能下還略低於競爭對手 Ripple。眾所周知,今年以來,DeFi 熱潮助推以太坊交易費用在今年三季度達到頂峰,比特幣也由於網絡活躍度上升導致交易費用大漲,而這對於小額支付來說費用更為昂貴。


另外,Stellar 的目標是搭建人們與銀行和支付系統之間的橋樑,還直接服務於沒有銀行賬戶的人群,而這與 Velo 普惠金融的願景正好契合。

基於 Stellar 區塊鏈技術但不局限於此,Velo 還可以選用任何智能合約平台來構建智能合約,如以太坊、智能金融服務平台 Evrynet 或其他 EVM 兼容的公鏈。Velo 還將與 Evrynet 共同開發跨鏈協議「Warp」,用來連接用於數字資產流轉的 Stellar 區塊鏈和可構建數字儲備系統的智能合約鏈。


4. 核心團隊和公司文化




Velo 和 Lightnet 的董事長、Velo 的 CEO 謝展(Chatchaval Jiaravanon)是正大集團執行董事長謝中民之子,也是正大集團旗下、泰國唯一的全國性綜合電信運營商 True Corporation 董事會成員,目前還擔任泰國領先的消費金融公司 AEON Thana Sinsap 和證券公司 Finansia Syrus Securities 的董事長,還在數十家公司擔任重要職位。另外,謝展個人還於 2018 年年底收購著名財經雜誌《財富》。




Velo 和 Lightnet 的另一位聯合創始人兼副董事長 Tridbodi Arunanondchai (Khun Beam)是一位連續企業家和天使投資人,也是金融科技公司 Money Table Public Company Limited 的聯合創始人兼首席商務官。


MoneyTable 平台可使公司員工能夠輕鬆安全地探索個人財務選擇,並利用大數據和機器學習算法來分析申請人的信用評分信息,以及利用區塊鏈和去中心化數據網絡提供額外的保護。值得關注的是,Khun Beam 還一直在積極投資於跨多個領域的技術創業公司,也是資產管理規模超過 2 億美元的印尼風投機構 Kejora Venture 的投資合伙人。


除核心成員之外,在通證經濟、商業等方面,Velo 還擁有來自 Stellar、Lightnet 集團、風投機構 Pantera Capital 以及麻省理工學院的多位顧問,其中包括 Stellar 發展基金聯合創始人 Jed McCaled 和首席經濟學家 David Mazières、Signum Capital 創始人 John Ng Pangilin 以及麻省理工學院教授 Robert Townsen 等行業專家。


這些顧問將直接為 Velo 團隊提供在技術、商業以及通證經濟模型方面的指導,從而推動 Velo 技術的順利開發和業務的高效推進。

另一方面,公司文化是一家公司持續發展壯大的重要基石。Velo「高效迭代,快速增長,用區塊鏈讓普惠金融觸手可及」的公司文化理念可以從其致力於成為連接傳統金融和加密世界的橋樑以及使多方參與者利益最大化的網絡體系中得到充分體現。Velo 強大的核心團隊和這種領先的公司文化將成為公司向前發展的動力源泉。


二、Velo 的運作模式及優勢

簡單來說,Velo 是一個初期面向東南亞企業合作夥伴賦能的去中心化結算網絡,銀行、出入金網絡、電子錢包以及 DeFi 協議等企業可信夥伴都可以在 Velo 網絡中以低成本、簡單安全和高效的方式進行價值轉移。


Velo 的金融網絡生態包含 Velo 協議、VELO 代幣以及 Velo 的數字信用。其中,Velo 協議由數字信用發行機制和數字儲備系統兩個部分組成,預計將在 2021 年第一季度末全面上線,Velo 的最終目標是建立一個全球性的法定貨幣、數字信用和 VELO 代幣出入金網絡,為所有可信企業合作夥伴和用戶帶來現實世界的流動性和互操作性。




Velo 代幣獲取渠道,來源:TokenInsight

從 Velo 的運作方式就可以看出 Velo 的優勢所在,相比於同樣使用 Stellar 區塊鏈技術的 IBM 支付網絡 World Wire 等項目,Velo 充當一個橋樑作用,允許在銀行和非銀行間直接實時轉賬,而無需使用美元抵押進行信貸和結算。另外,Velo 網絡允許在任何網絡之間以任何貨幣形式進行通用信用交換。

再加上亞洲多個主要企業集團的支持、強大的領導團隊和 Lightne 龐大的商業生態的加持,以及支持多樣化資產、低成本等固有優勢將為其快速發展提供強有力的保障和支撐。


三、Velo 的金融布局:主打跨境支付




Velo 生態系統和金融布局

Velo 希望從東南亞地區和亞太地區開始打開市場,以跨境支付為切入點,並陸續推出借貸、忠誠度積分以及質押等服務,從而向企業和其終端用戶廣泛滲透和加速布局,最終形成一個全面的金融版圖。


跨境匯款是 Velo 目前的開發重點,匯款運營商可以通過以下兩種方式參與 Velo 生態系統:

第二種方式將直接放寬對匯款運營商的要求,也就是說,規模較小的匯款運營商可通過與 Velo 生態系統的現有可信企業夥伴簽約,來間接從 Velo 生態系統中受益。

而所有這些運營商的用戶可以在不接觸 VELO 代幣、智能合約、區塊鏈甚至數字信用的情況下,享受到高效快捷、低成本的金融服務,從而實現多方共贏的局面。


不難想象,當 Velo 的可信合作企業以及與這些企業簽約的企業越來越多時,Velo 的終端用戶量也將實現快速增加,這時企業抵押的 VELO 代幣也會得到量的提升,從而形成一個良性的循環系統。


除深度合作夥伴 Lightnet 與瑞士合規數字資產銀行 SEBA Bank 和泰國匯商銀行建立合作關係外,Velo 在跨境匯款和支付領域的商業進展也頗為迅速,上個月,Velo Labs 與 Lightnet 集團和 Visa 全球達成合作,將共同開發亞洲支付解決方案,允許參與其中的銀行、匯款運營商和其他金融服務提供商之間進行近乎實時的全球交易。


此外,在資產託管方面,數字資產託管商 BitGo 將為 Velo Labs 還及其生態夥伴提供數字資產託管服務。


四、Velo 的願景:輻射亞太 10 億無銀行賬戶人群

Velo 在創立之初的願景便是,通過其打造的可信企業夥伴網絡(Trusted Partner Network)將亞太地區超 10 億無銀行賬戶人群帶入到全球金融體系,以及為企業終端用戶提供透明度高、成本低的金融服務,並進一步壯大 Velo 生態系統。


正如謝展所 講,「目前在東南亞依然有超過 1.7 億人沒有銀行卡,也沒有銀行賬戶,因此無法享受到基本的金融服務。Velo 正在通過跨區域支付技術,將更便宜、更好的服務提供給東南亞各類無金戶人群,之後會擴大到其他地區。」


另外,Velo 生態系統內,VELO 代幣在成為連接傳統金融市場和加密貨幣世界的「橋接資產」的同時,將推動形成一個讓所有參與者利益最大化的金融系統,實現互利共贏。

總體而言,目前,Velo 在技術、團隊、支持公司等方面具備核心競爭力,金融網絡生態已初具規模,在匯款、支付、零售以及電信等領域也有足夠的應用落地支撐,有望加快實現普惠金融願景。---(鏈聞ChainNews)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