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2-17 16:03:14聖天使

蘋果或在美國建廠造車 要成特斯拉最強競爭對手?

特斯拉最强对手 苹果或建厂造车 频挖马斯克 墙脚


[每經記者:董天意 每經編輯:孫磊]


近日,有關蘋果公司造車的傳聞再次引發業內關注。DigiTimes報道稱,蘋果公司正在美國籌備建立汽車生產線,並已開始與全球汽車電子供應商探討技術規格等方面的問題,預計到2024~2025年,「Apple Car」就會正式亮相。同時,蘋果公司目前正與台積電合作,共同開發自動駕駛芯片。


事實上,有關蘋果公司造車的傳聞由來已久。早在2014年,蘋果公司就傳出了名為「Project Titan」(泰坦項目)的智能汽車研發項目,並從特斯拉、克萊斯勒、大眾等車企強勢「挖人」。但2016年,有報道稱蘋果公司在該項目的研發方向、領導人員和技術方面產生巨大分歧,項目進展遇阻,並將研發重心逐步向自動駕駛領域轉移。在此之後,有關蘋果的造車計劃就變得「撲朔迷離」。


但近期一系列消息或暗示蘋果公司的「造車夢」並未放棄。日前,據路透社報道,蘋果公司已將其自動駕駛汽車部門移交給了最高人工智能主管John Giannandrea領導。後者將監督蘋果公司在自動駕駛系統方面的持續工作,並保證該系統最終可用於自己的汽車中。


此外,蘋果公司近年來一直在申請汽車領域相關專利。據悉,從2017年轉型自動駕駛系統開始,蘋果公司迄今為止已獲得了100多項汽車領域專利,僅2020年就有近40項,涵蓋自動駕駛、車身、軟件、安全等方面。同時,蘋果公司的「Carplay」車載系統已經在汽車行業得到廣泛應用,而這一系列操作也增加了外界對「Apple Car」存在的可信度與期待值。


苹果汽车概念图(图片来自bandwidthblog)


頻挖馬斯克「牆腳」

DigiTimes在報道中表示,蘋果公司目前正在了解有關汽車產品的技術規格等基本參數,以及成本、產品前景等多項指標,並已有部分供應商正開始與之洽談或送樣,而蘋果公司或將於2021年確定「Apple Car」的供應商名單,從而正式進入造車階段。

雖上述消息未得到蘋果公司證實,但種種跡象表明,蘋果公司的「Project Titan」或已回歸到軟硬件一體化研發路線上,「Apple Car」的推出或只是時間問題。

在相關人才的引入方面,2018年8月,Doug Field宣布加入蘋果公司,並擔任「Project Titan」副總裁。此前他的職務是特斯拉高級副總裁,在特斯拉負責Model 3的車輛工程和製造工作。


2019年4月和7月,兩位特斯拉工程副總裁Michael Schwekutsch和Steve MacManus先後加入蘋果公司。據悉,二位此前在特斯拉期間分別負責特斯拉Roadtser 2、Semi Truck、Cybertruck的動力總成研發,以及車輛內飾工程的座椅線束布置。


據CNBC報導,在2018年的前8個月裡,蘋果公司至少「挖走」了46名前特斯拉員工,涵蓋 Autopilot、質量保證、動力總成、機械設計和固件工程師,以及數名全球供應鏈經理。特斯拉CEO馬斯克曾戲稱蘋果公司雇走了特斯拉全部解僱的員工,「如果在特斯拉混不下去就要去蘋果上班了」。


基於此,華爾街方面預測,蘋果公司的整車製造計劃正在加速回歸。摩根士丹利分析師Katy Huberty表示,蘋果公司將繼續在「垂直整合解決方案」方面做文章,而其終極目標是推出可以與特斯拉競爭的產品。



表情 特斯拉Model 3中国58.8万起为美国售价的2.5倍 特斯拉 ... 表情


特斯拉恐迎最強對手

DigiTimes還提到,相關零部件供應商表示,蘋果公司「Apple Car」的模式與特斯拉相似,在供應鏈上或有很高的重疊率。報道稱,目前蘋果公司正在與台積電聯合研發自動駕駛芯片,而台積電方面此前剛宣布接下特斯拉下一代高性能芯片——Hardware 4.0的訂單。

據悉,台積電早已為「Apple Car」的到來展開業務部署,不僅在南科設有專屬的研發廠區,還與意法半導體(ST)合作加速氮化鎵(GaN)製程技術的開發,並將分離式與整合式氮化鎵元件導入市場。


事實上,儘管造車計劃始終「搖擺不定」,但蘋果公司在自動駕駛領域的研究卻從未停歇。有分析認為,高級別自動駕駛將成為「Apple Car」的最大亮點配置,特斯拉恐迎來最強對手。


公開資料顯示,早在2017年,蘋果公司便獲准在加利福尼亞州的公共道路上測試自動駕駛汽車;2018年,蘋果公司持有的自動駕駛許可證數量排名第三,共有70輛車允許在加利福尼亞州公路進行自動駕駛測試,僅次於通用集團旗下Cruise公司的175輛和Alphabet旗下Waymo公司的88輛自動駕駛測試車輛;2019年,蘋果公司收購了Drive。ai自動駕駛公司,後者是一家專注於自動駕駛班車服務的自動駕駛汽車初創公司。


有報道稱,2019年蘋果公司與至少四家公司進行了談判,尋找自動駕駛汽車中下一代激光雷達傳感器的供應商。而且,蘋果公司在評估技術的同時,仍在研發自己的激光雷達裝置。


有分析表示,蘋果公司其實早就布局了在強大AI芯片算力之下的算法和應用,並擁有製造智能電動車需要的核心技術和自研能力,包括芯片、操作系統的開發,以及成熟的應用生態,這些都將成為「Apple Car」的核心競爭力。

天風國際分析師郭明錤表示,蘋果公司領先的技術優勢,例如AR,將重新定義汽車,並實現與其他同行產品的差異化。與當前消費電子領域的對手、汽車領域的潛在對手相比,蘋果公司能夠在軟硬件、服務的整合上做得更好。---(每日經濟新聞)



*[逃離圓通速遞]



逃离圆通速递


[斑馬消費 徐霽]

不到半年時間,圓通速遞創始人喻會蛟家族,就已經通過轉讓和減持,套現了接近70億元。

快遞企業A股上市潮2019年就已經3年期滿,原本在減持上毫無動作的圓通,終於在一年之後走上了順豐、申通、韻達的老路。

順豐在前扼住咽喉,後有京東快遞、極兔速遞等生猛追兵,快遞行業越來越不好幹了。申通已經站在虧損邊緣;圓通今年上半年的單票毛利潤已經降至0.22元,雖然業務量大幅增長已突破100億,但前三季度扣非淨利潤下降了9.70%。


創始人家族套現的同時,公司核心高管們紛紛出走,這兩年多光副總裁就離職了5個,員工持股基金也在二級市場減持。

圓通的割裂在於,一邊是實際控制人和高管團隊的逃離,一邊是公司37.9億元的定增於近日獲批,擺好架勢準備大幹一場。阿里巴巴能否助圓通重返巔峰?


逃离圆通速递


創始人家族套現近70億

12月15日-16日,圓通速遞(600233.SH)對外披露,公司股東上海圓鼎6月15日-6月19日減持公司0.61%的股份,並計劃在2021年1月7日-7月7日之間減持剩餘0.62%股份。

上海圓鼎為圓通速遞實際控制人的一致行動人,啟信寶顯示,該公司大股東為圓通速遞創始人喻會蛟。

2016年,圓通速遞借殼大楊創世成為A股第一家快遞公司,上市公司原實際控制人大楊集團和戰略股東雲峰基金1年禁售期之後就輪番減持,現任實際控制人只能幹看着。


2019年是A股快遞解禁大年,順豐控股、韻達股份、申通快遞均大規模減持,圓通速遞仍然「坐懷不亂」。

因為,公司當時的股價已較2017年初的高峰期腰斬,那時候減持,實在是划不來。


1年後,喻會蛟家族終於坐不住了——儘管公司股價仍然沒有起色。

9月初,圓通速遞實際控制人喻會蛟、張小娟及其控制的蛟龍集團,向阿里網絡轉讓12%的股份,一把套現66億元。再加上上海圓鼎套現的3.18億元,喻會蛟家族半年時間套現了接近70億元。

兩波減持後,實際控制人在圓通速遞的持股比例,從54.18%降至41.19%。


另外,今年以來,喻會蛟從多家圓通系公司退出股權和法人身份,卸任多家公司的高管職務。


逃离圆通速递


業務困頓,高管紛紛出走

2000年,裝修生意失敗、負債182萬元的浙江桐廬人喻會蛟,在妻子張小娟的建議下,籌集5萬元赴上海創業,創辦圓通速遞。

彼時,快遞生意在桐廬圈中已小有名氣。同鄉聶騰飛、陳小英夫婦1993年創立的申通,已經在長三角市場立足,試圖開啟全國化。

張小娟與陳小英的哥哥陳德軍是初中同學,通過這層關係在申通幹了幾年財務,基本摸清了快遞生意的門道。

聶騰飛的弟弟聶騰雲從申通出走,創立韻達;陳德軍的另一個同學、原申通分公司經理賴梅松2002年離職創立中通。

他們被統稱為「快遞桐廬幫」。


圓通速遞進入市場不算早,但靠着一系列創新之舉,曾連續多年穩坐快遞業務量頭把交椅:2002年首創「雙休照常營業」機制,「24小時不間斷、一周七天不休息」;2004年開始與淘寶深度合作,接受每單8元的低價……

然而,上市之後,公司在業務上疲態盡顯。


業務量從第一跌至第三。2019年,公司業務量同比增長36.78%至91.15億件,市場占有率為14.35%,但仍然低於中通的121.2億件、韻達的100.3億件。

當年,公司營業收入311.51億元,同比增長13.42%,歸母淨利潤16.68億元,同比下降12.41%。

2020年是中國快遞行業的轉折之年,疫情衝擊,價格戰重啟,新的入局者如極兔速遞,不斷衝擊老大哥們的勢力範圍。




圓通被迫拿起熟悉的價格戰自衛。2020年前10個月,公司單票收入2.26億元,同比下降24.41%,在A股4家快遞公司中降幅最大;降價的結果是,公司業務量同比增長37.18%至96.19億件,公司前10個月的快遞業務收入217.29億元,同比增長3.70%。


不過,單票收入下降四分之一,對業務環節的壓榨已經接近極限。今年上半年公司單票毛利僅為0.22元,同比下降40.67%。

所以,圓通等通達系快遞公司才會經常陷入投訴、罷運、被對手挖牆腳的傳聞。


今年前三季度,公司營業收入234.20億元,同比增長8.34%,歸母淨利潤13.86億元,同比增長僅0.69%,扣非淨利潤更是下降9.70%至12.11億元。

困頓之時,高管接連辭職。2018年董事童文紅、副總裁郝文寧,2019年副總裁鄧小波、副總裁蘇秀峰、副總裁兼董秘朱銳,2020年4月的副總裁張樹洪,紛紛離職。這些人多是公司的創業元老,上市功臣。

伴隨高管的不斷出走,員工持股平台密集減持公司股份,今年二季度,上海圓科、上海圓翔、上海圓越等基金合計減持公司上千萬股,套現過億。



阿里牵手韵达 一统快递江湖


阿里一統快遞江湖?

目前,阿里系的阿里網絡、阿里創投、雲鋒基金合計持有圓通速遞25.24%的股份,為第二大股東。

圓通與阿里頗有淵源:圓通崛起的秘訣是以低價拿下海量淘系訂單,阿里創投和雲鋒基金作為公司戰略股東,借殼上市後合計持有17.52%的股份。


但是,圓通速遞上市之後業務掉隊、業績下滑、股價低迷,阿里也曾陷入「減持風波」。2018年Q3之後,雲鋒基金多次減持公司股份,持股比例從原先的6.42%下降至3.33%。

那時候,阿里系一邊減持圓通,一邊準備收購申通。一時間,阿里拋棄圓通,似乎被行業默認。

不過,資本不信玄學。2020年圓通的重大關頭,接手的還是阿里巴巴。


目前,阿里巴巴是百世匯通的大股東,即將拿下申通快遞大股東之位,同時還是中通和圓通的二股東,以及韻達快遞持股2%的戰略股東,四通一達盡歸阿里麾下。再加上獨角獸菜鳥網絡,電子商務基礎設施的集大成者,非阿里莫屬。

然而,挑戰仍然存在。

順豐雖然一直單量較少,但得益於數倍於通達系的單票收入,該公司2020年前三季度的淨利潤55.98億元,相當於四通一達5家快遞公司淨利潤總和的兩倍多。


順豐放下身段以價格戰進攻四通一達的核心業務電商件,猶如扼住了通達系的咽喉,這一年多以來的壓迫令行業「苦不堪言」。

極兔速遞也在拼多多、OPPO、vivo等段永平系企業的支持下異軍突起,通達系揚言封殺,仍然未能絞殺這隻兔子。

快遞業的戰爭不會消亡,只是,有資格參與頭部戰爭的玩家,會越來越少。---(斑馬消費)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