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2-17 15:23:31聖天使

93年,負債150萬!消費貸,正在壓垮無數年輕人...


[作者:鳳來儀,功夫財經簽約作者、國內頂級風險管理專家]

最近坐地鐵的時候看到一個廣告,我順手拍了下來:




春就該「醬紫」,我能不能問一下,是哪樣子?

考慮到廣告本身是推銷信用卡,我能不能做個合理推斷,弄這麼一出意思是——辦信用卡借錢不要怕,你的未來有無數可能,現在欠幾萬、幾十萬,你以後會掙幾個億,要知道青春過了就沒了,錢未來再掙來得及?


1

20年間中國人的消費觀巨變

有個關於中國老人和美國老人對比的段子,相信大家都耳熟能詳,講的是:

一位中國老人積攢了一輩子的錢,在晚年終於住上了新房,而美國老人呢,先借錢住了新房,在晚年終於還完了錢,但人家住了一輩子好房子。


這個段子出來的時候,主要是譏諷中國人不會用信貸來折現未來現金價值,也反應了當初中國人的消費觀和儲蓄觀,都非常保守。

好傢夥,這才過去20年,情況就發生了翻天覆地的巨變——儲蓄的人,變成了消費的人。本世紀初,國民儲蓄率55%,而現在的儲蓄率已經快速下降到了45%,居民負債200萬億之巨。




單純看負債率意義並不大,要看到結構才明白其中真意。居民負債中,大頭是房貸,我覺得這個問題倒是不大,因為房屋在任何時代和地方都是資產,越大的城市,資產就越優質。所以,負債如果能對應資產,問題並不大。

那問題大的是什麼呢?是消費。

我們知道,中國經濟的三駕馬車分別是投資、出口和消費,在投資和出口都因為各種原因陷入巨大不確定性的時候,消費就成了拉動經濟最重要的一環。

今年以來,各地出台了許多鼓勵消費的政策,國家發展改革委又會同有關部門印發了《近期擴內需促消費的工作方案》,提出了19條擴內需促消費的舉措,為需求潛力「鬆綁」,為經濟循環「加油」。




從國家統計局發布的最新數據看,在必需消費品穩定增長的同時,升級類消費和大宗商品消費回暖明顯。10月份,化妝品類、金銀珠寶類商品零售額同比分別增長18.3%、16.7%,增速分別比9月份加快4.6個和3.6個百分點。

消費固然不錯,但消費貸的推出,則有點脫韁野馬剎不住車了:僅上海一家銀行,去年的消費貸餘額就暴漲了30%多。弄到證監會也要發函質詢,是否參與了平台貸款。




而這些不形成資產的消費貸主要針對哪些群體呢?就是文章開頭那個廣告所描繪的:擁有「青春」的人。

因為他們有膽,未必有識,有未來的現金流能力可以折現,未必有現實的自控力,他們是最好的廣告對象,也是最好的借錢主體。


2

「負債者聯盟」背後的年輕人

在豆瓣這個年輕人扎堆的地方,有一個小組叫做「負債者聯盟」,我點進去標題大多是這樣的:「80後負債70個」,「負債谷底,快要崩潰」,「25歲 19萬 以貸養貸滾雪球的噩夢」等等題目。




其中有個我印象最深的,是這樣的:

下決心要上岸,今年什麼東西都沒給自己買,但是我真的太想在年底給自己買個包包了。大家別罵我了,我真的太想要了。這款包包我真的太喜歡了,喜歡了好多年一直沒捨得買,最近看到一個二手的,比原價便宜四五千吧,確實是喜歡哭了!

我不知道她想買的包原價是多少,但比原價能一下便宜四五千,這包怎麼也得上萬了吧?看看發帖人其他的情況,應該是個收入不高的小丫頭,我判斷她錢不多,是因為她關注的是這些地方:




職場、化妝品、二手貨、精緻、窮人版攢錢……在北京城裡打拼已經很不容易,結果卻染上了「買包症」。用他們的行話說,就是很難上岸了。

還有一些其他的分享,都是大同小異:以自己不能負擔的債務為源頭,然後債滾債,債還債,最後陷入泥塘不能自拔,每天陷入惶恐和抑鬱。

看到消費品,還是忍不住去買。他們其中有些人買的衣服和鞋子,連包裝都沒有拆。


這是什麼?這是一種病態了。法國社會學家鮑德里亞在《消費社會》一書中論述過消費的邏輯:「人們消費的不是商品和服務的使用價值,而是它們的符號象徵意義。」而一旦任何事進入符號和象徵意義的「意識形態」領域時,理智就成了無用之物。


我在那些負債者小組裡還看到這樣的文字:

每天朝9晚9的工作時間,辭職後讓我感覺異常自由奔放,年少輕狂的我告訴自己要好好玩一下,當時身上並沒有多少存款,便和老同事決定去廈門玩一趟。

買高鐵票,我第一次啟用了廣發卡,選擇了信用卡支付,內心五味雜陳,仿佛不是在用自己的錢一樣。


有了第一次,遍很快的有第二次,第三次……整個旅行過程我用信用卡消費了3500元,覺得還勁爽舒服,金錢得來全不費工夫。消費的瘋狂,在心中埋下了超前消費的種子,有一種信念在心中升起,就是我要辦多幾張卡,在我心裡更加有安全感。


就這樣,18年過完年我通過app辦理了浦發中信工商平安廣州交通,沒有一次拒絕,下卡賊快。

後來3月份,因為家裡老人家要動手術,我為了陪護,給了自己不找工作的理由,就這樣一直懶散厭倦工作,足足長達10個月,10個月裡面我朋友教會了我pos機套X,那種感覺就是發工資一樣,那年世界盃也來了,喝朋友泡在酒吧,每天都是日均800的支出,像個瘋子。


每個月某個時間都要獨自躲在房間,套X操作來回倒卡,到18年年底我粗計算了一下欠了6萬,偶爾間跟兄弟聊起信用卡負債,都非常有信心還債,互相勉勵一定要努力,但是過幾天就泄氣,開始玩了。

入不敷出,工資並不可觀,消費的魔力還是無法抗拒,吃喝玩樂就刷信用卡,成了自己的習慣。

從來沒有認真的去面對計算一下自己的詳細負債,對數字非常模糊。


2020年頭,我計算了一下總負債已經高達10萬,我不賭博,但是我把股票當成了快速賺錢的機會。截止到10月,我在股票虧損已經達到了10萬,來回的倒卡支撐,到爆卡。接觸網貸繼續支撐倒卡,已經無力回天。

本月是我第一次逾期,感到非常的無助,懊悔,一切已經來不及 一切也還來得及,25萬,對於我來說是暫時不能短時間達成的數字。

這是他拉出的各平台賬單以及還款順序:




3

消費貸,正在透支年輕人的未來

任何時代的年輕人,意志都未必有那麼堅強,有句諺語說,年輕人犯錯,上帝都會原諒。

然而這個時代的年輕人,他們一旦犯錯,就不是犯當下這個時點的錯,而是透支未來的錯,這種錯不是一下可以解決的,是要用他們未來的時間和機會去填補。

從這個角度來說,這個時代既是年輕人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就看你如何把握了。

有這樣的主動或者被動的」韭菜「,大資本們自然不會放過。


馬克思曾說:

資本家害怕沒有利潤或利潤太少,就像自然界害怕真空一樣。一旦有適當的利潤,資本就大膽起來。

如果有百分之十的利潤,他就保證到處被使用;有百分之二十的利潤,它就活躍起來;有百分之五十的利潤,它就鋌而走險;為了百分之一百的利潤,它就敢踐踏一切人間法律;有百分之三百的利潤,它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絞死的危險。


馬克思所處的19世紀,他老人家對現代社會的想象力還是不太夠,300%的利潤算什麼?如果能把本金加100倍槓桿收20%利息,利潤能到2000%,如果還能PE100倍,全部拋出找到接盤俠,利潤能到200000%!




大的都不能倒,一倒就會牽一髮而動全身。就如同我們前陣子看到的那個「被否認是本公司發的報告」裡面說的,一旦倒下將有無數爛尾樓,幾百萬客戶和幾百萬員工都將遭受重大損失從而導致不穩定發生。

12月8日,銀保監會主席郭樹清在2020年新加坡金融科技節上發表演講時表示:

面對金融科技的持續快速發展,我們將堅持既鼓勵創新又守牢底線的積極審慎態度,切實解決好面臨的新問題新挑戰。


要關注新型「大而不能倒」風險,少數科技公司在小額支付市場占據主導地位,涉及廣大公眾利益,具備重要金融基礎設施的特徵。

一些大型科技公司涉足各類金融和科技領域,跨界混業經營。必須關注這些機構風險的複雜性和外溢性,及時精準拆彈,消除新的系統性風險隱患。

他說:一些互聯網金融機構通過各類消費場景,過度營銷貸款或類信用卡透支等金融產品,誘導過度消費。

有的機構甚至給缺乏還款能力的學生過度放貸,出現違約之後進行強制性催收,引發一系列社會問題。




實際上,鬧到要讓央行出面監管地步的時候,事情就變得尷尬而悲哀。我在這裡再做一次顯然無用的呼籲,這些打着高科技名頭的」小貸公司「,能不能加強一點行業自律,少用蠱惑性的話語去勾引在校學生或者年輕人超前過度消費?

每個人確實有自己選擇的自由,但如果你不在旁邊蠱惑,那麼你也就不必背負對方跌落深淵的道德負擔,如果」道德「這個東西你還有的話。---(功夫財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