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2-17 15:08:11聖天使

4000億龍頭公司大佬被曝內訌,CEO憤然辭職!中芯國際該何去何從?

中芯国际


(作者:小李飛刀)

本人持有中芯國際,比股價大跌更讓人難受的是掌門人的離開。中芯國際出過兩個教父級別的人物,一個是打下江山的張汝京,另一位便是壯大了江山的梁孟松。

那次張汝京離開,中芯元氣大傷,這次梁孟松的離開,中芯何去何從?為何兩次出走,都是在中芯逼近台積電的節點上?是陰謀還是單純的內鬥?

1

星星之火差點燎原

張汝京在德州儀器工作20年,成為了炙手可熱的人物,他參與建設的頂級芯片廠遍布歐美亞三大洲,哪裡有他的身影,哪裡芯片市場就大熱,人稱「建廠狂魔」。1997年,49歲的張汝京離開德州儀器,準備在內地建廠。

在張汝京帶領下「世大」公司成立了,把根據地設在了人才、技術、設備更先進的台灣省。僅三年的時間便開始盈利,成為台灣僅次於台積電和聯電的第三大芯片工廠。




「樹大招風」,張汝京被大佬約談,要麼滾蛋,要麼把世大賣掉。張汝京當然一口否決,這時候電影的情節通常是怎樣的?對,內鬼出現了。台積電和世大的股東以50億美元完成交易,張汝京喪失控制權。

這也是張汝京遇到的第一個「小挫折」,被收購的第二個月,張汝京註冊了中芯國際,美國不賣設備,就從其他發達國家繞道買。

人才方面,張汝京以他的號召力,400多位芯片業技術工程師來自世界各地齊聚中芯國際,大家目的只有一個,幹掉台積電,做世界第一!


3年的時間把大陸芯片產業拉快了30年,並接二連三的拿下了IBM、高通等大公司的單子。此時,張汝京的挫折才剛剛開始,2002年,台灣命令張汝京從大陸撤資,罰款1500萬台幣,取消張汝京台籍身份,10年內不得踏入台灣一步。

2003年,中芯籌備上市,台積電起訴中芯國際侵犯專利及竊取商業秘密,要求賠償10億美元。之後庭外和解賠償台積電1.75億美元,並將視野完全暴露在了台積電之下。


之後中芯依然順風順水讓台積電坐不住了,必須一舉殲滅否則後患無窮。

2006年,台積電又把中芯國際告上美國法院,中芯國際賠償2億美元,台積電拿走10%的股權,成為大股東之一,張汝京三年不得從事芯片業。

張汝京的離開後,中芯國際多次換帥,中國整個芯片行業也隨之沉寂了十多年。




2

芯希望重燃

直到2017年梁孟松上市,這兩年才又我們看到了中國芯的希望,「幹掉台積電,做世界第一!」

2011年梁孟松從被三星挖走,是扭轉三星在半導體行業不利局面的關鍵人物,三星一度拿下了蘋果和高通的超大訂單。

台積電又覺得自己遇到了威脅,壞人又得志了,梁孟松被判決不能在2015年9月之前回到三星,短短几年,三星喪失了競爭優勢,台積電再次攻下代工市場一半以上的份額。




梁孟松的辭呈說到:

因為梁孟松的加入,中芯剛有效縮短了與競爭對手的差距,298天就將14納米製程的良品率從3%巨幅提升至95%以上,更成功同時研發了12納米製程,我們還等着看中芯研發下一代先進制程成功後,台積電又會出什麼幺蛾子。

結果卻因為內鬥讓梁孟松離開了,是無意的還是變相驅逐梁孟松我們不清楚,也或者說自從張汝京的離開後,內鬥就從未停止。




2014年,66歲的張汝京創立上海新昇,專注於半導體材料「硅」。

2018年,70歲的張汝京繼續創業,建立成立芯恩(青島)集成電路,集合芯片設計、製造、封測三個環節。70歲高齡的張汝京從未離開中國的半導體事業,也希望梁孟松能夠繼續貢獻自己的力量,祝福中國的半導體行業。---(功夫財經)



*攤上大事!阿里巴巴、閱文、豐巢接連被罰,壟斷真會實現嗎?*


[作者:張是之,經濟學科普作者]

前期因為通過補貼布局社區團購,各大互聯網巨頭被民間自媒體和官媒架在火上烤,理由無非是就是反壟斷。

而國家市場監管總局最近也對阿里巴巴投資收購銀泰商業股權、閱文集團收購新麗傳媒股權、豐巢網絡收購中郵智遞股權的案件進行了處罰。




處罰的原因是他們三家在收購過程中,沒有依法申報,而是違法實施經營者集中。

一時間,對資本的討伐和對壟斷的擔憂,成為人們熱議的焦點,而風向幾乎是一邊倒,罵資本無情都快成為一種時尚了。

在他們看來,所謂的壟斷,就是資本大鱷先通過補貼擠走競爭對手,然後剩下自己一家獨大之後,再抬高價格賺取高額利潤,並傷害消費者利益。

擠走對手、一家獨大、抬高價格,對這三步走的策略剖析,在那些針對資本的反壟斷文章中,是一個核心要點。

但是我們有沒有想過這樣一個問題,在一個沒有強制,可以自由選擇的市場中,這三步棋走下來真就這麼容易嗎?


1

現代壟斷其實很難

我們也可以思考一下另外一個更實際的問題,現實生活中,我們有哪一個市場上的企業,在消費者有充分自由選擇權的情況下,順利地走完了這三步?

2015 年,當滴滴和快的市場爭奪激烈的時候,兩家公司突然宣布合併,就有各路文章叫着嚷着進行反壟斷審查。




比如虎嗅的文章說:

「兩款打車軟件的合併必將完全壟斷打車市場,但並沒有看到兩家中任何一家有提交經營者集中(反壟斷)審查的意思。從快的副總裁陶然對合併不存在壟斷的表態來看似乎並無向商務部申報的打算。到底兩家打車軟件結婚還要不要組織批准,反壟斷能否構成對合併的障礙,需要從事實和法律兩個角度來考慮。」


合併本來是市場資源正常的重組過程,卻要經過審查才行。

問題是,當年看起來兩家市場份額大的不得了的公司,合併5年後的今天,網約車市場依然並不是滴滴一家獨大。

我們隨手打開高德地圖,想叫車可以隨時呼叫很多個平台的網約車。

除了滴滴快車之外,還有首汽約車、365 約車、及時用車等很多個平台。而除了經濟型快車,還有舒適型中端服務車型,以及高端的商務車型。

與此同時,傳統出租車也沒有消失,願意的話還可以接入網約車平台用來跑車。

很明顯,滴滴快的的合併當時的確占據了巨大的市場份額,但當年很多人所擔心的一家獨大壟斷之後提價宰客的局面並沒有出現。

相反,通過這些年的探索,創新出了不同層次的服務方式,這點走在了傳統出租車行業的前面。


2

「先補貼再漲價」的說法靠不住

很多人說補貼沒有了,價格也漲了,司機抽成了也多了,做人要厚道,總不能讓人家企業一直虧損補貼,一直不賺錢來提供服務吧。

說取消補貼、漲價就是侵害消費者利益,這恐怕怎麼都說不過去。




故事的一面是企業,市場上沒有出現一家獨大,而是出現了眾多網約車平台。

而故事的另一面,則是消費者。

消費者有充分的自由選擇權,如果像虎嗅作者那樣擔心壟斷的出現,那麼他首先應該做的是卸載手機上的滴滴 APP,以降低其市場份額,而不是呼籲監管審查,阻止別人合併。

卸載手機 APP,點點手指幾秒鐘的事情,所以消費者在網上基本上就是看誰的服務好,誰的價格低,基本上談不上什麼忠誠度,隨時可能轉身離去。


終端消費者說來就來說走就走,所以這個賽道競爭非常激烈。技術含量也沒有想象的那麼高,所以才有了今天的局面,想象中的一家獨大並沒有出現,競爭並未因為當初的合併而減弱。

而消費者的出行體驗也在這個過程中得到了改善,最明顯的是不同的價格對應不同的服務質量,車型檔次不同、整潔程度不同,消費者的選擇更多了而不是更少了。


3

補貼大戰後,終究要回到服務上來

說完了滴滴快的合併案,我們再回頭來看下社區團購這件事。

團購的形式,其實在各個小區群里,早就已經以最原始的接龍形式存在。而資本的進入,讓這個過程更加的程序化,也更加的高效。




拋開人們對於社區團購讓小商小販失去賣菜的機會這個問題不談,人們擔心的另外一件事,也就是資本通過補貼占據市場,然後壟斷市場,最後提價傷害消費者的路徑到底能不能實現?

我們說,這個過程很難很難,幾乎不可能。


因為補貼不可能一直長期存在,而沒有了補貼,加上運營成本,社區團購的成本未必會打得過傳統超市和小區的零售點,也未必打得過傳統菜市場。

因為補貼而下載使用團購 APP 的消費者,同樣會很快因為沒有補貼而卸載它。補貼補出來的市場,說沒就沒,一點粘性一點忠誠度都沒有。

就買個菜,統計需求匹配供給,比網約車的技術含量還低,認為補貼就能壟斷市場,那真是想多了。




補貼打價格戰不是長久之計,而資本的進入,勢必跟網約車一樣,需要在服務上下功夫。

而其中重要的一環,就是區分消費者的需求層次。

比如有的人喜歡做飯,有的人不喜歡;有的人時間多一些,可以自己摘菜,而有的上班族喜歡自己做飯,但又沒有太多時間,摘好洗好裝好,三五分鐘就能做好出鍋的半成品就是首選。

傳統的菜市場目前一般都沒有這樣的服務,而去超市又花時間,社區團購發展下去,這塊細分的服務很快就會被發現。

這塊市場不斷被發現,不斷被細分,服務不斷精細化,想要一家獨大也就幾乎不可能。




所以,反壟斷法所規定的,以及媒體所普遍認為的反壟斷危害,其實大多停留在一個想象的傷害階段。

在一個沒有強制、消費者可以自由選擇,企業進入的門檻沒有被行政手段阻擋的情況下,因為消費者喜歡、用鈔票做出選擇而成長起來的大企業,市場份額再怎麼大,那也不叫壟斷。


而這樣的企業,想讓他們失去所謂的市場地位,其實很簡單,那就是直接卸載、拒絕使用相關App,而不是呼籲監管部門來審查是不是市場份額占據了市場主導地位。

你能自由使用或者卸載,其他企業能方便進入這個領域競爭,那都不叫壟斷,都不是事兒。---(功夫財經)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