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2-04 13:58:43聖天使

一張羅盤圖,看清你的競爭力



內容來源:2020年11月18日~20日在雲端召開的「2020年斯坦福中國社會創新峰會」第三天「新型領導力」主題日的開場論壇「超級互聯世界的新興力量」的主旨演講。

分享嘉賓:Jeremy Heimans(傑里米•海曼斯),Purpose聯合創始人兼CEO,New Power中文版《超級參與者》的合著者。

Henry Timms(亨利•蒂姆斯),林肯中心的總裁兼首席執行官、NewPower中文版《超級參與者》的合著者、全球慈善運動「GivingTuesday」聯合創始人。

[責任編輯| 君莫笑審校| 柯洲 值班編輯| 浮燈]


商業思維

    什麼是新興力量?

    世界正在發生的真實轉變是什麼,又是如何發生的?

    它對我們所有人的影響會是什麼?


一、新興力量取代傳統力量

首先,我們從這個時代里發生的一些故事談起。


1.女性集體力量推翻男性統治力量

① Harvey凌駕於他人之上的男性統治力量

Harvey Weinstein(哈維•韋恩斯坦,1952年出生於美國紐約,TWC的老闆、米拉麥克斯的創始人)是好萊塢產業的巨人,他用鐵拳統治着整個好萊塢。

我們認真想想他使用權力的方式,他的權力是不是像貨幣一樣?而貨幣性質的權力是「我有,你沒有」。


他用貨幣大肆獎勵他的朋友和保護者,無情地懲罰他的敵人。儘管在好萊塢,他是一個施虐狂,這是一個公開的秘密,但直到他事業生涯的最後幾年,他的權威才遭到挑戰。

過去30年,在奧斯卡金像獎的歷史上被感謝得最多的人是Harvey,他與上帝並列第一,可見Harvey的權力之大。


② Me Too去中心化的集體女性力量

我們將Harvey和Me Too(美國反性騷擾運動)運動對比一下。




Me Too運動的發起人Tarana Burke(塔勒娜•伯克), 她和Harvey Weinstein使用權力的方式非常不同,她所擁有的權力並不能讓她個人凌駕於其他所有人之上。她採用的是去中心化的方式,讓每個參與這場運動的女性都能使整場運動更加強大。


當Me Too運動進入巴西時,它成為了許多人的第一次反抗行動。當Me Too運動進入寶萊塢時,它獲得了整個寶萊塢的認同。隨着Me Too運動發展到了全球,它塑造並賦能了世界各地數以萬計的女性意欲將像Harvey Weinstein這樣的男性繩之以法。

但電流般的權力卻不斷向前涌動,這就是新興力量,你永遠不能真正占有它。


2.反疫苗接種網絡群體力量挑戰公共衛生部門力量

接下來的故事正在全球實時上演。

我們正面臨一次嚴峻的公共衛生危機,與此同時,反疫苗接種群體也在迅速崛起,他們出於各種各樣的原因並且形成了一個穩定的群體。這些群體組織有序,由散播虛假、錯誤、誤導性信息的網絡人士組成。

這意味着在當今世界許多人群中,對疫苗的猶豫或懷疑已經飆升,以至於在今天的美國,將近有一半人表示他們可能不會接種新冠肺炎疫苗。




反疫苗接種群體,他們的信息在缺乏主流媒體或機構渠道的情況下傳播得非常廣泛。反觀世界各地的公共衛生部門,他們正拼盡全力讓人們相信注射疫苗是安全的。

反疫苗這類運動中蘊藏着一股挑戰傳統公共衛生部門的力量,這甚至可能會在2021年戲劇性地影響我們解決新冠肺炎疫情的方式。


3.個人組織力量擊敗權威部門的力量

有個女孩名叫Aqsa Mahmood(阿克薩•穆哈默德)。她是住在蘇格蘭格拉斯哥的一名學生,她喜歡哈利•波特。

在別人眼裡,她不能獨自找到搭乘巴士去往格拉斯哥中心的路,但到晚上,當她回到臥室,她在網絡上被極端化並且逐漸加入了ISIS(伊斯蘭國:一個自稱建國的活躍在伊拉克和敘利亞的極端恐怖組織)。




之後的某一天,她就這樣消失了。幾天後,她電話告訴父母:自己正要離境前往敘利亞,要加入ISIS,並且再也不回家。

後來她成為了ISIS最有「效率」的招募者之一,她利用社交媒體構建出一個連接全球女性的網絡,創造出一個非常有活力、有號召力且有趣的公共空間供人們加入。

因此,和她相似的女性也走上了和她一樣加入ISIS的路。她運用力量的方式和致力於打擊ISIS的美國國務院是截然不同的。美國政府第一次意識到ISIS在政治宣傳中是一個巨大的威脅。


這些信息正在通過像Aqsa Mahmood這樣的人飛速傳播。美國政府只是做一些陳舊老套的政治宣傳:緊急起飛了一些戰鬥機,向伊拉克和敘利亞的平民散發宣傳單,警告他們不要加入ISIS。

顯然,當他們意識到投放小冊子並不如社交媒體有效時,他們決定轉而使用數字技術。

所以他們決定創建一個名為「三思並離開」的官方推特賬號,這個賬號被設計來說服潛在的「聖戰」分子,卻選擇美國國務院的標誌作為個人資料頭像。這比起Aqsa Mahmood使用的複雜精巧的社交工具,這個賬號非常無效。

以上幾個故事讓我們看到:我們認為正在顯著發生變化的,不是科技,而是力量。實際運用力量的方式已經轉向新興力量的世界,它從傳統力量的世界中向我們招手告別。


反疫苗接種群體為什麼如此強大?

不是因為在反接種疫苗運動中,有一個秘書長這樣的人物,每個月最新情況都會下發,每個人都必須仔細聽,然後他們才能影響世界。


相反,他們充滿力量是因為這種力量是由許多人一起共創的。

重要的是,每個人自下而上地參與其中,而不是自上而下地聽從指令。它是開放的、由同伴驅動的、激動人心的、持續活躍的。一系列的技巧和設計選擇幫助他們更有效地對抗由傳統力量統治的世界。


二、新興力量與傳統力量的區別

我們可以用另一種方式來思考新興力量和傳統力量的區別。


1.遊戲《俄羅斯方塊》象徵傳統力量

《俄羅斯方塊》是20世紀最流行的電子遊戲,現在我們把它當成傳統力量的象徵。

它是一個基於不同形狀的方塊的遊戲,這些方塊從上面落下,下降的速度會越來越快,你的任務是把它們一排排消除掉,如果一排排方塊淹沒了你,你不可能在《俄羅斯方塊》中取勝。

它是一個單人玩家的遊戲,是玩家對抗遊戲機制。




2.遊戲《我的世界》象徵新興統力量

《我的世界》是21世紀最流行的電子遊戲,我們可以把它看作新興力量的象徵。

它是由許多人共同造就的——多人遊戲,開放,人人可參與進來,玩家在遊戲世界中進行創造。他們不受規則約束,遊戲裡的一切都是由玩家從零開始一磚一瓦建造的,那是你構築自己想象中的真實世界的開始。

《我的世界》的力量源自合作,源自你可以和他人共創。


3.傳統力量與新興力量需要相互平衡

所以在某種程度上,我們對世界正在變化的方式的觀點是:我們曾了解並熱愛這樣一個世界,一個《俄羅斯方塊》的世界,體系按一定的規則運作的規則,人們期望有限,我們在做的只是符合規則的事情。

而如今我們身處的世界卻是更加開放、更具參與性和互聯性的。

細緻一點來說,你可以發現這是世界運轉的兩種機制,有兩種不同的思維方式:一種是傳統力量的思維方式,一種是新興力量的思維方式。


人們在進入職場、公共議題的討論中,甚至在日常生活中,關於什麼是重要的,什麼不是重要的,都有了不同的標準和期望。

一些我們非常熟悉的價值觀念、治理、制度等仍然是大多數社會機構所賴以運行的機制。


我們生活在一個價值觀受到衝擊的時代,對保密與謹慎有信仰,堅持將公私分開。然而,這些在今天這個時代卻無以為繼,經歷新冠肺炎疫情的一年中,我們意識到我們是多麼需要專業人士。

也有越來越多的專家正受到新興力量、長期信任和忠誠度的挑戰,公信力降低。我們再也不能指望過去過去幾十年那種熟悉的長期信任和確定的參與。

但我們不是說新興力量就是好的,傳統力量就是壞的。傳統力量需要保留,並與新興力量相互平衡。


三、新興力量主導世界

1.深刻理解傳統力量與新興力量

在一個新興力量主導的世界,人們常常思考像「透明性」這樣的東西;人們希望對體系制度有更多的了解,而不是被告知他們喜歡聽的;人們希望對機構是如何運作的有更多接觸;人們非常信任這種協作共創的、充滿群體智慧的非正式網絡化治理模式;人們在其中開始塑造規則,而非被規則所規訓。


我們也看到其中的「短期聯合」屬性,新興力量猛然爆發,然後迅速消失。這不足為怪。所以再權衡傳統力量和新興力量的世界,我們認為不該非黑即白地看待這兩種力量。

任何想要快速發展自身的組織都需要深刻理解這兩種力量,並理解他們之間如何兼容以及時有的不兼容。


2.新興力量羅盤

「新興力量羅盤」是我們以某種方法製作出來的,幫助解釋說明這種動態性,進而啟發組織思考他們處於坐標的哪個位置。




① 羅盤橫軸是價值觀念

橫軸可以用來檢測一個特定的組織或機構,是偏向左半軸還是右半軸,可以觀察它們是更基於開放性、參與度、強烈透明性,還是更看重封閉性的、傳統體系規則的價值觀。


② 縱軸上對應不同的運營模式

縱軸用來檢測一個組織的合作模式是更依賴於《俄羅斯方塊》式的捕獲、控制、獨一性,權力僅由部分人掌控的,還是《我的世界》式的依賴大量參與和共創,自下而上。


③ 羅盤左下方:「城堡式」模式

「城堡式」傳統機構模式在20世紀廣泛流行,在世界各處都能找到這種模式的組織和機構,包括政府部門,宗教組織,社會、教育、甚至軍事的組織機構。

你也會在這個區域看到像蘋果這樣的公司。


為什麼蘋果是「城堡式」?

你也許會想,蘋果是一家科技公司,所以它一定屬於新興力量。但事實上,從許多方面來講它都屬於傳統力量模式。

它的運作模式是一個來自加利福尼亞的產品設計師在你意識到自己的需求之前先洞察了你的需求,然後新款蘋果手機會突然從天而降,我們所有人都去買它。所以它是一家「他們」說了算的公司,它並不依賴於共創。

蘋果顯然是世界上最有價值的公司之一,而它依舊是一座城堡,所以你可以在這個象限中找到它成功的策略。




相較於蘋果,小米做了很有意思的事情。從產品開發、質量保證,到產品營銷,「他們」都建立了參與式社群。


④ 羅盤右下方:「啦啦隊式」模式

啦啦隊模式是傳統力量模式。

其核心商業模式是傳統力量的,而具有新興力量價值觀。所以他們正處在過渡和演化的階段。


聯合利華是一家CPG(快速消費品)公司,他們生產我們需要的日化用品,但聯合利華正在發生重大轉變——供應鏈將完全透明,致力於讓消費者成為可持續性和價值觀的積極參與者。

如今許多大型機構在思維方式和模式或熱點層面都在朝着新興力量的方向轉變。


⑤ 羅盤右上方:「群體式」模式

「群體式」模式是價值觀與模式都是新興力量的人群。

那些讓我們的時代變得更好的公共議題的倡導,比如「Black Lives Matter(黑人的命也是命)」、「Occupy Wall Street (占領華爾街)」、「Me Too」和「為我們的生命行走」等公共議題的倡導具有新的模式,任何人都可以參與其中。


新興力量看重大眾智慧和透明度。

但除了公共議題的倡導,你也能在這個象限發現像Airbnb(愛彼迎)這樣的公司。




愛彼迎擁有一個全球性新興力量模式,分布式的住宿是我們所有人共同提供的。但除此之外,它也具有新興力量的價值觀,「他們」在如何圍繞產品建立社群方面有很多思索,也在思考如何在成本和工作方式上保持透明,在世界中有效地運轉。

所以,你會在這個象限看到不少有趣的公司。


⑥ 羅盤左上方:「合作參與者式」模式

「合作參與者式」模式擁有新興力量的模式和傳統力量的價值觀。

他們擁有允許大規模參與和協作的模式,即使模式本身已經改變了,但是他們所擁有的價值觀實際上並沒有改變。

以Facebook(臉書)為例,它有令人驚嘆的、20億人參與的新興力量模式。如果沒有我們的能動性、我們的參與、數據和內容,臉書將不復存在。


儘管如此,該公司本身卻流着傳統力量的血。它非常封閉,算法是由人來操控的,基本上馬克•扎克伯格對算法有着非常精確的控制,它以顯性和隱性的方式影響着我們的生活。

然而,臉書公司本身又足夠出名,可以成為共創式的組織。




當我們開始繪製這幅象限圖時,很有趣的一點是,我們會發現「組織們」可以在這個羅盤如此多不同位置上創造出它們自己最重視的價值。

我們也會開始意識到,「組織們」同樣有可能在這個羅盤中非常多的點上遇到麻煩,因為這些組織發現,他們對自身力量動態性的定位是錯誤的。


3.組織需要考慮未來5-10年在羅盤的哪個位置

我們可以思考一下近年來中國的一些成功故事,像騰訊們和阿里巴巴們這樣的組織在這個羅盤上,它們會位於什麼樣的位置上?

未來五年,它們又會朝着什麼樣的方向發展?




因為對任何組織來說,主要的問題都不僅僅關於自己目前的位置,組織還需要考慮,未來五年,它們想嘗試到達這個羅盤上的哪個位置。


所以,當你想到我們的研究,我們希望你其中的一個重要收穫是:

當你思索新連接和新動能時,思考到問題的關鍵點這種連接,這種動能能帶來什麼?

不論你身處這個羅盤的哪個位置,是一家試圖擴大客戶群的企業,還是公共議題的「倡導者」,是一個想要對氣候變化採取措施的科學家,未來都將是一場戰鬥,看看誰能最好地做動員。

所有人都有一種「自然」趨勢去依賴我們習慣的、默認的傳統力量,我們大多數人是在傳統力量下成長起來的。這就是我們被教養的方式。




今天大多數成功人士,那種身處大型機構的內部、享有權柄的人,都必須善於運用傳統力量。

你不必對這套東西全然摒棄,你依舊需要這些技巧,為了在今日獲取成功,你需要在它的基礎上搭建起新興力量的兵器譜。


四、新興力量,需要深度參與

當前,深度參與比單純的喜愛更有價值。

這是什麼意思?

長期來看,公司或組織的存在非常依賴於人們的「喜愛」,如果有足夠多的人喜歡你,你就可以賣出足夠多的鞋子,賣出足夠多的玉米片,或者獲得足夠多的選票。

然而,正在轉變的是在新興力量的世界中,很多情況下擁有一小部分對你的工作深度參與的人比擁有大量可能對此不是特別信服或者至少不是特別激動的人更重要。


以Nike(耐克)的故事為例。




當Colin Kaepernick(科林•卡佩尼克)單膝跪地並因自己採取的勇敢立場而被NFL(美國國家橄欖球聯盟)所排斥和驅逐時,他成為了「黑人的命也是命」運動的象徵。

在NFL賽季開始時,耐克決定聲援卡佩尼克,並在賽季前夕發布這則廣告以支持他,很多人被這則廣告所激怒,他們燒掉耐克鞋,說自己再也不會買耐克。


然而耐克知道,所有這些反對者,實際上會讓那些喜愛耐克的人更喜歡他們,所以耐克停止在乎大眾流行性,他們並不在乎買他們鞋子的人會變少,因為那些繼續購買的顧客會買得更多、更加投入。

在全世界,我們都能發現這種變化,特別是在政治領域,讓人喜愛可以幫助候選人向前,但真正能夠幫助候選人當選的,是他們正在強調深度參與,弱化對單純好感的依賴。


五、如何將傳統力量與新興力量有機結合?

如何將傳統力量和新興力量有機結合?如何尋找能夠有效地平衡兩者的模式?

1.TED會議的結合案例

TED會議真正有效地結合了(傳統)會議模式中的聲望和獨家性,作為吸引人的品牌,同時圍繞着TEDx結合參與性元素,以及與大量志願譯者結合。

同樣,在美國,國家步槍協會多年來一直保持着強大的地位,即使絕大多數美國人在核心議題上不同意他們的觀點,但他們依然取得了成功。


原因有兩個:第一,他們擁有讓政客們畏懼的龐大的傳統權力。我們將其描述為一種對於恐懼的回報,通過這種對於力量和權威的投射,他們用一種非常傳統力量的方式獲取報酬。

第二,他們找到了讓槍支俱樂部、活動家、槍支媒體和博客以及出售槍支的商店組成的龐大的基層槍支生態系統蓬勃發展的方法。他們精心培育了一個非常強大的生態系統,這是非常「新興力量」的方法。

所以,要使「千花齊放」,要找到加強深度參與的東西,然後加速它們。


2.對新興力量的擔憂

我們對新興力量最大的擔憂之一是: 許多傳統力量行事者已經從新興力量中牟利。




實際上,一些最壞的行事者已經從新興力量中得益,新興力量並不會自然而然地在成為推動世界變得更公平的力量。不良行為者可以利用新興力量來限制參與,使人們的生活更不自由,並減少他們的機會。

因此,對於任何機構中的任何人來說,最大的挑戰是如何構建一個結構來確保這種洶湧澎湃的新興力量最終能夠帶來一個更好,更公正的世界。


3.慈善事業和對非營利世界的思考

我認為在這一點上,有兩件發生的事是非常重要的:

第一是非營利性世界本身對新興力量持審慎態度。全球有如此多的非凡的組織,他們有能力做出非常出色的事。但是,在如何利用新興力量以得到更優結果的方面,他們常常會落後。

因此,在非營利組織內部有大量信息普及、培訓、實踐和其他工作要做,以確保充分利用新興力量的優勢。


第二是慈善家們面臨挑戰。慈善家,從某些意義上講,是最具傳統力量的行事者,他們擁有所有的權力和全部的資本,世界按照他們的願景、他們的變革理論,按他們希望世界變成的樣子來行事。

作為慈善家,挑戰是要認識到自己的權力,要認識到他們的慈善事業是慷慨的,但通常是傳統力量的一種表現,也是慈善家們應該擺脫的。

最後,請大家根據新興力量羅盤,考慮一下你的組織在該框架下所處的位置,以及你希望它在五到十年後所處的位置。

主辦方簡介——

2020年斯坦福中國社會創新峰會由斯坦福慈善與社會創新中心、北大斯坦福中心、北京樂平公益基金會共同呈現,以「新連接創造新動能」為主題,聚焦後疫情時代社會創新的三大路徑——「共益經濟(利益相關者經濟)、人本科技和新型領導力」,為來自全球超過2100位學者、商界領袖和創變先鋒等各界人士構建了一個互相分享新知與方法,互相汲取信心與力量的場域。---(筆記俠)

[德魯克說:信任是管理的基礎*定戰略、造土壤、斷事用人,這是阿里定義出中高層---管理者必備的3個管理能力]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