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2-02 14:39:21聖天使

她把特朗普對選票的所有指控變成了一場國家級尷尬

[原創 加美 加拿大和美國必讀]

她在北卡羅來納大學飛快地完成學業,不到兩年就拿到了畢業證書,然後她又獲得了一個法律學位。她經常說,在20歲出頭的時候,自己已經是美國最年輕的聯邦檢察官。

當時的民主黨人西德尼•鮑威爾(Sidney Powell)開始從事私人執業時,與人合寫了一篇論文,被譽為解讀那些經常晦澀難懂的上訴規則的「用戶手冊」。論文中給律師同事的建議中,加入了一條,「決不要歪曲真相以造福客戶」。

當時的西德尼•鮑威爾寫道,「如果不能準確地陳述事實,律師在法庭上的可信度就會降低。」

20年後,她說一個痛苦的案件動搖了自己對美國司法體系的信心,西德尼•鮑威爾出現在共和黨全國委員會總部的講台上,身份是代表特朗普的律師。




視頻截圖

在11月19日的新聞發布會上,鮑威爾當着全國電視觀眾的面宣稱,已故委內瑞拉總統烏戈·查韋斯,以及一個被操縱的計算機算法,都與一個秘密陰謀有關,這個陰謀可能改變了數百萬張選票,從特朗普手中偷走了選舉成果。

她並沒有到此為止。

在兩天後接受保守派媒體Newsmax的採訪時,鮑威爾說已經得到了證據,但是不能透露,可以證明喬治亞州州長布萊恩·坎普(一個共和黨人,也是特朗普的盟友),收受賄賂並密謀策劃了特朗普的失敗。她估計,在全國範圍內,「數千名」地方選舉官員在知情的情況下幫助實施了篡改選票的大陰謀。


鮑威爾說,事實上,如果有人願意費心認真去查查,他們可能會發現美國選舉已經被操縱了幾十年。

這些令人暈頭轉向的指控,讓人不知如何回應。

連特朗普都是如此,知情人說,特朗普在白宮看着他很合意的兩個代理髮言者,包括福克斯新聞的塔克·卡爾森和前新澤西州州長克里斯·克里斯蒂,開始轉而攻擊鮑威爾。在美國廣播公司的周日脫口秀節目中,克里斯蒂說,鮑威爾的言論使特朗普挑戰選舉結果的法律努力,變成了一場國家級尷尬。


在打給白宮的電話中,幾個共和黨參議員警告說,鮑威爾似乎精神錯亂了。

鮑威爾,已經走得太遠了。

古怪的陰謀論:投票系統是為了讓查韋斯終身掌權

該公司還補充說,美國選舉系統中沒有一家公司能夠像鮑威爾所說的那樣偷偷改變選票。這樣的陰謀需要共和黨、民主黨、投票工作人員、審計人員和支持國家信息技術和投票系統的承包商「通力合作」才能做到。


1月22日,特朗普的的兩名律師魯道夫·朱利安尼和珍娜·埃利斯發表聲明,說鮑威爾事實上並不代表特朗普。特朗普的競選團隊說鮑威爾尚未收到競選活動的報酬,鮑威爾承認了。

然而,對鮑威爾來說,驅逐出特朗普競選法律團隊,並不是一次失敗,而是一個新的機會。她的這個機會與特朗普繼續拒絕讓步、堅稱大選結果是欺詐的做法遙相呼應,互為依託。


鮑威爾仍然是針對美國大選各種稀奇古怪指控的主要支持者,民調顯示,特朗普的絕大多數選民不相信拜登是合法的贏家。在指控大選存在廣泛的陰謀,以及質疑多個政府機構和官員的動機和行動時,她的劇本和過去沒什麼差別。

就在鮑威爾強調選舉是欺詐的時候,特朗普赦免了她最著名的客戶、前國家安全顧問邁克爾·弗林。鮑威爾還發起了一項籌款活動,她說這將支持她揭露選舉舞弊的工作。她在網上寫道,「必須籌集數百萬美元來捍衛共和國。」

幾乎就在特朗普團隊與她拉開距離之後,鮑威爾的一些支持者開始在社交媒體上暗示,此舉可能是一種策略,目的是給她留出餘地,讓她在法庭上更加咄咄逼人。這種想法迅速傳播開來,尤其是在QAnon運動的追隨者中。


QAnon是當下美國最流行也最荒謬的陰謀論,其中的核心是,聯邦政府內部存在一個操控集團,他們稱之為「深層政府」,是由虐童者和崇拜撒旦的民主黨人組成的陰謀集團,正在反對特朗普,而偉大的特朗普和他的盟友正在擊敗他們。

周一,一個經常發布QAnon相關信息的賬號發布了一條信息,「要有耐心,有策略。西德尼•鮑威爾在為WeThePeople工作。WeThePeople是那些要讓特朗普連任的人。」


周二晚上,特朗普本人對鮑威爾的說法再次表示了興趣。他轉發了鮑威爾在福克斯電視台的一個採訪,鮑威爾在採訪中說,由多米尼安投票系統(Dominion Voting Systems)公司生產並在28個州使用的軟件,是被設計用來讓查韋斯操縱委內瑞拉的選舉結果,她沒有提出任何證據。

特朗普還轉發了一條信息,其中喬治亞州的保守派律師林·伍德說,鮑威爾將於周三提起訴訟,提出喬治亞州選舉舞弊的新證據。

「美國的敵人會否認這些指控。不要相信他們。相信西德尼和我。我們愛美國和自由。我們的敵人卻不是」,伍德寫道。


在周三接近午夜時分,當鮑威爾在她的網站上發布了一份錯字連篇的起訴草案後,特朗普在感恩節轉發了一位保守派播客的推特,稱這個訴訟將要讓喬治亞州宣布特朗普成為該州的贏家。周五在法院網站上公布的文件顯示,向美國 "喬治亞州北區地方法院 "提出的這份訴狀,指控一堆人通過操縱多米尼安公司的「虛擬隱形」電子投票系統進行了「選票填充」。


這份104頁的文件——由鮑威爾、伍德和另外兩位律師簽名——列舉了喬治亞州州長、該州州務卿和選舉官員的名字,並對多米尼安公司機器的安全漏洞、所有權和所謂的國外關聯提出了至少12項已經被證偽或者極具爭議的主張。其中一條是,多米尼安公司是由「由外國寡頭和獨裁者創建的,目的是確保隨心所欲的操作計算機選票系統」,以保證查韋斯的終身掌權。




視頻截圖

案件的聽證會還沒有安排,但在感恩節當天,總部位于丹佛的多米尼安公司,發表了一份15點的激烈反駁,稱這起訴訟是惡意的,是「荒誕的選舉欺詐陰謀」,「毫無根據、毫無意義、根本不可能發生,也沒有任何證據支持」。

「多米尼安不是由寡頭和獨裁者建立的,」該公司表示。「公司成立於加拿大多倫多,現在是一家令人自豪的超黨派獨立的美國公司。」


該公司還補充說,美國選舉系統中沒有一家公司能夠像鮑威爾所說的那樣偷偷改變選票。這樣的陰謀需要共和黨、民主黨、投票工作人員、審計人員和支持國家信息技術和投票系統的承包商「通力合作」才能做到。

「重要的是,你要明白,這是不可能的。不是以機器對機器,不是通過所謂的黑客攻擊,不是通過操縱軟件,也不是通過想象中的'發送'選票到海外地點的方式,」多米尼安公司說,並指出其設備為喬治亞的每張選票創建了可審計的紙質跟蹤,「喬治亞州的手工計票、獨立審計和機器測試,都一再確認機器計票是準確的。"


右翼人士對這場訴訟期待已久。鮑威爾曾表示,新的指控和她提交的其他法庭文件將「釋放海妖」(可能她的意思是真相吧)。對於她的訴訟文件里到處是打字錯誤和其他錯誤,支持者們有了現成的解釋:人家是故意的,目的是讓媒體關注這起投訴。

弗吉尼亞州的律師傑西·賓諾爾,曾與鮑威爾合作處理弗林案,並在內華達州代表特朗普競選團隊挑戰選舉結果,他說,「正是因為她的堅韌和勇氣,弗林案最終真相大白,並將最終在這裡大白於天下。」

實際上,弗林已經承認對聯邦調查局撒謊,他是被赦免的,並不是無罪釋放。最高法院的裁定指出,接受赦免相當於承認有罪。


年輕的女律師:21個月念完本科

「我當時認識的西德尼·鮑威爾,和我一樣,相信一個根據事實和法律證明是正當的案件,在陪審團和法官面前大多數時候都應該勝訴。我不認識這個代表特朗普的西德尼·鮑威爾。」

鮑威爾現年65歲,在北卡羅來納州的羅利長大。她的父親曾在通用汽車的金融子公司GMAC工作。鮑威爾說,她是佩里·梅森的忠實觀眾,希望在四年級時成為一名律師(注,佩里·梅森是一位虛構的小說人物,出自厄爾·斯坦利·加德納所著的偵探小說《梅森探案集》,他在書中是一位律師,擅長捍衛看似不合情理的案件)。在高中,她入選了國家榮譽學會,並被列入了優秀高年級學生的「名人錄」。


鮑威爾很快就成了出名的年輕女孩。1979年,在她僅用21個月就完成了北卡羅來納大學的學士學位,並迅速通過了北卡羅來納大學法學院的考試後,當地一家報紙為她的報道配上了一幅漫畫,畫中有點模糊的鮑威爾高速跑過畢業典禮的舞台,帽子丟在後面。

23歲時,鮑威爾被聘為聖安東尼奧的助理聯邦檢察官。後來她反覆說,這讓她成了當時美國最年輕的聯邦檢察官。

她加入了一個因打擊地區主要毒販而受到攻擊的辦公室。就在鮑威爾宣誓就職的幾周前,另一名助理檢察官躲過了一次暗殺,幾個月後,一名法官被謀殺。鮑威爾的幾個新同事受到美國法警的保護。


蘇·博伊德在鮑威爾加入時,也是檢察官,她還記得鮑威爾到他們的公寓、與她的老闆討論案件的美好回憶,包括他們成功起訴了大毒梟傑米·「吉米」·查格拉。

博伊德說,她對鮑威爾最近轉向極端觀點和陰謀論感到震驚。

「這不是我認識的那個人了,」博伊德說。「我記得她是個很好的年輕律師,是個很有責任感的人。」

鮑威爾之後搬到了德克薩斯州北部的達拉斯,根據她公司網站上的傳記,她開始為檢察官辦公室設立上訴部門。


在司法部工作了十年之後,鮑威爾在達拉斯的白鞋公司(注,這是指美國優秀的專業服務公司,一般是指金融,法律和管理諮詢公司)Strasburger & Price找到了一份工作。之後,她在達拉斯和北卡羅來納州的阿什維爾設立了自己的小型上訴機構。1989年,鮑威爾成為新奧爾良第五巡迴法庭的律師協會主席。


上世紀90年代中期,鮑威爾與德克薩斯州物理學家羅傑·k·帕森斯訂婚,後者在妻子死於馬來西亞空難後聘請她為法律代理人。法庭文件顯示,鮑威爾幫助帕森斯對律師提出了瀆職索賠(案件最後沒有成功),雖然這些律師為帕森斯從飛機所有者那贏得了400多萬美元的賠償,但是他認為應該獲得更多的賠償。

被帕森斯起訴過的律師溫德爾·特里說,鮑威爾似乎給帕森斯提供了糟糕的建議,因為這位鰥夫開始了長達數年的法律運動,宣稱各種與墜機有關的陰謀論。


特里在一次採訪中說:「不幸的是,任何律師都不會看到帕森斯需要法律援助之外的幫助。」

帕森斯否認了特里的說法,他在一封電子郵件中表示,他的訴訟是有充分根據的,而且特里「不能指導任何人的心理諮詢需求,不管是法律上的還是其他的。」

然而就連帕森斯也說,自從他們解除婚約後,鮑威爾已經變了。他說,「我當時認識的西德尼·鮑威爾,和我一樣,相信一個根據事實和法律證明是正當的案件,在陪審團和法官面前大多數時候都應該勝訴。我不認識這個代表特朗普的西德尼·鮑威爾。」


鮑威爾在1980年到1995年間結過兩次婚,也離過兩次婚,有一個兒子,他現在是一名金融顧問。

在21世紀初,鮑威爾將她的居住地登記為北卡羅來納州。記錄顯示,她在那裡登記成為民主黨人。2005年,她將自己的登記轉移到了德克薩斯州,那裡的選民不會宣布自己屬於哪個黨派。2007年,她為前民主黨參議員約翰·愛德華茲的總統初選捐贈了1000美元。


安然公司案件:動搖了她對美國司法的看法

但鮑威爾覺得有一股力量在阻礙這本書成為主流暢銷書。2015年,她表示,她認為聯邦政府和未透露姓名的神秘人,在故意打壓該書的銷售。

在德克薩斯州,2001年能源巨頭安然公司破產引發了一系列起訴、訴訟和上訴(注,安然公司就通過財務造假等拉高股價,掩蓋財務問題),鮑威爾接手了其中一個案件,她後來說,這個案件動搖了她對美國司法系統的看法。


她的委託人詹姆斯·布朗(James A. Brown)是美林證券公司的一名高管,在破產案的一個複雜的分支中被認定犯有多項罪行,其中一個分支的核心,是安然公司將其在尼日利亞能源駁船的股份出售給紐約銀行。

2006年,經過一年的上訴,鮑威爾和其他律師終於提出,第五巡迴上訴法院應該推翻美林高管因串謀和電信欺詐指控而被定罪的判決。但是上訴法院維持了布朗的偽證罪和妨礙公務罪的定罪。

鮑威爾回到下級法院尋求對這些指控進行新的審判,她爭辯說,發現了新證據,她的當事人是檢方「令人震驚的」的不當行為受害者。


2010年,德克薩斯州南區法官小尤因·韋萊因駁回了鮑威爾的論點。在一份長達63頁的詳細判決書中,韋萊因指出,鮑威爾用來試圖證明她的立場的法庭材料,是基於「摘錄的片段、短語和斷章取義的段落」。

鮑威爾也向第五巡迴法院上訴。她聲稱,檢察官沒有對布朗的律師公開對布朗有利證據。

第五巡迴法院的一個由三名法官組成的小組發現,聯邦檢察官已將許多有問題的證據交給初審法官韋萊因,以決定是否需要將其提供給布朗的律師。韋萊因裁定不成立,並表示只要提供證據概要就足夠了。

陪審團一致裁定,一些檢察官的原始筆記包含對布朗有利的信息,但支持韋萊因的決定,稱這些信息不會對他的辯護產生有意義的影響。


上訴法院發現有足夠的證據證明布朗有罪。

鮑威爾繼續對司法部安然工作小組的成員提出道德指控。其中包括安德魯·魏斯曼,他當時是聯邦調查局的總法律顧問。鮑威爾後來寫道,對他的指控最終被駁回。

在鮑威爾看來,魏斯曼等人沒有受到任何影響,證明司法體系根本上已經崩潰,無法信任其自警能力。

2014年,她出版了《撒謊證書》(licence to Lie)一書,書中稱,野心勃勃、咄咄逼人的聯邦檢察官可以違法卻不受懲罰,他們在踐踏個人和企業的權利。


鮑威爾寫道,「對這些不公正行為負有真正責任的檢察官不僅毫髮無傷,而且非常猖獗。在這些檢察官在輿論法庭上被判有罪或被取消律師資格之前,這些非常有權勢且有政治關係的律師仍被允許說謊。」

魏斯曼後來成為了美國司法部刑事部門欺詐部門的負責人。在鮑威爾的書中,他被提及了近100次。在鮑威爾用來推廣這本書的網站上,她把魏斯曼描述為她故事中的「真正的惡棍」。

這本書贏得了保守派的喜愛。2015年,時任參議員的共和黨人奧林·哈奇在司法委員會對司法部長洛雷塔-林奇的確認聽證會上稱這本書 "很有力量",並敦促她閱讀這本書。


「哪怕有一半是真的,」哈奇說,「你就有太多工作要做來清理這個部門。"

但鮑威爾覺得有一股力量在阻礙這本書成為主流暢銷書。2015年,她表示,她認為聯邦政府和未透露姓名的神秘人,在故意打壓該書的銷售。

鮑威爾聲稱,巴諾書店拒絕進貨,而亞馬遜則在明明有貨的時候,說書已賣完了,「《紐約時報》還拒絕評論這本書,儘管一些知名人士想寫書評。《紐約郵報》本打算就此發表一篇文章,但它聯繫了司法部要採訪這個事情,卻突然撤銷了這篇文章。從那以後再也沒有提起過。沒有辦法和他們溝通。」


鮑威爾繼續寫作,為《紐約觀察家》網站撰寫了一系列觀點文章,這個網站,當時就屬於特朗普的女婿賈里德·庫什納。鮑威爾的一些文章針對的是魏斯曼等老對手,而另一些文章則抨擊了特朗普2016年的對手希拉里在擔任國務卿期間,使用私人電子郵件服務器的行為。

網站兩名前編輯說,鮑威爾是由庫什納的好友、當時的最高編輯庫爾森請來做撰稿人的。在一次簡短的採訪中,庫爾森證實他親自編輯了鮑威爾的文章。

「她給了我一篇文章,我很喜歡,」庫爾森說。「我不認識她,我相信她也不認識庫什納。」

很快鮑威爾就有了更多的觀眾。


2017年5月,司法部副部長羅森斯坦任命前聯邦調查局局長穆勒為特別檢察官,調查特朗普競選團隊與俄羅斯之間涉嫌勾結的事件。米勒最初僱傭的人之一是,魏斯曼。

「穆勒照着我的書里僱人!」鮑威爾在推特上@了特朗普總統、伊萬卡·特朗普、小唐納德·特朗普、庫什納等人。

接下來的一個月,前眾議院議長金里奇在推特上寫道,「《撒謊證書》,西德尼·鮑威爾的書即將成為一部非常重要的書,解釋了很多。」


鮑威爾和她的書開始在保守的廣播電台和電視上得到更多的推薦,尤其是福克斯新聞。

「來見見一個叫西德尼·鮑威爾的女人,」2017年11月福克斯的肖恩·漢尼提對他的聽眾說。「她在司法部工作了10年。她認為穆勒的高級調查人員安德魯·魏斯曼有使用暴力手段尋求定罪的記錄,這是不道德的行為。」

當攝像機轉向鮑威爾時,她已經準備好了。


「安德魯·魏斯曼是檢方行為不端的典型代表,」她說。他是一個「由前檢察官和現任檢察官組成的腐敗陰謀集團中的一員,他們願意不惜一切代價來實現他們想要實現的目標。」

當穆勒的辦公室開始指控特朗普與俄羅斯調查有關的盟友時,鮑威爾多次在福克斯新聞上露面,稱指控是空話。官員們說,特朗普經常看到她的觀點,很喜歡。

「無論如何,穆勒和魏斯曼都對真相不感興趣,」她對福克斯新聞主持人馬克萊文說。


2018年11月,鮑威爾在達拉斯一個為弗林的辯護基金籌集資金的會議上發表了講話。當時弗林已經承認對聯邦調查局撒謊,並同意與穆勒合作。

這次活動,在保守派中被宣傳為「政治領袖的名人現場,每個人都致力於揭露美國的深層狀態,並支持偉大的美國愛國者和英雄。」

據美國政治媒體Politico報道,鮑威爾發表了題為「秘密執行摧毀總統的任務」的演講,並在會議間隙會見了弗林的姐姐和哥哥。

在鮑威爾於2019年6月接手弗林的辯護後,這個案子成了法律上的過山車。


幾個月來,鮑威爾試圖讓美國地區法官埃米特·沙利文否決弗林的案子,辯稱檢察官有不當行為,並暗示政府對弗林的追查是為了讓特朗普難堪。今年1月,弗林要求撤回他的認罪,指控檢察官要他提供虛假證詞,違反了他的合作協議。

政府回擊了尋求文件的動議,認為鮑威爾是在「釣魚」(注,這裡的意思和釣魚執法是一樣的)。檢察官還披露,鮑威爾在2019年6月寫信給特朗普的司法部長巴爾,以 "極度保密 "的方式要求他任命一名外人審查弗林的案件,她認為這種審查會導致案件被駁回。


巴爾最終還是按照她的建議做了。

鮑威爾沒有通知他當時的辯護律師,就以弗林的名義寫了這封信,這封信蔑視了檢察官和沙利文。

在法庭上,沙利文法官稱這封信不同尋常,並詢問「代表自己並不代表的人寫信是否道德」。鮑威爾回答說,當時她已經開始代表弗林,只是沒有向法院提交書面文件來確認這一點。

在9月的聽證會上,鮑威爾透露她曾親自向特朗普匯報過此事。




Photo by Darren Halstead on Unsplash

當特朗普的律師向她要證據時,她什麼也沒有提供。

據兩名了解特朗普競選團隊內部運作的官員說,鮑威爾與競選團隊律師埃利斯關係很好。但他們表示,鮑威爾究竟是如何成為特朗普挑戰大選結果的主要代表人物,以及11月19日在共和黨全國委員會新聞發布會上的代表人物,仍然是一個謎,甚至對那些長期以來一直在深度參與競選的人來說也是如此。


另外一位特朗普的競選官員說,鮑威爾只是在選舉幾天後出現在了競選總部。

「她沒有參與任何傳統的競選法律團體,或共和黨全國委員會的法律團隊,」這位官員說。「她完全是局外人。她根本沒有參與其中。」

這名官員說,鮑威爾開始向競選團隊施壓,讓他們把懷疑的焦點放在多米尼克公司投票系統上。這名官員說,她告訴特朗普競選官員,多米尼克是個理想的靶子,因為這將使這麼多州的投票準確性受到質疑。

另外兩名官員說,當特朗普的律師向她要證據時,她什麼也沒有提供。


兩位官員說,競選律師賈斯汀•克拉克和馬特•摩根告訴其他人,他們不應該盯着多米尼恩公司,因為沒有證據支持。對她突然參與此事感到驚訝的特朗普競選官員表示,鮑威爾似乎對找證據不感興趣。

一位官員說,一些共和黨全國委員會和競選團隊的律師,決定避開鮑威爾出席的所有會議。他還說,11月19日新聞發布會的前一天晚上,埃利斯、朱利安尼、鮑威爾和弗林都在一起。

第二天一早,特朗普在推特上發布了一條宣傳片,說律師將舉行一個重要的新聞發布會,會公布重要的事實,「清晰可行的勝利之路,12點見。」
---(澎湃新聞)



*美司法部長否認大選有大規模舞弊,特朗普死忠成「變色龍」?*





巴爾與特朗普。(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就在美國總統特朗普團隊就威斯康星州認證拜登獲勝發起訴訟之時,司法部長巴爾表示,司法部門經調查沒有發現影響大選結果的大規模舞弊行為。

這番表態讓巴爾成為在選舉舞弊問題上,與特朗普公開唱反調的最高級別官員。

巴爾講話後,參議院少數黨(民主黨)領袖舒默稱,下一個被特朗普開除的可能就是巴爾。上月,網絡安全和基礎設施安全局局長克雷布斯被特朗普開除。


12月1日,巴爾在接受美聯社採訪時稱,檢察官和聯邦調查局探員對與大選投票舞弊有關的各種指控進行了調查,「但截至目前,我們沒有發現可能造成不同選舉結果的大規模舞弊。」

特朗普團隊堅稱今年的大選存在嚴重舞弊,並在關鍵州提起一系列訴訟。

特朗普團隊前律師鮑威爾(Sidney Powell)此前聲稱在德國發現了存有美國選民信息的服務器,還發現了委內瑞拉製造的軟件,以從海外偽裝成美國選民投票。




巴爾在採訪中沒有點名鮑威爾的指控,但他表示,有說法稱有人使用了特殊設備以影響選舉結果。司法部和國土安全部對相關指控進行調查,並未發現任何證據。

巴爾同時指出,現在很多人混淆了司法部的作用,把「刑事司法制度用作萬金油」。他表示,涉及到計票的很多指控實際上屬於民事範疇,應該由州或者當地選舉官員負責處理,而不是聯邦司法部。

巴爾做出這番表態後,特朗普的私人律師朱利安尼和特朗普團隊法律顧問火速發表聲明:「無意冒犯司法部長,但現在沒有一點司法部調查的跡象。」

巴爾講話同一天,特朗普團隊在威斯康星州發起訴訟,指控該州兩個親民主黨縣的缺席郵寄投票違法,要求該州民主黨州長撤回對投票結果的認證。特朗普已經要求威州最高法院處理此案。


周一,在對威州戴恩縣和密爾沃基縣進行重新計票後,威州選舉委員會依然宣布拜登獲勝,州長埃弗斯(Tony Evers)隨即認證了計票結果。

為對戴恩縣和密爾沃基縣重新計票,特朗普自掏腰包300萬美元。而重新計票結果顯示,拜登的得票還增加了74票,最終以超過2萬票的優勢在威州戰勝特朗普。

同樣在周一,另一關鍵州亞利桑那也認證拜登獲勝,拜登成為70年來第二位在該州獲勝的民主黨人。上周末,賓夕法尼亞州最高法院駁回了特朗普團隊的訴訟,該州已於上周認證拜登獲勝。

對於巴爾在特朗普團隊接連受挫時公開與特朗普唱反調,參議院少數黨領袖、民主黨人舒默稱:「他(巴爾)也說選舉沒有舞弊,我猜下一個被炒的就是他。」


上月,美國網絡安全和基礎設施安全局發表聲明稱沒有證據顯示投票系統被篡改,本屆選舉是「美國歷史上最安全的一次」。局長克雷布斯隨即被特朗普開除。

巴爾被視為特朗普的堅定支持者之一,但近期,兩人的矛盾逐漸加深。

在大選投票前,巴爾多次警告郵寄投票可能造成選舉舞弊;上月,他授權各地檢察官在計票結果認證前對投票違規情況進行調查。

周二接受採訪時,巴爾還首次披露,他於今年10月已指派康涅狄格州檢察官達勒姆(John Durham)為特別檢察官,以便在拜登上台後繼續就「通俄門」調查的動機進行調查。


此舉也是給拜登埋雷的一環。根據聯邦法律,只有司法部長能開除特別檢察官,開除需提供充分理由,包括瀆職、行為不端等。司法部長還必須就開除原因進行書面說明。

特朗普一直指責「通俄門」調查是民主黨人對其發起的政治迫害,要求達勒姆在大選投票之前就此提供報告。

在得知達勒姆無法在大選前提供報告後,特朗普已當面對巴爾表示了不滿。上周日在接受福克斯新聞採訪時,特朗普再度把矛頭對準司法部。

他指責司法部和聯邦調查局在選舉舞弊問題上尸位素餐:「他們在哪兒?我什麼都沒看到。他們只是隨波逐流,等着下一個總統上台。」---(界面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