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2-02 12:47:37聖天使

「京東智能工廠」用生態賦能製造業

11月25日,京東JDDiscovery-2020京東全球科技探索大會在北京召開,本次會議主題為「數智互聯 . 共創未來」,會上,京東集團技術委員會主席、京東智聯雲總裁、IEEE Fellow周伯文博士在演講中提出:技術是未來十年最大的確定性,它與企業不斷發展壯大的確定性相結合,將預示着,2030年所有的企業都將成為技術企業。




(京東集團技術委員會主席、京東智聯雲總裁、IEEE Fellow周伯文博士在JDD大會發表演講)

事實上,2020年新冠疫情成為企業數字化轉型的催化劑,大大加快了各個領域的傳統企業利用的數字化轉型節奏。利用人工智能、大數據、雲計算等前沿科技來對企業經營管理和業務流程做改造升級,成為後疫情時代中小企業轉型自救的核心工程。據市場調查公司IDC近期發布的預測顯示,到2022年,全球65%的GDP將由數字化推動;到2023年,75%的組織將擁有全面數字化轉型路徑圖;到2025年,75%的企業領導者將利用數字平台和生態能力重構和提升他們的價值鏈。


抓住未來十年最大的確定性,京東布局「C2M智能工廠」

勢不可擋的數字化趨勢之下,蘊藏着巨大的商業機會。如何抓住這些機遇,我們需要透過產業,聚焦場景,從實際的業務和經營環境中去發現需求,解決痛點。更需要基於對業務和技術的雙重理解,來推進新技術在對老場景的賦能。


京東作為國內大型B2C電商,同時具備實體經濟和互聯網的二元屬性,獨特的定位使其兼具理解產業需求和技術應用落地的能力。在產業端,京東通過自建供應鏈和物流體系,鏈接生產和流通環節的各個場景,積累了豐富的供應鏈管理和運營經驗;在消費端,數以億計的用戶消費行為鍛造了京東理解消費市場需求、高效服務和售後管理的能力;在技術端,京東的互聯網屬性使其在技術產品研發、網絡安全、技術應用等方面沉澱了創新能力。

產業和技術的經驗基礎,使京東在零售產業鏈的數字化道路上做出了更多的嘗試,其中,在JDD大會上發布的「C2M智能工廠」,正是近年來,京東在產業互聯網上的重大布局之一。




(JDD大會在京召開)


「C2M智能工廠」的核心是用消費端的需求反向指導生產


C2M智能工廠的核心理念,是利用消費端的需求分析結論來反向指導工廠生產,C2M即Customer-to-Manufacturer,用戶直連製造 。它通過數字化建設打通生產端和消費端的信息壁壘,縮短供需雙方的信息傳導路徑,從而能夠更及時地使用消費市場信息來調整生產、倉儲、物流等供應鏈的運營節奏,最大程度上優化資源配置,緩解供需不對稱等問題。此外,貫穿於供應鏈全程的大數據應用能夠幫助企業更科學地優化流程,指導決策。


「京東的智能工廠致力於打造一個需求轉換平台,將需求端需求,轉換為製造端可設計、可追溯、可量化、可定價的生產元素,從而鏈接M端研發、管理、生產、運維、服務全流程。」京東集團副總裁、京東人工智能研究院副院長、IEEE / IAPR Fellow梅濤博士在京東JDDiscovery-2020京東全球科技探索大會上,分享道:「C2M反向定製能力可優化工廠的生產流程,縮短生產鏈條,減少人工勞動,極大的節約各項成本,讓企業和消費者從中受益。」




(京東集團副總裁、京東人工智能研究院副院長、IEEE/IAPR Fellow梅濤解讀京東「C2M智能工廠」)


技術賦能,助力「智能工廠」供應鏈條的數字化打通

「智能工廠」的理念得以實施,與人工智能、大數據、雲計算、物聯網等新技術的成熟與創新場景應用密不可分。正如周伯文所講:「數字化供應鏈的能力提升遠不僅僅是一個單點,更多潛在的可能是把供應鏈整個鏈條打通,並提升數字化效率。」

而在實現整個鏈條打通這一關鍵環節中,一方面需要藉助人工智能、物聯網等技術將更多的實體信息納入到數字化網絡中去;另一方面,也需要利用這些新技術為場景賦能,提供更多基於業務場景的創新方案,從而為企業流程增效。

如,「6.18」期間,京東智聯雲攜手某知名企業打造的智能化的反向定製冰箱,就是利用神經網絡,一端基於商品評論和公開脫敏數據模擬用戶的畫像、用戶喜好和市場趨勢,另一端模擬冰箱的顏色、電量容積等幾百個屬性。通過模擬網絡實時獲取用戶最可能的反饋,並針對目標消費者的人群去迭代產品的參數,從而找到理論上最受市場歡迎的爆款產品,並以此做生產、排產、決策優化。




(京東C2M智能工廠戰略合作夥伴簽約)

基於京東的C2M系統,這款冰箱新品上市的周期縮短83%以上,極大地節約了各項成本,在保證商品質量的同時一定程度上幫助消費者降低了價格。據相關統計,在京東技術能力支撐下,新品上市的周期縮短80%以上。

值得一提的是,供應鏈條的打通,將意味着全流程的數字化,也意味着大量的業務數據被沉澱下來。而數據作為企業的重要資產,如何在保證其安全性的同時,也能通過挖掘和分析等手段高效利用,是每一個企業都會關注的問題。雲計算作為數字化的新基建在整個C2M模式中扮演的重要角色不言而喻。
「智能工廠」多元場景需求驅動技術生態化發展

「智能工廠」模式下對供應鏈體系的打通要求整個產業鏈的參與,才能保證從生產、流通到銷售的各個環節高效協同,優化資源配置,及時反饋市場信息,產出更符合市場需求的產品。技術上,隨着產業鏈的豐富,更多的企業參與到數字供應鏈當中,它們不同的業務場景往往面臨着不同的技術需求,而多元的需求、個性化的應用往往需要跨領域的合作才能達到最佳的結果,生態化發展成為智能工廠的必然選擇。

在SMB中小企業分論壇上,京東發布了企業軟件服務平台京企企,試圖為其生態內中小企業提供一個強大的軟件服務採購平台,這是京東在技術生態建設的一個縮影。除此之外,更為底層的基礎設施保障,京東也早有布局。




(京東發布企業軟件服務平台-京企企)


雲計算作為企業數字化的基礎設施,肩負着支持海量數據存儲和應用的重任。2017年,京東的雲服務正式商用以來,不斷聯合軟硬件服務廠商來優化產品,為行業提供更加優質的雲計算服務。此外,人工智能和大數據的發展對算法和算力的要求與日俱增,尤其是人工智能的開發與應用規模不斷擴大,進一步增大了企業對特性向量的存儲和計算的壓力。


為了給AI領域的向量檢索提供基礎系統支撐與保障,京東與英特爾合作,在基於英特爾®至強®可擴展處理器的服務器上對分布式特徵向量檢索系統Vearch 進行優化,藉助英特爾軟硬結合優勢,幫助企業改進重複圖片去重、相似性商品圖片搜索、人臉識別等 AI 應用的響應速度,並大幅降低特徵向量檢索系統總體擁有成本(TCO)。


據了解,京東與英特爾的合作已經有十餘年的歷史,雙方在軟硬件結合,算法優化等方面有着諸多合作,這將不斷提升雙方的技術創新和應用能力,為京東的「C2M智能工廠」生態建設打下堅實的基礎。如,為了在確保卡證信息識別的速度與精度的前提下,降低基礎設施總體擁有成本(TCO),京東數科與英特爾展開了深入合作,將卡證信息識別算法從基於圖形處理器(GPU)的推理服務器遷移到基於第二代英特爾® 至強® 可擴展處理器的推理服務器,並採用 OpenVINO™ 工具套件進行了優化,將虛擬機的推理性能提升了三倍左右,從而有助於在保證卡證識別速度與精度的前提下,大幅降低部署卡證信息識別解決方案的成本。




點擊添加圖片描述(最多60個字)


抓住技術、生態兩把槳,「C2M智能工廠」賦能製造業

「智能工廠」的未來,是技術和生態的共同發展,正如周伯文在演講中提到:「推進產業數智化發展,需要技術和生態兩把『槳』。第一把槳是需要生態與合作夥伴共創,依託京東自身的供應鏈優勢,鏈接產業互聯網和消費互聯網的兩端,降低社會成本,提升社會效率。


京東將這個生態作為未來發展的戰略驅動力,開放人工智能、大數據、雲、物聯網以及更多前沿探索技術,提供統一的雲底座、技術中台、數據智能平台,以及協同管理平台。通過集成與被集成的關係,和生態夥伴一起去連接消費互聯網與產業互聯網兩端,讓京東的生態夥伴在相互協同中實現價值的釋放,實現生態的共贏、共創,實現長期可持續的生態化增長。


第二把槳是技術。周伯文認為「面向未來,我們需要不斷的拓展和技術投入,不斷探索更前沿的科技,致力於更高效和可持續的世界。」京東將加速探索未來十年的新技術,包括人工智能、區塊鏈、物聯網、自主系統以及下一代計算。為落實這一戰略,京東成立探索研究院,將圍繞人工智能、量子計算、數據科學工程與管理、去中心化計算、技術倫理道德以及科學與藝術六大方向進行探索。未來三年,京東探索研究院將在每個領域至少引入三個世界頂級的科學家,同時更加鼓勵青年科學家加入。


未來十年,在不確定的環境下,確定的方向上,京東智能工廠正將技術和生態不斷賦能製造業,利用其構建的軟硬一體、端雲協同的實施架構,用更先進的自動化技術,來打造智能、高效、全新的製造業生產、銷售模式。---(36氪)



*[時代中的P2P]


别了,P2P网贷正式落幕 马云时代彻底终结


終於,中國沒有了P2P。

11月27日,中國銀保監會首席律師劉福壽在「《財經》年會上透露,全國實際運營的P2P網貸機構由高峰時期的約5000家逐漸壓降,到今年11月中旬完全歸零。

13年的由生到死,一個行業的興衰,道盡了時代的變換與規律。

2007年,中國第一家P2P誕生。此時支付寶正聯合建設銀行、中國銀行全面拓展海外業務;微信尚未誕生,更遑論微信支付。互聯網金融的萌芽期,也是跑馬圈地的絕佳時期,這時候如果沒有P2P,支付寶可能會略顯孤獨。


如果以國情去看,P2P的出現絕非壞事:P2P誕生前後,銀行普遍「嫌貧愛富」,互聯網化、零售化程度極低;民間借貸如毛細血管般無處不在,起到了極好的補充作用,但其基因里銘刻的高利貸、逃廢債問題也十分突出,最重要的是民間借貸完全游離在金融監管體系之外,如不受管教的孫猴子一般。


但若是讓民間借貸的參與者在P2P平台上聚集起來,監管者直接監管P2P平台,將孫猴子變成弼馬溫、齊天大聖或者鬥戰勝佛,由它直接管理花果山上的猴子猴孫,既保留民間借貸的社會作用,又將其納入監管之內,豈不美哉?

隨後幾年,昔日的P2P大佬們盡數登場。2013年,餘額寶的橫空出世直接將互聯網理財推上了發展的快車道。

餘額寶的收益遠遠高於銀行活期存款,而P2P的收益遠遠高於餘額寶,在很長一段時間裡,P2P平台都樂於將數倍於餘額寶的收益率放在官網首頁上,大量中產入局,雖然P2P的世界裡從來不缺少雷聲,但它的小時代依然如期而至。


理财市场整体低迷,全民外贸模式力压p2p成主流



金融市場的格局變化,必然會因為政策層面的動作,互聯網金融相關的各項監管政策落地,P2P和第三方支付一度成為了金融互聯網化兩個代表產物。

在P2P高歌猛進的時候,出現了一個小插曲,螞蟻集團旗下招財寶踩雷僑興債,在那之後螞蟻的體系裡便沒有了P2P。

「1+3」監管框架落地後,P2P們覺得屬於自己的大時代要來了;然,事與願違,P2P從生到死13年,沒有一家修成正果。


P2P由盛轉衰是在2018年,網貸雷潮爆發,多方協力救市,收效甚微;2019年上半年,網貸備案步伐有望加快,但最後胎死腹中,網貸迎來的是末日前的鐘聲。

P2P行業兩類風險最為突出,一類是道德風險,另一類是金融風險,P2P究竟死在了哪類風險上?讀懂新金融認為是後者。

2018年雷潮是一個導火索,引爆的是過去數年裡各個平台積累的自融、假標、期限錯配以及「與借款人無法調和的矛盾」(即資產質量)。「無法挽回」埋在了數年之前。


网贷全面清退倒计时 目前在营p2p网贷机构仅剩三家


對於各類金融風險,監管三令五申,除了《網絡借貸信息中介機構業務活動管理暫行辦法》中的諸多禁令之外,還有諸多補丁性文件,但P2P們卻是口服心不服。

兩個最明顯的例子是剛兌和期限錯配,它們合力殺死了最傑出的一批P2P。

監管說:不許剛兌;P2P說:好,我擁抱。然而剛兌卻一直持續到平台暴雷或退出前的最後一刻。

監管說:不許期限錯配;P2P說:好,我擁抱。然而期限錯配卻一直持續到了平台暴雷或退出前的最後一刻。


那些有道德風險的假P2P,死於旁氏騙局;那些有金融風險的P2P,死於自以為是。如果P2P能夠按照監管設計的形態去走,也不會死的這麼慘?

馬雲在外灘峰會上表示,監和管是兩回事,監是看着你發展,管是有問題的時候來管。我們現在是管的能力越來越強,而監的能力不足。

P2P的案例則說明,監管其實是在監的能力太強,管的能力不足,如果監管有足夠的能力糾正P2P們發展中出現的問題,今天可能是另一番局面。


数百亿p2p资金进入数字货币领域,希望以炒币填补资金窟窿


回歸國情。

當前,零售金融成了銀行和互聯網巨頭的必爭之地,金融服務的普及度大大提高,小微貸款、消費貸款發展迅猛,民間借貸依然是毛細血管,但與十幾年前已不可同日而語,P2P的價值自然也同步大打折扣。

不管是自身還是外部原因又或是時代的絞殺,P2P都成了一個必須死的事物:連續不斷的暴雷造成了巨大的金融風險,而逃廢債和高利貸問題也沒有在P2P平台上解決,相反由於借貸雙方過於集中,反而造成了更加嚴重的社會矛盾。


孫猴子,始終是個不服管教的猴兒啊。

陸金所、宜人貸、人人貸、玖富、微貸網、51信用卡......這一個個熟悉的名字,俱往矣。

P2P的時代結束了嗎?只要民間借貸沒有消失,只要職業放貸人沒有消失,P2P就不會消失;只要無視道德風險的人沒有消失,漠視金融風險的人沒有消失,P2P就不會消失;這個世界上本來就沒有P2P,或者——處處都是P2P。


實質大於形式,而P2P只是特定時代下的一個小小形式,一個金融、社會矛盾的聚集地,它的實質是背後借貸雙方的迫切的需求。

哪有什麼P2P的時代,只有時代中的P2P。

回頭去看,P2P真的一無是處嗎?它起碼幫很多出借人賺取了高額收益,雖然常有雷聲陣陣;起碼幫很多借款人獲得了高效的融資,雖然成本不菲。---(讀懂新金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