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1-27 19:19:14聖天使

王煜全:失去對未來的思考,就喪失對未來掌控



內容來源:葦草智庫-全球創新的新趨勢與新挑戰。

分享嘉賓:王煜全,全球科技創新產業專家,科技投資人、海銀資本創始合伙人。

(高級筆記達人:王慧俊)

[責任編輯| 君莫笑審校| 柯洲 值班編輯| 胡鐵花]


宏觀趨勢

    人類進步的底層邏輯什麼?

    顛覆式創新又意味着什麼??

這一年看起來好像是停滯的,但也促使去我們思考更長遠的問題,而今天正是基於對未來的思考與大家交流。


人類進步的規律是什麼?

我們從事科技行業很多年了,卻發現自己對科技如何影響社會缺乏一定的了解。大家一會說科技推動社會的長期發展,一會說總統是誰,美聯儲的政策是什麼?

但如果你知道科技才是推動社會的動力,這些就都不重要。美國社會不是由哪個總統推動的,而是科技,是福特,是微軟,甚至是喬布斯,這才是底層邏輯。


人类进化成虚拟人)


一、進步的底層邏輯:進化論

而人類社會最大的底層邏輯則是進化論,因為這個社會就是在演化的基礎上產生且還在不斷地進化。

之前我們和自然有互動,是自然的一部分,現在我們已經擺脫了自然選擇過程,我們關心的不再是過去捕食和被捕食的關係,而是會選擇哪種科技,這種科技又會如何塑造我們?

在科技塑造過程中是有一些規律的,有一個很有趣的地方:人類歷史戰爭一直不斷,但是現在很少有說到處都打仗,其實我們也知道仍然有戰爭。


我們其實是活在有史以來最好的時代——人類歷史上壽命最長,死亡率是最低,惡性事件最少,戰爭最少。我們聽說了很多戰爭,並不是因為戰爭多了,而是因為新聞發達了。

我們生活在人類歷史上最和平的時代,和平可以溯源至工業革命。工業革命之前人類的增長基本是線性的,但從工業革命開始,人類社會進入指數級增長,原因就在於經濟規律變了。


驅動我們人類發展動力永遠是背後的欲望。

資源是有限的(相對於欲望),過去是零和博弈,你只有去占領、控制,資源才能屬於你。

大航海很偉大,但它的第一步導致了歐洲人在南美的瘋狂掠奪,什麼時候變文明了?就是從工業革命開始,大家不再通過控制現有資源的辦法去致富了,而是通過生產銷售產品聚集財富。


英國工業革命不完全是蒸汽機的作用,最主要的是工業革命開端解決了一個核心的問題,叫做大規模生產。大規模生產就是工業化,通過科技革命,帶來英國第一批首富。

製造首富從工業革命開始,規則變了,當有一群人聚到一起生產出來的財富能夠擴散到普通人時,他就聚集了大量的物質,形成巨大的財富。科技實現實業擴散,即別人不是只能被剝削,別人可以跟他學,當人人都介入到生產時,就形成了一個新的平衡。

這個平衡就是所謂的棗核型的社會結構——中產階級是最大,原因在於中產階級兼具兩種身份,他是生產者,必須要從事生產,同時也是有足夠消費能力的消費者。


為什麼中產階級最大社會就很穩定?

因為當他是消費者者時,意味着有購買力,是生產者時意味着他能賣的東西數量是巨大的。所以,工業革命以後形成了一個新的經濟規律:生產者也是消費者。

之後就要用新技術去推動經濟發展,滿足新需求,即在別人的財富基礎上不斷疊加,整個經濟就進入指數級增長。這才是最本質的東西,它就會不斷地形成更大規模的新平衡。

所以, 這個時代成功的企業家不僅要科技領先,更重要的是科技覆蓋,科技拉動批量生產,批量滿足需求供給到市場。僅追求科技的頂尖是不行的,還必須注重市場。中國在這方面就是受益者,就是在鋪面的過程中完成批量化生產。


文化根植 科技融合 时尚玩味,首届国际可穿戴艺术展诠释 进化的特征


二、科技與文化的進化

因為你是在新的原有基礎上去疊加要不斷深挖,所以人類的發展規律和我們的欲望逐漸被滿足是同步的。差異在於馬斯洛需求層次理論:底層是一樣的,但往上走就不一樣了。

因為馬斯洛需求理論忽略了一個重要的事情,他認為人一定會成年化——成年人很無趣,因為我們的需求收斂,但我們又很幸運,因為我們在不斷挖掘別人的需求才能讓自己變得更富有,才能找到新機會。

挖掘需求的能力本身很重要,靠創新,成年人是沒有創造力的,成年人的創造力就是收斂,孩子才有創新。

所以,這個社會獎勵創造力就意味着獎勵童年化,童年化能夠衍生出一系列的需求和新市場機會,這是我們能從宏觀上去判斷的未來發展趨勢,因為技術能夠更深層次的滿足需求。


如何去滿足?

用一項足夠強大的技術推動,所以,我們看到的技術發展是有周期性的。因為當一項技術足夠大,能夠擴散到各個領域時,這個技術才能成為一項強大的推動力。

國外有個詞叫做Cultural Lag---文化滯後,科技推動社會的時候,一開始文化是阻礙社會發展的,但是科技推動力會讓文化有個順應過程。


舉個例子,當汽車剛發明出來時主要是解決交通問題,開始只是希望能去更遠的地方,但很快就變成可以上班更遠一點,可以住到郊外去了,之後可以住大點的房子,房子空間大了,那會買更多電器,更多的商品,沃爾瑪就出來了。

這是技術在推動改變,不僅是一項行為方式的改變,不僅是居住方式的改變,最後一定會成為文化。

當每個人獨立擁有更大的房子,能夠交通更遠,行為獨立性大大增強了,每個人就成為了獨立個體,即美國強調的個人奮鬥。


颠覆式创新


三、科技的周期性

1.顛覆式創新

科技周期性的核心在於破壞性,在於顛覆式創新。

全球是個創新生態,關鍵在於我如果會做就替代掉他。比如全球汽車生態理念,中國人會做輪胎,做得和國外廠商一樣好,價錢更便宜,就把國外廠商替代了。

現在我們倡導國內大循環,要組織自己完整的產業生態,這時顛覆的全是自己人。任何一輪創新都會對現有的社會結構形成衝擊,形成傷害。


顛覆式創新的本意是當我們考慮整體社會時,不能只看到創新積極的一面,也要加以考慮破壞的一面。

每一輪創新都是這樣的,一開始少數人領先形成強大的影響力,推動社會進步,破壞了好多東西,到人人都習慣了這個破壞後,科技就進入建設期了,進入了人都能盈利,整個社會水平就有回升。

所以,今天我們碰到的只是這一輪科技革命進入破壞的新的現象。


所有人都在喊貧富差距拉大了,我們最擔心的貧富差距拉大是什麼,是富者永遠是那幫人,現在可不是。

根本就沒有所謂階級流動性固化,這是一個歷史規律,而且大概率未來很快會進入一個貧富差距縮小的時期。因為先進科技被廣泛使用了,尤其在中國,最容易讓大家一起共同變富。

財富資源的分配越來越擴散,而這也是成功的必要條件,這個時代成功的前提是社會協作。


馬克思當年看到科技對社會的強大推動力,也看到要實現這種推動力需要的生產關係,當時需要的生產關係是工人的組織性、紀律性,因為你要大規模生產,核心就是規範化,標準化。

但很快就會進入下一個階段。如果馬克思再多活兩百年,他看到的規律就會完全不一樣,因為他看到的是工業革命帶來財富聚集的那個階段,也就是破壞期。


他沒看到破壞之後,西方並不是經受革命的洗禮,而是資本家自覺就發現這個規律就進入了一個緩和期:所有人都參與,既是生產者,也是消費者,參與者越多經濟發展越好。

就是我們一開始想的本質規律,當然製造的首富也越多。所以未來一定會突破這個,因為還有更廣泛覆蓋的人,還能覆蓋到更多人,還能做到更廣泛。

首富的財富積累越多,對社會發展是良性的,因為他想積累多,就要惠及更多人。今天的世界首富大多數是歐美人,中國的首富還沒出門,我們中國很有可能誕生下一輪世界首富,因為通過中國能夠惠及世界上更多的人,未來下一個階段可能還有超越世界的中國首富。


首席信息官如何激发创新的商业引擎


2.中國的機會

2020年是讓我們反思的一年,但也容易讓我們偏執。

因為你只看到這一年就會出錯,比如美國競選,為什麼拜登逆轉了?逆轉的核心是錢逆轉,為什麼錢都逆轉了?美國的大資本決定了競選的成敗。

因為大資本需要找到一個好去處,過去這段時間的疫情使得美國的大資本沒有了去處。簡單來說,掙小錢容易掙大錢難。如果你有一百萬,目標是掙一千萬,為此你願意冒些風險;但如果你有一千億你的目標就變了,不是變成一萬億,而是不貶值。


為了不貶值,你的目標是不要冒任何風險,這是大資本的邏輯。這麼多的錢不貶值非常難,它放到任何一個小蓄水池裡都足以造成貶值。

比如一家公司市值一百億,往裡放十億美金,根本容納不下這麼大資金體量,最後就被套住了。

現在,因為疫情還在擴散,美國經濟很難恢復,靠什麼確保美國經濟不垮?印錢。印錢會造成一個社交的滯漲。避險需要足夠大的蓄水池,需要未來足夠大的盈利能力。不說賺多少錢,只要不要賠,才能當蓄水池。


大資本尋找投資標的,選擇邏輯有兩條:第一是蓄水池足夠大,第二是風險足夠小。而滯脹環境下,以前大多數保值的投資都失效,比如房地產、銀行、貴金屬等等。還剩下一個可以實現增值的地方:那就是優秀的、具有成長性的上市公司。因此,大資本選擇上市公司投資的條件是:公司市值足夠大,未來發展有保障。


美國大選就在於對社會的長期推動來自於科技,今天的總統一定要長期支持科技。拜登一上台中美關係大概率好轉,資本的目標是自己做得更大,而不是打得你死我活。現在美國已經被困住了,美股已經畸形了,但需求還在漲,還在繼續發錢,這些錢很多會流到大資本。

全世界只有一個地方,是這個時代最好的蓄水池---中國,只有中國還在漲。

《經濟學人》有篇文章說,中國吸引資本有兩大優勢:第一,中國經濟還在漲;第二,中國銀行利率還不是負的。


区块链时代已经到来


3.未來的變革

現在我們共同的敵人其實是疫情,解決疫情問題要的是團結,疫情結束之後,會有一輪科技的高速增長。

第一,科技重要凸顯出來了;第二,科技會得到更多錢,因為大資本現在就信科技,未來十年我們很可能會進入一個高速增長期,高速的龍頭叫做科技。


終極角度上來看,科技如何去推動社會發展,還是從社會的本質—演化論,這三者的匯集到最後都要變成社會化,所以這四個是社會最本質的東西,在未來這十年都會有巨大的變革。


第一,基礎架構變了,原來是英特爾+AMD,現在是Nvidia+AMD。以前是單芯片的競爭,所以強調摩爾定律,未來是個芯片組的競爭,核心是異構計算,核心控制單元不重要了,反而支持性的輔助計算單元較異構 單元更重要,CPU不重要了,就造成英特爾的沒落。




此外,雲的潛力千萬不要低估,今天的谷歌雲已經實現了三百多億美金的年收入,利潤是亞馬遜利潤的60%。不誇張地講,十年之內,阿里雲重新塑造阿里是一個大概率事件。


第二,人工智能進入收穫期。過去我們聽了太多人工智能的故事,現在就問有錢賺沒有,沒有賺錢的人工智能就是耍流氓。

所以人工智能現在要考慮是如何收穫,你的領域能不能引入人工智能,引入能不能立刻賺錢。




第三,我們的生活越來越科幻了,現在越來越多的黑科技已經普及了,同時黑科技進入社會速度在加快。

而未來企業LOGO會過時,企業專屬形象會出現。你去中國移動不管全國多少個店,提供的都是統一的笑臉,而且只屬於中移動,到聯通就是另一張臉。


所以,未來不光是科技,還有文化,不光是實現能力,還有想象力,當你充滿想象力的時候,就會發現把握未來機會的能力也變。以前未來屬於那些懂技術的人,而未來屬於用技術的人。


當機會能夠從技術擴散出來時,社會就更公平了,因為人人都有機會,唯一束縛你的是想象力。當然,最本質的一定是文化的變化,中國已經開始有能夠支持未來的科技, 也就是說,在未來更有生命力的是文化。

文化、科技是雙向選擇,當能夠選出科技或文化勝出的時候,社會大概率會往上走。


但是,文化不是一塵不變的,也許我們正在醞釀一個更面向未來的文化。我認為最後中國在全球的科技領先一定伴隨着的是文化的領先,中國在全球的科技的擴張一定伴隨的是文化的擴張。

這種擴張並不是侵略式擴張,而是互相認同,因為它不是代表中國的文化,它是代表未來的文化,這是我們希望看到的。

謝謝大家!

未來終將來臨,如果你沒有能力想象後天,就一定會活在被別人定義好的未來之中。

失去對未來的思考力,就是喪失對未來的掌控力。

沒有能力想象未來,就沒有能力為即將到來的未來做準備。---(筆記俠)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