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1-25 19:00:45聖天使

葉檀:張勇發話 螞蟻服軟?

叶檀 张勇发话 蚂蚁服软


[文/葉檀☞ 財經女俠:毒舌善心]

不要被情緒控制大腦,現在對螞蟻有的批評過度了,有時候對螞蟻神話了。

不要冤枉螞蟻,也不要神話螞蟻。

我們復原一下,螞蟻事件到底怎麼回事?未來螞蟻將往哪裡去?中國還需要數字金融嗎?



沒有服軟 只有服理

11月23日,阿里巴巴集團董事會主席、首席執行官張勇在世界互聯網大會論壇上表示:監管對於保障互聯網和數字經濟更有序健康地發展是非常必要的,也只有可持續的健康發展,才會帶來更多百花齊放的創新。

張勇這一席話,被認為是阿里服軟。

這不是服軟,而是回歸理性。

要說表態,阿里早就表態了。

11月2日,四部委約談螞蟻之後,有新聞指出,螞蟻集團會深入落實約談意見,繼續沿着「穩妥創新、擁抱監管、服務實體、開放共贏」的十六字指導方針,繼續提升普惠服務能力,助力經濟和民生發展。




沒有溫度的新聞,沒有張勇的現場講話來得有衝擊力。

阿里處於漩渦中心。

10月25日,馬雲發射了21分鐘的著名炮彈。

一天後,監管部門發布了關於「網絡小貸」的監管意見書。

同一天,上交所和港交所發布聲明,暫緩螞蟻集團上市。

11月5日晚,敲鐘變成第二天啟動退款程序的公告,「發行人及聯席主承銷商將按照投資者繳納的新股認購資金及相應的新股配售經紀佣金(如有)並加算銀行同期存款利息返還投資者」。


此後,所有的人在圍觀,螞蟻如何在浪尖掙扎,短短的一個月,我們見證了金融領域和中國股市的歷史。

很多人在猜測中止上市是怎麼回事?

從證據和邏輯鏈上來說,我們破個案,網絡小貸監管意見絕非一夜之寒,以螞蟻的能力早就清楚。




但螞蟻需要上市,內部博弈有時比外部博弈效率高。眼瞅着螞蟻就要上市,剛好又開了個會,馬雲棋行險着,不料翻船。

現在,對於螞蟻的評論如滔滔江海,連綿不絕。

有人說,螞蟻就是一做高利貸的,根本沒什麼新經濟、高科技,牛什麼牛。也有人說,螞蟻改變了中國的金融生態,對於創新要寬鬆。


這話分成兩面來看。站在螞蟻立場上的人認為,支持螞蟻就是支持創新,反對螞蟻就是反對創新;反對螞蟻的人認為,支持螞蟻就是支持既得利益階層反對監管,反對螞蟻就是道德正義。

實際上,這世界哪有非黑即白,不是小白兔就是大灰狼,只有童話世界才有。任何發展都是在創新與穩定之間取得均衡,中國40年脫貧,就是不斷的在創新和穩定之間騰挪。美國,則是在共和黨和民主黨之間取得均衡。

大道至公,理字當先。



說螞蟻僅僅是家高利貸公司 冤枉了

螞蟻槓桿用得足,這是事實。

黃奇帆先生曾經表示,螞蟻集團旗下產品花唄、借唄採用的槓桿模式,利用30億本金就能放出3000億的貸款。這話不會太偏,因為螞蟻的發展跟重慶有很深的淵源。

就此認為螞蟻就是一家高利貸公司,不公平,螞蟻比一般的高利貸強多了,不信,隨便找個做民間高利貸的來試試,看看能不能做到螞蟻這個規模。如果沒有監管,螞蟻會把大多數銀行摁在地上摩擦。

規模和營收能夠高到這個程度,一定有成功的套路。


螞蟻有三大優勢。


阿里巴巴ceo张勇


1、螞蟻的金融底盤是電商,擁有頭部流量

這就有了大數據優勢、用戶粘性,形成了勢能。支付寶APP服務超過10億用戶和超過8000萬商家,月活用戶7.11億,合作金融機構超過2000家。

跟其他產品一樣,有了牌照之後,金融產品銷售也是流量為王。

流量是螞蟻的殺手鐧之一,網友@倉又加錯-Leo打了個比方,互聯網公司有一樣最重要的資產,叫用戶,完全不體現在互聯網公司的資產負債表上,但那是互聯網公司最值錢的資產。


螞蟻跟銀行是不一樣的。銀行這個債主認為,你資產負債表上有東西,我才能給你放債。而螞蟻們認為,你資產負債表上沒有的東西更值錢,什麼東西呢?是你的互聯網資產,比如你的社交網絡資產、比如你的網店、比如你所珍惜的自己的信譽,這些在你的資產負債表上統統看不到——正如用戶在互聯網公司的資產負債表上看不到一樣——但卻是你最值錢的東西,你拿這些來抵押,螞蟻們認為給你放貸當債主很划算。


2、螞蟻可以對接所有的金融機構

基金公司非常眼饞螞蟻的流量。今年上半年,螞蟻基金總資產達到了141.54億元,和去年底相比大幅上漲227.41%,螞蟻基金銷售的淨利潤5464萬元,超越了整個2019年的淨利潤,上漲了42.14%。




本質上,螞蟻可以自制所有的金融產品,對接所有的金融產品,公募、私募、租賃、保險,基本上,螞蟻一出,一統江湖。

從天弘到相互保莫不如此。

2017年6月,時任螞蟻CEO井賢棟公開表示,「螞蟻的開放不走回頭路,會將基本能力打磨好,成熟一個開放一個,向所有機構平等敞開,沒有親疏遠近。」餘額寶、花唄借唄等螞蟻旗下的國民級產品向基金公司、銀行全面實現開放。

關鍵在於,螞蟻發放貸款的效率極高,風險倒還可控。


逾期率、不良率跟大行差不多。這說明,螞蟻有一套完整的風控系統。要知道,螞蟻的用戶開個淘寶店或者天貓店,螞蟻做風控十分方便。

螞蟻的招股書顯示,截至2020年6月30日,螞蟻金服平台促成的消費信貸餘額為17320 億元。2017年-2019年末,螞蟻金服促成的消費信貸餘額的M1+逾期率為1.08%、1.43%、1.56%,M3+逾期率為0.68%、1.01%、1.05%。

2020年上半年,工行、建行、農行、中行、交行、郵儲銀行信用卡不良率分別為2.65%、1.17%、1.81%、2.57%、2.90%和1.99%。

螞蟻的計算方式受到過嚴厲質疑,但不管怎麼樣,在不良這一塊風險還是可控的。




3、螞蟻的科技金融全球領先

一家高利貸公司需要什麼科技啊?

螞蟻一直強調的是自己的科技屬性,收入來自於科技,員工主要是技術人士。

從收入結構來看,技術服務類收入占比正在持續上升,預計到2021年將達到65%;在員工構成上,螞蟻的技術人員目前占比超過63%。


金融組的不受待見,反而科技組的人更受待見。

井賢棟曾經表達,不斷自主創新、聚焦點高新科技和開發者平台是螞蟻金融的三大立身之本,根據科技創新的BASIC(區塊鏈技術、人工智能技術、安全性、物聯網技術和雲計算技術)技術性工作能力,

這是一家全球領先的金融科技公司、金融中介平台。



螞蟻真正的問題在哪裡?

恐怕在於馬雲本身,螞蟻的變色龍屬性。

馬雲本身,不多說了,身邊奉承者太多,總歸不是好事。

只看兩件事,拍了電影《功守道》,所有的高手只是為了突出master的功夫。還有跟娛樂圈某些人過於密切的關係,而這些人在關鍵時刻消費馬雲毫不遲疑,比如趙薇,不管演藝如何,在A股名聲不佳。

電影《功守道》裡的馬雲




2014年年底,趙薇、黃有龍夫婦購入阿里影視的股份,持股比例超過9%,僅次於阿里巴巴,成為當時阿里影視第二大股東,靠阿里影視成功「套現」,幾十億港幣實在不算什麼。

2016年,趙薇夫婦創辦新公司,對萬家文化上演「蛇吞象」戲碼,套住了不少人,被禁止5年內不得進入證券市場,

趙薇的母親魏啟穎成為了雲鋒基金的合伙人,趙薇的母親魏啟穎持有雲鋒系上海經頤2.44%,上海經頤直接持有螞蟻集團0.27%,同時持有上海眾付2.74%。而上海眾付持有螞蟻集團1.31%。魏啟穎同時持有上海麒鴻2.33%,上海麒鴻持有螞蟻集團1.05%。測算下來,出資1.22億,如果螞蟻成功上市,贏利數倍是有可能的。


用真金白銀表示的,往往是真愛。

投資贏虧,順理成章,你吃肉,也得讓其他人喝湯分享紅利啊,不能太過。連社保基金只分享到2.94%的股份,其他是中金2%,人壽1.29%,國內基金只有一點點。

上市就是公眾公司,很多東西是瞞不住的。

平衡的能力是非常重要的,企業最重要的是為社會服務,這一點得體現在方方面面。




另一方面,螞蟻認為自己不是金融機構。


2013年,馬雲承諾,「支付寶永遠不會成為一家銀行。」螞蟻認為自己是平台,是高科技企業,是推動者,是服務型公司。

螞蟻招股書介紹了微貸科技平台的模式:「客戶通過公司的科技平台發起貸款需求,而銀行合作夥伴隨即進行獨立的信貸決策和貸款發放。金融機構合作夥伴則基於公司平台促成的信貸規模,向公司支付技術服務費。」


微貸科技平台採用的是典型的助貸、聯合貸款模式,但與多數中小企業的兜底模式不同,微貸科技平台真正實現了去風險化:「在此過程中,公司的業務模式是開放合作,而不是利用自身的資產負債表開展業務或者提供擔保。公司通過技術助力金融機構為小微經營者、農戶和消費者提供信貸服務,由金融機構獨立進行信貸決策並承擔風險。」


螞蟻可以這麼說,但一旦剝開洋蔥,政策不一定這麼認,這才是最大的風險。

從科技到金融,從貸款到平台,螞蟻屬性不是太清晰。

接下來,做金融就做金融吧,只要在規範內為實體、為消費者做貢獻,善莫大焉。

我們希望有更多螞蟻這樣的企業,能夠站穩在國際舞台上,為中國做更大的貢獻。

螞蟻最後會上市嗎?你說呢。

ps:以上圖片均來源於網絡,侵刪!

[© Copyright/作者:葉檀 編輯:景楓/葉檀財經]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