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1-25 17:58:09聖天使

埃塞俄比亞,打起來了



(⊙_⊙)

NO.1728-埃塞俄比亞打起來了

[作者:中年維特*製圖:孫綠 / 校稿:貓斯圖 / 編輯:養樂多/地球知識局]


埃塞俄比亞擁有悠久的歷史和古老的文明,近年來外交成就卓著,基建也有所發展,被視為非洲最有希望的國家之一。

但是,埃塞俄比亞其實並沒有想象中那麼穩定,非洲國家的常見問題在埃塞俄比亞都能找到影子。

2020年11月4日,埃塞俄比亞總理阿比·艾哈邁德(Abiy Ahmed)宣布向該國北部的提格雷人民解放陣線進攻,埃塞俄比亞內部的矛盾集中爆發,才讓世人意識到埃塞俄比亞的分裂勢力是如此之強。

總理稱這次進攻為執法行動▼




目前,埃塞俄比亞已經有大量難民逃往了鄰國蘇丹,一場人道危機近在眼前。

今天內容的焦點

埃塞俄比亞及其北部提格雷地區▼




歷史積怨

埃塞俄比亞位於非洲東北角,如今國土的三分之二位於平均海拔2500米~3000米之間的埃塞俄比亞高原。該高原是青尼羅河、阿特巴拉河、阿瓦什河、奧莫河等重要河流的發源地,為埃塞俄比亞帶來灌溉用水,蘊藏着豐富的水能資源。


正因為埃塞俄比亞高原的存在

使埃塞成為東非水塔,並為北方尼羅河提供巨量水源

(底圖:shutterstock)▼




因緯度較低,高原沒有寒冷乾燥的氣候,反而因抬升的地形帶來了降水,避開了過於炎熱的溫度。海拔500米以下的平原地帶卻終年炎熱乾燥,屬於熱帶沙漠氣候。所以該國從考古發掘出的城市遺蹟,到如今的大城市,都普遍分布在海拔1500米-2500米之間的地方。


和同一緯度的西非地區相比

海拔相對較高的埃塞俄比亞高原也更為涼爽

在人類文明發展早期的條件也更好

(圖片:Nick Fox / shutterstock)▼




如果把今天厄立特里亞也看作大埃塞俄比亞的一部分(事實上在歷史上這兩個現代國家也確實都是埃塞俄比亞概念的組成部分),那麼埃塞俄比亞就可以被認為是一個擁有良好海洋條件的高原文明。


沒有出海口是埃塞俄比亞一大痛點

但如果是埃塞+厄立特里亞+吉布提

這裡的地緣格局將發生巨大改變

(厄立特里亞是很晚才從埃塞俄比亞獲得獨立的)▼




這種地緣特殊性,使得埃塞俄比亞相較於其他非洲黑人文明,具有發展歷史可追溯、與其他文明交流頻繁的特點。這為這個國家帶來了不同尋常的歷史和傳說,也讓埃塞俄比亞充滿了神秘色彩和眾多事實上的矛盾。

它如今的名字,來源於希臘語稱謂。其目前被發掘的最古老城市耶哈(yeha)發源於公元前10世紀,建築風格明顯受到同時期也門的影響。


在耶哈發掘出的刻有賽伯邑語的石板

這正是古代也門曾使用過的舊南阿拉伯語言的一種

(圖片:Artush / shutterstock)▼




1世紀左右,以提格雷人為王族的阿克蘇姆王國興起。這是埃塞俄比亞最早的朝代,它的領土大致包括如今的厄立特里亞與埃塞俄比亞北部。公元3世紀30年代,基督教傳入埃塞俄比亞,並成為統治階層的信仰。


阿克蘇姆王國鼎盛時期

顯然具有相當的商業與航海傾向

穿越曼德海峽的貿易也是其重要收入之一

(底圖:shutterstock)▼




現存的古老碑石

是阿克蘇姆人在基督教時代之前因宗教原因豎立的

是阿克蘇姆文化的代表

(圖片:Artush / shutterstock)▼




13世紀時,居住在埃塞俄比亞中部高原地帶的阿姆哈拉人建立了所羅門王朝,其王族自稱前朝血脈後裔,並將族譜上溯至所羅門王與示巴女王。


所羅門王朝延續了700多年

在1974年的德格政變後才結束

(最後一任皇帝海爾·塞拉西)

(圖片:Wikipedia)▼




15~16世紀,埃塞俄比亞成為歐洲傳說中,約翰王領導下信仰基督教的東方強國——儘管埃塞俄比亞不論中央集權程度還是國力一直弱於歐洲國家,理論領土中遍地都是自治程度極高的小王國。


阿拉伯帝國在快速擴張後

通過數百年時間將一個廣闊的區域伊斯蘭化

基督教世界當然希望伊斯蘭背後有基督教兄弟▼




埃塞俄比亞的鬆散各部,發展到今天就成了一個個民族,如今占據埃塞俄比亞人口三分之一的奧羅莫人,在上述時期出現在埃塞俄比亞南部。他們以遊牧為業,索馬里人也出現在王國的東南部地區。


雖然同樣生活在埃塞俄比亞土地上

但相比歷史不算悠久的國家認同

生活方式、部落、宗教的差異顯得更加強烈

(圖片:Rafal Cichawa / Shutterstock)▼




這兩個民族逐漸皈依基督教或伊斯蘭教。複雜且相互對立的民族、宗教問題,讓埃塞俄比亞在表面強大、獨立之下暗流涌動,雖然挨過了瓜分狂潮和二戰,冷戰背景下的左翼思潮和獨立運動還是讓問題徹底失控。

基督教仍然是埃塞俄比亞的第一大宗教

但伊斯蘭教徒的比例也已經達到34%

(圖片: Kanokwann / shutterstock)▼




埃塞俄比亞國內有奪權志向的左翼團體,如厄立特里亞解放陣線、提格雷人民解放陣線、奧羅莫解放陣線等等先後出現。這成為了當代埃塞俄比亞國家混亂的前奏。


著名歌曲《we are the world》正是

為埃塞爾比亞饑荒籌款的公益歌曲▼




並不好當的強勢總理

如今與中央政府產生衝突的提格雷人民解放陣線,在80年代末廣泛團結了各方左翼力量,1991年組成政治聯盟—埃塞俄比亞人民革命民主陣線(EPRDF),成功推翻前政府。此舉也讓提格雷人在之後的二十餘年裡長期執掌政權,並牢牢控制提格雷州。


梅萊斯·澤納維(左)自1989年起擔任提人陣的主席

自1991年擔任埃塞俄比亞的總理

到因病去世才算結束總理生涯

(圖片:Kremlin.ru / Wikipedia)▼




後冷戰時代,以提格雷人為主體民族的厄立特里亞正式分裂,與埃塞俄比亞爆發了綿延許久的戰爭。不過雖然領土分裂了,埃塞俄比亞內部通過民族自決的法律,給予了地方較大的自治權,緩和了民族間的矛盾,讓埃塞俄比亞實現經濟增長。


曾經作為英國殖民地的厄立特里亞

在英國人走後歸於埃塞俄比亞

又在長期抗爭後於1993年取得獨立地位

(圖片:Martin Schibbye / Wikipedia)▼




而在埃塞俄比亞國內,占人口三分之二的奧羅莫人與阿姆哈拉人,對只占人口6%的提格雷人長期把持政權感到不滿,並通過整合政黨的方式試圖贏得選舉,掌握政權。

利用人數優勢和其他反提格雷勢力的力量分散,奧羅莫民主黨成功代替提人陣成為領導力量,其領袖奧羅莫人艾比·買哈邁德·阿里成功就任總理。


自1991年起的執政黨卻一直是提人陣的

終於輪到了第一大民族出身的艾比做總理了

(圖片:Alexandros Michailidis / shutterstock)▼




就這樣,政權從提格雷人轉移到了反提格雷政治力量的手中。

隨着在野政黨依靠族裔矛盾成功上位,族裔矛盾本身也從政治工具變成了一個棘手問題,緩解族裔矛盾,加強國內團結就成了執政黨的重要任務、


阿里的上台讓人數最多的奧羅莫人大喜

但上台之後就要注重族裔之間的權力平衡

過於偏袒很可能會撕裂這個國家

(圖片:CochraneL /shutterstock)▼




阿里的家庭兼備多重宗教背景,這一特點也使他的上台被視為國家的彌合劑。到目前為止,他的政績也確實不錯,對內推動經濟改革,開放媒體,赦免囚犯,在國際上也長袖善舞,與厄立特里亞達成和平協議,與吉布提簽署港口協議,與東西方大國同時交好。


結合其年輕、富有魅力、懂得自我營銷的特點,他也成為社交媒體時代頗為圈粉的政治家。

緩和了與厄立特里亞的邊界衝突

獲得了2019年諾貝爾和平獎

這點倒是贏過了大洋彼岸那位社交媒體之王

(圖片:Bair175 / Wikipedia)▼




然而國家不會因為一個總理上台就瞬間變好。埃塞俄比亞如今有1.1億人,是非洲人口第二多的國家,70%的人口在30歲以下。年輕人需要受教育、需要工作機會,但是埃塞俄比亞外匯短缺、貧富差距擴大的經濟情況卻不足以消化如此規模的人口,大量畢業生找不到稱心的工作。精英階層也未必認同阿里的路線。


這份挖鹽礦的工作,也是很多人夢寐以求的了

(圖片:Vlad Karavaev / shutterstock)▼




18年阿里剛剛就任,就被穿警服的人扔過手雷,緊接着又有數百軍人打着要求加薪的旗號硬闖總理府,是阿里依靠人格魅力,和士兵一起做俯臥撐化解對立情緒才轉危為安。

親和力滿分

(圖片:WALTA TV)▼




統一還是內亂?

2019年,為了進一步團結國內的政治力量,阿里總理領導下的執政黨聯盟與其他大黨一起整合為「繁榮黨」,成為埃塞俄比亞空前強大的政治力量。但是掌控政權長達27年的提格雷人民解放陣線卻拒絕加入。


阿里解散了原人民革命民主陣線

組建自己可以領導的新政黨聯盟

既是為了穩固政權,或許也是為了剔除提人陣

(圖片:facebook)▼




阿里整合國內的手段開始變得越來越鐵腕,並出現多起逮捕、鎮壓事件。作為回應,地方的不滿情緒也變得越發激進,部分地方武裝開始製造暴力事件。政府雖保持了國家總體穩定,但局部安全局勢卻明顯惡化。

今年埃塞俄比亞各州本應舉行選舉,但是聯邦政府以新冠流行的理由一再推遲選舉時間。9月,提格雷地區未經聯邦批准,擅自舉行地方選舉,而代表官方立場的繁榮黨被排除在外,局勢高度緊張。


相當於直接否認了聯邦政府和執政黨

(圖片:https://www.france24.com/)▼




提格雷人民解放陣線作為冷戰時代的遺留物,又長期統治埃塞俄比亞,自然保留了自己的軍事力量。正因如此,在提人陣的控制下,提格雷成為一種事實上的國中之國。2020年11月初,提人陣武裝向駐紮在那裡的國家軍隊發其突襲,聯邦則揮軍進攻提格雷地方武裝。


由政治不合走上了軍事衝突

(圖片:GerrySimpsonHRW/ wikipedia)▼




提格雷一方並不承認是己方責任

雙方不僅用軍事力量對抗,輿論場上也互不相讓

(圖片:reda_getachew/ twitter)▼




戰爭造成了巨大混亂,通往提格雷地區的道路被切斷,提格雷地區出現斷電、斷網、短信號的情況。衝突發生前,提格雷就已經有10萬人流離失所,60萬人依靠糧食援助才能勉強度日。如今物資運輸被切斷,一場人道危機也在所難免。


逃亡蘇丹是大多數人的第一選擇

(圖片:https://www.msn.com/)▼




戰爭推進的同時,一場輿論戰也交戰正酣。雙方都在強調自身的正當性,都聲稱己方不斷取得勝利,而第三方記者也很難進入這一地區,導致信息無法核實。

如今成千上萬的難民正逃離這一地區前往鄰國蘇丹,他們帶來的消息是雙方士兵都存在傷害平民的行為,而阿姆哈拉人作為通常的建制擁護者在當地正在被系統性迫害。


戰況也變得撲簌迷離起來

關於基礎措施的毀壞,雙方也在互相推諉

(圖片:SOEFactCheck / twitter)▼




交戰雙方都擁有重武器和大量彈藥,所以戰鬥至今沒有結束反而開始外溢。14日,提格雷武裝用火箭彈襲擊了鄰國厄立特里亞首都的一座機場,並聲稱是因為埃塞俄比亞軍隊使用了這一機場,此舉無疑讓局勢變得更加複雜。


最無能無力的還是平頭百姓

(圖片:aljazeera / twitter)▼




隨着戰爭的拖延,埃塞俄比亞的外部局勢也變得更加混亂,沙特、阿聯酋、土耳其、卡塔爾等中東國家對於增加東非地區的影響力充滿了興趣,正密切關注埃塞俄比亞的局勢。因復興大壩與埃塞俄比亞關係相當緊張的埃及,則直接與蘇丹伺機搞起了軍演。


隔壁才剛打起來,這就開始來試槍了

(圖片:https://egyptindependent.com/)▼




阿里總理拒絕了包括聯合國、美國、歐洲強國、教皇等等重要勢力的停火呼籲,這場戰爭近乎被提升到了「國家興廢、在此一戰」的地位。確實,如果聯邦政府能夠獲勝,提格雷問題將被永久解決,對其他分裂勢力也會起到殺雞儆猴的作用,國家的整合程度將大大加強,這樣的回報的確誘人。


歐美國家已經出現了不少的示威遊行

抗議這場軍事衝突的升級

(圖片:Phil Pasquini / Shutterstock)▼




但是,一旦戰爭拖得太久,引起外部勢力干預,在最壞的結果中,埃塞俄比亞甚至可能會南斯拉夫化,其後果實不堪設想。


參考文獻:

1.https://www.bbc.com/news/world-africa-45822161

2.https://www.bbc.com/news/world-africa-54932333

3.https://www.theguardian.com/world/2020/nov/11/thousands-of-refugees-cross-into-sudan-to-flee-fighting-in-ethiopia

4.https://www.theguardian.com/world/2020/nov/15/leader-of-ethiopias-tigray-region-claims-responsibility-for-eritrea-strike

*本文內容為作者提供,不代表地球知識局立場

[封面:WALTA TV/地球知識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