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1-25 15:47:57聖天使

一封123頁的舉報信,揭開了一個不為人知的造假重災區!

[作者:鄧新華 來源:功夫財經]

14級原天津大學化工學院研究生呂翔,2016年因無法忍受導師張裕卿教授的學術造假行為選擇退學。

今年他選擇以論文的格式寫文舉報張裕卿父女,舉報的內容長達123頁。天津大學發布官方通報:行為屬實,已解聘。




許多人關注這一事件,是因為人們認為學術是嚴肅的事情,造假敗壞了科學的聖地。當年方舟子就是以學術打假成名的。


1

經濟學界是可以公然造假的

自然科學領域,有些人造假造得很大。例如2014年,日本年輕的美女博士小保方晴子在世界最權威的《自然雜誌》同時發表了兩篇論文,稱發現了STAP細胞,這是生物學上的重大突破,是獲取諾貝爾獎級別的發現。

但最後,其他科學家發現小保方晴子是造假。和小保方晴子比起來,張裕卿在造假上還是差不少級別。




在自然科學領域,學術造假比較容易被找到證據。像張裕卿造假,主要是實驗數據造假,這個很容易核實。

相比起自然科學來,社會科學領域才是真正的學術的重災區,而經濟學領域又堪稱重中之重。


因為,在自然科學領域,如果論文直接抄襲,確實很容易被鑑定為造假,但社會科學絕大多數造假,根本就無法被鑑定為造假。甚至,絕大部分人對此已經習以為常,並把那些行為當成真正的學術規範。

舉個例子,最近大火的一篇學術論文,《CEO自戀及其經濟後果研究——以格力電器為例》,人們調侃說,「年輕人不講武德,偷襲66歲老阿姨」,但很多人忽略了,這樣的論文很容易造假。


董明珠是否自戀,以及自戀給企業帶來什麼樣的影響,這當然可以作為經濟話題來閒聊,但,把它作為學術研究的對象,就很有問題。為什麼?

因為根本沒有辦法證實,也沒有辦法證偽,諸如格力的多元化失敗,真的就是董明珠自戀造成的嗎?王石也自戀,但人們對所謂的萬科文化又讚譽有加,這又怎麼解釋呢?


所以像這種沒有辦法證實、也沒有辦法證偽的題材,根本就不適合作為學術研究的對象。作者完全可以隨心所欲地裁剪事實,別人也沒有辦法說作者是造假。

你可以裁剪事實,「證明」董明珠的自戀導致了格力的一系列失敗,我也可以裁剪事實,「證明」董明珠的的自戀塑造了「優秀的格力文化」。




這完全不同於自然科學領域,你實驗數據造假,別人重複實驗,得不出同樣的結果,就可以質疑你造假。

但經濟學界充斥着這樣的「研究」。很多「研究」,數據比《CEO自戀及其經濟後果研究——以格力電器為例》還要翔實得多,但其實沒有什麼意義。

例如,美國曾經有經濟學者「實地調查」,用很翔實的數據「證明」:在某地,提高最低工資,可以使得就業增加。


那些數據真的能「證明」最低工資法能促進就業嗎?當然不能!你讓我去調查,我同樣能找到一堆數據,「證明」最低工資法抑制了就業。神奇的是,我們雙方都沒有造假。

中國也有許多類似的例子。例如江蘇宿遷的市場化醫改,北京大學李玲團隊去調查,可以用一堆數據證明宿遷市場化醫改是失敗的,而中科院社科所朱恆鵬的調查,又可以用一堆數據證明宿遷市場化醫改是成功的。


比較雙方的調查,你可以說朱恆鵬的數據更有質量,但你能說李玲是造假嗎?當然不能。因為,經濟學界從來不把低質量的調查,判定為造假。

所以在經濟學界,經常是這種情況:我就是公然造假了,你又能拿我怎麼樣?你能證明我造假嗎?

造假造成經濟學「大師」的例子,遍地都是。所以經濟學者能夠不迎合上意說話,就已經是非常難得了。


2

經濟學界仍然處在蒙昧時代

經濟學界的水平之低,是令人驚嘆的。大部分大學經濟學教師,甚至並不理解「可證偽」的標準,和理論的簡潔性要求。

例如,不少經濟學教授級別的人,也喜歡質疑「理性人假設」,說「理性人假設」不符合現實,似乎這樣就深刻起來了。


有時候我實在忍不住,會跟他們說:不假設人在局限條件下追求利益最大化,你怎麼能夠推出可證偽的結論?你有其他的更好的假設嗎?

在經濟學的蒙昧時代,無論中外,都有很多經濟學者是靠假研究活着的。

例如,有一大堆學者論述反壟斷的重要性。像捆綁銷售、價格聯盟、併購等等,每一個話題都可以出一大堆論文、專著。

一個企業市場占比多大,就可以判定為壟斷,僅這個題材,就能出好多個「大師」。這些著作中,充斥着海量的數據、案例,普通人如看天書。




而且「大師」們會暗暗給你洗腦,告訴你,你沒必要看明白這些,你負責不明覺厲就行了。在美國,反壟斷法除了養活無數的律師,就是養活許多經濟學者了。

總之,反壟斷領域,就是學術的一團亂麻,搞得企業無所適從。經濟學家張五常年輕的時候,曾經有一家美國企業請他去做調查。那個企業的高管告訴張五常,他們自己也不清楚自己有沒有違反反壟斷法,所以要請他來調查。

但有一些經濟學者會簡潔清晰地告訴你,真正的壟斷只有一種,那就是行業准入。只要禁止其他企業進入,就是壟斷,不管這個行業里有多少競爭者、它們的規模多大。


同樣,只要不禁止其他企業進入,哪怕這個行業里只有一家企業,哪怕這個行業里存在超級巨無霸,它們也不是壟斷者。反壟斷法整個這堵牆都錯了,沒必要去研究牆上的每一塊磚。

問題是,這樣簡潔清晰的判斷標準,養不活那麼多研究者啊。所以,必須得研究一塊塊磚啊,對不對? 這種基於利益的本能做法,使得經濟學界處在一種水平極低的狀態,浪費了人類大量的智力資源。


前兩天中國簽署《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我看到有個網友評論:

而對於簡潔清晰的經濟學家來說,他們會始終支持自由貿易,不會更改論調。

但主流經濟學者喜歡把簡潔清晰的經濟學者稱為「民科」。你們不講數據,不做調查,只強調相信市場,不是「民科」是什麼?

這種論調很符合一般人的直覺。因為,「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嘛。


3

怎樣才能學到地道的經濟學?

一般人怎樣才能學到地道的經濟學呢?這需要擺脫錯誤的直覺。

不要以為數據多、模型多,就是權威。

數據多、模型多,其實只是飯碗。

要看這個學者的發言是否前後始終邏輯清晰一致,分析框架是否穩定。




我無意否定所有經濟學實證研究,有些研究是能夠給人們具體的知識的。但,經濟學必須先做到邏輯清晰一致,接下來才能講實證研究。

有本網絡小說《奧術神座》,是一部挺好的科學史讀物。主角說:「你的眼睛會欺騙你、你的耳朵會欺騙你、你的想象力同樣會欺騙你,但數學不會!」

當然,經濟學界有很多人用數學欺騙你,但,這不是數學本身在欺騙你。

數學和邏輯是一回事,邏輯不會欺騙你。堅持用邏輯去克服本能的直覺,你就能不被「權威」所騙,學到地道的經濟學。---(功夫財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