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1-25 15:03:22聖天使

拜登新團隊成員的對華態度,基本都在這兒了




拜登陣營「政府過渡網站」截圖


當地時間23日,拜登公布了一系列內閣成員名單。他們的對華態度怎樣?從他們的過去言論或一些媒體報道中或可看出端倪。


擬任國務卿安東尼·布林肯(Antony Blinken)

安東尼·布林肯曾在奧巴馬時期擔任副國務卿,《紐約時報》將他形容為「全球聯盟的捍衛者」,並稱「在這項工作中,他將試圖把持懷疑態度的國際夥伴聯合起來,與中國展開新的競爭」。據悉,在今年7月舉辦的一個論壇上,他曾表示:「與其他國家合作,也可以在另一個重大外交挑戰上帶來額外的好處:通過推動貿易、技術投資和人權的多邊努力與中國展開競爭,而不是迫使單個國家在兩個超級大國的經濟之間作選擇。」另據氣候變化新聞網(climatechangenews)報道,布林肯曾表示,與中國的關係既是「對抗性」和「競爭性」的,但也是「合作性」的,包括在氣候變化、核不擴散和全球衛生等議題上。


擬任國家安全顧問傑克·沙利文(Jake Sullivan)

傑克·沙利文曾先後擔任過拜登和希拉里·克林頓的顧問。據福克斯新聞網報道,沙利文曾在2017年的一次演講中說:「我們需要走一條中間道路——一條通過開放、公平、基於規則的地區秩序鼓勵中國崛起的道路。」沙利文還說,對華政策不僅僅需要雙邊關係,「還需要我們與該地區的聯繫,以創造一個更有利於中國崛起的和平和積極的環境」。沙利文認為,一個欣欣向榮的中國對全球經濟有好處。《紐約時報》稱,布林肯和沙利文處在民主黨主流群體的中間位置,有意向對手——尤其是崛起中的中國——投射美國的力量,但也願意在某些領域進行合作。


擬任財政部長珍妮特·耶倫(Janet Yellen)

珍妮特·耶倫曾擔任美聯儲主席,預計將成為美國首位女財長。據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報道,她曾在今年1月份的論壇上就中美貿易議題表示:「中美貿易戰尚未結束,尚未解決的技術緊張局勢可能會分裂世界,並減緩人工智能和5G的發展。」她說:「如果兩個經濟超級大國無法找到共同點,技術進步的步伐可能會放慢,並使新的商業應用的推出變得複雜。世界甚至可能因技術而分裂成相互競爭的團體,使貿易複雜化,並使全球整合更加困難。」「在世界某個地方開發的技術需要並且能夠在全世界應用,並成為技術創新更進一步的基礎。」她當時還表示,「失去這些協同作用」將是非常不利的,「我希望我們不會走到那個地步。」


擬任總統氣候問題特使約翰·克里(John Kerry)

約翰·克里曾擔任奧巴馬時期的國務卿,並指導了《巴黎協定》的談判。據氣候變化新聞網報道,克里對中國並不陌生。2014年,在其為期六天的亞洲之行中,他曾訪問北京,以期推動中美在氣候行動方面的合作。當時美國國務院一名高級官員說,克里認為,鑑於美國和中國是世界上最大的兩個碳排放國,在這個問題上進行合作至關重要。時任美國國務院發言人說,克里對中國首都的訪問凸顯中美在氣候變化和清潔能源方面合作的重要性。


擬任國土安全部長的亞歷杭德羅·馬約卡斯(Alejandro Mayorkas)

亞歷杭德羅·馬約卡斯是一名古巴裔美國人,曾任奧巴馬時期國土安全部副部長。據美國全國廣播公司(NBC)介紹,他曾在制定國家網絡安全戰略和保護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並曾牽頭與以色列和中國展開網絡安全協議談判。

對於拜登新團隊的對華政策,美國《政治報》稱,拜登及其助手曾表示他們深知中美關係處於新的階段,他們也堅持認為,即使過去4年由奧巴馬執政,他們也會看到這種情況。

[文章選自參考消息網,2020年11月24日/全球化智庫(CCG)]



*如何從人口變化,看中國未來十年的消費趨勢?*



中国人口日 海口百名 公益骑士 环保出行共倡 理想人居


[文源公眾號:浪潮新消費,作者:翁怡諾,題圖來自:視覺中國]


人口和人群的變化是所有消費趨勢的底色。

很多時候決定品牌成敗的起點邏輯不是流量玩法或者模式創新,而是人性需求的洞察。但隨着需求和場景的細分,品牌所面臨的十字路口也越來越多:

做一線還是做下沉?做性價比還是做審美調性?除了年輕人、白領,還有哪些值得關注的主流人群……

近日,浪潮新消費x弘章資本新人群閉門會在上海舉行,20多位新消費創業者參與,圍繞新人群、新需求演變和消費者洞察的幾個本質問題,進行了四個多小時的深度探討。


其中,弘章資本創始合伙人翁怡諾從人口結構的宏觀視角出發,對比日本消費行為的迭代,深度分享了他對於消費社會底層趨勢、主流人群的變化,以及未來品牌發展方向的獨特洞察。

翁怡諾從事風險投資和私募投資20多年,主要專注於大消費領域的投資、併購,所投資多家公司在A股和香港市場上市。


以下節選部分精彩內容,與創業者共享。


一、從人口結構來看中國消費的「宏大敘事」

對人的洞察是我們做消費的一個底層邏輯,研究消費的本質還是在研究人,而人口結構是其中一個非常宏大的研究視角,所以我今天先從人口結構開始講。


首先有一本書值得分享,叫《第四消費時代》。

今年我們做了一個戰略研究是講未來十年的消費趨勢。其中的研究基礎邏輯就是,我們認為日本消費的今天會是中國消費的明天,只不過中國把多層級的疊層世界揉在了這個趨勢裡面。

比如中國的一線城市已經跟日本的東京可比了,但二線城市可能還在第三消費時代,更低線的市場還在第二消費時代,保不准某些還在第一消費時代。

所以中國的消費趨勢和人口洞察,基本就是基於日本歷史上人口和消費行為的迭代邏輯,參照物就是日本市場。雖然會有一些不一樣,但總體上我們認為日本和中國的人群迭代邏輯非常像。

比如從家庭人口結構來說,都是從大家庭開始逐漸變成小家庭,像70後這一整代人都叫三口之家,再往後就變成少生、獨生、不婚……


今天日本社會越來越進入到「共享」的階段,人們的很多行為實際反映了物慾需求的下降。消費者不再需要擁有那個商品,只要使用就可以了。

所以今天我們看到車的品牌炫耀功能在下降,出行功能在增加,很多有錢人天天出門是打滴滴的,因為很方便,反而養車是越來越煩的事情。

現在日本也有很多共享辦公室,一些大公司不想把辦公室、會議室還放在公司里,就把會議的功能外包出去,大家共享一個大的專業會議室。

這是第四消費時代人群的一些很有意思的特點。


第四消费时代离我们有多远


所以人口結構基本就是從孩子多、大家庭逐步走向個體越來越獨立、越來越宅的路徑,新生兒的出生率也越來越低,整個年齡結構中60歲以上人群占比逐漸成為主流。

從財富轉移的角度看,日本越來越多的有錢人是老人,新的工作機會越來越少。而日本等級劃分又相對比較森嚴,新創公司比較少,不像中國大家都願意創新。

所以日本社會層次化越來越清晰,人的上升空間越來越狹窄,這種階層的固化反映到日本文化屬性中,就是對小確幸的偏好和對IP更虛幻的崇拜。


大家不再追求創造一個百億的超級公司,而是更關注下周吃啥、看偶像演唱會這些問題,從宏大敘事變成一個極其小眾、沒啥理想的狀態。

階級固化越來越難以突破,這是幾乎所有發達國家都會面臨的問題。

所以研究人口特別有意思,人口才是未來最宏大的趨勢,我再舉幾個例子。

人口會決定很多產品、文化層面的東西,所以看消費是一定要先從人口的視角去看。


第四消费时代将到来 红人装重新定义 消费者



二、新老、審美、下沉……未來十年的消費「線索」


1. 年輕、白領之外的主流人群:新老

今天的新品牌,如果從淘係數據來看,大部分目標人群還是年輕人,因為大家都想去教育還沒被教育的那批人。

還有一塊就是白領,這個點不是特別准,大家會看到白領的消費力下降很快,這裡面有一二線城市的差異,以及個人的家庭資產負債表過去幾年一直在被破壞,導致整個消費力沒有那麼好。


我們看到零售數據也很差,因為中國超市的數據基本就是一個平均數了。如果是在今年第三季度,集中的表現就是疫情後人們消費意願的快速下降,這才是宏觀上一個主流的東西。

但我覺得在中國看消費,人群結構里還有一個比較重視的新人群,就是未來的新老人口。

中國將來會全面進入一個老齡化的時代,我們可以根據日本的經驗,把老齡化分成新老、中老和老老。

其中「新老」的潛台詞,就是中國改革開放的受益者。這批人從六十歲後開始退休,進入到了初步衰老的階段。


實際上已經是很主流的人群,而且也是互聯網的主要用戶,不像現在老人是隔離互聯網的。

我覺得對這個人群,不能用廣場舞那一套去看。因為他們在退休之前積累了很多財富,而且他們對進入老年之後的生活品質要求是蠻高的,也有一定的審美能力。

所以怎麼去定製這個人群的消費,去滿足他們對於寵物、社交、財富管理等等的需求,都是全新的、很有意思的點,很有可能會帶來全新的消費場景的出現。


第四消费时代,影响着我们的产品设计


2. 性價比只是階段性需求

還有一條線索是審美。

日本經歷了從對宏大敘事的全面崇拜,進入到歐洲精細化的審美,再後來到有本土意識、有意境的審美,它的哲學裡也出現了斷舍離、喜好簡潔的觀念。

我相信未來中國人的審美會更好,這裡面會出現各種流派的變化。所以未來品牌的區分實際是以審美風格為標準,而不再是性價比。


其實日本今天主流的生活雜貨品類裡面,也出現了大量用審美風格來區分的品牌,比如很多把法式風、英倫風和日本本土結合的產品。

某一個時點過了以後,大家會發現性價比只是滿足某一個階段的需求,未來會越來越往品牌和調性的方向去差異化。

從大的邏輯來看,將來能夠變成大生意的事情越來越少,切得很細、很小眾的東西會成為主流。


我們今天還在講規模,講某一個超級性價比的品類也可能做到很大,但是當消費到了某個百花齊放的狀態、越來越小眾化的時候,大家的表達會越來越碎片化,生意也越來越小。

原來可能做一個品類就能幹到30億,未來可能要一盤貨才能拼出一個30億的生意,但是做到一兩個億的會很多很多。


新中产 消费升级的新群体

3. 得下沉市場得天下

最後,中國和日本最大的差異化,就是中國有巨大的下沉市場。

得下沉市場得天下,你在上海乾多大的事都不算事,真要干一個大公司,基本都得做下沉。

我們今天看餐飲也發現一個很有意思的現象,就是在上海這種地方生長出來的品牌,很少能夠跨區域。因為在上海發展非常好的,都是一線城市的模型。


而能夠超越規模天花板的品牌,大部分都是二線城市。因為二線城市打磨出來的品牌模型,既可以往一線走,也可以往三線走,所以總量規模跨區域做得特別好。

這對於我們做產品定位其實是很重要的。說白了,站在一個總盤的維度來看,有些東西你想半天,其實就是一個非常小的生意。

如何抓住低線市場的消費需求和產品定位,我覺得也是一個很有意思的命題。---(文源公眾號:浪潮新消費,作者:翁怡諾/虎嗅)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