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1-23 16:36:45聖天使

中國「最牛」打印店要IPO了?為啥一家打印店都能做到上市?

近日,投行圈刷屏了。「中國最牛打印店」,要準備上市了!和街邊打印店最大的不同是,前來這家打印店的客戶很特殊。除了券商和投行人士,還有各家企業的律師、董秘、財務總監等。趕上旺季,店內每天人滿為患,據說,壟斷了全國90%的上市申報材料印刷市場。這裡距證監會不到3公里,出租車費10元。


被喻為離上市「最近」的打印店,北京榮大靠打印IPO申報材料文件而在金融圈走紅。如今,這家打印店也正式開啟IPO之路。證監會官網顯示,北京榮大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榮大科技」)已於11月6日與國金證券簽署《關於首次公開發行股票並在創業板上市之輔導協議》。




公司官網顯示,北京榮大科技是國內專業服務於證券行業的創新型科技企業。公司擁有多年的互聯網數據挖掘與信息處理經驗,並深入理解證券行業特點。通過互聯網信息抓取、自然語言分析和數據分析技術為客戶提供系統的互聯網化的產品解決方案。目前擁有自主研發信息披露檢索產品如:二郎神、核查寶、雲協作等產品。


不過,北京榮大科技最為人熟知的還是「榮大快印」。雖然起初北京也是一家普通的打印店,但是老闆周正榮獨闢蹊徑地瞄準了上市企業IPO資料打印這個細分領域,並以此發展壯大。榮大快印總店隱身在位於西直門內南小街66號的金燦酒店的三樓和四樓。這裡距證監會不到3公里,高約8層的酒店外沒有任何「榮大快印」的標識。




說實在幾乎所有證券界的朋友說起榮大,幾乎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一家打印店為什麼會能做到如此讓人記憶深刻,而且還能夠成為做到上市的打印店,這家公司到底有什麼優勢所在?結合之前和證券業朋友的交流,我們不妨把榮大的模式進行一下,全面的復盤。


首先,這不僅是一家打印店,可以說這是一家最專業的打印店,為什麼這麼說呢?

因為這家打印店被稱為離上市最近的打印店,其本身的優勢在於這是一個真正專注於上市的一攬子服務。我們可以看到榮大打印店其實不僅是打印服務,還提供住宿餐飲,洗浴到校對打印,可謂是一條龍服務。這種服務不僅僅是在於打印服務領域,而且它能夠真正地實現所謂的包間服務,基本上每個項目都有專門的包間,雖然要花大量的錢用於這個包間,但是由於其特殊的地理位置,就在北京金融街富凱大廈的外面,再加上非常特殊的專業化服務,可以說這家打印店把打印做到了極致。




其次,我們的很多朋友都告訴我們這家打印店還有一個非常特殊的優勢,就是這家打印店已經把細分行業做到了專業甚至到工匠精神的地步,因為這家打印店的很多打印小哥比大部分的證券公司的專業人員更了解證監會需要什麼樣的材料,需要什麼樣的東西,很多證券公司都知道,如果沒有經過榮大打印店的專門校對的話,很多材料的問題可能自己都看不出來,但是經過了這家打印店的校對,很多材料就被很好的處理了。


所以很多人說就是這種特殊的專業化,讓這家打印店成為了中國證券投行業中最大的依賴,甚至於說這家打印店比大多數證券公司都知道所申報的材料哪些是規範的,哪些是不規範的。有不少證券業的朋友都告訴我們,這就是為了避免客戶反覆提交修改,並且提高材料的審核通過率這家打印店可以說從客戶接待流程到材料製作流程,每個環節的服務都是極致,他們的服務人員是服務了眾多上市公司的,可以說對於上市公司的規範要求是非常非常了解。




第三,對於整個證券行業來說,去榮大打印幾乎成為了各家投資銀行律所在上市之前一種約定俗成的操作。

而且根據公開市場披露的數據,我們可以看到在容大也進行全面的專業化分工和人員培訓,打印員能夠分成ABC三個等級,每個等級都是需要逐步晉升。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這裡已經成為了一個類似於日本工匠的學徒制的地方,可以說每一個打印員只要做到了極高的水平,幾乎都有堪比大公司部門領導的能力。而且這家打印店牛就牛在說,他對時間的掌控非常微妙,他們24小時服務,而且有固定的接待模式,可以用最少的時間完成最好的產品,可以說這就是這家打印店的牛逼之處。


如今一家打印店都可以上市也證明了,在中國其實真正用心做企業,只要能夠把企業做好,沒有什麼不可能的。---(江瀚視野)



*中金王晟:資本市場走向「雙循環」,新經濟企業該怎麼辦?*





近日,在聯想創投2020 CEO年會上,中金公司管理委員會成員、投資銀行業務負責人、董事總經理王晟就「抓住資本市場改革中的機遇」等話題進行了分享。


王晟指出,資本正在湧向中美兩國的科技和新經濟領域。美股IPO市場以新經濟為主、規模今年再創新高,雖然中美在貿易、科技和教育方面遇到不同程度的挑戰,但金融市場一直聯繫非常緊密,中國企業赴美上市熱度未減退。港股的新經濟公司比例從約20%增長到約50%,取得了較大的進步,較大規模的中概股企業基本都在考慮在港股二次上市。雖然A股市場的新經濟公司占比較低,但IPO比例正大幅增加。


在第二上市、同股不同權、多元減持等新規和改革的影響下,王晟認為,資本市場正走向 「雙循環」,一方面A股的新經濟指數2009年以來上漲逾6倍,大幅跑贏「老經濟」指數,機構投資者占比在逐漸提高;另一方面香港及海外市場形成了細分領域的聚集效應,如美股新能源汽車行業、港股生物科技行業等。王晟表示, 企業可以善用海外市場對新經濟企業的聚集性和包容度特點,靈活進行上市決策。


此外,資本市場中,「頭部效應」和「產業效應」日趨明顯,規模越大的公司上市後的表現越好,頭部企業獲得了更為明顯的溢價。以此同時,越來越多的產業資本正在為更多企業帶來生態合作的機會。王晟表示, 企業一定要以「頭部」為目標;在資本市場,從更加多元的角度,與相關生態企業建立全方位的聯繫。





中金公司管理委員會成員、投資銀行業務負責人、董事總經理王晟在聯想創投CEO年會演講


以下為王晟演講全文:

非常感謝能夠參與到聯想創投CEO年會,2020年全球政治經濟生態深刻地影響着資本市場。中國剛剛結束的五中全會揭開了十四五規劃,美國大選正在塵埃落定,在2020年還剩兩個月的時間裡,回顧今年的情況,分享未來的機遇,這非常有意義。


資本市場正在積極擁抱

新經濟和科技創新

回顧從2020年初至今全球大類資產的表現,深圳創業板表現最好;美國頭部新經濟公司表現次好,臉書、亞馬遜、蘋果、網飛、微軟、谷歌六家企業實現近50%的增長;納斯達克交易所實現超過30%的增長,滬深300、MSCI中國均有良好表現。石油和大宗商品的資產表現最差;恒生指數表現稍差,尚未回到年初高點。

從不同市場的資產表現可以看出, 資本正在湧向中美兩國的科技和新經濟領域,這也正是資本市場所反映出的機遇。


下面我們來逐一分析。從存量上看,美國資本市場仍以新經濟為主,在過去的10-20年,新經濟公司在前50大上市公司所占比重逐年增加,近期這個比例達到了三分之二,中概股也是如此, 美國市場最早擁抱了新經濟,同樣最早獲益。

從增量上看,近年來 美國IPO市場同樣以新經濟為主,今年IPO數量和融資金額創下了新高,上市企業超300家,融資規模超1,300億美元,相當於深圳、上海和香港市場的總和。


此外,還有一個有趣的現象,在美國無限量化寬鬆的貨幣政策下,美股有一半公司通過SPAC方式上市。SPAC指的是在沒有業務和資產的情況下,承諾上市後兩年內找到資產,再將資產「裝進」上市公司,否則就退市、歸還融資。目前,市場上有六、七百億的美元在尋找資產,而全世界最好的資產就在中國,因此未來幾年會看到很多SPAC收購在中國發生。


再來看中概股情況,儘管上半年有很多不利消息,但是中國企業赴美上市熱度未減,理想汽車、小鵬汽車、陸金所、貝殼等今年在美國上市。 雖然中美在貿易、科技和教育方面遇到不同程度挑戰,但金融市場聯繫一直非常緊密,美國的資本市場正在支持中國新經濟的發展,這也是利好的一面。


回看港股和A股,受政策影響,過去十年,港股的新經濟公司比例從約20%增長到約50%,進步較大。類似美國的六家新經濟公司「FAAMNG」,港股市場也出現了四家,分別是阿里、騰訊、美團、京東,簡稱「ATMJ」。

A股市場的新經濟公司占比仍較低,僅有20%,在頭部的50家上市公司中也只有10家左右的新經濟公司,最大的新經濟及科技公司市值僅為千億級別,我們希望比亞迪半導體和寧德時代在未來能夠突破這個數字,同時也希望海外上市的公司能夠回到國內,優化A股新經濟公司的結構占比。


從兩地市場的IPO情況來看, 港股成為明星獨角獸IPO主要選擇,雖然A股IPO新經濟企業正在大幅增加,但大部分還以銀行、高鐵等傳統行業為主。所以,A股市場正朝向資本市場改革的方向進行調整,使之更適應新經濟發展。

我們對傳統經濟和新經濟進行了模式比較,改革開放40年,中國的傳統經濟以銀行體系為核心, 以房產和土地為前提,可以進行貸款、投資、造廠生產、獲得盈收進而帶動GDP增長,這是非常簡單的鏈條。


但是到了新經濟領域,這個鏈條並不適用,新經濟公司更多的是idea和人才,因此,早期需要VC/PE來支持、更多地吸引資本與人才、不斷變現商業模式,最後完成上市,推動科技創新,這需要資本市場的支持,企業需要有市值和融資的能力,這也就是為什麼蔚來收入只有寶馬的百分之一,卻能夠以600億美元的市值被資本市場看好—— 市值是新經濟企業最大的核心特點,同樣也是資本市場關注和改革的方向。


要使資本市場的改革更好適應新經濟模式的變化,就先要準確掌握科創企業的特點。

第一個特點是 美元資本在科創企業中非常活躍。僅今年一年,國內三分之二的投資集中在新經濟領域,其中美元資本占37%。並且,大量美元資本活躍在目前最熱門的新能源、人工智能、芯片半導體、生物醫藥領域。因此,資本市場改革需要能夠讓美元資本支持的境外架構的公司回歸。


第二個特點是 人才驅動、創始人控制權的改變。傳統經濟模式下,國企可以通過貸款進行融資,股權變化小,即使上市多年,大股東股權依然可以占絕大部分,但新經濟公司、科創企業需要持續融資,過程中股權比例不斷降低,只有10%-20%。但一個企業最重要的就是創始人的控制,所以美國首先推行了同股不同權制度,2018年,同股不同權制度也正式在港股實行。


第三個特點是 科創企業有更多暫未盈利,甚至沒有收入的情況。比如,上市多年的亞馬遜在過去幾年基本是微利甚至偶爾虧損狀態,直到近年獲得利潤,但市值已達兩萬億美元;再比如上市公司澤璟製藥這樣的生物科技公司,雖然企業沒有收入,只有一期、二期、三期臨床概念。對於這些公司來說,少投十個億也許能實現盈利,獲得比較「好看」的財務數據,但這樣做沒有意義,因為不投入研發就沒有未來。


如何购买港股基金 哪些基金公司有港股基金 ?


第二上市、同股不同權

多元減持... 港股市場和A股市場改革成效顯著

資本市場改革圍繞企業的特點來不斷適應,以便更好地服務更多企業。近幾年,港股市場提出多項改革措施,並且成效顯著,其中第一項就是第二上市,目前已有十家企業在港股上市,融資總額為300億美元,上市後股價上漲約50%。目前,美國上市的較大規模中概股企業基本都在考慮第二上市,對他們而言,第二上市基本沒有風險,並且是一項能夠最大化股東價值的明智選擇。


目前,港股已成為全球生物科技公司上市的集聚地,已上市的25家生物科技公司,共融資87億美元,上市後股價平均上漲70%。在這種集聚效應下,美國前沿的疫苗研發生物科技公司也有來香港上市的意向。可以說, 港股的生物科技領域已在全球資本市場中處於領先地位。

第二項是同股不同權的改革,使得小米、美團在香港上市,目前兩家市值漲幅平均達240%。設想如果這兩家企業進入美國市場,那麼增長回報就無法被中國和亞洲投資人分享。


我們再來看A股的改革:首先科創板發展良好,註冊制改革獲得廣泛認可。截至目前,近200家企業上市科創板,融資額近3,000億元,總市值3.5萬億元,很多原來只能在海外上市的企業也可以登陸科創板:第一家紅籌企業華潤微電子回歸;第一家同股不同權公司優刻得成功掛牌;第一家無收入未盈利的生物科技企業澤璟製藥上市;已經在境外上市的紅籌企業中芯國際回歸科創板,募資規模超500億元;此外還有未盈利企業、首單CDR企業完成發行。


我們認為, 科創板有着更市場化的發行定價,和更加多元化、市場化的減持路徑。在科創板解禁後,減持路徑成為投資人關注的重要問題。科創板在減持方面更加靈活,A股及其他板塊的原有規定是,協議轉讓價格不低於基準日收盤價的90%,即「打9折」,而科創板可以「打7折」,還可以通過非公開轉讓、配售方式轉讓首發前股份,我們曾幫助股東在三天內減持15億元,在大量減持的情況下,企業仍能實現股價上漲,這對投資人是很有意義的參考。


今年8月創業板註冊制正式推出,已有超過400家公司申報創業板,大量的前沿創新創業企業的到來,使得創業板整體 發行市盈率從原來20餘倍提升到超過30倍,估值水平顯著提升。


2020年中国新经济独角兽 准独角兽top200榜单解读


資本市場走向「雙循環」:

新經濟企業把握海內外市場機遇

資本市場也有「雙循環」, 第一個循環是國內A股大循環,也是中國企業借力A股市場必須考慮的因素。2009年以來,新老經濟開啟長期分化,目前, A股的新經濟指數2009年以來上漲逾6倍,大幅跑贏「老經濟」指數。

今年以來,證監會、央行、外管局聯合發布QFII/RQFII新規,資本市場開放新進階。新規政策放寬了准入條件,有序擴大投資範圍,股票互聯互通後,市場不斷開放,近年累積淨買入持續上漲,部分 A股公司的外資比例都已達到上限。


A股的機構投資者占比在逐漸提高。雖然交易量、換手率主要由散戶創造,但機構持股比例已經從自2014年的28%到今年的近50%,提升顯著且基本穩定。在機構投資者類別中,基金,包括公募基金和私募基金占比最大,達到了35%,其次,外資占比18%,保險占比15.8%排在第三。因此,規模較大或暫未上市的企業應持續關注A股,大企業也有必要考慮企業在A股運作、分拆甚至整體的回歸。


第二個循環是香港及海外市場的循環。從細分領域來看,部分市場在香港及海外行業形成了聚集效應,考慮到海外市場的包容度和對新經濟行業的友好程度,科技公司及投資機構在關注A股市場的同時,要保持靈活的選擇,不能一概而論地認為「能上A股就只上A股」。


比如,港股市場對消費公司非常感興趣,和消費有關的龍頭企業一經上市就大受歡迎,股票表現良好,如近3,000億市值的海底撈和今年發行的農夫山泉。另外, SaaS類型的企業在香港市場的發展已經較為成熟,但之前並不太受A股市場認可。比如研發房地產SaaS的明源雲,雖然在新三板的上市表現一般,但在香港市場得到了644倍的認購,上市後股價上漲130.3%。


再來看美股,對於可能面臨巨額虧損或早期起步的企業而言,只有更深更大的資本市場才能更好地容納,這也是蔚來、理想汽車和小鵬汽車只在美國上市的部分原因。這三家企業一經上市,就在美國市場達到均超過10億美元的融資金額,後市表現良好,蔚來今年還完成了兩次增發,而這樣的成果可能暫時較難在A股實現。



科技型智能锁的市场前景到底如何


資本市場中,頭部效應仍較明顯,頭部企業更受追捧。在港股上市的25家生物科技公司中,規模越大的公司上市後表現越好,比如百濟神州、再鼎、信達醫藥、君實生物股價均上漲一倍,而規模較小的企業在上市後表現越來越差,部分企業股價甚至下跌80%, 所以企業一定要以「頭部」為目標。


我們可以看出,在港股第二上市的公司規模都比較大,後市表現良好,其中,規模最大的阿里巴巴和京東集團表現最好,市值均上漲60%及以上,頭部企業在資本市場中的溢價非常明顯。


此外,資本市場中另外的機遇 由生態公司或產業資本支撐,行業龍頭致力於構建生態公司鏈,就像聯想構建的聯想系生態圈。其中有一種情況是子公司逐漸從行業龍頭中分拆,在資本市場支持下實現更好發展,就像傳福總和元慶總所說,上半年聯想集團攜手比亞迪分拆半導體業務。如果行業龍頭企業能夠進行合理分拆,那麼分拆後的子公司估值往往高於母公司估值,同時在母公司分拆後的一段時間裡,其股價還會明顯上漲。


例如瑞生科技是在香港上市的紅籌企業,在分拆光學業務後取得了較好成果,產生120億元估值,母公司股價也在分拆後股價上漲近20%。另外,大型互聯網企業的投資也證明了生態公司的價值,比如騰訊投資的拼多多和阿里投資的圓通均帶來良好收益,字節跳動在A股入股的掌閱科技在短期內股價大幅拉升。因此,生態公司非常值得關注。


總結來看,從資本市場角度,A股出現了結構性的變化,A股註冊制將是中國資本市場30年以來最大的改革,可以大幅降低企業上市門檻,充分實現估值。對於已存在行業集聚效應的海外市場,我們要充分利用其優勢:未上市企業可以在全面考察後定位最適合自己的市場板塊,已上市公司可以考慮回歸A股或分拆後在A股上市。


產業資本為更多企業帶來了生態合作的機會。一方面,企業應全面尋找與自身業務相關的較大體量的產業資本進行合作,加強資本層面的鏈接。第二方面,大企業也在分拆業務或尋求資本市場的新視角。如元慶總提到的聯想多元化,我認為多元化一方面是與更多企業、更多細分行業合作,實現業務多元化;另一方面是要在資本市場中,從更加多元的角度,與相關生態企業建立全方位的聯繫。


總體來講,在資本市場改革的新機遇里, 要抓住資本市場的雙循環機遇,「擁抱」產業資本,成為行業的「絕對頭部」。

謝謝!---(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