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1-23 15:44:03聖天使

葉檀:沽空潮起 美元大跌 人民幣大漲 特朗普究竟要幹什麼?!



[文/葉檀☞ 財經女俠:毒舌善心]

1月20日,是特朗普離開總統寶座的日子。

接下來兩個重要的日子,12月14日,選舉人在各州舉行會議,1月6日在美國國會大廈計票,這是最高權力決定下一任總統的最終日子。

塵埃落定。


特朗普正在想盡辦法使絆子,讓權利無法順利交接,引發法律與憲政危機,引起美國國內更大的撕裂。

在歷經幾十年的貧富分化之後,美國越來越多的人口搶奪越來越多的資源,進入熵增周期。


「管家」不交鑰匙



聯邦政府「大管家」、聯邦總務署(GSA)現任署長艾米麗·墨菲(Emily Murphy),拒不表態。

據《華盛頓郵報》報導,拜登宣布勝選後,美國總務管理局(General Services Administration)局長埃米莉·墨菲沒有簽署移交過渡資金和相應物資、聯繫渠道的文件,也沒有簽署相關文件的計劃。

總務管理局發言人Pamela Pennington澄清,局長不簽署相關文件,因為大選的情況目前尚未釐清,署長不簽字是依法行事。待一切情況釐清後,局長會繼續遵守並依法履行所有規定。


不承認拜登勝選,不給鑰匙,不給資源。

1963年,美國簽署了《總統過渡法》(Presidential Transition Act)。在正常情況下,大選中確認當選的新總統後,掌管着聯邦建築物等資源的美國總務管理局局長會簽署一份文件(信函),正式向獲勝方的過渡團隊移交獲准給予的數百萬美元、官員聯繫渠道、各機關辦公區域和設備等。




布什向奧巴馬移交權力過程被稱之為完美

一旦總務管理局長簽署了相關信函,美國現任政府將釋出電腦系統、薪資款項和行政支援,以及協助成立新政府的龐大作業,預計將耗費約990萬美元。

過渡團隊的官員取得政府電子郵件地址、獲得辦公場地,展開一系列政府過渡的運作。


從理論上,墨菲只需要例行公事,在選舉日第二天(候選人通常已承認勝敗)「確認」(ascertainment)程序,簽署信函承認獲勝方。

現在,特朗普拒絕認輸,墨菲不表態,對民主黨的質詢函視若無睹,政府交接流程無法啟動。

拜登的過渡團隊無法從正常渠道接觸資源,沒有聯邦政府官員通訊錄、情報簡報、疫苗分發計劃,600萬資金被凍結。


拜登不得不緊急籌款1000萬美元,作為過渡期資金。

拜登現在做的事,繞過現任政府,直接跟各州對接,建立自己的團隊,面向公眾喊話。

共和黨為什麼還在挺川普,為了一件事,希望利用目前混亂的局勢在參議院獲得優勢。

南達科他州共和黨參議員,共和黨內僅次於麥康奈爾的第二號人物,直接承認共和黨需要特朗普的支持者。

佐治亞州,成為焦點。




目前,民主黨在參院確定拿下48席,共和黨確定拿下50席。明年1月,佐治亞州重新選舉參議員,如果民主黨能夠拿下兩席,將與共和黨人在參議院平分秋色,各占50席。

參議院投票出現平票,副總統作為參議院議長,就能起到關鍵性的一票作用。

競選資金如滾滾流水進入佐治亞。


特朗普政府要求數個州重新計票,對佐治亞州是盯得最緊的。11月21日,特朗普競選團隊再次要求佐治亞州重新計票。佐治亞州將對該州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的所有紙質選票進行第二次重新計票。

要知道,佐治亞州已經進行了一次重新計票,19日剛剛發布結果,確認拜登的票數超過特朗普。

按照遊戲規則,特朗普有要求重新計票的權利,但一再要求重新計票,無外乎想把水攪混,等到明年議員選舉結果出爐。


特朗普如此配合,讓人不得不懷疑,特朗普在跟共和黨內大佬進行博弈,以免卸任總統後被追責。

特朗普想要確保自己的財富地位,下台後還能安安穩穩過日子,而共和黨內大佬在為下一次選舉布局。

我們早就說過,特朗普已經意識到,過早推出共和黨派系的最高法官,讓自己失去了博弈的籌碼。在參議院議員選舉上,他絕對不會讓自己重蹈覆轍。



特朗普享受高爾夫 唯一的目的搞垮美國

經過上面的分析,我們可以了解,特朗普現在是共和黨增加籌碼的一顆棋子。

就是參加G20會議,也不耽誤特朗普發推,他連國際會議都在敷衍了事。

特朗普現在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攪局。


11月21日,特朗普發推質疑選舉結果,質疑有數十萬張的欺詐選票,噴口水「(美國2020年總統)選舉就是一場騙局」,質疑拜登為什麼如此快地籌組內閣。




他質疑高科技企業、製藥企業、幾乎所有的媒體。

11月20日下午2點半,特朗普在白宮就降低藥價召開新聞發布會,指責輝瑞等美國製藥公司為了不讓他獲勝,故意將疫苗結果拖延到大選之後才公布,抨擊大型製藥企業跟自己作對。

輝瑞和其他製藥公司沒有按最初計劃在十月份評估數據,本來十月份就能出結果的。他們卻等到大選之後才公布,因為製藥企業覺得這樣會影響大選結果,

特朗普抨擊媒體假新聞,抨擊大型科技公司。


特朗普做的另一件事是打高爾夫球。從11月3日大選日後,特朗普打了4天高爾夫,在整個任期內,打了310多次高爾夫。

11月21日早上8時, G20峰會開幕,特朗普表達了自己將長期占據領導地位後,就開始發推,隨後,在上午10時前離開了白宮,前往其位於華盛頓特區外的一處高爾夫俱樂部。

然後,流出了這位大統領在高爾夫球場的照片,他身穿紅色外套,頭戴白色帽子,手拿高爾夫球杆。


《衛報》尖刻地寫道:特朗普跳過了G20峰會的「疫情防範」討論環節,而去了他的一家高爾夫俱樂部,與此同時,美國24小時內新增新冠確診病例多達19.85萬例。

大選開始,他打高爾夫球。

大選膠着,他打高爾夫球。

全球主要領導人商討抗疫,他打高爾夫球。




特朗普直接給民主黨貼上腐敗分子的標籤。

只要粉絲相信,粉絲數量不降,獲得豁免,他就贏了。



擾亂財政貨幣 扶植美國房地產 打壓中小企業

他們還在盡力搞亂美國的財政、貨幣政策,增加雙方的敵對情緒。

雙方都想刺激,但是,都想讓刺激政策變成自己的功勞。

10月6日,特朗普剛出院,就宣布特朗普宣布取消跟民主黨人之間的談判。同一天,美聯儲主席傑鮑威爾呼籲,美國政府採取更多經濟刺激措施,以支持美國最脆弱群體。財政支持「太少」可能會導致美國經濟各部分承受「不必要的艱難」。


特朗普政府跟美聯儲之間的關係並不融洽。

關鍵時刻,特朗普政府又給了美聯儲重重一擊,如同「從泰坦尼克號上撤走求生艇」。

11月19日,美國財長努欽(Steve Mnuchin)宣布,要求美聯儲償還3月份大規模疫情救援方案中還沒有動用的4550億美元資金。

其他由財政部支持的多個便利工具,等到12月31日授權到期後不會續期。


初級與次級市場公司信貸工具、州和地方政府的市政流動性融資、中小企業直接貸款計劃以及定期資產擔保證券貸款機制不續期,企業短期商業票據、貨幣市場操作以及薪資保護計劃(PPP)延長90天,

美聯儲立即停止使用的緊急工具,包括一級市場和二級市場購買企業債的兩種工具,購買州和地方政府市政債的工具Municipal Liquidity Facility;保持資產支持證券流動性的工具Term Asset-Backed Loan Facility;以及扶持中小企業貸款的工具Main Street Lending Program。


停止這些工具,影響美國市政債的流動性、中小企業、消費信貸證券市場。

用於購買州和市政當局提供高達5000億美元的短期票據,由財政部提供350億美元的信貸保護。

下面這張圖是市政債ETFK線圖,市政債ETF價格上升,對市場不會有太多影響。




定期資產支持證券貸款工具(Term Asset-Backed Securities Loan Facility,TALF),與ABS直接相關,美聯儲通過TALF提供貸款,以換取某些AAA級的ABS,這些ABS來源於新近發放的消費者貸款和小企業貸款。

中小企業貸款工具的缺失,可能會讓數萬家中小企業斷糧。中小企業成為最大的輸家,原本Main Street Lending Facility可以向他們發放最低10萬美元的小額貸款,現在,他們只能眼巴巴的等待美聯儲和財政部達到新的協議。

據美國小企業管理局(SBA)統計,2019年全美約有3070萬家小企業,約占美國企業總數的99.9%。

自從美國爆發疫情以來,已經有10萬家小企業破產,未來,還會有幾萬家中小企業破產。

努欽的行為,直接減少財政部的信用擔保,收走了美聯儲手裡的兵器。

表面上看,美國和全球市場還算穩定,並沒有大幅下滑,美國的基準利率也沒有大幅上漲。




但瑞銀集團認為,如果撤出美聯儲支持企業債券的緊急計劃,美國信貸市場將出現惡化。瑞銀策略師Matthew Mish將高收益率債券年底的風險溢價預期上調了0.5個百分點。

努欽的做法在法律許可的範圍之內,沒有違反法律,美聯儲無從拒絕。

美聯儲未來的救市步驟被打亂,表示非常失望:「美聯儲希望疫情期間建立的一切緊迫東西持續發揮重要作用,為依然緊張、軟弱的美國經濟供給後台。」

美國商會嚴厲批評努欽,出人意料的終止了美聯儲的緊急流動性計劃,過早的、不必要的束縛即將上任的政府,在企業最需要流動性的時候,關上了它們的大門。

原本美聯儲稱手的工具被突然收走,給不給兵器、什麼時候給,再次成為博弈的籌碼。

接下來,共和黨和民主黨將為新一輪的刺激政策展開激烈談判,讓美國企業、消費者和美國底層堅信,他們才是真正的守護者。

努欽的這套玩法,我們非常熟悉,看上去就像是特朗普跟其他國家博弈的翻版。

本來交易做得好好的,特朗普突然宣布收走,甚至制裁對方,這樣一來,特朗普手上就多了很多籌碼。

其他國家吃特朗普這樣的虧還少嗎?



黃金有底 人民幣沒頂

美國貨幣不確定性增加,跟中國有關。黃金得到支撐,美元下挫,人民幣大漲。

11月19日,黃金有個短促的拉升行為,隨後恢復正常,說明市場略有恐慌,債務和不確定性的增加,給了黃金底部支撐。


2021年,美元將繼續下跌,人民幣維持在高位。

人民幣資產成為2020年最亮眼的資產之一,尤其是5月之後,人民幣一口氣也不歇,大漲特漲。

看看人民幣匯率兌美元漲了多少吧。




2021年,人民幣資產照樣香甜可口。

11月19日,高盛發表研報,認為美元被高估了約10%,未來一年有可能下跌6.0%,其原因包括美聯儲降息預期和全球宏觀經濟前景好轉。

美元估空潮正在到來,新興市場尤其是中國市場面臨着資金大量湧入。


美債沽空潮正在到來。

11月18日,美國財政部發布最新的國際資本流動數據顯示,9月份外國投資者持有的美國國債規模連續第二個月下滑,創下過去3個月以來最低值7.071萬億美元,全球央行已經在過去的26個月內出現22個月對美債的淨拋售,總額達1.1萬億美元,約為美國國債總規模的5.4%。


中國金融監管機構已經做好準備。

近日,央行黨委書記、中國銀保監會主席郭樹清在《求是》撰文,批評美國前所未有的無限量化寬鬆政策在消耗着美元的信用,也對新興經濟體造成輸入性通脹、外幣資產縮水、匯率和資本市場震盪等多重影響。

原央行調查統計司司長盛松成指出,中國要小心短期投機資金大幅流入,對資本流動實行雙向開放,以應對資本流入壓力,防止人民幣過快升值。


2021年,國際資金將源源不斷湧入中國市場。

人民幣漲、美元跌,這已經不是特朗普首先考慮的了。

作為開發商,作為給民主黨政府埋下的地雷,特朗普要考慮的是給房地產市場解綁。

《華爾街日報》披露,知情人士透露,還剩兩個多月時間的特朗普政府,正在加快推動解綁監管房利美和房地美的聯邦監管。


2008年次貸危機發生後,兩房接受美國聯邦政府監管已有12年。努欽將進行複雜的資本重組,最終減少政府在這些公司的股權,為新的私人投資打開大門。

這樣一來,美國房地產又回到了2008年之前。

這就是特朗普手下財政官員的真正目的,降低美元價格,提升房價,壓低利率。

中國不願意放水貨幣,讓人民幣匯率加快國際化,原因,也正在於此。

接下來的數年,都是市場震盪的年份,人民幣和黃金總體來說將會上漲。---(葉檀財經)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