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0-30 09:57:57聖天使

二手經濟待字閨中,一手電商何時上門提親?



[文丨藍莓財經]

近日,轉轉宣布羅永浩成為自己的品牌推廣大使,並以視頻的方式推出了「羅永浩X轉轉2020秋季舊機發布會」,與手機行業闊別已久下海撈金的老羅,這次也終於重新登上手機市場的大陸,只不過這次從一手市場走向了二手市場。

老羅在離開錘子後給人的印象就是想努力賺錢,前面的直播帶貨已經是有所成績,此次成為轉轉代言人也是看到了其中的商業價值。況且這些年來,二手電商已經在千億的市場越走越遠,國內的用戶也越來越多的接受這種商品交易的模式,二手經濟已然是一片藍海。


二手經濟吉時已到,閒魚轉轉分軌而馳

二手經濟也稱閒置經濟,在國內的時日尚淺,但在國外的發展很成熟。

比如說首個上市的二手電商平台Mercari(煤爐),在日本有着3500萬下載量,還有像美國的「慈善商店」GoodWill,也有着專門處理捐贈物品的收集中心,可以對物品進行低價售賣,瑞典二手交易甚至一度達到GDP10%以上的比重。


觀察日本和歐美國家這些較為領先的二手交易市場,不難找出兩者的相同之處:即都處於商品經濟的成熟期、二手服務標準化、社會體制內的信用體系相對成熟等。而近年來國內二手經濟勢頭良好的原因也在於市場逐漸符合了這些先決條件。

隨着國內商品經濟與國民經濟水平的不斷提高,尤其是電商經濟時代的大跨步發展,舊物品存量與日俱增,根據商務部的預測,2020年中國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將達到48萬億,為二手經濟帶來商品供給。


同時很多具有二次交易價值的產品也逐漸步入存量時代,以手機為例,據統計,目前我國居民手機更換周期已經從18個月縮短至15個月,消費者兩年內更換手機的比例達到44.34%,有超過83%的用戶家中囤積着2台及以上的廢舊手機。

而且消費者業從最開始的衝動消費逐漸趨於冷靜,這為二手經濟的飛速發展打下了堅實的供給與需求基礎。

據網經社電商大數據庫顯示,2019年我國二手電商市場規模達到2596.9億元,較2018年的1695億元,同比增長53.2%。同年,我國二手電商用戶規模達到1.44億人,較2018年的1.07億人,同比增長34.57%。


國內火爆的二手市場中以閒魚和轉轉為頭部,但二者走的路線卻迥然不同。

閒魚走的是流量精準的路線,閒魚作為閒魚作為阿里的生態補充,背靠的是阿里在電商上的精準流量,也正是這份精準的電商流量,讓閒魚可以營造出國內最大的綜合性二手商品交易平台。

互聯網商業的歷史就是一部流量發展史,從互聯網商業的野蠻生長到逐漸成熟,流量導向業從最開始的數量為核心轉變為質量為核心,核心就在於轉化率。


門口推車賣小吃的老大爺都知道夜市出攤比下午出攤生意好,小吃街出攤比大街上溜達強,這就是一種很直白的轉化率問題,小吃街的遊客未必是來吃你家的特色,但大多是來吃東西的,同理電商流量雖然不一定是適合二手的,但它們都是想買東西的,有更高的轉化幾率。

轉轉則走的是品類精準的路線,不同於閒魚拿到的是精準的電商流量,背靠58同城和騰訊的轉轉流量轉化率不及閒魚,也因此不同於閒魚的綜合性,轉轉選擇了再品類上垂直深耕,只專注於二手手機的交易。


這也是開闢了一條別樣的道路,依靠垂直的專業性去彌補二手市場中的信任感,且選擇的品類也是二手市場中的常青樹二手手機,根據天眼查APP數據顯示,轉轉在於找靚機恆之後,估值已經超過了18億美金,穩穩的占據了二手手機市場的頭牌。

而且二手經濟不同於一手經濟,沒有太多全品類與垂直品類的壓制關係,相比較綜合類電商壓倒聚美優品這樣垂直類電商的案例,二手經濟中,垂直二手手機的轉轉卻日益壯大,與閒魚分軌而馳。


品牌优势成制胜关键,企业更应该注重品牌网络推广


從私有交易到品牌化演變,正規軍取代雜牌軍

儘管二手經濟一路走俏,但仍繞不開交易混亂的檸檬市場,信息差仍然是制約行業發展的絆腳石,畢竟即使是閒魚與轉轉,目前也沒法完全打破這種局面,用戶受騙的案例不斷。

轉轉這方面的擔憂相對較小,因為畢竟手機單一品類的覆蓋,使得轉轉在產品的服務標準與評判標準上更容易做一些,比如說轉轉以郵寄質檢、監督指導、指派專人質檢等方式,構建了一套二手手機的買賣標準。

而閒魚的綜合性品類也使得自己很難說面面俱到的建立起審核機制,也因此在交易監管上需要付出更多地資源傾斜。


比如說「一鍵轉賣」功能,就是可以將用戶從淘寶購買過的商品轉賣到閒魚上,一方面可以實現更為精準的轉化,另一方面也能讓買方知道該產品具體的使用市場與產家,增加二手商品交易的安全性。

還有魚塘這種帶有社交屬性的二手社區的出現,也是通過社區之間的信息交流,打破賣家與買家之間的信息孤島,買方可以通過社交溝通了解到有關產品的差量信息,因此打破檸檬市場,實現買賣雙方信息的動態均衡。

而除了這些平台舉措之外,市場的演化也在轉變,一批以二手電商為職業的專業賣家的出現,也為二手市場的信任風波注入了一針強心劑。


從私人交易到專業交易,從雜牌軍到正規軍是商品經濟發展的必然,一手經濟的電商也是由各個C2C交易逐漸上升為B2C的交易主導,在這個過程中不斷產生新的品牌,奠定新的品牌信任感。

對於用戶而言,主觀上也更傾向於這些二手市場中的「職業玩家」,更具專業性的他們往往意味着更高質量的服務與產品,更安全的口碑與保障。


對於平台而言也樂於見到更多地職業賣家出現,一方面說明了自己平台的商業化能力進一步凸顯,另一方面這些專業賣家也節省了平台監管的勞動力,將劣質的個人賣家逐漸擠出到邊緣,有利於自身口碑與信任感的提升。

但當越來越多的專業賣家充斥在二手經濟市場中,二手經濟也就開始逐漸喪失掉自己原本閒置經濟的本質,目的不再是自己不需要的東西進行交易,而是市場內部產品的低買高賣。

在淡化了自身閒置經濟內核,轉為純商業生態之後,二手經濟在這些專業賣家的「正規軍」也將迎來全新的挑戰,一手經濟開始觸碰到二手經濟,邊界即將靠攏。


年下半年,拼多多销售与市场推广费用高达   亿元,   "百亿补贴"超额兑现.


邊界靠攏的後遺症:外患>內憂

這種靠攏並不是想淘寶與閒魚的「一鍵倒賣」的這種合作,是自家品牌之間的生態交互,而是更為直接的商品競爭。

比如說拼多多、蘇寧等電商品牌的百億補貼,要知道二手市場中商品的流通就在於商品的剩餘價值,用低價格去購買高的剩餘價值,是二手商品能夠興盛的本質原因。


但很多電商品牌的補貼價格嚴重威脅了這一存在,比如之前力度最大時可以實現一部手機1000左右的價格差距,而這個價格已經不比二手產品高多少了,而只要二者的價格差距縮短,二手產品得性價比就開始縮小,當一手商品的價格足夠低的時候,二手商品就喪失了原有的競爭力。


聚美优品和唯品会掐架 授权问题成电商最大痛点


還有愛庫存、唯品會等帶有清庫存性質的電商品牌,他們本身就紮根於商品換新的尾貨市場,這些商品的價格也相應很低,但比起二手商品來說,這部分產品是不折不扣的一手產品,雖然可能尺碼缺少、產品有些瑕疵,但對於很多人的「心理潔癖」來說,一手庫存商品的價值更高也更安全。

所以對於國內日趨成熟的二手經濟來說,內憂是不斷完善,不斷發展的,而其他品類電商的競爭將直接成為其發展路上的競爭對手,甚至是降維打擊。


這也就使得二手市場在發展中需要探索出更多自己本身的品類優勢,像閒魚、轉轉這樣背靠大樹好乘涼的領頭企業相對還好,本身也是生態延伸的一部分,而對於很多中小型平台與從業者,就必須審視自身的價值邊界。

就拿二手電商的母嬰商品來講,不僅有嬰兒的穿戴品、玩具、以及生活用品,甚至一些新手媽媽的育兒教程也可以拿出來進行分享。這類產品甚至是比一手商品更具有價值的,通常二手母嬰商品被認為更加安全、舒適。


同時,一些二手的奢侈品以及電子產品,本身除了產品價值外,還帶有保養、維修、安裝等售後服務,如果在服務中能夠伴隨着售後維修、上門安裝等增值業務,也會極大的提高平台的用戶留存。


今年受疫情的影響很多人都將轉售閒置物品當成了副業,在營收降低的情況下,一方面是增加了購買二手產品的欲望,另一方面是增加了出手二手產品的動機。數據顯示,今年閒魚的用戶大增,轉轉的自營手機業務訂單環比增長75.9%,GMV環比增長達到107.2%。

也因此二手經濟平台肩上扛着的社會責任也越來越大,怎樣將閒置經濟的意義重拾,怎樣形成自己區別於一手經濟價格方面的全新壁壘,找到自己的價值新邊界,將會是二手經濟從業者除信任危機外的全新挑戰。

【鈦媒體作者介紹:財經自媒體「藍莓財經」,訂閱號:藍莓財經,個人微信號:615872972】



*[「九號公司」登陸科創板,對小米高度依賴,開盤後漲超100%]*





平衡車

九號有限公司(簡稱「九號公司」 )今日正式登陸科創板,證券代碼689009。發行價18.94元/股,開盤後最高漲幅超100%,市值超230億。

九號公司在2019年4月就向科創板遞交了招股書,這意味着時隔一年半後終於上市。

公開資料顯示,九號公司是一家智能短交通和服務類機器人領域的創新企業,成立於2012年,主營業務為各類中短程智能移動設備的設計、研發、生產、銷售及服務。九號公司目前推出的產品包括平衡車、滑板車、機器人、平衡輪、卡丁車、全地形車等。


該公司還經歷了改名風波。

據此前披露的招股書顯示,九號公司一直都在使用「九號機器人」這個簡稱。九號機器人的營收主要集中在智能電動平衡車、智能電動滑板車等短途交通領域,這與大眾認知的可獨立運作、無需人為干預的智能機器人產品存在一定差異,故「機器人」這一名稱不免讓眾多業內人士和投資機構心生疑慮,並且交易所認為「九號機器人」易對投資者產生誤導。


今年6月30日,九號機器人回復稱,該公司中文名稱「九號機器人有限公司」主要參照公司英文名稱「Ninebot Limited」翻譯而來,且符合早期產品結構和業務發展方向,不存在主動的誇張性誤導陳述,亦表示為消除公司名稱可能會對投資者產生的誤導,將對公司名稱進行適當調整。此後,該公司對英文名稱保持不變,中文名稱已由「九號機器人有限公司」修改為「九號有限公司」。


根據財務數據顯示,自2017年至2019年,九號智能的營收分別為13.81億元、42.47億元、45.86億元;公司淨資產分別為-12.65億元、-32.3億元和21.21億元;淨利潤分別為-6.27億元、-17.99億元和-4.59億元。三年內,公司累計虧損金額已達28.85億元。

10月28日,九號公司發布2020年三季報,公司2020年1-9月實現營業收入43.18億元,同比增長14.80%,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淨利潤為8500.72萬元,同比扭虧為盈。


公司的核心產品主要為智能電動平衡車和智能電動滑板車。這兩大系列產品銷售收入為營收貢獻了95%以上,且近三年都保持一定增長,合計銷量分別為82.41萬台、231.12萬台、233.55萬台。

按銷售區域劃分,境內市場是九號機器人的主戰場。2017-2019年,境內銷售收入占總營業務收入的比重為73.89%、62.93% 、60.55%,來自歐洲、美洲、亞太及其他地區的境外銷售收入占比為26.11%、37.07%和39.45%。


科创板迎首个cdr尝试者 九号机器深度依赖小米


對於一家集科技產品研發、生產及銷售於一體的公司而言,九號機器人在研發投入的力度並不突出。據招股書顯示,2017年至2019年,公司研發投入分別為0.91億元、1.23億元和3.17億元,分別占據營收的6.61%,2.9%、6.91%。其中, 研發投入最低的是智能機器人產品,相對應的,該項業務為公司帶來的營收貢獻力度最小。


相關資料顯示,高祿峰、王野為九號公司的實際控制人,前者是公司的董事長兼CEO,後者為總經理和聯合創始人。高祿峰控制公司B類普通股8,398,388股,占公司總股本的13.25%,占公司全體股東享有投票權的30.88%;王野控制公司B類普通股9,756,269股,占公司總股本的15.40%,占公司全體股東享有投票權的35.87%。


九号公司正式上市,又一家小米生态链大获成功 释放了哪些信号


值得注意的是,九號公司也是一家小米生態鏈企業。2017年至2019年,公司與小米集團發生的關聯銷售金額分別為10.19億元、24.34億元和24億元,占當期營業收入比重分別為73.76%、57.31%和52.33%。雖然依賴度在持續減弱,但二者間的關聯交易依然占到了總營收的一半以上。

小米通過其控制的PeopleBetter持有九號智能10.91%的股權,對應於5.08%表決權,PeopleBetter關聯方Shunwei持有九號智能10.91%的股權,有5.08%表決權。換言之,小米順為為九號公司的股東。


這也意味着繼華米、雲米、小米掃地機器人公司之後,小米生態鏈又有一家企業上市。

對單一客戶的高度依賴,也成為九號機器人未來需管控的風險之一。在招股書中,九號機器人坦言,未來小米可能通過股權關係、供應鏈管理以及成本管控等對公司實施不利影響。一旦未來小米的採購金額顯著下降,公司的業務及營業額將受到打擊。---(鈦媒體編輯陶淘綜合自投資者網、節點財經、雷帝觸網等/鈦媒體)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