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0-30 07:05:10聖天使

天價賠償黑人,給非法移民投票權?美國,正在玩火自焚...

纽约启动2020美国大选提前投票


[作者:謝作詩 來源:功夫財經]

很多人把國家比作個人。因為個人在青春期長得快,成年以後就不再長高了,於是他們認為,國家也一樣,在成為發達國家以後,經濟增長就會放慢下來。

但這完全是錯誤的。在億萬年時間裡,為什麼人類經濟沒有像樣的增長,工業革命後經濟卻突飛猛進?因為生產方式發生了變化。工業革命後是用機器等資本品進行迂迴生產。

本來要種小麥,但不直接種,而是先生產化肥、農業、播種機、收割機,然後利用這些資本品迂迴生產小麥。設想,如果沒有財富積累,吃了上頓沒下頓,又如何生產資本品呢?

因此,越富裕,越增長。


作為發達國家,美國本來應該增長更快才對。可是,美國經濟長期增長停滯在2-3%的增長水平,這怎麼不是衰落了呢?這並不是說,美國就不是當今最富強的國家了,但是和其自身相比較,和其本來可以達到的高度相比較,美國的確是衰落了。




美國不只是衰落了,還正墜落在懸崖邊上。美國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分裂過。今年的大選,不只是兩黨競爭,更是美國前途命運之爭,因此從來沒有像今年這樣引起世界的關注。


1

庸俗的多元化

美國被認為是多元化的成功。但實際上,多元化在美國已經變成政治正確,庸俗化了。

假如,有人一天睡1小時,有人一天睡2小時……有人一天睡24小時,那麼你睡覺,我工作,勢必相互干擾,大家彼此都既休息不好,也工作不好,這樣的族群就會被大自然淘汰掉。

自然選擇的結果是,個體總體的共性,大家每天睡大約8小時,並且選擇白天工作,晚上睡覺。這樣,你睡覺的時候,我也睡覺,你工作的時候,我也工作,就避免了相互干擾。

一個族群,必須有基本的共性,才能避免不必要的相互干擾。世界上要形成民族地區,同一民族要形成相同的文化習俗,這也是為了避免不必要的相互干擾。

富人住富人區,窮人住窮人區。中國人到了美國,要集中居住在唐人街。所謂「物以類聚人以群分」就是這個道理。




▲一牆之隔的窮人區和富人區


所謂多元化,其實更多地應該體現在不同國家、不同民族之間的多元化上,而不是體現在同一個國家、同一個民族內部的多元化上。

你在你家搞你的文化,我在我家搞我的文化,百花齊放,這叫多元化。你到我家來搞你的文化,這就不叫多元化,很可能會製造分裂。

如果多元之間能夠兼容,彼此不排斥,那麼這樣的多元化是沒有問題的。但如果彼此不兼容,相互排斥,那麼就是大問題。

你可以信仰基督教,我可以信仰伊斯蘭教,但必須相互尊重。如果只是因為你不信我的教,我就認定你是異教徒,就應該受到懲罰,這就不行。

美國現在根本不是多元化,而是空前分裂,在一些基本問題上南轅北轍,達不成共識。


2

民主的陷阱

權利清晰界定的地方屬於私域。國家只有保護私域的義務,絕沒有干預私域的權力。否則,還界定權利幹什麼?

既然是私有財產,必須風能進雨能進國王不能進,我的財產我做主,他人不能幹預。不然,那還叫什麼私有財產?

然而,還有一些權利無法清晰界定、屬於大家共有的公共域,這通常需要民主決策。




民主是權利。既然公共域有你的一份子,你當然有參與決策的權利。但是,你的份子到底有多大呢?說不清楚。你的份子和他人的份子交織在一起,無法區分。

當你行使民主權利的時候,就不只是影響自己的份子,也會影響他人的份子,所以,民主也是權力。

民主的最大問題,在於很難做到責權利相統一。投票只是舉手之勞,你的投票可能產生重大影響,可是你並沒有因此而承受應有的代價。所以丘吉爾講,民主並非好,只是最不壞。

民主只能局限於處理公共問題,而不能成為干預私域的手段!

比如國防,你出錢搞國防,我免費享受好處,到頭來就都不願出錢搞了。又如安全,你出錢養警察,我免費享受好處,到頭來同樣都不願意出錢搞了。再如防疫,你出錢防疫,可是我不防疫,到頭來你就白防疫了。

這就是公共問題,公共問題不能排除政府的作用。


可是,只聽政客們講捍衛我們的民主,卻從來沒有聽他們講保護我們的私有財產!




民主涉及的是公共事務,本來不出錢、不納稅,是不應該參與決策的。

納稅人決策,不納稅者免費享用就好了,憑什麼也參與決定搞什麼、搞到什麼程度這樣的事?憑什麼可以用民主投票來決定要不要搞福利?民主黨居然主張給非法移民投票權,這不是在毀掉美國嗎?

推而廣之,聯邦政府只能管理各州之間的公共事物,而不能介入各州內部的其他事物。聯邦法院也一樣,只能做違憲審查,而不能判其他的案子,從而介入各州的具體事物。

可是,今天美國聯邦政府和聯邦法院已經擴權到了什麼程度。國父們地下有知,不知作何感想!


3

移民是大事

自由遷徙這事,國內成立,國家間則未必。都自由遷徙,還要國界幹什麼?

有人說,美國本來就是由人口自由遷徙產生的國家。但是,在醫療不發達、沒有飛機的年代,從歐洲遷徙到美洲,可以說是九死一生,這本身就是一種篩選機制。

只有那些嚮往自由、追求自我奮鬥的人,才可能冒死移民。追求享樂的人會冒死去美洲嗎?

可是今天不一樣,花幾百美元,任何人都可以從四面八方到達美國。如果不對移民進行篩選限制,怎麼得了。

而且,美國人必須清楚:作為民主國家,在移民問題上更要格外謹慎才對!




這是因為,你引進來的不只是一個一個的人,每引進一個人,都在一定程度上改變着這個國家的主流價值觀,都在一定程度上改變着這個國家的基本政治經濟制度。

因為同樣是民主投票,由不同的人來投,效果會有天壤之別。這就是世界上有那麼多的國家都實行民主,可是這些國家之間經濟社會狀況、人民福利水平卻大相徑庭的原因之所在。


一個國家有一個國家的立國之本,他人要移民,當然要認同這個國家的立國之本。

美國的立國之本,就是基督徒的保守主義傳統:強調個人奮鬥,財產權至上,保護個人權利,這種保護是普遍的保護,而不只是保護哪一部分人的。不認同這個立國之本,當然不要進來。

在移民問題上,川普的保守主義態度是對的。不是拒絕移民,但是你必須認同美國的主流價值觀,認同美國的基本政治經濟制度,得通過合法途徑移民進來,否則必須拒之門外。

有些人,他嫁女兒、娶兒媳都要講門當戶對,可是在移民問題上卻主張自由移民,好笑!


4

腦子進水了

一人做事一人當,不搞連坐制,這可是現代法治最基本的要求。然而民主黨竟然要求政府天價賠償黑人。理由是,白人的祖先讓黑人的祖先當奴隸了。




▲拜登單膝跪地承諾當選總統後給美國黑人賠償14萬億


可是,政府的錢是誰的錢?是當今納稅人的錢啊!就算白人的祖先讓黑人的祖先當奴隸了,有錯的是白人的祖先,憑什麼讓白人的孩子賠償,憑什麼懲罰白人的孩子呢?你爹殺人放火了,把你抓去坐牢可以嗎?!

更何況,好些黑人是看到美國的好才移民美國的,你憑什麼要求人家賠償?更多的白人是奴隸制結束後移民美國的,而且還有其他族裔的人,憑什麼讓他們也賠償呢?


民主黨主張,你是同性戀,就可以自由選擇是到男廁所還是女廁所如廁。

可是,你怎麼就不想想:假如你的孩子正在如廁,突然進來一個生理上完全不一樣的人,會對你的孩子產生怎樣的影響?保護同性戀者的利益是對的,但要以不犧牲其他人的利益為前提,不是嗎?!

黑人被白人警察過度執法致死,黑人們於是上街打砸搶。民主黨政客們不但不敢譴責,還下跪謝罪。還有沒有是非?

美國是法治國家,你應該起訴白人警察。當法院不能公正判決的時候,你再上街抗議不遲啊!為何在第一時間就上街抗議,而且還打砸搶燒無辜者的財產?

要求學校按照族裔比例招收學生,要求企業按照族裔比例僱傭員工,可是,這種追求結果上的平等真的就公平嗎?

其實是對其他族裔的不公平,是對勤奮的人的不公平。要求國有企業、政府機構這樣做勉強說得過去,但要求私立學校、私有企業這樣做,就明顯是破壞產權了。

滑稽荒唐到如此地步,竟然有近一半的美國人支持民主黨,真是讓人匪夷所思。


5

寫在最後

一些人糊塗,教條地認為需要兩黨制衡,僅僅出於為了不讓共和黨長期執政的考慮,就選民主黨。但是在基本的原則上不能制衡,而必須共同執行。

在環保應該多一點還是少一點,基礎設施應該多一點還是少一點,這些方面可以相互制衡。但在保護私有產權、堅持小政府、強調個人奮鬥這些基本原則上是不能相互制衡的,否則美國就不再是國父們設想的美國了。

近一半的美國人在基本問題上犯糊塗,支持民主黨,美國怎麼不是墜落在懸崖邊上呢?!---(功夫財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