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0-28 19:13:11聖天使

獸圈、谷圈、筆圈……00後都在玩什麼?



[文/深燃,作者:李秋涵,編輯:魏佳]

不懂就問,00後都在玩什麼?

二鬧給深燃發來一張照片。2018年第一屆極獸聚舉辦,在這一天,獸迷們穿上各自的獸裝,在這裡交換名片、畫畫接稿、舞台表演、盡情互動,結束前所有的獸迷們拍大合照,作為主辦人,二鬧原本站在攝像機旁指揮站位,結果被朋友們拉下台,在獸迷們簇擁下拍下了這張照片,他覺得那一刻,自己快樂得像是達到了人生的巔峰。




獸圈聚會 來源 / 受訪者提供

這是國內最大的獸聚活動,而獸圈,則是由喜愛擬人化動物角色的人們匯聚而成的圈子,相比於Cos圈、Lolita圈、JK制服圈,甚至是娃圈而言,這是更新潮、更小眾的存在,近兩年陸續吸引着00後新人。在這裡,人們用虛擬獸設(對應「人設」)交友,甘願為一套獸裝花費數萬。


Z世代年輕人的消費力量,正在不經意間顯露。

根據艾瑞諮詢核算, 2019年泛二次元用戶規模達到3.9億人,漫畫市場規模達22.5億元,動畫市場規模達164.6億元。這群年輕力量的崛起,已經讓「小破站」B站有了破圈的底氣,動漫市場被巨頭緊盯,不再小眾的二次元,成為潮流消費的重要風向標,但這顯然還不是這群年輕人的全部。


探索Z世代年輕人正在玩什麼,就像是在開啟一場愛麗絲奇幻冒險。他們總能通過興趣愛好結識同伴,找到屬於自己的圈子,建立起別有洞天的圈子文化。比如將社交網絡上的虛擬遊戲模式發揮到極致,誕生出語C圈、Pia戲圈;對生活興趣愛好投入到極致,出現了鞋圈、筆圈、繪圈、滑板圈等各色圈層;當然,前衛新潮的小眾文化他們也不會落下,娃圈、谷圈、獸圈也都活躍着他們的身影。




製圖 / 深燃

萬物皆可圈,每一個新興文化與圈層的興起,背後正隱藏着最新一代年輕人跳動的脈搏。

辰海資本聯合創始人陳悅天關注Z世代新興經濟,他告訴深燃,資本投資社群時會考慮黏着度、用戶量、支付能力,「圈子」的形成正有利於商業投資。而不論你是否理解或接納,這群年輕人勢必將帶着他們的圈子文化,走進世界的中心,激發出新需求、新文化以及新經濟。


所以回到最初的問題,除了常被大眾討論的Cos圈、Lolita圈、JK制服圈等已知圈層,00後們都還在玩什麼?

轉筆圈:一支筆售價上千,把「小動作」搬上「世界盃」

聯繫上Hui時,他正在參加學校組織的大一軍訓。瘦瘦高高、背微駝,看起來和普通高中生無異,但他還有另一個身份——被「轉筆者之家」論壇任命的轉筆圈中國區代理人。

四年前他們班上來了一位轉學生,總是帶來各種各樣的新鮮玩具,就是在那時,他迷上了轉筆。上學日每天都抽出一小時練習,休息日一練就是一下午,一直堅持到了現在。




來源 / 受訪者提供

讓人意想不到的是,轉筆這個在80後、90後學生時代稀鬆平常的小動作,在00後中已經發展成為一個成熟的圈子,而且麻雀雖小五臟俱全。

今年上半年,Hui組織了兩支隊伍參加由民間組織「世界轉筆協會」舉辦的第六屆轉筆世界盃。這次共有美國、日本、中國、法國等11個國家,共計十六支隊伍,88人參賽。參賽的過程並不複雜,每支隊伍分別錄製轉筆視頻,製作為合片上傳到YouTube,再經由世界轉筆協會裁判團成員,根據難度、執行、創意、結構等進行打分評判。他帶領的中國隊,分別取得了第六、七名的成績。




2020年轉筆世界盃官方規則手冊

「任何你不理解的小眾圈子,都有很多人付出很多的努力」,2002年出生的鬼閣加入轉筆圈的時間更長,談論起轉筆時語氣老道堅定,最近他因為在實習沒時間轉筆,技藝有些生疏,有被「10後」追趕的危機,「不過他們練習的時間不夠長,實力還不行,00後碾壓10後。」

和所有圈子一樣,轉筆圈有着特殊的圈子文化。比如不成文的三條規定:不能用轉筆發展不正當事業、不能向外展示不熟練的招式、不能在課堂會議等重要場合上轉筆。圈內人每個人都有各自的筆名,他們通過錄製轉筆視頻交流、比賽,還有着外界人士看不懂的專業術語與技能命名,維基百科上顯示,截至目前,轉筆招式早已不少於500款。

有需求就會有生意。和普通筆不同,轉筆需要格外注重合理的重量分布,膠的摩擦力,筆的長度也都有講究。市面上一支轉筆售價在20-1000元不等,價格是普通中性筆的幾倍到幾十倍,Hui手裡有40支轉筆,在轉筆上花費了上千塊,這倒不算什麼,他在轉筆吧上,看到過有圈友曬出一屋子轉筆,保守估計有上千支。




來源 / 淘寶截圖

有廠家瞄準轉筆圈市場,精準生產轉筆,圈內出現了智高和指舞兩大主流品牌。前者是最早實現量產的轉筆文具廠商,手感不算好,卻是很多轉筆愛好者的啟蒙之筆,後者於近兩年成立,以低門檻代理的方式正快速搶占着市場。


不僅如此,轉筆圈還發展細化出了筆商、改筆者、活動組織者、剪輯師、教學者等各類商業角色。安爺2011年正式入圈,因為擅長改筆,在2016年開了一家淘寶店鋪,畢業後店鋪收入遠超過本職工作後,他開始全職經營店鋪,一個月營收過萬。改筆不止是一門手藝活,據鬼閣介紹,改筆需要很強的「創意和創新能力」,「要讓筆不僅好轉,還要好看,比如如果需要做出高難度動作,需要注重轉筆的持續性,改筆時要精準長度和重量。」他表示。




Hui的轉筆 來源 / 受訪者提供

由於轉筆分享多為線上,以幾十秒至幾分鐘的短視頻為載體,也產生了拍攝與剪輯的委託小工種。Hui向深燃介紹,剪輯一支轉筆短視頻,價格在幾十到幾百不等,而他的朋友有時也會接到電影、電視劇關於轉筆特型演員的邀約。

可以說,這是00後們把愛好發揮到極致的圈子。


谷圈:燒錢程度超乎想象,「背包」貴過LV

同樣是極致,谷圈則是把對動漫IP的愛,發揮到了極致。

我們常見的動漫周邊,分為硬周邊和軟周邊兩類,前者大多是手辦模型雕像,是深度動漫迷的選擇,屬於手辦圈;軟周邊常常與生活用品相關,如鑰匙扣、明信片、徽章(吧唧)等,在日本稱為goods,國內俗稱為穀子,由此發展出谷圈。


與JK制服圈、Lolita圈、漢服圈相似,谷圈也有專業的圈內術語和規則,誕生出諸如拼盒、收腎、吃谷、排谷、食量、掃街等行話。除了官方生產的穀子,圈內愛好者也會自己或委託創作,創造穀子,即同人谷。而由於穀子大多單價不高,盜版成本低維權難,圈內自發抵制盜版的風氣也與其他圈子高度相似。




來源 / 知乎 製圖 / 深燃

雖然谷圈流通的產品大眾並不陌生,但圈子的「燒錢」程度也許超乎大眾想象。

某動漫周邊店鋪相關負責人王宏給深燃舉了一個例。「他們背『吧唧』(將徽章別在書包上),不是背一個而是背一包,比LV還貴。一個熱門吧唧必須抽盲盒,熱門角色可能價格在5000日元到1萬日元之間,換算為人民幣為316到632元,貼滿一個包需要40個左右,即花費在20萬-40萬日元,也就是1.2-2.5萬人民幣,在日本一個非限定款的LV包,價格也就在20萬日元。」

據他透露,現在谷圈、手辦圈、潮玩圈還存在鄙視鏈,「潮玩製作精細程度和手辦沒法比,在最底層。你別看一個手辦價格動輒上千,其實一個人就買那麼幾個,谷圈才是最燒錢的,要拼團、代購、掃貨,在鄙視鏈最頂層。」




谷圈愛好者會在包上背滿「吧唧」 來源 / 受訪者提供

谷圈之所以燒錢,與官方售賣周邊採用的花式玩法有關。據淘寶店鋪販次元相關負責人棗糕介紹,在日本相關公司推出動漫衍生品時,因為走向市場前不確定作品中哪些角色會獲得市場喜愛,會有近一半的產品以盲盒形式售賣。


在這種模式下,當一部作品角色有多個,比如日本男子偶像養成手遊ES一套有49個角色,日本男性偶像音樂類手機遊戲Idolish7一套有16個角色,愛好者們只能通過兩種方式獲得自己想要的角色,一是不停買盲盒碰運氣,二是花高價購買抱盒(包含所有角色的一整套產品),再和其他同好拼團。由於拼團人數多,喜好不同,各人有各自喜歡的角色,角色才有機會被均勻瓜分。


又因為角色有的熱門,有的冷門,也由此誕生了一套圈內購買規則,衍生出了親媽、all媽、降位、捆綁、調價等角色與專業術語。比如為了每次拼團順利,團里會吸納不同角色的「親媽」,這個角色有優先獲得自己最愛的人物的權利,但也要付出強制的代價,也就是即便穀子不合心意也必須購買。「捆綁」則是當愛好者要想購買熱門角色,也必須購買並不想要的冷門角色。




谷圈愛好者太陽花的穀子擺陣,在角色人物生日或者紀念日時用作留念 來源 / 受訪者提供


「憑什麼消費者不能挑選自己購買的商品?我認為這樣很不公平。」谷圈愛好者太陽花有些無奈。但她同時也表示理解,這是公司生產產品選擇的利潤最大的銷售方式。

「直接賣的話,東西還不一定賣得掉」,王宏透露,因為官方設定的隨機機制,買家只有拆開後才能知道購買的是什麼,再加上穀子多採用預售形式,「預定的多就生產多,預定的少就生產少,屬於限量產品,供不應求的話後期價格就會上漲」,這一特殊模式帶火了谷圈二手交易市場。


初中生噠噠就見過日本電視動畫《文豪野犬》不到100元的周邊產品,在閒魚上賣出了上萬的高價。市場價炒到很高的穀子,還會被放在二手店鋪的玻璃櫃裡單獨擺出,被調侃為「海景櫃」,這也是圈內發展出的專業術語。

為熱愛「發燒」,儘管國內衍生品市場產業鏈難開發,但谷圈可以說讓外界看到了一個具有影響力的動漫IP,可以產生的消費價值。


獸圈:每個人有獸設、獸裝,定期參與獸聚、獸展

相比於因為愛好形成的轉筆圈、谷圈,獸圈則是由更深層次情感鏈接而來的群體。

獸迷,即Furry(毛茸茸的),他們喜歡擬人化的動物角色,會以動物設定「打造」自己,通過創作畫作、短視頻動畫,乃至穿上屬於自己的獸裝,表達對擬人化動物角色的喜愛。

獸圈知名妝師池本本告訴深燃,有純粹的獸迷在虛擬世界就以自己的獸設形象存在,QQ網名、頭像、空間說說內容上都與獸設一致。「比如他在現實生活中是沉默寡言的人,但獸設是非常可愛的性格,那麼你會看到他發的每一條動態都是活潑可愛的。」




池本本獸裝 來源 / 受訪者提供


就像是在一個虛擬空間,人們借用獸設,套上獸裝生活交友,創造一個全新世界,「現實好累,所以我不做人了」,獸圈資深愛好者「speed奇蹟」這樣調侃道。

極獸聚是獸圈規模大、成熟度高的獸聚活動之一。二鬧告訴深燃,他能明顯感覺到近兩年圈內成員爆炸式增長,第一年極獸聚超過1000人參加,第二年人數翻了一倍。去年他還做過一個獸迷調查,「主要用戶群體在18歲至24歲之間,男性比女性多一點,主要分布在沿海一帶文化更為開放的城市」,他說,96年出生的他已經算是圈裡的「老人」了。

作為一個小眾圈子,除了特殊的線下活動,獸圈還有着和其他圈層一樣的特質——燒錢的消費文化。




2019年極獸聚活動照片 來源 / 受訪者提供


「獸圈裡就流傳着一句帶有調侃性的黑話,獸人控的錢是真好賺」,據資深愛好者「speed奇蹟」介紹,獸裝全裝的材料成本就高達兩三千元,由於每一套都是定製,難以量產,人工成本高昂。

在國內個人獸裝製作師製作全套獸裝,平均價格在8000元左右,知名工作室可高達13000元;國外知名工作室,如日本的天邪鬼工作室(A家)和Kemono-Line(K家)的全裝,價格更是飆升到22000元以上,「並且嚴重供不應求,委託排隊已經排到明年了」,他說。




二鬧的獸設 來源 / 受訪者提供


人們對獸圈文化的痴迷,對獸裝的高昂投入,這看起來似乎並不好理解。不過了解獸迷們的構成,或許你就能理解這個群體的存在,以及對獸圈的情感依賴。

國外社會心理學家Nuka博士對獸圈進行了長達5年的社會研究,在紀錄片《Furry心理學》中,他指出,獸圈中LGBT群體(女同性戀者、男同性戀者、雙性戀者、跨性別者群體)占大部分比例,其次,獸迷相較於非獸迷,遭受過校園霸凌的比例更多。

「speed奇蹟」就經歷過校園暴力。初中時他因為說話得罪某個同學,被同學集體孤立,一天中午在宿舍被班級上十幾名男生群毆,當時他被蒙在被子裡,看不見人臉,只記得腦子一片空白。等人群散去後,他獨自一個人默默去醫院做檢查,「好在沒有留下嚴重的傷,最大的負面影響,就是兩天沒交作業被老師懟了」,回憶起這段經歷他語氣意外輕鬆。在受訪對象中,二鬧也遭受過校園暴力,不過他拒絕再次提及。


這兩大特質讓獸圈形成了比其他圈層更深刻的文化色彩。

幾乎每個獸迷都擁有自己的「獸設」,那是獸迷們更理想中的自己,承載着深沉私密的情感意義。

池本本的獸設是貓科和魚類的結合,她為它賦予的意義是,一隻在大海之間漂流的海盜,擅長捕魚,但很孤單,她的確一度孤單。speed奇蹟的獸設叫「末依」,是一隻龍,儘管他曾被校園霸凌,但為它賦予了堅強、能保護所愛之人的性格。

「正因為在現實中,無法達到自己理想化的樣子,我們才會在獸圈這個虛擬的空間中,讓自己成為自己理想化的樣子。」speed奇蹟說。

並且和其他燒錢圈子不一樣的是,即使沒錢,沒有獸裝,也不妨礙獸迷們在這個圈子中交友,獲得情感撫慰。




池本本獸裝 來源 / 受訪者提供

池本本對深燃回憶起春節因為疫情一個人被困在廣東,獸友特地趕來陪她過年的經歷,「其實他們有朋友一起,完全不用過來陪我的」,那一次,她覺得自己真的有被撫慰到。在加入獸圈之間,池本本覺得自己充滿了對世界的戾氣,明明想要得到卻用力抗拒,「就是那種,都不是我的錯,全都是世界的錯的憤怒。」在入圈後她明顯感覺自己變得平和鬆弛了許多。

與深燃交流的幾位獸圈愛好者,都曾提及在現實生活里遭受過的排擠。圈裡人們不避諱談及自己LGBT群體的身份,在這裡,他們不必擔心被刁難,可以給彼此理解和安慰,在B站獸圈相關視頻上,也常出現「此生無悔入獸圈」字眼的彈幕。

這裡更像是一個庇護所,獸迷們在虛構的世界裡撫平現實的不如意。某種程度上,不是他們喜歡獸圈,而是他們需要獸圈。

speed奇蹟告訴深燃,其實穿上獸裝又悶又熱,視野嚴重受限,還不能大幅度活動,但這並不妨礙獸迷們對獸裝的嚮往。每次獸聚,還是學生的獸迷們存下大半年的零花錢從全國四面八方趕來,穿上獸裝盡情享受彼此相處的日子,結束後又要回歸現實,他們還會出現「展後失落綜合徵」。

二鬧就有過親身體驗的經歷,每次參加完獸聚又回到真實生活里,有巨大反差帶來的失落感,「就像模特穿着靚麗去參加完時裝秀,又回到出租屋,一切都那麼不真實」,除了他微信運動高達4萬的步數,還在提醒他為舉辦獸聚做過的一切輾轉和奔波。剛結束,「我就開始想大家了」,他說。


读书好,好读书,读好书 护苗2020绿书签行动


在這個庇護所里,虛擬和現實的界限正變得模糊。

00後圈子文化背後隱秘的角落

萬物皆可圈,只有你想不到,沒有他們做不到。00後們似乎總能將一個愛好發揮到極致,構建出脫離現實世界的虛擬城堡,招來外界的好奇與審視。

探討00後的圈子文化,或許首先需要解答兩個問題,為什麼他們需要圈子文化,以及圈子文化正為他們帶來什麼?


心理諮詢師朱曉輝告訴深燃,其實圈層文化在中國自古就有,比如在70後當中盛行的酒桌文化,80後當中盛行的人脈文化,「只是這一類的圈層文化更務實,更講究經濟效益和社會效益,而Z時代的年輕人所追求的圈層文化,更多的是自我意志、個人愛好、審美以及價值觀的表達」。


從社會心理學的角度來看,中國國內獨特的社會與文化環境導致00後群體是孤獨成長的一代,在幼兒時期,當他們離開家庭走進學校,面臨着比90後、80後更多的不安和焦慮。「這個時候他們會發展出一種過渡性客體,來為自己提供安全感和穩定感。比如我們看到幼兒園的很多小朋友會對自己的毛絨玩具愛不釋手,形影不離。當一群幼兒對類似的過渡性客體產生強烈的認同的時候,一個圈子的雛形就開始出現了。」朱曉輝說。


這是00後圈子文化盛行背後的社會心理學原因。早期的圈子主要以分享和交流為核心,人們在其中尋找內心深處深埋的愉悅和快樂。而隨着互聯網的興起,資本的介入,圈子日益龐大,圈層經濟價值才開始出現。


「很多亞文化圈層,拆分出來實際只有兩點。一個是圈子的外在表現,它可以是文字、圖片、視頻、直播、遊戲,乃至其他媒體的細分產業,還有一個是內在精神內核,每個圈子都有其要傳遞的精神內核,精神內核有多強,決定了社群黏着度有多好。」辰海資本聯合創始人陳悅天解釋道。


但當下的圈子文化,黏着度越高,圈子越牢固,壁壘也就越分明。儘管常常遭受外界的不理解,00後們創造出的圈子文化,既是他們的軟肋,也已經成為他們的鎧甲。


Hui說通過轉筆,控制速度和轉向,他可以表達自己的掙扎,除此之外,他找不到可以表達自己的載體了;太陽花是在ACG文化下成長起來的一代,對於她而言,在谷圈她獲得了另一種追星的快樂,只不過和大眾理解的追星不一樣,她追的是虛擬人物;二鬧告訴深燃,不論是舉辦獸聚還是運營公司,「其實我們真的不抱什麼目的性,就是想和獸友們多見上兩次。這裡有我喜歡的人們,我願意呆在這個圈子,友誼才是維護我們關係的紐帶。」


做一场 白日梦 模糊真实与虚拟的界限,重叠日常与想象的空间


社會心理學家Nuka博士在《furry心理學》裡就指出,獸圈背後的人群雖然在年少的時候,更容易承受惡意與打擊,但「像是有什麼東西在保護他們,使他們免於承受我們預期的傷害」。他得出的結論是,就是因為圈子的存在。


心理諮詢師常有理告訴深燃,不同時代的確會影響一代人的個性和想法,但其實最底層的人性和心理規律是一致的。儘管圈子文化帶來的爭論罵戰事件層出不窮,外界審視的00後們,他們其實也是一群有着共同興趣的普通人,只是興趣決定了他們參與的社群,從而形成了新的群體性力量。但歸根結底,他們的心理需求其實跟普通大眾沒有什麼區別,而這也是人們在談論00後時常常忽略的地方。


獸圈中LGBT群體比例更高,池本本一直很想澄清的是,「我們不是特別包容LGBT群體,而是包容所有群體,比如有人外形很差,很胖,很自卑,甚至是殘疾人,但在獸圈裡也能獲得很好的體驗。」讓她無奈的是,獸圈對其他群體的包容,一般沒有人會提。


有谷圈愛好者對圈外人表示出抗拒,她告訴深燃,此前網絡上關於語C的報道讓她感到無奈,她不希望所在的圈子暴露在大眾眼光之下,因為不可彌合的代溝,被當做獵奇事物被審視。


當我們在談論00後新奇的圈子文化時,獵奇似乎常常成為重點。然而事實上,圈子文化歸根結底,還是關於人,關於人與人之間在社群里的互動,乃至人與人之間的互相理解與撫慰的故事。

世界終究是屬於年輕人的,要想贏得他們的注意力,理解他們的喜好和需求,或許比談論他們正在做些什麼、聊些什麼,更為重要。---(鈦媒體)

*應採訪對象要求,文中王宏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