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0-26 18:23:26聖天使

正式「退休」的Flash,未來我們會懷念它嗎?

前幾天,我的電腦出現了一次令人迷惑的「行為藝術」。一邊是右下角新聞彈窗出現,Win10新版本將完全刪除Flash,一邊突然彈出來一個更大的窗口,告訴我「您的Flash Player已經更新」,看架勢更新之前也沒問過我,現在只需要我默認同意使用就行。

這一消息讓Flash這個我們很久沒有注意到的軟件再次出現在我們視野中,還是以一種如此神奇的方式出現,成功地引起了我的關注。




從微軟官方消息來看,在Windows 10的最新預覽版中,Flash的配置選項已經從控制面板中消失,在系統盤中,Flash Player也成了空文件。而Flash Player的老東家Adobe早已表示,計劃2020年底結束對Flash的支持。

近日,Adobe將這個最後期限就定在了2020年的最後一天,此後將不會發布 Flash 的任何更新與安全補丁。但是,Adobe特意為廣大的中國用戶留了一個尾巴。去年10月,Adobe官方宣布與中國的代理公司繼續合作,支持在中國大陸地區對Flash Player的獨家發行與維護。

我們不禁要問,這是一波啥操作?為啥幾乎所有大廠都已放棄「治療」Flash,2020年底成為Flash的Deadline?又為啥Adobe官方對中國的消費者「青睞有加」,要在中國保留最後一塊「飛地」?Flash到底會不會離開我們,這是本文要關注的問題。


眼見Flash高樓起:短視頻和小遊戲的開局

我最早接觸Flash應該還是當年在縣城的網吧中,看到了紅遍網絡的《大學生自習曲》,那極富調侃意味的饒舌說唱和歡脫的動畫小視頻,讓一個懵懂無知的少年第一次對大學有了一絲憧憬。後來暑假還在一個電腦培訓班裡學習了一個禮拜的網頁三劍客,其中便有Flash的動畫製作,可惜實在沒有創意天分便草草放棄。

不曾想到,Flash在未來幾年將迎來屬於自己的高光時刻,隨着PC機的普及,各種Flash的動畫和遊戲紅遍大江南北。




Flash最初是在90年代初,由一家叫作FutureWave的筆觸軟件公司開發出來的,最初叫作CelAnimator,後期為了宣發改名為FutureSplash Animator。

1996年,那個此後推出網頁三劍客的Macromedia連同着FutureSplash一起收購了FutureWave,此後才將Future和Splash結合起來,就成為了日後縱橫Web時代的Flash。


2005年,Adobe收購Macromedia時,已經有98%的聯網個人電腦裝載了Flash。




最早互聯網的網速還在以KB計算,因此支持自家小巧矢量格式.SLP的FutureSplash成為了當時大為流行的動畫軟件。在2000年前後,因為Macromedia對Flash的多次更新和中文版的推出,Flash連同它帶來的閃客文化,開始在國內的互聯網世界裡爆發。

相信那個年代過來的老牌網民們都會對當時風靡一時的Flash短片、GIF圖和小遊戲如數家珍。除了上面紅遍網絡的《大學生自習曲》,後面陸續出現了《東北人都是活雷鋒》、《新長征路上的搖滾》等經典二次創作的作品。




而此後,大量的精品Flash動畫出現,一些作品還跨越了互聯網的興衰周期,成功地活到現在。比如北京地鐵依然在播放的《綠豆蛙》系列,引領90後童年的《喜洋洋和灰太狼》系列。還有一些以Flash技術為基礎製作的動畫經典,比如《大魚海棠》《羅小黑戰記》《泡芙小姐》等等。說多了都容易引發一波回憶殺。

除了動畫,Flash遊戲在眾人的互聯網經歷中也有着舉足輕重的地位。

記得那時去女友家,總是要陪女友的弟弟登陸一個叫4399的網站,來幾局《森林冰火人》或者《黃金礦工》。很多大人的網絡遊戲體驗都可能是從一個叫開心網的《開心農場》的偷菜大戰或者是《搶車位》的遊戲開始,無一例外,這些都是使用Flash製作的。




除此之外,搭建Flash的網站也非常普遍,那時的彈窗廣告、視頻網站的播放器和一些在線工作,都是靠Flash來支撐的。

Flash的繁榮生態有當時互聯網初期網速限制的因素,也有着自身的優勢特質,一面是Flash 依靠其小巧的矢量文件和「邊下邊播」的流式播放功能,成為最主流的在線多媒體文件一邊是Flash的簡單可視化的操作界面,極大降低了創作者的開發門檻,給眾多創作者提供了最好的開發平台,催生了新千年後國內互聯網的一波原創內容生態。

隨着移動互聯網時代的到來,移動操作系統對Flash一開始就保持的懷疑和拒絕態度,使得Flash不可避免地錯失了再一次發展的機遇。一個名為HTML5的新時代開始了。


眼見Flash樓塌了:跨不進的移動時代

Flash曾經被視作互聯網時代的「永恆存在」,但是卻在進入移動互聯網時代的開始就被拋棄。最先對Flash發難的正是喬幫主,由於蘋果在研發初代iPhone的時候,發現Flash插件的運行會消耗大量電力,對CPU資源的占用也非常嚴重,而移動端最重要的就是續航和響應速度,所以蘋果從一開始就選擇不支持Flash。




為此,喬布斯在2010年特意發表了一封千字文,指出Flash存在的耗電嚴重、安全漏洞多等問題,表示iPhone和iPad永遠不會支持Flash。隨着蘋果的表態,各大網站在開發移動端應用時都採用了開放標準的免費軟件。在2014年,這些軟件正式制定出HTML5標準後,在網頁端和移動端都得到了廣泛使用,成為了Flash事實上的替代品,它可以讓用戶在無需安裝插件的情況下在網頁運行視頻和動畫。




Flash本身的缺陷就藏在它自身的優勢當中。由於Flash採用的是矢量圖形,相比位圖圖形,占用的內存和存儲空間特別小,因此非常適用於低速時期的互聯網。但是由於採用了矢量圖形,造成Flash不能成為瀏覽器的原生系統,只能作為插件運行。而Flash作為瀏覽器插件,運行效率並不高,容易占用較大內存,這會造成瀏覽器訪問慢,電腦卡頓等問題,如果放到手機端這一問題將更為致命。而且Flash出現了多次安全漏洞,由於Flash本身的支持多個平台,使用頻率多,獲取的系統權限高,那麼一旦攻擊者抓住Flash漏洞,就可以影響多個平台和用戶的安全。


因為Flash本身只是一個插件,任何瀏覽器平台都可以說禁用就禁用,命運始終掌握在別人的手裡。而後面的命運就一目了然了,一邊是各大瀏覽器紛紛支持基於H5的互動技術;一邊是移動端從蘋果開始,再然後是2012年Flash又退出了Android平台。再之後,火狐、Chrome、Facebook、YouTube等平台也開始紛紛禁用了Flash。

由於失去最主要的平台支持和Flash的營收,Adobe早在2015年就在勸導用戶主動放棄Flash格式,在2017年更是宣布在2020年底終止對Flash的更新。既然Flash的娘家人也「放棄了治療」,那覽器市場霸主地位的Chrome和把持PC端操作系統的微軟也順水推舟宣布在2020年底移除Flash Player插件。

現在距離2020年結束也就剩下兩個月的時間了,我們將徹底見證Flash的離去。不過,為何Adobe要單給中國用戶留一個「念想」呢?


特供版Flash,其實大可不必

Adobe對中國大陸用戶的特別關照,其實是和Adobe在中國大陸的獨家代理的生意息息相關的。一些專業人士透露,Adobe在中國曾經授權給一家代理商,同意其推出一個特供中國大陸地區的Flash版本。這一版本的特點就是在用戶協議中公然聲稱「可以搜集用戶的上網隱私」,並且還表示「用戶對此情況充分知情,且不會因此追責」。

即使國人對隱私保護多麼無感,也無法直視這樣對隱私信息的赤裸裸的窺探。除此之外,幾年前,人們還發現下載Adobe Flash Player,還會自動綁定下載一個遊戲中心,因為引發廣大用戶的不滿,甚至一度上到了百度熱詞。現在網上還能查到大量關於如何在更新Flash Player時避免捆綁這個遊戲中心的帖子。




而在去年10月,Adobe 官方微博和中國官網就公開發布了將繼續與這家代理商繼續合作,並支持其在中國大陸地區對Flash Player的獨家發行與維護。今年6月,Adobe 官方微博又再次重申。中國大陸用戶們在2020年後仍可以享受到Flash Player最新版本的下載、運營與技術維護等服務。




其中Adobe指出,要尊重中國大陸地區的特有發行渠道和使用習慣,大概翻譯成大白話就是,一方面確實有大量網站仍然在使用Flash開發的網頁,使用舊版本的windows用戶需要繼續使用Flash插件,而另一方面是這個特有的發行依然還有巨大的商業流量,用上面微博用戶點出的實質就是,Flash還可以向中國區繼續投放廣告。

這就是沒有無緣無故的愛,也沒有無緣無故的好,在給予廣大用戶幫助的時候,總是要從中再拿回一點什麼。




顯然,對於已經採用了最新版本Win10系統的中國用戶來說,他們顯然不再繼續需要這一版本Flash的服務了。Flash只有痛痛快快、乾乾淨淨地徹底離去,才能真正讓廣大用戶在未來懷念它。

也許對於很多人來說,將結束歷史使命的Flash放在2020年的告別清單里,才是一場真正正式的告別。---(腦極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