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0-24 18:01:25聖天使

打工人:且哭且笑,且悲且行



(文/鏡像娛樂)

「打工人,打工魂,打工都是人上人!」

「努力吧!打工人!只要你足夠努力,老闆就能過上更好的生活!」

「敢上九天攬月,敢下五洋捉鱉,不敢遲到,因為遲到扣錢。」

突然興起的「網絡迷因」,席捲社交圈。

所謂「迷因」,由英國動物行為學家理查德·道金斯在《自私的基因》中首度提出,其含義約等於「文化的基因」。


在理查德·道金斯的觀點中,生物進化基於基因的複製,而文化進化則建立在人類行為複製的基礎上。「迷因」是文化變遷的基本單位,人們通過對特定文化中的典型行為的有意識或無意識的模仿、複製,來實現對這種文化的傳承與革新。

聯繫到打工人梗的風靡,本質就是21世紀網絡迷因引發的又一場風暴。在互聯網人均「複讀機」的當下,被「打工人梗」擊中的大片用戶群體開始了解碼、模仿、二次創作。一夜之間,互聯網人人化身「打工人」,對工作的抱怨、對同事的不滿、對上司的吐槽都化為一句「早上好,打工人」,打工人成為了時下最流行的「身份」。




事實上,自稱「打工人」的網友並不一定是傳統定義里背井離鄉、收入不高、從事體力勞動的人,相反,他們大多坐在大城市的寫字樓里,有着體面的工作,拿着不錯的薪資,但是大家為什麼還是樂此不疲地加入這場狂歡呢?

在有些陰陽怪氣的打工人語錄里,我們可以窺見一些時代的情緒:追逐前沿、新潮文化的年輕群體,正在用完美契合如今年輕群體語言體系「打工人梗」,以表情包、搞笑視頻的詼諧無厘頭,傳達一份自嘲式的鼓勵。




職場競爭升級,自我認同焦慮

「打工人」為何突然火爆?因為它具有「上班族」和「打工仔」都缺少的語言內涵。傳統語境之下,「上班族」多指擁有安穩的職業狀態的人群,能從工作中收穫穩定且有增長空間的薪資;「打工仔」則指由農村走向城市務工的年輕人,收入不高,工作不穩定且繁重。

「打工人」一詞兼具二者內涵。將自己從事的職業歸結為「打工」,帶着對薪酬、工作強度和晉升機會的抱怨,更平添了一層風雨飄搖的不穩定感。「打工人」的滑稽感則來源於這個「人」字——你是廣告人,他是航天人,我是打工人,我們都有光明的未來。


說白了,自稱「打工人」都帶着這樣的潛台詞:我有工作,但乾的不爽,掙的不多,還有可能隨時失業。

為什麼全網青年突然都喪失了職業信心?產生了「打工人」的群體認同呢?我們無法不聚焦於時代。

考研難、就業難、升職難,年輕人面臨的壓力與日俱增。「內卷」一詞也在2020年被反覆提及,從教育內卷到公司內卷,從人才內卷到城市內卷,似乎所有問題都可以歸因為「內卷化」。雖然不是每個人都已經被「卷」了進去,但每個人都切實地感受到了「卷」的壓力。疫情加劇了職場競爭的激烈程度,上升通道變窄,個人發展受限,這衝擊着每個人的職業理想,也讓年輕人重新自我定位——哪有什麼藍領白領金領,大家都是打工的。


為焦慮找出口,為奮鬥找動力

對身份的重新定位能換來一些心理安慰,也是對996的無聲反抗。「打工人」傳遞着這樣一種情緒:我只想完成分內的工作,別要求我太多,給多少錢辦多少事。

「打工人」的爆火讓人聯想到今年同樣熱門的「奮鬥X」和「糊弄學」。是這屆年輕人不行了嗎?自己糊弄也就算了,還要指責奮鬥的人,明明做着不錯的工作,偏要自稱打工人。


其實這三個看似消極的詞語都是年輕人宣洩焦慮的方式。怒斥奮鬥X的人可能自己始終在奮鬥的路上,宣揚糊弄學的人也可能從不糊弄工作內容,他們的行為是在對抗無意義少報酬的加班與不合理的工作內容,宣洩工作壓力帶來的負面情緒。




「打工人」將這種對抗從他人轉向自身。「996是福報」「你的同齡人正在拋棄你」「青春就是用來奮鬥的」……快節奏的生活和社會的高要求正在從各個角度圍剿年輕人,而他們的防禦機制就是自我矮化——只要我把自己當個打工的,你就不能指責我做不出成績。


其實大多數奮鬥在職場的人還是懷有錢以外的理想的,想站上更高的平台,想做出被認可的成績,想在所處的領域裡嶄露頭角。但是在人才井噴的當下,在競爭日益激烈的寫字樓里,在努力也許看不到回報的每一天,這些是比拿到更多工資更難實現的目標,無數的年輕人只能安慰自己:我是打工人,上班只為錢。

奮鬥是需要動力的,奮鬥的人不能一直處在擰巴的自我認知里。「打工人」的這種自嘲像是個保護殼,為自己提供一個安全的渠道傾訴生活的苦,也為前行的道路提供一個可以量化的目標——我是打工人,我要賺錢。


                                               


仍是後浪,仍懷希望

當你打開B站,看到一隻小狗在咆哮着打工人語錄時,很難不笑出聲。陰陽怪氣地說實話,讓無數人笑中帶淚。「打工人」成為社交網絡熱梗,其實傳遞的也不全是負面情緒——管你年入百萬還是CBD辦公,只要要上班、有老闆、壓力大,那我們就都是打工人。全民玩梗的這一刻,鄙視鏈被悄悄打破,大家和諧且團結。


時代的窗口越來越窄,競爭會越來越激烈,這是事實。但是年輕人還是會一茬一茬的湧向大城市,湧向他們「打工」的崗位,這是時代的裹挾嗎?也許吧。但我們仍然不能忽略理想的力量。中國擁有世界上最龐大的受過高等教育的群體,他們有實現自我價值的願望,而他們的能量只有站在時代的潮頭浪尖才能被釋放。儘管自稱打工人,看似受盡生活的毒打,但他們仍是後浪,在和這個社會互相成就。


每個時代都有自己發展的邏輯,工業革命讓人們走進的閉塞擁擠的工廠,建國初期無數的青年奔赴西部,互聯網讓生命變成一個個渺小的數據,今天的我們被困在通勤的地鐵線和ddl里。但相比於過去,今天的我們已經有了更多的選擇權,被消耗是無法避免的,因為青春被時代燃燒才能釋放出社會前行的動力。




「打工人」的熱度終將會過去,成為人們不再提起的爛梗,但是我們無法忘記在2020年的深秋,大家歡樂地轉發着沙雕的表情包和打工人語錄,共同調侃那些刺痛我們的問題,彼此展示——看,大家都是一樣慘。我們繼續鬥志昂揚地推動着社會的齒輪飛速轉動,也發出輕輕的一聲嘆息。---
(鈦媒體)



*[視頻中場:中視頻的復興與前路]*




(文/互聯網指北)

中視頻的概念在最近一段時間被頻繁提起,以互聯網的造詞能力,中視頻更像是一個新詞。

事實上,和以往被造出來的新概念不同,這一次在中視頻上加緊探索的,不是那些為了殺入市場的新勢力,而是那些已經在視頻領域獲得了極大成功的老玩家。

例如,2019年6月,芒果tv獨家上線了一部平均片長6分鐘,共24集的自製微劇《請和男護士戀愛吧》。之後,芒果TV又相繼上線了《妄想少女MOMO》《如意婚紗店》,逐步向微劇領域進行探索。2019年8月,愛奇藝極速版上線,這個以AI推薦技術為基礎,以影視剪輯類短視頻為核心內容產品正式宣告愛奇藝發力中視頻領域。


在長視頻向下兼容的同時,短視頻玩家也開始逐漸向上兼容。例如,抖音從2019年開始逐步放開了用戶的視頻拍攝時長。2019年8月,抖音宣布逐步放開15分鐘長視頻權限。在這之前,抖音用戶拍攝視頻都是15s,而如果想拍攝1min以上的視頻則需要粉絲數達到10萬以上。




同樣,在短視頻領域獲得成功的快手也從2019年7月份開始,逐漸向一部分用戶開放了5-10分鐘的視頻錄製時長內測,而且快手也表示,這一權限也將在未來全面開放。

所以說,從長視頻到短視頻,中視頻的概念讓這些視頻領域的既得利益者進行如此密集的嘗試,說明中視頻顯然並不是無的放矢,尤其是抖音快手這種被認為吃盡了短視頻紅利的企業來說,則更是如此。


什麼是中視頻?

相比起最近流行起來的「中視頻」,人們對於視頻行業里的另外兩個概念「短視頻」、「長視頻」明顯有着清晰且量化的概念。

比如從一個用戶角度來說,當我們提起短視頻的時候,很容易直觀地描述出它們是類似於出現在抖音快手等平台上,常見於豎屏形式展現的,內容時長大致在30s到5min以內,可以在手機等移動播放設備上播放的比較輕量的視頻內容。


相應的,提起長視頻,人們通常指的則是那些需要橫屏表達的,時長在45min以上的,以電影、電視劇為核心的,重量級、高成本、較複雜內容編排的視頻內容。


但是,我們現在來看這樣幾張視頻截圖,注意截圖中的視頻時長。現在請問大家,你覺得這段視頻應該怎麼定義,是長視頻還是短視頻?




答案顯然都是無法概括,更不適用於兩類中任何一類的運營策略,而這其實就是所謂的中視頻,它就是指在短視頻和長視頻中間,時長在1min到30min以內,通過橫屏的方式展現,並以UGC或者PUGC內容為核心的視頻內容形式。




換句話說,「中視頻」這個概念「新歸新」,實際上作為「趨勢」或者「現象」,實際上已經在視頻行業里存在已久了。

並且如果從趨勢層面上來說,「中視頻」或許才是那個長期被忽略但潛力無限的趨勢。


首先就內容產業的發展來說,內容顯然總是向着精品化、專業化方向發展的。這種趨勢,既是內容創作者對於創造更深度、更優質內容表達的需要;也是市場和廣大內容消費者,對於更豐富內容消費的需求。因此,我們可以看到,在這種趨勢下,無論是以公眾號為主的圖文還是如今的短視頻皆是如此。


而隨着這種精品化和專業化的內容表達,特別是近年來隨着知識性內容的興起,曾經短視頻15s到1min的時長在娛樂和創意表達上具有優勢,但在深度內容的闡述上顯然不太夠用;而長視頻又因為製作成本過高,用戶注意力和消費場景等各種原因而很難在非影視內容方面得到普及。因此,中視頻也就有了很大的需求空間。


以國外最具代表性的中視頻平台YouTube為例,在其當前超52億的視頻存量中,前25萬個頻道里視頻平均長度為13~14分鐘。而作為全球最有影響力的視頻平台,YouTube當前總用戶數超20億,每日觀看視頻總時長超10億小時,這也從側面說明了中視頻的巨大潛力。

當然,在國內,中視頻其實也不是一個憑空創造的新概念。因為早在2010年前後,中視頻就已經爆發過一次類似百團大戰故事。只是那個時候,中視頻還不叫中視頻,並且後來也因為客觀環境等多種原因沒有成功。

當然,對於視頻行業的發展來說,那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中視頻有前世也有今生

在國內,中視頻雖然是一個新詞,但中視頻的模式卻在很早以前就在國內有過實踐,只不過由於當時的市場環境並不成熟,因此即使許多人早已意識到了中視頻的價值,也最終沒能將其發展壯大。

而講起國內的中視頻發展,還得從全球最有影響力的網站YouTube說起。

2005年,YouTube在美國創立。這個主打上傳(Upload)、觀看(Watch)、分享(share)的網站因為解決了人們視頻分享的難題,所以在短短一年之內就積累了超過4000萬部視頻,日均DAU也達到600萬,成為了當時全球最大的視頻網站。


2006年,YouTube以16.5億美元的天價賣身Google。初創公司、成立一年、16.5億美元,這些信息無不刺激着當時國內外前赴後繼的創業者。

事實上,在YouTube創立同期,相同的創意模式也在國內同時萌芽。2005年4月,國內第一個視頻網站土豆網創立;此後,優酷、56視頻、搜狐視頻、酷6視頻、六間房等如雨後春筍般的出現。

但另一方面,就在創業者帶着風投爭着想要成為中國的YouTube的時候,一些更現實的問題去被人們選擇性的忽視了。

例如,到2005年,美國可錄像設備的家庭滲透率已經接近50%,到2010年,美國數碼相機和數碼攝錄機的家庭滲透率分別達到64%和54%。而在同一時期,數碼相機和DV在中國家庭的普及率卻不及美國家庭的十分之一。




同時,基於UGC的視頻製作和分享,還面臨着諸如網站帶寬成本、用戶視頻製作設備和PC的普及、互聯網廣告變現模式並不成熟等現實問題。

據互聯網創業者BLUES在文章中回憶,酷6視頻曾一年投入1億元來購買帶寬,而作為視頻製作和觀看的個人PC也是到2009年之後才開始出現爆發式增長。而在這之外,據CNNIC的一次調研數據顯示,到2009年,相比於互聯網UGC視頻,對當時的中國用戶來說,電影、電視劇才是網絡視頻內容的主要選擇。




就那個時候的國內市場環境和用戶需求來說,國內似乎真的並不需要一個YouTube。因此當人們終於想清楚了這個問題之後,那些曾經致力於成為中國YouTube的中視頻的玩家就開始紛紛尋求別的出路。

而為了迎合市場,大概是從2009年開始,曾經執着於UGC內容的中視頻玩家也紛紛開始加大PGC內容的投入。而到2010年往後,隨着BAT的下場,在巨頭和資本的加持下,以電影、電視劇等重版權的PGC內容成為視頻行業的新趨勢。


與UGC不同,PGC顯然具有更高的內容成本,特別是在版權愈加規範的時候,在內容成本的壓力下,早期經歷過廝殺的視頻玩家紛紛出局,視頻行業重新洗牌。而當所有的硝煙散盡,背靠巨頭的優愛騰成為這個時代的倖存者,開始重新講起了對標Netflix的新故事。

當然,從YouTube到Netflix,對國內視頻行業來說,或許是一種新的成功。但這裡面,更多的還是受制於客觀環境的無奈。畢竟,從2010年往後,隨着第四代通訊技術和智能手機的普及,國內視頻行業又將開啟一個新的時代。


2011年,快手作為國內第一款短視頻應用上線,短視頻開始登上歷史舞台;到2016年,隨着抖音的出現,短視頻開始成為一種真正的潮流受到廣大用戶的喜愛。

與此同時,曾經限制中視頻的發展的客觀條件也逐漸被打破。5G、智能手機的普及,個人的表達欲望開始蓬勃發展,在娛樂和長視頻之外,符合中視頻場景的知識類視頻成為人們新的需求。

根據《2020中國網絡視聽發展研究報告》,截至今年6月,中國網絡視聽用戶規模超過9億,網民使用率超過95%,綜合視頻的用戶使用率為77.1%,用戶規模7.24億。

顯然到今天,客觀環境已經十分成熟。並且時隔十年,中視頻又迎來了新的發展機遇。


新玩家、西瓜視頻與B站

當然,就視頻行業來說,雖然無論是以優愛騰為代表的長視頻,還是以抖快為代表的短視頻,都在試圖以兼容的方式進入中視頻的市場。但事實上,就像優愛騰無法成為抖快一樣,模式和理念的不同,讓已經步入成熟產業周期的長短視頻都很難在中視頻的賽道里形成足夠的競爭優勢。

那麼,在長短視頻之外,誰又最有可能成為國內中視頻領域的頭號玩家呢?這裡面,B站可能算是一個。


成立於2009年,依靠二次元內容起家,定位於年輕人的文化社區的B站天然具有UGC的內容基因。而且隨着B站的不斷開放,特別是B站生活區內容熱度超過遊戲和動畫之後,B站UP主也在不斷增加。

據B站用戶「狗大戶中的王富貴」統計顯示,截至今年3月1日,B站UP主上傳視頻已超過5900多萬;同時,二季度以來B站網站月活2.1億,也已經具備了相當大的用戶規模。

但是,就在B站被越來越多的人認為它最有可能成為中國的YouTube的時候,B站CEO陳睿卻坦言,B站不想做中國的YouTube,而是要做中國的迪士尼。


而除了B站之外,另一個比較有可能成為中視頻頭號玩家的則是西瓜視頻。

相比於B站不願意做中國YouTube,西瓜視頻則一開始就堅定的提出要全面對標YouTube的口號。所以,和B站主打社區不同,西瓜視頻主打平台,這種定位就更像是一個包含了許多社區的城市。

與社區相比,城市是一個範圍更大,也更立體的概念。在生活中,社區是一種近鄰的強關係模式,這種模式具有一定的排他性,它讓外來的陌生人很難融入到社區的生活之中。但城市不同,它擁有更大的空間,裡面存在着各種各樣的生態結構,也更容易的讓人們在其中找到屬於自己的位置。


因此,我們完全有理想認為西瓜視頻比B站擁有更廣泛的的內容和用戶群體,而實際上這種廣泛也可以從B站和西瓜視頻不同的用戶畫像中看得出來。


據中信證券的報告數據顯示,西瓜視頻的用戶年齡主要集中在25~35歲之間。同時無論是在性別,年齡層次,還是在在城市分布上都顯得比較均勻。




而關於B站的用戶畫像,雖然目前沒有十分權威數據,但就百度指數的人群畫像顯示,網站上常搜索B站的用戶年齡主要集中在20~29歲;同時B站CEO陳睿在二季度財報電話會上也明確表示,B站的新增用戶和以前差別不大,為20歲左右的年輕人。




所以說,與B站主要面向學生和年輕白領不同,以青中年群體為主的西瓜視頻用戶顯然更加豐富,也更加廣泛。當然,由於用戶畫像的不同,又很大程度影響了這兩個不同平台上,用戶和內容創作者之間的交流方式。

例如,以年輕用戶為主的B站,由於用戶年齡層次較低,在社會經驗、知識水平、人生閱歷上的相對不足。因此B站的用戶和內容創作者之間所追求的更多是一種情感的共鳴。

這就像今年6月份,在極客公園和B站聯合推出的「Rebuild 2020科技全明星對談」中,何同學和雷軍就很難進行一種真正深度的對話。


這裡面,雖然何同學和雷軍的優秀都毋庸置疑,但兩人由於經歷複雜性所以很難在短時間內找到交點,因此在整個對話過程中,就更像是雷總在單方面的關心下一代,而不是一個兩代人的平等對話。

而與B站不同,由於用戶在年齡層次的豐富性,因此在西瓜視頻平台上,視頻創作者和用戶之間顯然能夠有更多的可能基於理性的、知識的角度來相互交流。所以,在西瓜視頻用戶和創作者之間其實更容易實現信息的差異化互補與共振的。




在用戶畫像之外,背靠字節的西瓜視頻其實還有比較強的推薦機制。

就像我們在前文所說的那樣,中視頻的主要優勢在於解決短視頻無法滿足深度內容闡述的問題。因此,在深度內容分發的過程中,就會存在一些比較難解決的問題。比如搜索與推薦協同。

對於B站來說,基於搜索的內容分發模式顯然能夠服務好那些「知道自己想要什麼」的用戶;但是,對於那些「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的用戶,算法推薦就具有了獨特的優勢。


除此之外,西瓜視頻還有包括抖音、今日頭條及其他協同產品所帶來的巨大流量池。例如相關消息顯示,抖音與西瓜視頻將在產品層面進行深度聯動。一方面,抖音將推出橫屏模式更好的兼容中視頻內容;另一方面,西瓜視頻也將聯手抖音、剪映推出中視頻剪輯工具。


而除了平台的協助,西瓜視頻對於中視頻的投入也可謂是不遺餘力。今年6月,西瓜視頻發起「活字計劃」,投入兩億資源(1億元現金和1億元流量)幫助全網圖文作者實現視頻方向的轉型。

10月20日,2020西瓜PLAY好奇心大會在海南三亞開幕。會上,西瓜視頻總裁任利鋒宣布,未來一年西瓜視頻將至少拿出20億元用於補貼,與優秀的視頻創作者一同發力「中視頻」賽道。


結語

當然,到今天,中視頻的競爭也遠遠不止西瓜視頻和B站的競爭。事實上,在過去的大半年裡,幾乎所有的頭部內容平台都開始集中發力中視頻。

例如,6月微信視頻號全面開放註冊;7月微博啟動視頻號計劃;9月微信上線1分鐘以上視頻上傳功能;10月知乎在首頁新增視頻專區,中視頻似乎越來越成為一種標配。


不過,雖然競爭激烈,與B站和西瓜視頻不同,對於微博和知乎這種主打圖文內容的平台來說,在中視頻流行的今天,上線視頻功能更像是一種「我不需要做多好,我只是應該有」的心態。

所以在未來,或許長短視頻以及更多的內容平台都會在中視頻領域不斷嘗試,但是西瓜視頻和B站,可能才是未來中視頻賽道里最核心的兩個玩家。---(鈦媒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