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0-24 15:51:29聖天使

全國17府爆發集會!泰國,徹底亂了!


[作者:鳳來儀 來源:功夫財經]

上一次我寫過一篇有關泰國國王的文章,現在將近一個月過去了,泰國的局勢並未因疫情而平穩,反而愈演愈烈。

在剛過去的那個周末,泰國民眾的示威還在持續,儘管泰國警方用水炮試圖驅散年輕的示威群眾,但也無法阻礙示威者上街。

泰國是一個有別於其他君主國的國家,泰國國王在泰國享有崇高的地位,幾乎是不容批評的,泰國有明文法律規定,批評國王和王室要被判刑。但是你看這人群,好像泰國的年輕人也豁出去了。




除了曼谷,在清萊、孔敬、宋卡等全國17府也爆發了集會。而且這次群眾運動在本質上與泰國紅衫軍運動原因一致。

在上次紅衫軍事件平息後,就有評論家敏銳的指出,泰國政治危機的根源是利益分配問題,要徹底解決這個問題,途徑怕只有兩條:要麼通過經濟的大發展讓利益的蛋糕變大,每個人所得更多;要麼通過有魄力的政治改革,讓利益的分配更公平、合理 。


1

泰國王室引發眾怒

一切政治運動的背後,都有着深厚的經濟原因,馬克思說的政治是經濟的上層建築完全正確。那麼,泰國這幾年做大蛋糕了嗎?並沒有,不僅蛋糕沒有做大,經濟發展在這次疫情中卻損失慘重。

上周三,當王后的勞斯萊斯經過曼谷大街時,抗議者們大喊:我們的稅呢?雖然被警察攔阻,但他們依然打出了那個飢餓遊戲中的著名手勢。




這是王室成員第一次這麼近看到了曼谷的反對者們,今年大部分時間裡,國王帶着他的王后和妃子們都住在德國,以至於德國外交部長都提了點意見:我們已經明確表示,泰國的政治活動不應該在德國領土上進行。

泰國王室在歷史上得到了無上的尊崇,在公開場合奏響向國王致敬的音樂時,泰國人要起立;覲見國王的時候要俯臥在地,側着身子匍匐前進。




但隨着持續了三個月的反對活動,圍繞着君主制的禁忌正在不斷消失。在議會裡,反對派議員要求核算王室預算,在影院裡,人們也不再覺得每次放映前要起立向國王照片致敬。

權威的光環需要幾十年的加持,但丟掉可能只需要幾個月。那麼泰國到底為啥發生了這些事呢?

經濟當然是主因,但本屆泰國總理一些面對質疑的強硬做法也引發了民眾的憤怒。今年2月21日時,泰國憲法法院裁定新未來黨領導人塔納通向該黨放貸的款項來源違法,宣布解散新未來黨,規定該黨16名執行成員在10年內不得從政。

新未來黨在年輕人中廣受歡迎 ,泰國政府的這一做法引發了泰國青年群體強烈的不滿。

在經濟陷入危機,國家陷入困難的時候,毫不收斂的王室奢靡激起人民怒火也就順理成章了。




2

全球王室面臨的時代危機

而且泰國並不是一個封閉的國家,他們的教育跟全世界基本是接軌的。這個時代的年輕人,跟上一輩完全不同。一個泰國青年的自述,微觀而具體的表達了這一點:

達奈是泰國曼谷的一名法律系學生,每月,他和數萬名抗議者聚集在泰國首都街頭,要求泰國當局改革君主制。

他的父親帕孔(Pakorn)在泰國屬於中上階層,雖然他們不住在一起,但仍經常見面。而每次見面,都避免談及這個話題:君主制。

「如果我們談論這個話題,就會吵架,這一天就毀了,」達奈說。


「有一次,因為我批評了國王,我們在車裡吵了起來。對於我父親來說,國王的地位是不可動搖的。我問為什麼,他說我太年輕不懂事。他很生氣,然後安靜下來,不再跟我說話。」

是的,這就是在經濟之外更加深層次的原因,接受了現代教育的年輕人,還能接受君主制嗎?

目前存在於世的君主制,比如英國、日本、西班牙等,都已經徹底是一個國家象徵,說白了就是國家寵物。即便如此,還過的戰戰兢兢,英國工黨好幾次發動了取消王室的動議。




日前的民調顯示,有90%以上的英國民眾不同意廢除王室,有5%的英國民眾表示無所謂,只有不到3% 的英國民眾贊成廢除王室。

不得不說,英國王室的公關水平和技術還是不錯的,90%的支持率跟現在泰國的情況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3

泰國動亂該如何收場?

那麼泰國的事態繼續發展下去,會有什麼結果呢?我們在這裡推演幾個結果:

一、隨着疫情結束,經濟恢復而不了了之。這個結果看上去是很好的,但是泰國的深層次問題並未解決,王室和政府的關係,王室和國家的關係,這些大政方針沒有抵定的話,暫時的消停不過是在等待更大的風暴降臨。

二、政府退讓,換個總理。這種平息事態的做法恐怕並不能徹底解決問題,跟不了了之其實是一樣的,事情沒有解決,只是等待下一次爆發。


三、長期拉鋸,泰國政府無法做出徹底變革,也不能平息亂局,老百姓也沒法一下讓國家真正改革,只能通過街頭政治來發泄怒火。在長期的拉鋸下,經濟進一步跌入低谷,不滿的情緒繼續累積,很可能在未來造成劇烈動盪。

四、王室下台。這一點在短期內看不到任何可能性,雖然當前的國王讓大眾不滿,但老一輩的人對王室還是很有感情,而且就算取消王室,泰國的問題解決了嗎?


進入20世紀來,全世界風起雲湧的開展了建立共和國的步伐,中國的辛亥革命推翻了滿清皇族的統治,在這100多年裡,現代思想逐步在人們的腦海里形成根深蒂固的觀念。所以袁世凱想復辟也只能失敗,中國人在100年前就不再接受皇帝。


日本天皇的保留,是長期虛君的結果,泰國則最大限度保留了前現代社會有實權王室的傳統——除了經濟原因之外,始終沒有重新定位王室和國家之間的關係。

上一任國王拉瑪九世是一個極具人格魅力和政治手腕的國王,在他的睿智和仁慈的領導下,泰國度過了一次又一次政治危機。王室作為國家的底線和定海神針,發揮了巨大作用,但這一切有賴於國王本人的才能和品質。




而現任國王顯然不具備這樣的人格魅力和政治眼光,在國家危難之時跑到德國度假還被德國外長吐槽,作為一個君主國而言已然是奇恥大辱。可以說走到今天的泰國,既有結構性矛盾,也有國王個人的原因。

無論如何在我看來,泰國的亂局還要持續很久,只希望他們能夠堅持和平的理念,同胞之間有話好說,有問題好商量,千萬不要搞到一拍兩散的地步。

那樣對泰國人民是個災難,對於王室更是災難。

為泰國人民祈禱。---(功夫財經)



*[2億中國人陷入科技困境!打不到車,掛不上號,也沒有健康碼...]



上海老街


[作者:維克多 來源:功夫財經]

智能手機應用越來越廣泛,給人們提供了便捷的生活方式。比如我已經好幾年沒碰過人民幣現金了,哪怕出差也是一部手機一張信用卡就足夠。

但是我並不認為,沒有智能手機的人就活該去死。


1

多少老人,吃了科技「閉門羹」

近日,四川一個著名的口腔醫院出台新規,不再接受現場掛號,川觀新聞做了一個有良知的報道。

報道里描述了幾位老人極為不便的經歷:

李大爺家住在溫江,為了鑲牙,14日一早他和老伴兒轉了好幾趟車,終於趕到了這家口腔醫院。然而到了醫院窗口卻被告知,目前醫院根據防疫規定,已經取消了現場掛號服務,就醫需要提前「手機預約」。

醫院門口、門診大廳和各樓層分診台也貼出「溫馨提示」:「我院實行全預約掛號,不進行現場掛號,請關注我院官方微信服務號預約掛號」。


對於醫院實行的全預約掛號,記者隨機採訪了多位在口腔醫院院內看病的老人,他們均表示預約掛號很不方便,「沒有女兒陪着我都不敢來醫院,她在上班,每次都只能請假。」來醫院看病的馬婆婆說:「社會進步是好事,但也要給老年人保留一些生活空間。」

由於不會使用智能手機,老人們遇到的麻煩還不止這些。在這裡,我想講一個我家老人的事。


我的父母年紀也比較大了,眼神也不比以往,雖然也配了智能手機但也只能在微信群里發發老人表情包。有次來看我們,雖然距離不遠也就幾公里,但從出發時打電話給我,一個小時還沒到,我一問才知道,路邊打不到車。因為不想麻煩我們,所以不肯打電話求助。

打不到車不是因為沒有車,而是那些車都是被網絡訂單拉走接客了,兩個老人就在寒風中站了一個將近一個小時。知道情況後我趕緊開車去接,同時心裡在說,這個電子化的社會,對老人太不友好了。

有一位攝影師常年在城市裡攝影,她看到了我們日常生活中很容易忽略的部分:




現在網上辦事很方便,但也要填寫各種表格,我在想這要多好的眼神才能搞定?

現在買東西很方便,但我已經發現好幾次不收現金的地方,因為沒有零錢,或者懶得備零錢找,這也是我經常憂慮的地方。我在想,如果父母家附近的菜場哪天也不收現金了,我爹媽可咋辦呢?

更別說那些讓我輩都繞的暈頭轉向的預約、掛號取號、排隊、打病歷,繳費、做檢查、拿藥……

你們想想,有沒有被電子化的東西搞崩過,再想想那些眼神也不好,手指也不麻溜,更搞不清該咋整的新式電子玩意?

買票都買不到的老人,最讓我心碎。




2

拒絕「社會達爾文」主義

同時我也有憂慮,我也有老的時候,那會的科技還不知道要發展到什麼程度,如果到時候我也跟不上可怎麼辦?

而且與我同齡的人中,我已經算最有學習能力的那種,到現在小年輕們玩的轉的,我也能玩轉,B站的會員我都能通過考核順利註冊,那些還不如我的同齡人到時候該咋辦?

誰能確定以後的科技不會超乎我們的學習能力呢?我想沒有人敢打這個包票。


現在的我每每在享受着電子化帶來的便利時,內心總有個聲音在嘀咕,萬一有人不會怎麼辦?這個社會是不是對他們太不友好?

而且,只有城市老人會遇到這個麻煩嗎?不止吧!我就親眼在火車站看到一個農村婦女,卡在進口處不知所措,因為她根本不知道怎麼弄出那個「健康碼」。

豆瓣上也有一個相似的帖子:




發帖人所在的城市乘坐公交需要掃碼支付,還得驗證健康碼,他在公交車上遇到一對父子,提着大包小包,顯然來自農村,父親不知道如何綁定銀行卡,孩子太小更不知道如何操作。

他幫忙下載app,卻發現這位父親的銀行卡因為未知的原因,被認定為非安全賬戶,綁定失敗。不能代刷卡也不接受現金,司機把投幣口一捂:沒有健康碼認證,出了問題誰擔責?司機催促,乘客埋怨,這對父子只能下車走人。

我真的不想聽到那種「社會達爾文」似的話,什麼老人也該學習新技術,學不會就該死這種滅絕人性的發言。能學習的老人當然值得讚賞,但實在學不會的人也有權利在這個社會上體面的生存。




何況月收入1000以下的人還有很多很多,他們或許沒有智能手機,或許只有一部看上去是智能手機的千元機,而那種千元機的操作之滯澀,之麻煩,用慣了蘋果或者高檔安卓機的人,是無法想象的。


而且我可以百分之百的肯定,一個充斥着「社會達爾文」主義論調的社會,對於所有人來說都是夢魘。因為強弱總會易勢,今天你為你是強者而沾沾自喜,明天可能就變成弱者任人踐踏;在這個領域你是強者,喊着讓沒有健康碼的老人下公交車,到了另外一個領域馬上成為弱者,自身權益受到侵害。

據我對一些社會達爾文主義者的觀察,他們的周圍往往圍着的也是同樣的人。一旦他變得弱勢,他的同伴不是想着去幫助他,都是想着怎麼榨取他最後一點剩餘價值……


让我们来背一遍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3

要科技進步,更要社會文明

一個文明的社會,一定是個對所有公民都抱有溫情和善意的社會。

我們的社會要進步,也要在隆隆向前的時候,注意一下暫時跟不上的人,讓他們也能夠享受社會發展帶來的好處,而不是傷害。

特別在公共服務的領域,不能用一句「不會活該」來打發這些「數字時代的難民」。

現在社會老齡化是以肉眼看的見的速度在增長,不知不覺間我的頭上也有了幾根白髮。據推測到2037年,我們的人口結構是這樣的:




今天享受這一切便利而忽略老人和弱勢群體權益的人,也會有一天面對年輕人的責問:這麼簡單的虛擬設備你怎麼都不會?你的腦電波為啥這麼弱控制不了大門?

還是要從現在就做起,留一些線下掛號的通道,留一些使用現金的窗口,想一想如果有人沒有健康碼怎麼辦?

唯此,我們才算得上一個有溫度的社會,科技和文明的發展,也才有價值。

如果不是為了人的幸福和尊嚴更多,發展科技為啥呢?為了互相廝殺的更有效率嗎?---(功夫財經)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