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0-22 11:16:30聖天使

百富榜觀察:千億級企業家驟增1倍創新高 傳統產業黑馬富豪「逆襲」


在今年年初新冠疫情的衝擊下,國際國內的經濟發展態勢普遍低迷,但是,據10月20日最新發布的《2020胡潤百富榜》顯示,中國首富們的財富並未如意料之中大幅縮水,反倒高歌猛進,創下新高。

上榜企業家總財富比去年增加近十萬億,相當於增加了半個英國一年的GDP,比之前五年增加的總和還要多,達到27.5萬億;千億級企業家人數比去年驟增一倍,達41人,為歷年最多。

至於原因,胡潤百富董事長兼首席調研官胡潤10月20日表示:「疫情對中國經濟和企業家的影響並沒有想象的那麼嚴重,創業板指、深證成指和納斯達克仍然比去年同期上漲了70%、45%和48%。」上證綜指比去年同期上漲18%,恒生指數與去年同期接近,人民幣兌美元比去年同期貶值4%。


百富榜观察 千亿级企业家骤增1倍创新高 传统产业黑马富豪直追马云 马化腾



傳統行業逆襲

往年富豪排行榜上,總是互聯網等新興行業超越傳統製造業,近年卻出現了一定程度的逆轉。其中非常重要的一點,就是搭上了資本市場的「順風車」。

其中,今年,牧原集團董事長兼總經理秦英林及其夫人錢瑛財富翻番,以2000億元的資產首次進入胡潤百富榜前十。近3年來,兩人財富穩步上升,2019年以1000億元的資產位列第15,2018年以355億元的資產排到了第70名。牧原股份市值為2737億元,秦英林和錢瑛分別直接持股39.76%和1.23%。

牧原集團始建於1992年,總部位於河南省南陽市,主營業務生豬養殖,兼有飼料加工、生豬育種、生豬屠宰等業務協同主業發展。2019年出欄生豬1025萬頭,規模化養殖全國第一。10月19日,牧原股份披露2020年第三季度報告。報告顯示,受益於生豬出欄量增加和價格大幅上漲,公司業績大幅釋放。前三季度,公司實現歸母淨利潤209.88億元,同比增長1413.28%。其中,第三季度,公司實現歸母淨利潤102.04億元,同比增長561.46%,環比增長53.38%。

海天味業今年也表現亮眼,其董事長、總裁龐康財富從2017年的325億元穩步上升,在今年又上升12位,以1950億元的財富位列第11名,今年財富漲幅達到129%。

海天味業於2014年2月11日上市,主營調味品的生產和銷售。其中,醬油、調味醬和耗油是目前公司最主要的產品,2020年上半年銷量占比分別為66.25%、13.78%和19.97%。海天股份的最大自然人股東為龐康,直接持股比例為9.57%;廣東海天集團股份有限公司持股58.26%,龐康同時也是這一企業的最大股東,持股比例達39.37%。截至2020年10月21日,海天味業的總市值已達到5469億元。


百富榜观察 千亿级企业家骤增1倍创新高 传统产业黑马富豪直追马云 马化腾


馬化騰、王興、劉強東大賺

相比之下,互聯網企業家們今年在財富數量雖然也有所增長,但是整體表現平穩。跑入前十的企業中有4家為互聯網企業,馬雲家族和馬化騰依舊占據了前兩名的席位,網易和拼多多並列第八。

馬雲財富增長1250億,以4000億元第四次成為中國首富,他是歷年來第一位四次榮登首富寶座的企業家。去年11月,阿里巴巴在港交所掛牌上市,成為首家同時在美國和香港兩地上市的中國互聯網公司,目前阿里巴巴市值突破5萬億元。同樣由馬雲創辦的全球最大獨角獸公司螞蟻集團已經啟動在上海和香港兩地同時上市,上市後預計市值將突破1.5萬億元。

馬化騰是今年榜單上財富數額增長最多的企業家,增長額為1300億元。近日騰訊市值一度突破5萬億。今年上半年騰訊淨利潤同比增長29%,主要來自網絡遊戲和金融科技板塊的增長。另外,騰訊已經成為全球最大的投資機構之一,最近一年的投資收益也不少,因為投資了特斯拉、拼多多、美團和京東。

互聯網公司字節跳動一直以來備受關注,雖未上市,但估值已超1000億美元,其旗下的抖音及抖音海外版TikTok是全球最賺錢APP。字節跳動創始人兼CEO張一鳴以1100億元的財富總量位列第30名,與去年相比排名下降了10位。

張一鳴之外,上榜的另一位80後互聯網人——現年40歲的拼多多創始人黃錚,財富增長63%至2200億排名第八,胡潤表示:「黃崢今年轉讓自己名下價值近千億的財富用於慈善事業及公司合伙人集體未來的股權激勵等,如果不做這樣的減少,黃崢今年的排名會是第四。這應該是世界上第一次有人這麼大規模減股而沒有套現。」

「外賣大王」美團的王興財富增長3倍多至1700億排名上升52位至第13;京東的劉強東財富增長1倍多至1600億;因網絡購物的興盛而發家的快遞公司——順豐的王衛財富增長1倍多至2400億,順豐今年共有9人上榜。

由於今年疫情的影響,人口流動受到限制,視頻會議軟件Zoom在2020迎來了發展的大爆發。股票價格從2019年末的68.04美元一路走高,在10月19日達到最高568.34美元,漲幅達735.30%,市值1527.40億美元。其創始人兼CEO袁征財富增長2倍多至1100億。

上榜企業家中,從事新興行業的占比36%,傳統行業占比64%。先進制造領域,電子元件、新能源和新材料板塊上榜人數依次最多,占先進制造領域上榜總人數的63%,其中電子元件的代表是手機玻璃屏生產商藍思科技的周群飛、鄭俊龍夫婦,新能源的代表是電動車電池製造商寧德時代的曾毓群,新材料的代表是主業為高分子複合材料的道恩股份於曉寧、韓麗梅夫婦。

胡潤表示:「整張榜單上仍然有三分之二的企業家從事傳統行業,但個別行業已經轉型成功,比如製造業中,先進制造已經占到六成,大健康行業中,新興領域占比也將近六成,零售行業中,電子商務占到一半。」---(21財經)



*[賈樟柯「出走」平遙影展:一場終止的市場化實驗]



深度丨贾樟柯 出走 平遥影展 一场终止的市场化实验


賈樟柯,這是個模糊又鮮明的人。

他有很多重身份,導演、全國人大代表、電影展創始人、製片人、編劇、企業法定代表人、學院院長。這代表賈樟柯有很多考量,在複雜中尋找平衡,正如他的一部部電影。

「這可能是我們這個團隊做的最後一屆平遙國際電影展。早離開,早培養新團隊,讓它獲得獨立生命力這是非常急需的。我們選擇在它強壯的時候離開。」10月18日,在第四屆平遙國際電影展閉幕前一晚,賈樟柯在突然舉行的發布會上說。此前一天,他還在與平遙電影宮主創設計師廉毅銳共同行走園區,回憶建造時的苦與樂。

最近的賈樟柯有些疲憊,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在平遙無數次碰到他,眼袋突出,眉目低垂。「我們都不敢問他為什麼。」接近賈樟柯團隊人士稱,對於「退出」的決定,他們也很意外。

在「臥虎」「藏龍」「首映」等5個官方單元展映的五十餘部影片中,43.4%為全球首映,88.7%為亞洲首映,中國首映率達100%。這是今年平遙影展取得的成績。此外,今年平遙影展實現了百分百市場化運營。


贾樟柯突然宣布退出 今年的平遥国际电影展将成他主导的最后一届


風險

實際上,平遙電影展最終收歸政府主辦,一直都是大概率事件。

截至目前,包括北京、上海、長春、絲路在內的國內主流國際電影節,均為政府機構主辦。相對破圈的西寧FIRST青年電影展,一直處於曖昧地帶,今年在成都舉辦的某電影展,則在舉行期間取消。

平遙電影展才是那個真正的例外。此前,山西官方將平遙電影展模式總結為「政府指導、影人主辦、市場運作」。它體現在,平遙縣政府為影展提供了所有基礎設施投資及千萬級別的經費補貼(今年已取消),運作由賈樟柯團隊負責。

「我們本來有一個全國藝術電影放映聯盟計劃,平遙電影展是其中重要部分,參加電影展的藝術片就能陸陸續續在藝術電影業系統發行。聯盟計劃推動相對較慢,就先做了平遙電影展。」此前專訪中,平遙國際電影展藝術總監馬可·穆勒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作為國際知名策展人,馬可·穆勒是威尼斯國際電影節歷史上任期最長的一屆主席,此外,還先後擔任佩薩羅(1982-1989)、鹿特丹(1989-1991)和洛迦諾(1992-2000年)電影節主席,曾獲中國政府頒發的「國務院榮譽獎」。

選擇平遙有着偶然與必然。馬可·穆勒坦承,他曾考慮過汾陽(賈樟柯故鄉),但最終落定平遙。

這種「合適」,一方面是平遙的天分,另一方面,也是地方政府的努力。九成文化旅遊投資董事長王在盼是中間牽線人。在2016年,賈樟柯透過王在盼向平遙縣政府表達了電影展落戶的想法,隨後縣、市兩級政府聯動,項目很快落地。馬可·穆勒透露,在之前的2015年,電影展就已開始籌備。

地方政府直接將自己定位為「服務性角色」。「如果政府管得太多,投入得太多的話,這個節慶工作走不下去,必須要逐漸逐漸市場化,走市場化的路子,這樣才更有生命力,市場起決定性作用。」平遙旅發委主任侯世俊告訴記者。

另據多位地方政府人士透露,平遙縣政府,相對賈樟柯團隊,要弱勢很多。這也解釋了,當賈樟柯宣布退出影展後,當地政府人士對外表態「並不知情」。

跟賈樟柯接觸比較多的是省級政府。在2018年平遙電影展舉行期間,時任山西省委書記駱惠寧親自來到平遙調研影展。「它(平遙電影展)已經成為山西深化全面對外開放的一張新名片,還有力帶動了山西文旅產業的融合發展等。」駱惠寧在考察中稱。2019年底,駱惠寧進京任職,現為中央政府駐港聯絡辦主任。

基於當下環境,對賈樟柯來說,從來都不是平遙電影展的實際擁有者,對影展的掌控度,更多基於與相關部門的互信程度。



贾樟柯凭《山河故人》获得第一位金马奖


來來去去,皆有可能。

未來

做電影展不容易,甚至難過拍電影。

在今年電影展期間,賈樟柯透露,每天就睡兩三個小時。他的妻子趙濤,在微博中表示,「為影展求人」是常態。

但賈樟柯為什麼還要堅持?背後是電影人出路難。今年電影展,有獲獎導演表示,如果沒有這筆獎金,項目就很難持續下去。影視產業寒冬下,新人越發難熬。

電影展給了外界看到新人作品的機會,交易市場鼓勵融資。雖然今年平遙電影展交易區,相當冷清。

在平遙期間,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與多位新導演長談,他們多畢業自名校,有着電影夢,年輕,但都對項目融資顯得不自信。

「就算是參展,又能改變什麼呢?出來的概率很小。但畢竟多了個平台。」有導演坦承。

影業的困難是系統性的。半年報顯示,北京文化淨虧損6429.83萬元,同比-39.87%;中國電影淨虧損5.02億元,同比虧損173.68%;華誼兄弟淨虧損2.31億元。業績預告顯示,萬達電影前三季度預計虧損19.5億-20.5億元。

「目前,電影公司還沒有找到穩定的營收渠道來撫平業績。」在平遙,有上市電影公司高管對記者說,他在期待「政策」。

這種情況,對新電影人出頭就是個惡性循環。但他們是中國電影的未來。

賈樟柯還是會繼續幫助新人,已確定將擔任山西電影學院院長。「希望組織到國內一流的創作團隊、導演、編劇、製片人、攝影師、錄音指導、美術指導,來做這樣的一個偏創作實踐型的學院。」他在發布會上稱。

記者曾問過賈樟柯,他如此多身份、目標,自己究竟是誰。他並未直接回答,只說,效率更重要。

賈樟柯的「入世」程度之深,在中國導演群體內罕見。這並非沒有爭議,但這位現實主義導演,依舊在作品中聚焦當下,也在嘗試改變當下。這是他的堅持。---(21財經)


没了贾樟柯,平遥影展会怎样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