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0-19 22:21:25聖天使

城市裡最酷的大屏幕,讓摺疊屏、瀑布屏都黯然失色



前幾天發布的 iPhone 12 Pro Max,是有史以來最大的一款 iPhone ,屏幕尺寸達到 6.7 英寸。雖然蘋果也推出了 5.4 英寸的 12 mini ,但大屏無疑才是主流的趨勢。

屏幕已經成為當代科技生活的一個符號,就像影視劇中那塊無處不在的「黑鏡」。它指的不僅是手中的那些智能設備,還有城市建築中越來越難以忽視的大屏幕。

在《銀翼殺手》、《攻殼機動隊》等科幻電影中,摩天大樓外牆上高懸的巨大屏幕,已經成為描繪賽博朋克城市一個標誌性的視覺元素。




▲ 圖片來自:《銀翼殺手 2049》

這些上世紀對未來城市的幻想,隨着屏幕技術的發展早已成為現實,甚至可以呈現出比科幻電影更加酷炫的效果.

城市中的大屏幕,不只是一塊大型的廣告牌,還在改變大眾與公共空間的交互模式,並衍生出一種城市屏幕文化。

「裸眼 3D」大屏,讓你可以在城市裡看滔天巨浪

國慶前夕,廣州的著名景點北京路步行街完成了升級改造,當中最引人矚目的變化,莫過於新大新百貨外牆的那塊的 L 形巨幅屏幕。

當夜幕降臨,一條巨龍從屏幕中呼嘯而出,逼真的效果吸引不少遊客駐足觀看,也給這家有百年歷史的老店注入了科技的活力。




這塊大屏幕是全國最大的裸眼 3D 超高清曲面 LED 顯示屏,寬 24 米,長 50 米,整體面積約 1200 平方米,重達 90 噸,有着 8K 分辨率,可以實現裸眼 3D 和 AR 互動的視覺效果。




據打造這塊屏幕的雷曼光電介紹,技術團隊解決了無電子圖紙核算、建築平衡測量、承重荷載等技術難點,才得以如期交付。

這樣的「裸眼 3D」大屏,正在成為大城市的新地標。

國慶期間除了北京路上的巨龍,成都春熙路上橫空出世的《星際迷航》「銀女士」飛船也在社交媒體上刷屏,這也是一塊「裸眼 3D」大屏。




這塊屏幕比北京路上的略小,約為 888 平方米,從想法到落地籌備了 3 個多月。而且為了在不同光線下與周圍牆體更好地匹配,白天和黑夜用的是兩個不同的版本。

更加震撼的「裸眼 3D」大屏在韓國首爾的 COEX artium,路邊行人一抬頭就看到滔天巨浪拍向自己,不過這其實只是一塊 2D 的 LED 屏幕,「裸眼 3D」的效果則是通過全息投影實現的。




這是三星和數字藝術創意公司 d’strict 共同打造的數字藝術項目「wave」。整塊顯示屏由兩個擁有超過 30000 個獨立 LED 顯示模塊的屏幕,占地 1620 平方米,相當於四個籃球場大小。

為了讓效果更加逼真,製作團隊還在屏幕上安裝了音響裝置,來模擬海浪拍打玻璃的音效,並根據光線調整顯示效果。




據 d’strict 介紹,這種顯示技術的靈感來源於文藝復興時期的變形藝術(Anamorphosis)。能讓觀看者在特定的視角看到變幻莫測的驚艷效果。




除了「wave」,韓國目前最大的戶外 LED 屏就同樣出自 d’strict,除了「裸眼 3D」效果,這塊還支持 MOBILE AR 技術,可以在大屏幕上「雕刻」出遊客的樣子,留下一張立體的紀念照。





d’strict 還將這樣的數字藝術帶到全球多個城市,比如在中國的北京、衢州、南京、銀川等地,都曾出現 d’strict 操刀的戶外大屏幕。




▲ d’strict 在北京國貿外牆進行的 3D 投影秀.

d’strict 創始人李東勛表示,類似「wave」的戶外大屏不只是一個藝術品,還代表了未來的一種商業模式。因為許多公司打廣告已經不希望局限在品牌露出,而是期待可以通過藝術的內容來吸引更多人關注。

紐約時代廣場大屏幕:一座城市的符號

要討論城市大屏幕,紐約時代廣場是絕對無法繞過去的一個存在。

1978 年,世界上第一塊商用電子大屏幕「Spectacolor」出現在紐約時代廣場,如今這裡全世界戶外大屏幕最密集的一個地方,有着超過 300 塊巨幅廣告屏幕。




在被稱為「世界的十字路口」的紐約時代廣場,大屏幕一直是這裡的焦點。在納斯達克上市的公司、最火的電影、遊戲、當紅的明星小鮮肉,似乎一切商業和流行文化都爭相將這裡當做一個重要的展示窗口。




可口可樂從上世紀 20 年代就開始在時代廣場打廣告,2017 年還在這裡打造了全球首塊 3D 機械廣告牌,由 1760 塊獨立移動的 LED 屏幕組成,可以通過模塊運動展現出不同的形狀變化。




時代廣場匯聚了全紐約 11% 的經濟活動,平均每天有30 多萬行人在琳琅滿目的大屏幕下經過,因此這裡的大屏幕也成了全球最吸金的建築立面。

據《華爾街日報》報道,早在 2012 年,光是時代廣場 1 號樓的廣告屏幕,一年的收入就高達 2300 萬美元。其中橫跨百老匯大街 45 街和 46 街的大屏幕,曾是世界最大的數字廣告牌,一個月租金就超過 250 萬美元。




值得一提的是,紐約市還專門為時代廣場的大屏幕特別立法,要求這裡的業主必須掛上亮眼的廣告屏幕,此外一切建設改造必須尊重和保護這一標誌性的城市景觀。

時代廣場大屏幕之於美國的意義,絲毫不亞於自由女神像,而且它不是一個靜態的地標,而是一個隨着時代變遷和流行文化更迭不斷變化的視覺符號。




這完美符合法國著名建築家 Paul Virilio 提出的「媒體建築」(media architecture)概念,他認為成熟的計算機和多媒體顯示技術,讓建築的主要功能變成提供信息而非提供住所。

在清華大學建築學碩士陳曉霽撰寫的論文《城市大屏幕:重塑城市公共空間》中指出,以紐約時代廣場為代表的城市大屏幕,能夠表現和引導城市的視覺文化取向,逐漸融入城市景觀,形成新的文化傳統的一部分,以及高度可識別的城市特徵。


大屏幕正在改變大眾與公共空間的交互模式

隨着顯示技術的發展,屏幕提高的不僅僅是畫質和尺寸。就像智能手機的觸控屏徹底改變了用戶與手機的交互模式,戶外大屏幕也不僅僅是單向展示的顯示器,也開始和大眾有了更多的互動。

就像上文提到在首爾街頭掀起「滔天巨浪的」d’strict,曾在 2014 年給拉斯維加斯 SLS 酒店做過一塊特別的大屏幕,可以以 AR、VR 等技術可以顧客進行互動。


批准sls拉斯维加斯酒店项目成为首个美国移民局认可的"15天移民


而日本澀谷的大型商場「澀谷 MODI」外,也出現過一塊由索尼打造的大屏幕「Sony Vision Shibuya」,通過屏幕上方一台 4K 攝像機實時捕捉行人的動作,讓行人可以與屏幕中的動畫人物進行互動。




丹麥的 Aarhus 音樂廳也採用過一個類似的戶外屏幕,通過攝像頭拍攝廣場上人們的舞姿,以光的剪影投影在建築外牆上。




在英國加的夫,還有一塊叫做 Storyboard 的大屏幕,所有市民只要發送短信到一個固定號碼,就可以在這塊大屏幕上顯示一句話。

在一些大型的公共事件中,城市中的屏幕往往成為人們集會的一個固定地點。比如在 2005 年的地鐵爆炸案發生後,利物浦民眾自發前往當地大屏幕下哀悼,人數甚至超過了大教堂。




▲科比去世後麥迪遜廣場花園在大屏幕悼念.

就像香港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院長陳錦榮所說的,城市公共屏幕正在成為連接以及擴展個體式的公共體驗和意識的一個連接點。

我們身處一個「屏幕世界」

學者 L. Wallace 曾在 2003 年一篇文章中預言,城市的未來將演變成一個「屏幕世界」(screenworld)。

他指出,人們將生活在屏幕的包圍中,我們所處的空間也成為了「媒介空間」,人們通過屏幕等媒介來與這個世界進行交互。




意大利符號學家 Umberto Eco 也在《功能與符號──建築的符號學》一書中,提出建築本身就是一種大眾傳播方式,可以向受眾傳播一種廣泛認同的生活態度和生活方式。

而建築敘事中常被引入的「時間」和「空間」兩個維度,正逐漸被大屏幕所重塑。

比如位於蘇州時代廣場、北京世貿天階和拉斯維加斯等地巨型 LED 天幕,幾百米的屏幕貫穿於商業街上空,通過畫面形成視覺錯位,改變了人們對於空間的感知,營造出傳統空間不能提供的視覺奇觀。




而且不斷變換的畫面,既可以讓受眾穿越到千年之前的古城,瞬間又回到時尚現代的大都會,同時承載歷史的厚重感和現代的流行文化。

如果說智能手機、無線耳機等設備已經成為我們感官的延伸,那城市中的大屏幕也不僅僅是建築的外立面,而是與建築融為一體,形成一種多媒體的建築皮膚,從更多方面介入到城市的公共生活中。




當大屏幕成為當代城市最顯著的視覺特徵,它既可以是消費主義和流行文化的櫥窗,也可以為公共討論和藝術表達提供舞台。城市大屏幕究竟會成為怎樣的一塊「黑鏡」,最終還是取決於我們自己。---(愛范兒)


*[奶茶行業崛起!日進萬元已成常態?數億年輕人甘願「添磚加瓦」]


當代社會,一些賺錢快的行業迅速崛起,就像是大家的生活節奏一樣,越來越快,大量年輕人也都在尋找這些快速致富的方法,不然生活的重壓就會瞬間襲來,但其實,這些行業就隱藏在我們身邊。




近幾年,又一暴利行業崛起,在這個行業里,日進萬元已成常態,數億的年輕人甘願被「掏空」。它既是不起眼的奶茶行業,現在的年輕人,大多都要靠奶茶來「續命」,隨着奶茶的價格越來越高,大家對它的熱度不僅沒有下降,反而還增加了。




說到這就有人會反駁,價格高的奶茶用料也更好,但是有人曾經爆出過,奶茶的毛利率在90%,,這就意味着絕對的「暴利」,一旦開始進入正軌,簡直就是「躺着賺錢」,這也難怪一些年輕人瘋狂想要「創業」開奶茶店。

我國的奶茶行業有多火?以前只聽說過黃牛賣票、賣手機,但是現在,黃牛都要幫忙排隊買奶茶了,一杯奶茶的錢幾乎就是一頓飯前,奶茶店的營業額比飯店來得要容易太多。




對於一些「網紅奶茶店」來說,經常會出現門口排長隊的情況,甚至要排幾個小時才能拿到自己的飲品。

今年的特殊大背景下,最先復甦的行業之一就是奶茶,員工從早到晚不停歇的情況已經是常態,在去年,我國的茶飲市場規模就突破了4000億,今年估計還得再漲漲。




看到這樣一片大好的局勢,一些大佬們也開始紛紛加盟,比如馬雲、劉強東,還有一些知名企業,比如大白兔、娃哈哈,都有了自己旗下的奶茶店,因為實在是太賺錢了。

而且加盟的門檻也比較低,相對於其他的創業項目來說,奶茶店確實是最快看到效果的,也是最輕鬆的一種選擇。




所以,大家有沒有算過自己或者周圍的朋友一年會花費多少錢在奶茶上呢?是不是也為這一暴利行業添了不少磚?---(商業經濟觀察)



*[微軟選擇「沉海」,華為卻深藏貴州大山!阿里亞馬遜紛紛布局「數據中心」]




人類進入快速發展期之後,科技和自然就成為一個無法分割的話題,每一個科技企業都在尋求更好的辦法來實現融合,2014年,微軟就率先展開試驗,將300台電腦服務器密封之後沉入海底,攜帶一百多種傳感器來實時檢測。

微軟這麼做的原因就是為了解決電子設備的統一難題——散熱,如何找到成本更低的冷卻方案是個難題,無疑,服務器最怕的就是水,但是「水冷」又是一個絕佳的選擇,於是微軟決定放手一試。




105天之後,微軟取出了密封艙,試驗證明,這種方式是非常有效的,在散熱的同時,對環境造成的影響非常小,周圍的海水溫度僅僅上升了幾千分之一。隨後,2019年6月,微軟進行了第二次的海底試驗,這次試驗的時間會更長。

目前,大家都發現了各種自然散熱方式,所以各大企業都開始嘗試,微軟選擇「沉海」,華為卻選擇深藏貴州大山!阿里亞馬遜也紛紛布局。




據悉,目前亞馬遜、阿里雲、360等等企業都選擇將數據中心建在寧夏,利用當地獨特的氣候來實現自然風降溫的目的。

而華為選擇的是一個處於風口浪尖的位置,在貴州貴安新區的大山當中,這裡不僅有華為,還有蘋果、國家大數據、騰訊等等企業的數據中心,所以貴州是名副其實的「數據中心」。




當然,其中最有名的就是華為的七星湖數據中心,因為在這裡,華為直接挖空了一座山,可以容納大概60萬台存儲服務器。

大佬們紛紛選擇這裡,費時又費力的挖大山,首先是因為貴州的氣候宜人,「避暑勝地」之稱可不是浪得虛名,這裡夏天的氣溫也在25度左右,洞內的溫度更是接近恆溫恆壓,是散熱的絕佳選擇。




而且當地很少發生自然災害,十分穩定安全,貴州的水電資源還非常的豐富,幫華為減去了一大筆電力開銷。

相對於微軟的「沉海」來說,華為的「挖山」其實更靠譜,不管是維護成本還是地理位置,都更有優勢,不過這些方法到最後還是要通過自己的需求來進行選擇,科技和自然的和諧相處是一個必然的趨勢。---(商業經濟觀察)



*日本企業大多實行終身僱傭,為什麼最佳僱主卻不多?*


對於職場人士來說,有一份穩定的工作恐怕是一件夢寐以求的事情。而在日本,大多數企業實行的都是終身僱傭,很多人一輩子在一家公司上班,只有這家企業不倒閉,就不用擔心會丟掉工作,而且,日本企業的待遇普遍不低,可以說是衣食無憂。這麼說來,在日本企業上班應該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情。




不過在《福布斯最佳僱主榜》全球100家最佳僱主企業當中,日本卻僅有幾家企業上榜,包括本田汽車,三菱電機和索尼公司,而日本一些著名的企業像豐田汽車,軟銀集團就榜上無名。相比之下,韓國企業表現就非常出色,有超過10家企業登上這一排名,而且三星電子還位居榜首。

有一份穩定的工作還不滿意?日本企業的員工對自己的僱主為什麼滿意度如此之低?看來僅僅提供一份工作還不夠,人們希望工作得更愉快,在工作之餘得到更多的東西,而這些應該都屬於企業文化的範疇。

大家知道,日本企業以加班文化著稱,不過與中國科技公司的加班恐怕有所不同,中國科技企業盛行996,加班是一種工作需要,也是競爭壓力所導致,是自發自覺地加班。而日本企業更多地是一種企業文化,是一種從眾行為,實際工作效率如何,恐怕很多人並不認同。




談到科技公司,我們知道硅谷科技企業的公司文化向來備受推崇,寬鬆的工作氛圍,業績導向,沒有令人生厭的等級,良好的工作條件,優厚的報酬等等,在應對疫情方面,這些企業也率先實現來遠程辦公。

不過具備這些條件的,大都是一些IT,軟件和電信公司,傳統的企業表現就要差一些。而日本儘管是發達國家,具備西方開放式文化的公司卻不多,傳統企業依然是日本企業的主流,因此,日本企業在這方面得分不高也就不奇怪了。




此外,近年來日本企業的國際競爭力下降也有很大的關係。無論是在軟件,還是IT,芯片,電信,智能手機等領域,日本都缺少國際一流的龍頭企業,日本擅長的汽車,機器人等領域大都屬於製造業範疇,在這種大環境下,很難指望日本企業在提高員工待遇,企業文化建設等方面處於全球領先水平。

當然日本企業拿不到最佳僱主,並不等於日本企業不好,畢竟對於普通企業,尤其是中小企業員工來說,一個穩定的職業就是一生的保障,這比什麼都重要,最佳僱主這些都是虛名,是遙不可及的,與大多數人沒有太多的關係。---(商業經濟觀察)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