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0-19 19:13:23聖天使

誰在尋找「學習的真相」?



有些學習的真相,我們隱約地已經知道。

比如大城市和山區孩子之間,同樣在義務教育的框架下,英語很可能是差距最大的隱形起跑線。這種差距不僅體現在生活環境中,也體現在小學的課業要求里:早期,按照國家新課標的要求,小學畢業600單詞量就輕鬆升入初中。10年後的今天,一些一二線城市的家長卻認為孩子要想有初中名校的敲門磚,在小學階段就要考完KET(1500詞彙量)或PET(3500詞彙量)。如果做這種對比,小學英語難度,在10年間可能提高了數倍。


而有些真相,則依然沉默地發生着。

比如很少有人知道,十年前的高考語文題,已經成為現在的中考語文題。由於學考分離,中考語文試卷中60%的內容,可能並不能直接在語文教科書里學到。

再比如,也許與絕大多數人的直覺不同,實際上在高中課程的學習中,高中數學需要背,理科需要背,文科諸科目才真正需要理解。

我們一直從宏觀層面知曉教育面臨區域不均衡的現狀,但即使是教育從業者,也未必知曉其中真正形成的原因,以及切實需要解決的問題。

這是在10月15日,中國用戶規模最大的在線教育平台作業幫在中國校長大會在線教育論壇上發布的「學習的真相」報告中,通過作業幫多年積累的學習數據,所洞察出的教育細節,類似的細節差異還有很多,而細節的堆積,便形成了學生的教育質量差異。

當在線教育經歷了疫情中的「被動狂熱」,在疫後回歸常態,如何通過對學習過程的深入理解,來切實提供教學價值,或許將成為在線教育領域最嚴峻的命題,同時也影響着無數學子未來的命運。


狂熱之後,在線教育做什麼?

「學習的真相」全名《學習的真相:全國K12學情大數據及學習洞察》,分為《全國中小學生課後學習學情大數據研究報告》和《學習的真相洞察》兩個部分,是作業幫基於20000TB教育大數據及10000餘人專業師資團隊的分析和研究所得。




《學習的真相》

作業幫執行總裁蘇靜介紹,作業幫自成立以來,始終堅持以科技洞悉教育,不斷挖掘大數據背後的全國學情,並與北京師範大學聯合啟動「互聯網+教育大數據研究項目」研究重點課題,在海量數據收集的基礎上,探索數據背後的學習規律和精準需求,取得了初步成果。

而這麼做的原因,是在線教育通過一場疫情造成的宅家學習背景,以及歷時大半年的行業瘋狂砸錢背後,仍然有一些底層價值還等待實現。


據QuestMobile數據,2020上半年,K12在線教育企業平均營銷投放同比增長71.2%。僅僅在6月,猿輔導和學而思網校的線上投放費分別達4.75億、4.18億。作業幫稍低,也達2.2億元。粗略統計,暑期教育行業的投放峰值,最高達到一天7000萬-8000萬。

而它也帶來了在線教育的滲透與普及,並正在助力改變教育資源不均衡的問題。

中研產業研究院發布的《2020-2025年雲教育平台行業市場深度分析及發展策略研究報告》顯示,疫情期間在線教育行業的日活量從平日的8700萬上升至春節後的1.27億,升幅達46%。


《學習的真相》報告也顯示,在線教育目前成為各地學生的主流學習方式之一。我國不同等級城市的學生使用在線教育平台拍搜或上網課的時間多在2年以上,且新用戶在不斷增多。在使用時間總指數上,三四線城市排名最高,忠實用戶占比最高,其次為二線城市、特大城市和非城市,但各等級城市之間相差不大。




報告還重點關注了52個國家貧困縣中小學生課外在線學習情況。截止今年10月1日,已有336萬來自貧困縣的中小學生在作業幫平台學習。值得一提的是,從2019年開始,這些地區的用戶增長率遠高於作業幫平均用戶增長率,說明貧困縣孩子對優質教育資源的強烈需求。


在作業幫平台,貧困縣學生報名免費公益課的比例,比北京學生高出9.62%。在在線課程的選擇上,貧困縣地區的高中生更加需要物理、英語、語文。這說明,當地教育環境對學生物理實驗學習、文科視野有一定限制。

在線教育普及本身,並不能直接帶來整體教育水平的提升,北師大課題組專家所說,互聯網技術手段讓學生的因材施教成為可能,但前提一定是:讓教育和互聯網的結合,為教育打開新的思路。

新的思路不能是無水之源,這需要數據做支撐,並且真正的找到教育的痛點。


發布「學習的真相」,點明學習痛點

「小學生閱讀量應該達到多少」、「初中數學難不難」、「高中物理應該怎樣學」……這些學生、家長普遍關注的問題,在《學習的真相》報告中,作業幫的K12名師也給出了答案,分別介紹大數據支撐下,在線教育老師發掘的「學習的真相」。

作業幫產品技術團隊為10000名老師建立了2.5億大數據題庫和學生學情多維度大數據報告,幫助老師進行數據化、精細化、本地化教研教學。


作業幫小學輔導教學部負責人林大偉表示,作業幫小學團隊通過比對教材要求和全國各地實際水平發現:「小學六年閱讀量不低於145萬字」、「小學三年級已經開始學文言文」、「考了100分並不代表真正具備數學思維」等,成為小學教學需要集中解決的痛點。


作業幫初中教研教學負責人劉楊介紹,初中團隊根據各地實際命題趨勢、全國初中生大樣本量考試數據得出「十年前的高考語文題就是現在的中考語文題」、「初中數學不是難,而是太容易丟分了」等結論,對相關課程的研發提供了方向指引。


作業幫高中教研教學負責人文煦剛點明,「一線城市學生的高考英語成績比三四線城市高出幾十分」、「大部分同學高一第一學期就聽不懂物理」等教育資源不均衡及學生學情差異現象,對高中分層、分科、分地域差異化教學帶來啟發。

在在線教育普及的基礎上,針對真正的痛點去開發在線課程、黑科技和硬件產品,這是作業幫針對在線教育市場競爭,所呈現的思路,而這種思路,或許是在線教育之後發展過程中,唯一的解法。


在線教育的疫後新常態

可以肯定的是,在線教育依然受到資本青睞。據21數據新聞實驗室不完全統計,2017年以來,在線教育行業共發生796起投融資事件,涉及765家投資機構、486家公司,總融資額已超過900億元,僅2020年以來融資額已超過百億。


但單純依靠砸錢的模式,肯定難以為繼。這既體現在商業層面:數家頭部教育公司依然持續虧損,並非健康的商業態勢。也體現在教育的價值層面:目前作為一種輔助教學模式,只有最終能夠真正幫助到學生學習的在線教育,才可能持續得到家長和師生的信賴,並真正實現在線教育的長期發展。


圍繞着「學習的真相」,作為頭部在線教育公司,作業幫正在持續體現着這一思路下的實踐。

為解決小初高三個學段的真相和痛點,作業幫宣布已推出作業幫直播課「名師大招」課程體系,如高中「縱橫語文」課程體系、初中「幫·物理」課程體系、小學數學「校內提升+思維訓練」課程體系。


該體系由作業幫小初高學部學科教研團隊歷時數年研發、打磨,注重學習興趣建立、學科思維養成、學習方法優化、學習習慣修正、學習效果提升,基於每一科建立全面的知識點模型及解題「大招」方法體系,指導學生用科學的學科思維方法快速提升學習效果。

自推出以來,已運用在上千萬學生的在線課程教學中,對不同學力水平的學生均有帶動作用。

蘇靜表示,希望用教育+科技的力量,以大數據+專業師資搭建的現代化教研體系,為在線教育發展、線上線下教育融合盡到一份力量。


自2015年成立以來,作業幫就致力於為全國中小學生提供全學科的學習輔導服務,努力成為學校教育的有益補充,現已成長為我國中小學在線教育領軍品牌。

在中國,每10個中小學生就有7個在作業幫學習。目前,作業幫累計激活用戶設備超8億;擁有超2.5億大數據題庫;旗下產品月活用戶突破1.7億(日活突破5000萬),其中作業幫APP為中國月活過億的移動應用中唯一的K12教育類產品,作業幫直播課是中國K12在線直播課領軍品牌,累計服務學員已超6200萬人。




而在這一連串數據的背後,是每一個學生未來的可能性。互聯網在線教育的發展,讓他們在手機電腦前面,可以通過網絡連接到了全國頂尖,又有個性化區隔的教育資源。每一個曾經依靠讀書改變命運的人都知道,這種連接意味着什麼。

這曾是一種紙面上的期待與幻想,而在整個教育產業數字化的持續推進中,夢想正在照進現實。---(虎嗅)



*[VR回暖:大企業煽風點火,小趨勢冷暖自知]





[本文作者:水命,題圖來自:視覺中國]

多家研究機構數據顯示,2020年以來VR行業投融資持續增長,行業前景趨暖,投資人和科技圈的視線重新回到VR。

疫情顯然做了「突出貢獻」。另一部分原因則是FACEBOOK、微軟、HTC、蘋果等大廠多年持續推動下的技術突破。以Oculus推出Quest 及LUCI Immer突破3000ppi為代表,VR設備的體驗實打實的跨越了一個台階。

因此,當眾多投資人和從業者因為疫情原因將實現自然而然轉移至虛擬世界時,VR產業已經準備好了承接熱度的新故事。

然而,驚艷之後卻是迷茫。


資本在顯露極大興趣的同時,也在相互瘋狂打聽有沒有「靠譜」的VR項目。一邊覬覦一邊懷疑,資本的試探與躊躇很大程度上也體現了外界對VR的普遍心態。

其根本在於VR產業的價值光譜已經打開,但2016年前後留下的泡沫遺骸尚未完全吹掉,外界需要時間和認知成本來拂去糟粕。

在研究了大量行業報告和案例後,本文試圖提供了三種思路去理解VR產業光譜,期待幫助從業者和投資人避開虛擬現實行業中的虛幻。

分別是:

1. 明確價值;

2. 低相對成本;

3. 高情緒共鳴。


尋找明確價值

尋找確定性似乎是當前最難的事情。但要想撇清「VR元年」的泡沫浮渣,必須打消唯行業輪的思維,尋找明確顯現出價值的場景。


vr内容大坑 何以填平


在VR行業光譜中,培訓、教育、營銷、社交、醫療等都被認為是應用的熱門行業。然而,問題在於上述行業本身的領域過於寬泛。直接套用VR概念只能給人模糊的期望,實際上即便最熱門行業仍有大量並不適用VR的場景。


以營銷行業為例,2016年至今包括歐萊雅、希爾頓等眾多品牌均試圖將營銷行為融入VR,然而效果並不突出。歐萊雅曾在線下店以AR/VR形式幫助顧客試妝,後來並不比BA推薦上妝更有效率和直觀。當VR熱度退去,如今歐萊雅早已陸續採用了人工智能模擬和虛擬形象模擬等新的形式。VR成為泡沫時期的噱頭。事實上,VR+營銷除了承載創意之外,並未為品牌留下太多能夠推廣複製的打法。


再舉一個例子,在線教學的確可以採用VR模擬的形式,但在其臨場感遠遜於實地教學的情況下,無法證明VR線上教學明顯優於現有線上教學手段,因此不具有大規模鋪開的意義。會議、培訓、醫療、社交、製造、設計、娛樂等領域均是如此。除非能夠證明VR方式明顯優於現有模式,否則很大程度上可以歸為噱頭。


如何分辨VR場景的價值趨向?應該拋棄行業區分的角度,直接審視該應用場景的價值。具體來說,從經濟上看具備低相對成本,從需求上則應提供高情緒共鳴。


低成本,高共鳴

低相對成本是較為客觀的衡量標準。

因為VR對人類視覺、聽覺,甚至觸覺感官的獨占性。因此在計算相對成本時應考慮用戶從使用到停止在內全周期的成本。


以醫療領域為例。腦解剖、重要臟器手術成為採用VR應用的重要場景。在重要臟器手術的教學中,VR場景能夠替代真實器官,有效降低教學成本,甚至實現常規教學中無法實現的大規模實機操作等應用。目前英國倫敦皇家醫院、布萊頓和蘇塞克斯醫學院(BSMS),國內阜外醫院等均實現大腦、心臟等重要器官的VR手術和解刨應用。相對來說,普通外科等門類對VR的需求並不明顯。


同樣的例子出現在工程和製造領域。與3D打印、數字建模等技術不同,VR技術也只在部分高端製造領域實現了常態化應用。比如洛克希德馬丁公司幾經嘗試,成立了動態人體沉浸式協作實驗室(CHIL),將VR技術引入精密武器的工程製造中。VR模擬覆蓋了F35戰鬥駕駛,VR模擬導彈的電路管線安裝等高成本流程。目前,CHIL實驗室的VR技術應用已經處於工程行業領先地位。


低相對成本支撐着VR成為行業流程中的替代環節。基於硬件體驗、計算能力等限制,VR的使用成本依然高於大多數的普通行業場景。這也是VR在製造、培訓、醫療、社交、會議等行業一度火熱又大規模退坡的原因。

在相對成本之後,「高情緒共鳴」成為VR滲透部分行業的另一原因。

在獨占用戶的五感的過程中,高情緒共鳴能夠給用戶帶來更強的臨場體驗,無論從投入還是記憶的角度都更易達到設計者的目的。


以遊戲行業為例。2019年末推出的頭顯普遍開始支持6自由度(6Dof)定位追蹤、90Hz刷新率,以及更高的分辨率。這為2020年推出的以《半條命:愛莉克斯》等一系列大作提供了比上一個周期的《節奏光劍》等熱門遊戲更大的發揮空間,也滿足了遊戲玩家與虛擬世界達到高度共鳴的需求。直接推動遊戲場景再次成為拉動VR應用天花板。


另一個例子來自醫療中的陪護領域。在阿滋海默症老人、帕金森病人、精神和情緒類疾病病人的陪護中,VR模擬能夠讓醫護人員接近親身體驗照顧對象的感受,達到高情緒共鳴的結果,在實際陪護中提供更好的服務。

而在VR視頻領域,隨着LUCI Immer等設備突破3000ppi,VR能夠為用戶體驗的視覺體驗不斷接近IMAX級別的觀影體驗。比如,在今年火人節期間,疫情另舉辦者將活動改為VR形式舉辦。此時,高PPI的視覺體驗就為接入火人節的遊客們提供了瞬間「入戲」的臨場體驗,也彌補了無法去現場的情感缺失。

除了遊戲、特殊陪護、高參與度活動等領域以外,娛樂業中的偶像內容、體育比賽等場景同樣需要VR提供高情感共鳴的參與體驗。


预算多少要看用户数量 vr营销成气候还得再等几年


結尾

VR行業趨熱的當下,遵循明確價值,低相對成本,以及高情緒共鳴等原則,在廣泛的產業光譜中尋找真正具有價值的應用領域則更為必要。

同樣,隨着VR領域在VR產業本身的技術突破,通信、芯片、計算等領域的技術升級同樣為VR提供了應用場景的突破空間。

在此過程中,從行業天花板的VR遊戲大作,到純VR視頻內容領域之間,會產生更為廣泛的應用光譜。而在應用實現的過程中,推動應用實現的各類技術,包括ppd提升、眼球追蹤、建模、掃描、協作等環節也必定會有心得創新企業和高價值技術湧現。---(作者:水命/虎嗅)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